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19 我求求你,原谅我

作者:澜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们说,是一位阔太让他们去强奸一位姑娘,那六千万的支票是那姑娘给他们的,他们当时看那姑娘十分虚弱又可怜,也不忍心下手,更何况有了六千万什么美女找不到,没想到后来仓库门被反锁,有人在外面放了一把火,火快烧到他们的时候,有人破开了门救了他们,包括那姑娘,这六千万就是封口费。”

    他说着看向我,声音里露出一丝波动,情绪有些不稳。

    “我把孙雅茹的照片给他们指认,他们异口同声告诉我,孙雅茹就是那个阔太。”

    我握紧拳头,不知道不觉竟然掐进了掌心里我都没反应过来。

    “我去找孙雅茹,她跟我撒泼耍赖装可怜就是不承认。”他说着双手插进头发里,好似很痛苦,“她发疯的时候撞在了床角,可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换了一家医院一查,医生跟我说她子宫受过很严重的伤还流过产,想要怀孕除非出现奇迹。”

    “就因为这个?”我的声音在房间里显得有些嘶哑。

    “不。”他侧首,看着我的眼神很炽热,我不自在的挪了下屁股,往后面挪了挪。

    “我会和她结婚只是为了稳固我在联名集团的地位,在你离开的第三年我并购了孙氏并且和她离婚,孙家能发家,全是因为孙雅茹的妈妈从我妈手上骗过去联名集团巨额股份,他爷爷借此和任家定下娃娃亲并要巨款让任家把股份收购了回去,因为这件事,我妈郁郁而终,才四十岁就去世了。”

    我惊愕,原来孙雅茹的手段都是遗传了她妈的。

    “我从懂事起就在计划这一步,可我所有的安排里出现了一个意外。”他轻笑一声,没有看我,“一个热情如火,疯狂说爱我的女孩,爱是什么东西?谁懂?呵呵,我也要不起。”

    我嗫嚅着唇,沉浸在他说的话里久久无法自拔。

    我以为他娶孙雅茹是水到渠成的爱情。

    我以为他十五六岁的年纪高冷沉默只是帅酷。

    我以为的,却都不是真的。

    我长开手掌,指甲把掌心刺出了血,肉都翻了出来,我嘲讽一笑,就算他再有故事,也抹不去他对我的伤害。

    以为不懂爱,要不起爱,就可以糟蹋我吗?

    “直到我看到那场大火我才发现我从一开始就错了,错的彻底。”他看向我,我却慌了神,起身就想走,然而他却拽住了我的手腕,很烫,好像能灼伤我。

    “何舒,那一刻我才发现我爱你,因为爱你所以在你说要离开我的时候我生气,我知道我没有理由留下你,我只能让你怀上我的孩子,我想在你生之前就和孙雅茹离婚的,可是……”

    可是意外太多,不受控制。

    “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我已经不爱你了。”我想甩开他的手,他却用力把我拽进了他的怀里。

    “真的不爱了吗?”他眸中痛意很深,我不敢面对。

    他急切的捧住我的脸,然后用力的压了下来,四唇相碰,他像干涸已久的沙漠找到了水源,辗转汲取,缠绵悱恻,而我却像带了刺一样不停的推搡着他想要逃离。

    他捧的越发的紧,把我的脸都要挤变形,我咬住他的唇,他吃痛看着我却不放开我。

    阔别了七年的吻带着浓烈的血腥味在我们之间蔓延开来,我眼眶很重,掉下两行眼泪。

    他怔愣,松开一点,靠在我额头,微微喘着气。

    “我设计的那座房子一直没让孙雅茹住进去,那是我留给你的,她的手烫伤要植皮,是孙家爷爷逼我一定要用你的,而孙雅茹自杀的那天我不是要送你去医院打胎,我都是骗你的,我想把你藏起来,藏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安心的把孩子生下来,可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孙雅茹。”

    我像失控的娃娃一样剧烈的摇着头,我哀求他不要再说了。

    这疯疯癫癫的十七年我多希望它就是我之前想象中的样子,充斥着绝情和冷漠,那样我才能告诉自己忘掉眼前这个男人,他不值得,他狠狠的伤过我。

    可是为什么要说要告诉我这些。

    “我求求你,原谅我。”

    我从他怀里挣脱开躲到门后,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不,我不仅不爱你,也不会原谅你,永远都不会。”

    就算我知道一切又怎么样呢?

    那十年三千多个日夜,日日锥心的痛是弥补不了的,如果我死在那场大火里,任天临,你今天也只能对着一块碑说这些而已。

    这趟法国,我就知道我根本不该来。

    胃酸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好了,可我却不愿意出门,任天临连视频会议都推掉说带我出去玩玩我都拒绝了,我唯一会问他的就是什么时候回国。

    大概他不想再看我这样消沉下去,说定了今天晚上的航班然后就离开了酒店,他不在我就松了口气,化了淡妆去酒店一楼走走透透气。

    我想控制自己不要老看酒店大门,可却控制不了,大门口一直没有出现那个身影,我有些气恼,愤愤的上了电梯准备回房间睡觉。

    “等一下。”一双纤纤玉手拦住了电梯,我眼看着孙雅茹笑眯眯的跨了进来,站在了我的旁边。

    我并不想理她,可她显然有备而来。

    “小舒,你和天临又在一起了是吗?”她手上拎着LV的袋子,显然刚购物回来。

    我没说话。

    “作为天临的前妻,我可有几句话要提醒你,任天临这人不仅冷酷无情还会家暴,性取向也有问题,我亲眼见到过他带别的男人回家滚在床上,你要和他复合,可要留个心眼呀。”

    我眼皮跳了跳,真想笑出声。

    我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是什么性取向我还会没她清楚?她现在把任天临说的一文钱不值不是在诋毁当年我的眼光吗?

    “不过你也真是心宽呀,你怀孕都要六个月了他还狠心让你打胎,你居然也能原谅他?对了,还有你右手上的皮,我不过就在爷爷面前哭了几声,爷爷说了他几句,他就真让你上手术台了,打麻醉对孩子没影响吗?如果是我,亲手杀了他的心都会有,才不会恬不知耻的再爬上他的床。”

    我捏着拳头,已经忍无可忍,电梯到楼,我先走了出去,回头看到孙雅茹得意的模样,我脱掉鞋子,转了转脚趾,在她错楞的目光中,狠狠的一脚踢了上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