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20 落入圈套

作者:澜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啊!”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她被我一脚踢翻在电梯里,一屁股坐在了她刚买的新包包上。

    她五官都疼的扭曲了起来,妆化的太厚还掉了些粉,我皱眉,这几年孙雅茹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会变成这副德行。

    “Shit!”她咒骂了一声,“Attrapez-la(抓住她)。”

    她大概以为我听不懂她说了什么,说完阴恻恻的看着我,痛并得瑟着。

    其实我是听得懂的,可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两个外国男人从旁边的紧急疏散通道窜了出来,用力的推了我一把,我又跌回了电梯里。

    “啪,啪。”孙雅茹左右开弓甩了我两个巴掌,我的脸火辣辣的疼,好像被她美甲上的贴钻划破了一道口子。

    我看了眼电梯上面,监控居然被盖住了。

    早知道他们在监控上做了手脚,我刚才踢孙雅茹那一脚就不该脱掉我的高跟鞋。

    “何舒,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踢我,你当年和任天临合起伙耍的我团团转,是不是当我傻?任天临多狠的心呀,说把孙氏集团吞了就吞了,离婚协议书没过一个小时就到了我面前,一份钱都没分给我,我被他赶了出去这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她见我被那两个外国人抓着没法动,说的是越发激动,“我受的苦,今天都要还给你。”

    电梯停在五楼,我之前听前台说过霍華酒店五楼这几天被人包了出去要办什么酒会,很是私密,就连服务员都进不去。

    我心知不好,可却挣脱不开,电梯一打开我就闻到了一股浓重扑鼻的香味。

    我打了个喷嚏,旁边两个外国男人笑出了声音,那笑声很不怀好意,我听的直起鸡皮疙瘩。

    我被他们扔进了一间房间,我摩挲着自己被抓红的胳膊,十分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如果真有什么事,从五楼跳下去我会不会死?

    “人带来了。”孙雅茹把她刚才一直抱着的LV包扔到了旁边,我心一顿,看样子又被她骗了,她根本不是刚购物回来,而是一直在候我的。

    我真是后悔,为什么在房间里窝了这么多天,偏偏选择今天晚上要离开的时候下一次楼。

    有人一边拍手一边走了进来,是那个秃头大叔,他一看到我眼神就发亮,连连咂嘴。

    他吸了一口口水恶心到了我,“美人你别紧张,就是让小雅请你过来参加一个好玩的聚会,听说你在国内外玩的很开,到这里也别拘束。”

    我看了眼孙雅茹,难怪在飞机上这大叔后来看我的眼神变的那么猥琐,肯定是她没少在他面前瞎说我的风流艳史吧。

    她这张口就说胡话的本事是越来越厉害了。

    “一晚上八十万,是不是很划算?”那大叔贼嘻嘻的笑着就往我这边扑过来。

    我躲开他扑了一个空。

    “孙雅茹。”我扯着嗓子喊,孙雅茹一脸意味深长就要出去了,“你怎么没跟这大叔说清楚我的身份吗?”

    大叔错楞的看看我,扭头看向孙雅茹,等着她说清楚。

    孙雅茹笑开,猩红的嘴看着特别恐怖,“你是说任天临还是齐浩然?”

    大叔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小雅,你不是说她只是任天临的同学跟他一起坐飞机去法国没有关系的吗?齐浩然又是怎么回事?”

    对他来说,大概不论是任天临还是齐浩然都是惹不起的。

    “没错她就是任天临的同学呀?不然呢?男女朋友?夫妻?还是情妇呢?”孙雅茹这话好像是在问我一样,的确,我和任天临现在勉强能扯出来的关系不就是同学吗?

    “至于齐浩然,他都进去了,这种当官的被查了出来还能翻出多大的浪来呢,刘老板,你说呢?”她攀上大叔的肩膀,红唇覆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那大叔眉头舒展开来,嘿嘿嘿的笑了几声。

    我心知不好,他们可以不忌惮齐浩然,那我只能借用任天临的名号了。

    “雅茹你干嘛不跟刘老板说实话,虽然你是天临的前妻,你想报复我也不能害了刘老板呀,我和天临已经结婚了,这次来法国就是度蜜月的,刘老板,你说什么一晚上八十万,还要问问我老公同意不同意才好,是不是?”说出那声老公真是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是不把自己和任天临绑在一起,我今天可能真要死在这里了。

    我说着晃了晃无名指上的戒指,还好我为了膈应任天临一直没脱掉它。

    刘老板眼神发狠,一巴掌就甩在了孙雅茹的脸上,她踉跄几步就摔在了地上,捂着脸愤愤的看着我。

    “你们真的结婚了?”她没管刘老板,撕心裂肺的冲我吼叫。

    我给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她无端的就崩溃了,之前在我面前表现的淡定和风雅全部都抛到了脑后,她失声尖叫,跟疯了一样,“你们怎么可以结婚,那我算什么?何舒你是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嫁给他,能嫁给他的只能是我,只有我,你这个贱人。”

    她的眼泪冲刷了她脸上的粉底,妆容花了像个小丑,她急吼吼的爬起来抓住刘老板的胳膊,“你别听她的,她之前怀了任天临的孩子都六个月了让任天临弄死了,七年前城郊那场大火你还记得吗?任天临放的就是要烧死她,她和齐浩然不清不楚的,这种水性杨花任天临怎么可能娶,刘老板,她真的就是个贱人,就是专门去卖的,认识几个老板不奇怪,你相信我啊。”

    刘老板嫌恶的看看她,又看看站的像一颗松树的我,越发的不耐烦,他一手推开孙雅茹,拍了拍刚她碰到的胳膊,“我看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都是贱人都欠收拾,任天临又怎么样,我管是他的前妻还是现妻,老子今天都要玩。”

    他被惹怒了,发狂了。

    我瞪了孙雅茹一眼,她真的是作死,可她却好像很得意一样,笑的特别张狂。

    “都给我进来。”刘老板烦心的朝后面挥了挥手,居然鱼贯而入十几个只穿着内裤的外国男人,我脑子轰隆一声,不自觉的就看向房间里的那扇窗户,我估计我没办法只能跳楼了。

    “好好伺候这两个贱人,都给我干服气了,看她们还有没有力气在我面前叭叭,哼。”刘老板拂袖而去,到门口又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勾勾唇,装出来的淡定,张口却无声。

    我问他,你确定吗?

    是,他确定要干服气我?如果我真的是任天临的妻子,就算我死在这层楼里,他绝对也不会好下场。

    他还是怕的,犹豫了一下,“先好好教训教训她,那个让她看着好好学学。”

    他指着说要先教训的,是孙雅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