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18 揭开伤疤

作者:澜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她看到我就跟看到鬼一样,浓妆艳抹的脸上布满了惊恐。

    “那要看你表现了,你要让艾斯满意,多少个限量版都没问题。”那位大叔淫笑的掐了一把她的屁股,她从震惊中回神,低下头朝大叔展现出不好意思的模样,然后立马沉下脸,入座在我们旁边。

    她和任天临,仅有一个走廊之隔。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特地看了看任天临,什么叫天衣无缝?说的大概就是他的脸,居然连一个眼神都没扫过去,好像失忆了一样,忘记孙雅茹的声音了?

    “是孙雅茹啊。”我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他皱了皱眉,指尖轻轻的敲了下平板的屏幕,声音低沉带着一丝警告,“不睡觉了?要不等飞机起飞我们去卫生间做点消耗体力的事情?”

    我尴尬的抖了抖嘴角,立马把眼罩放下继续装睡起来。

    飞往全世界各地的卫生间里,交缠在一起的两具年轻疯狂寻求刺激的身体,真是一段段不能回想的桃色往事呀。

    想一次,痛一次。

    真不知道任天临是为什么和孙雅茹离婚的,仅仅因为她骗了他没有怀孕吗?

    看孙雅茹现在的境遇似乎在出卖色相为生,她以前好歹也是孙家的千金,何至于沦落到伺候猥琐大叔过活。

    我一肚子的疑问憋的难受,想睡却又睡不着,耳边时不时传来大叔调戏孙雅茹的声音,显然遇到了我和任天临她连敷衍那大叔的心思都没有了。

    期间任天临离开座位去了卫生间,孙雅茹的眼刀子就直直的射在我身上。

    “小舒,能再这里见到你真好。”

    是吗?我歪着身子装睡着,没搭理她。

    “你认识?”大叔问了她一声,她怎么回答的我不知道,只是后来我去卫生间的回来的时候感觉那大叔落在我身上的视线变得十分赤裸,猥亵而不怀好意。

    于是我留了个心眼。

    落地在法国,是阴雨绵绵的天气,冷风一吹,我早上吃了几口豆沙包的胃就开始酸,一阵阵的往上恶心。

    任天临是急着要去开会的,可却跟着公司派去接我们的车跟着回到了酒店。

    我强烈要求开两间房,他倒没说什么。

    我捂着胃一再强调我没事,等下上去喝点水就行,他不停的看手表,最后还是妥协离开了酒店。

    他一走我都觉得好了一些,刚踏上电梯就看到孙雅茹和那大叔也进了这酒店。

    我叹了口气,关上了电梯。

    其实我这胃挺难伺候的,酸的时候水都不能喝,只能硬熬着,我窝在沙发里十分懊恼早上为什么要嘴贱去吃那两口包子,结果现在要死不活。

    咔嚓一声,我的房门被打开,我吓的一身冷汗,进来的是任天临。

    “你怎么有我的房卡?”我如临大敌。

    “酒店是联名集团旗下的,你说呢?”他没一点闯入别人房间的心虚,堂而皇之的拎着个袋子坐在我旁边。

    沙发沉下去很多,他翻着袋子跟我说,“不知道你胃酸是什么毛病,去查过吗?我每一种药都给你买了,你看看吃哪种?”

    说着他起身往桌子那边走去,拿起水壶发现是空的,他看了我一眼,“不是说喝水就好了?水都没烧,就这么熬着?”

    “那你不是说急着开会,才几分钟会就开完了?”

    “我改成了晚上的视频会议,我不放心你。”他撑着手等水烧开,一句话却让我的心缩了一下。

    飞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会,现在却改成了视频会议?

    脑子进水了吧?视频会议哪里不好开啊。

    我气呼呼的把自己包的更紧,瞪着电视没再理他。

    “你和孙雅茹为什么要离婚?”我还是忍不住打破了这沉默,把这个憋坏了的问题问出了口。

    他倒了杯水走过来,没回答我的问题,“看好了,吃哪一种?”

    我伸出右手,当年狰狞的疤痕淡下去很多,可却还是能看到一块一块的痕迹的,“当年你为了她把我的皮移植给她,因为她不能生育就囚禁我生孩子给她养,她说她怀孕了就狠心制造一场车祸要把我和孩子一起弄死,我命大,没死成你们不死心,还要找两个男人强奸我,最后那把火你们真没想过我还能逃走是吗?你为孙雅茹一次次伤害我,现在你们见了面形同陌路,那我呢?我夹在里面算什么?”

    我很激动,我不喜欢他的沉默逃避,我不是他发现孙雅茹的真面目之后再回头去找的傻女人,如果非要来惹我,至少跟我说清楚。

    “你说车祸,是我故意弄的?”他很震惊。

    我用力点头,“你别告诉我你忘记了,这些事哪件不是丧心病狂的,所以你该知道了吧,如果不是因为齐浩然,我下辈子都不可能和你心平气和的待在一个房间里。”

    他阴鸷的眼神箍着我,好像一汪深潭起了飓风,深邃而又狂乱。

    “车祸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其实你那天从医院出去以后,我有让人跟着你,但是你被人塞进车里到离开就几秒钟的时间,我的人跟丢了。”房间里很安静,他像在诉说一个古老神秘的故事,句句撕扯着我的心,“后来查到你被带去了城郊的废弃轮胎厂,我赶到的时候那场火烧的正好是最旺的时候,我什么也没扒到,我不知道你是死是活,可动用一切关系在世界各地都找不到你,你们家给你立了碑,你爸妈每年都去扫几次墓,每次你妈都几乎要哭晕过去,齐浩然也去扫过,我只能告诉自己,你可能真的死在那场大火里了。”

    “这事过去一个月,有银行给我打电话说有两个人去兑换我当初给你的六千万支票,我把那两个人找过来问了又问,他们坚持说那支票是他们捡的,我没看出其他破绽,六千万一分不少的给了他们,背地里却派人监视着那两个人,他们疯狂的挥霍着钱财,去澳门赌博,买游艇玩女人玩军火,呵呵,才不过两年,六千万就花的一分不剩,甚至还欠了三千多万。”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听他说这些,可却动不了也开不了口去阻止他。

    “我再次找到了他们,我说我愿意再给他们六千万,但是他们必须再回想一次之前那六千万的支票到底是不是捡的。你猜,他们这次怎么跟我说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