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08章 大结局(三)

作者:月夜潇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英姿步伐伶俐,是第一个冲上来的。

    及时扶住她没有让她摔倒,看着她扭曲的小脸,痛苦的表情,以及……

    “呀,羊水破了,还没足月呢是要早产吗?”

    苓姨盯着从她双腿间流下的痕迹,惊呼叫道。

    她跑过来,不远处正在待命的医生和小护士也跑过来,将宁婉鱼紧急扶上推床,送往产室。

    苓姨与叶英姿还有聂新都跟着宁婉鱼跑了。

    手术室外,只有萧凡默默的站在那里。

    他一手抚着门框,将额头贴在上面,歪着头,闭着眼,对里面九死一生的男人低声喃喃。

    “耀阳,你的两个女儿才七个月大就等不及要来见你了,为了她们,你要争气,你要争气啊……”

    痛苦的生产持续6个小时,宁婉鱼受了这辈子最大的苦楚。

    总算,两个宝贝女儿都出生了,个个6斤半,比某些单胎的孩子还要大些,母女平安。

    而龙耀阳的手术,穆尘说,也成功了。

    只是……

    又过了一个月,龙耀阳依旧没醒。

    宁婉鱼喂完推车里的两个孩子,身体疲累的趴在床沿上。

    透明推车就紧挨在龙耀阳的床边,穆尘说,时不时的听着孩子的哭声,会激发他的大脑细胞活动跳跃,对他提早苏醒有好处。

    夜,深沉了。

    宁婉鱼连推带哄的才把苓姨哄回去,她年纪大了,怎么能在医院里守夜,更何况现在还要照顾三个。

    而其它人,她是真的不放心。

    忙碌了一天,宁婉鱼的眼前都在旋转,累的天昏地暗的。

    总算,那两个折磨人的小东西都睡了,她也能安心的趴在床边躺一会。

    睡到半夜,她被一阵寒风冻醒,不禁打了个激灵。

    猛然睁眼坐了起来,眼前的一幕,却让她有种还未清醒的感觉。

    病床上,叔叔憔悴的睁着眼睛,右手臂无力的垂在床上,向侧打开,掌心处爱怜的抚摸着推车里的孩子,虽说他的手举不高,碰不到,只能摸着透明推车描绘着孩子的轮廓。

    可他的手,的确在摸着他的孩子,摸着那两个嘟着嘴,睡相极其可爱的孩子。

    叔叔他……醒了……

    众望所归,他在大家期盼祈祷了一百个日夜以后,终于……醒了。

    宁婉鱼捂住嘴唇,眼泪不可抑止的流了下来。

    缓慢而小心翼翼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害怕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梦,这么多个日夜做了许多遍的美梦。

    害怕,她过大过快的动作会让自己的梦瞬间醒来,害怕眼前空荡荡的,只剩下无尽的失望与绝望。

    她凑近一步,颤抖的小手伸向叔叔的脸,透明的眼泪就掉在他的枕头边。

    她看着他,他也睁着无力的眉眼看着她。

    那深幽的浅色琥珀光泽在灯光的映照下反射着她几乎苍白的小脸。

    她不禁哽咽出声,再次用力的捂住嘴唇。

    “相……信……我……”

    叔叔看着她,嘶哑低沉的声线从他干裂的嘴唇中吐出来。

    她的心,就像他不愿湿润的嘴唇一样,终于感受到了水泽的注入,新鲜血液的注入,她似乎又活过来了。

    宁婉鱼在慌乱中茫然,又在茫然中慌乱,哭了很久,才想起去按床头上的铃,叫来穆尘以及其它医生。

    叔叔醒了,他真的醒了。

    宁婉鱼退到病床旁边,让穆尘以及其它医生为他做详细的身体检查。

    ……

    三个月后,2月初。

    大年三十的夜,去苓姨家吃过年夜饭后,苓姨提议,把两个淘气的小家伙留在她那里照顾。

    三个月大的宝宝已经会翻身了,平时在床上翻来覆去咿咿呀呀的,一会老实的时间都没有。

    龙耀阳虽然出了院,可因为爆炸的杀伤力太大,他又在医院里昏迷了三个月,四肢与身体各项机能都在恢复,暂时,只能坐在轮椅上休养。

    苓姨说,太太太累了,需要休息。

    反正苓姨的公寓就在隔壁,想孩子了,随时去看就可以。

    宁婉鱼推着推车回到公寓,沙发前,她按下手推闸,长吁一口气。

    “叔叔,你等一下,我去倒水给你洗脚。”

    她的身体刚刚站起来,便被龙耀阳轻轻一拉,侧躺着摔进他怀里。

    他闪着坏笑的眼睛锁着她,眯起眸光,脸在她的眼前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婉婉,难得孩子不在,又是大年夜,我们……是不是要珍惜时间。”

    宁婉鱼拧紧眉头,对他的好色很是无语。

    清了清喉咙,一板一眼的推开他坐起身,皱着小眉头训斥道:“叔叔,医生说你还不行……”

    “我不行?”龙耀阳挑高一侧眉眼,坏笑一声。

    用力吻住她的嘴,将她的身体重新压到腿上。

    “我可以给你证明,我到底行不行。”

    她生完孩子后虽说体重下去了些,可到底也有80多斤,这样压在他的腿上,对他的复原肯定不好。

    宁婉鱼又担心又生气的推他,在他怀里挣扎开来。

    “叔叔,你别闹了叔叔。”可不管她怎么推,怎么逃,就是推不开叔叔的禁锢。

    宁婉鱼恼了:“叔叔,年纪大了就要学会养生,做多了对你没好处,医生说你还不行就是不行,你快放开我……”

    说他老,还说他不行?

    龙耀阳的脸瞬间阴鸷下去,两条手臂更紧的搂在她的腰上,在宁婉鱼诧异的惊呼声中,猛然站了起来。

    他垂眸看她,嘴角一扯露出另人头皮发麻的笑容:“婉婉,你说我老,还说我不行?”

    “叔叔……你的腿……”宁婉鱼口齿打颤,眉眼撑大,眼下已经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幕彻底搅乱思绪,哪还注意的到他说了些什么。

    龙耀阳闻所未闻,面容平静,抱起她大步流星的上了二楼卧室。

    房间门口,宁婉鱼终于回过神来,也警觉到自己又被这城府有心机的老狐狸给骗了。

    以为他走不了,所以前些日子他们已经搬到一楼住了,偶尔,在他或哄或骗的央求下,宁婉鱼也会羞答答的跑到上面。

    原来,这不过是演戏,这混蛋!害她担心了这么久,小心翼翼了这么久。

    她攥在门框上的手指被他一根一根温柔掰开,他低着头,高兴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坏笑道:“婉婉,过去半个月辛苦你了,20次,我慢慢还你,咱俩不欠。”

    宁婉鱼气的火冒三丈,真想咬死他。

    房门一关,她已经没有了逃税的机会。

    暧昧的夜色下,隔壁的苓姨无端打了几个喷嚏,将手中的玩具递给龙杰恩,慈爱的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要听话,爸爸妈妈正在努力为你们造小弟弟小妹妹,孩子多了才热闹啊,你们爸爸就是从小太孤单了,幸好他遇见了你们的妈妈。”

    窗外,月明星稀,苓姨满足的笑了。

    龙杰敏龙杰恩百天的时候。

    龙耀阳在龙悦酒店举办了大型的庆祝晚会。

    宁婉鱼接过叔叔递来的点心,已经恢复最初较好身材的她,奇怪的盯着某角落方向,好奇的拉扯叔叔的衣角。

    正和商言说话的龙耀阳收回视线,关心道:“怎么了?”

    宁婉鱼抬起手指,往苓姨与两个宝贝的方向一指。

    “叔叔,我已经看了思拓半天了,他从最开始就抱着杰恩不放,杰敏他却一眼不看,为什么啊?”

    龙耀阳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无所谓的笑了笑。

    对商言点点头,暧昧的拉着宁婉鱼到角落里,贴在她的耳边低声道。

    “因为……妹妹才是真爱。”

    宁婉鱼俏脸羞红,幸福微笑。

    终究,不管先遇到的是谁,只有遇到那个对的,才会爱上。

    ……

    许多年前那个艳阳高照的日子。

    万丽娜将宁婉鱼推下江水,顺着江岸往下游跑,目光定格在江水里那浮浮沉沉的身影上。

    她追到了某处,却突然刹住脚步,目光痴迷的盯着绿色长椅上那卓然矜贵的身影,他在看书。

    微风拂面,柳枝轻舞,他专注的看着书,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遭的一切闻所未闻。

    顽皮的风吹起他额前的一缕头发,炙热的阳光透过树枝射向他的脸。

    他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抬起头,反射性的用手遮挡住头顶的阳光,眯起睿智精锐的眼睛。

    万丽娜小跑几步,想要追上他,那男孩却从长椅上站了起来。

    修长白皙的手指攥紧书,夹在臂弯中,背好书包,转身往前方走去。

    那里,他看到了在水下一沉一浮的宁婉鱼,奋不顾身的跳下江水,迅速朝她游去。

    也许从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三个人的命运,他们的一生,万丽娜的追逐,宁婉鱼的等待,以及,龙耀阳的寻找。

    爱,无关乎先后,只在乎,谁才是那个真爱!!!

    婉婉VS太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