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15 何舒,你没死

作者:澜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可能因为我妈之前受了不少罪,所以这次六十岁我爸给她办的尤其的风光,我爸生意场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喊了,之前对我们家落井下石的,雪中送炭的都到齐了,而我,作为他们对外宣布死亡的女儿,却只能戴着厚重的墨镜,裹着人在衣中晃荡的大衣趴在酒店二楼的阳台上看着我爸迎来送往,满面春光。

    一个男人临到中老年还能翻身把歌唱,换我也会得意的。

    这其中也少不了有齐浩然的面子,我看他尽心尽力的给我爸妈张罗,我爸妈那欢喜的模样怎么都掩盖不住。

    他在一楼抬头对上我的视线,露出明媚的笑容,然后跨步走了上来,我退到长廊后面,对上他笑意很深的眼眸。

    “幸苦你了。”因为我的名号,齐浩然的痴情人设在白城尤其的深入人心,这不我已经死亡七年,我妈的生日会他还操心的跟自己妈似得。

    “这七年你在国外,伯母没少让我蹭吃蹭喝,就算碍着我和伯母之间的交情我幸苦也是应该的。”他很是乐在其中。

    我看着自己的脚尖,在地上划了个圆圈,深吸了一口气,“齐浩然,你愿意把我娶回去么?”

    他笑都僵硬在了脸上,显然没反应过来。

    我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锦盒,“我之前的经历你都知道,让你娶我的确委屈了点,所以戒指我自己准备好了,同不同意你再好好……”

    “不用想,我愿意。”他打断了我的话,斯文俊朗的脸上因为太惊喜而发着光。

    我松了一口气,我也是怕他拒绝的,我那么不堪的往事都在他面前赤裸裸的呈现过,而我因为当初小产没有坐好小月子惹下的一身病痛也是个麻烦事,他能不嫌弃我,我很庆幸。

    “但是怎么可以你跟我提呢,这次不作数,你等等我,等伯母的生日会结束了,我给你买戒指,很大的戒指。”他握住我的手合了起来,连同那锦盒一起握在了他温热的大掌里。

    他看着我的眼神恨不得能把我融化掉,很温柔,是真心把我放在心里的。

    沧海桑田过去,依旧有个人这么待我爱我,我很知足,就算……我不爱他又怎么样。

    我不仅不会爱他,我也不会爱其他任何人了。

    我勾唇,这笑是发自内心的。

    “任董,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一楼我爸的大嗓门随风飘了上来,那一声任董让我跟触了电一样,猛地把手从齐浩然手心里抽了出来,锦盒我都没握好摔在了地上,戒指也摔了出来。

    我失神,本以为死透的心却因为那个人低沉冗缓的声音一起一伏,我甚至忘记了呼吸,就这么呆呆的站着,一动不动。

    齐浩然蹲下去把戒指捡了起来默默的装回了锦盒里。

    “小舒,我刚才可答应娶你了,你可不能反悔……”

    他的话顿住,然后伸出手擦去了我满脸的眼泪。

    我回神,就这么看着他无声的在哭,他叹了一口气,把我拥进了怀里,紧紧的抱着我,恨不得把我嵌进身体里。

    对不起,我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做到无动于衷的,可没想到我居然这么不争气,才只听到他的声音我就已经溃不成军。

    我反手抱住他,有害怕有无助,更多的是内疚,还有无力的依靠。

    我让他给我爸妈带个话,擦干眼泪我就准备先离开酒店了,任天临不请自来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我不能留下来被他撞见。

    甚至我电梯都没等,疾步走到负二楼的停车场,我不停的在包里翻车钥匙,可因为心慌意乱怎么都找不到,正急的时候,我从车窗上看到一个身影一步步朝我靠近。

    我猛地转身,就被困在了车门和来人之间。

    不管过去多少年,我仍然可以闭着眼睛就能知道他是谁。

    我麻木的瞪着他衬衫的扣子,手指紧张的捏着包。

    “何舒,你没死。”他摘下我的墨镜,我抬头,撞进他璀璨如星河的瞳仁之中,“要不是有人在机场拍到你和齐浩然走在一起,我都不敢相信。”

    我在那黑色的星河里看到自己,冷若冰霜的脸,带着刻骨的恨意。

    “你和孙雅茹都没下地狱,我又凭什么不能活着?”活着就说明我命不该绝,是老天要我亲眼看到他们遭报应。

    他却对我尖锐无比的话丝毫不介意,反而轻笑了一声。

    “变得牙尖嘴利的。”说着他伸手就要过来捏我的脸颊,而厌恶的拍掉了他的手。

    “你别碰我。”我呵斥他,是真不要他碰我。

    曾经他伤我困我侮辱我,如今这么谈笑风生的出现在我面前是什么意思呢?

    我也不是那个他可以随便摆布的小姑娘了。

    他把手放了下去,他靠我很近,甚至呼吸都能喷洒在我脸上,我没有地方再退缩,又推不动他,只能别过去脸不看他。

    “不让我碰你,那让谁碰?齐浩然吗?这几年你都和他在一起?你们交往了?”他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

    我自胸腔发出一声冷哼,“没错,我们要结婚了。”

    他的眼神骤紧,微微眯起折射出冰冷的寒意。

    “结婚?”他低喃着那两个字,然后退开,离我几步之远,“但愿你们能等到那一天。”

    他说完朝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心情愉悦的从我面前离开。

    我从车门上滑了下去,惊魂未定。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的家,甚至连生日快乐都忘记跟我妈说我就钻进了房间里,我躲在被子里瞪着眼睛毫无头绪。

    越来越不安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心房,我感觉有一张网正铺天盖地的朝我捕过来,让我逃不掉挣不脱。

    手机在被子里亮起,我按出来一看吓的差点跳下床。

    我怔愣的看着盯在屏幕上的几个字,跟见了鬼一样。

    是任天临发来的短信,他说,何舒,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你走了。

    我哆嗦着手把那条短信删除,然后拨通了齐浩然的电话。

    他听我声音不对劲,在那头很是担心。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越快越好,行不行?我可以不要戒指不要婚纱照也不要办酒席,我们领个证就行了。”

    “好,明天我们就去领证。”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我松了一口大气,抱着电话感动差点泪流满面。

    等天一亮我就会是别人的妻子,任天临,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伤害我了。

    这一晚我睡的异常不安,几乎是瞪着眼睛熬到天亮的,我洗漱完在家里左右踱步都等不到齐浩然的电话,正疑惑着要打给他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