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7章 番外【人间唯你是最美】

作者:晚亭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一看, 两个人的眼神全都对上了。

    几个太太都笑得合不拢嘴:“新娘子可真漂亮。”

    她确实是漂亮,美得叫人觉得惊艳。那口脂抿得鲜红, 如一颗随时待人采撷的樱桃。

    纪凉州看到这一幕的时候, 身子不觉紧紧崩了起来。

    那些太太们又拿他打趣:“瞧新郎官都看呆了。”

    顾云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她瞧, 确实快把她弄得又羞又紧张得厉害。

    偏偏纪凉州有什么想法, 一般不表露出来。烛火烧得通红,唯有她坐在屋子里,手脚都不安地不知道该如何放才好。

    马上就有人端上合卺酒来,合卺礼成了以后,他们两个就要开始喝交杯酒。顾云瑶还是第一次喝酒, 难免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在众人的催促下,两个人手臂交缠,离得那么近,他的目光几乎落在她的身上, 那么的坦荡荡,以前还可以避开一点,现在是想避都无法再避。他的手臂很紧实, 顾云瑶略微一怔,仿佛纪凉州一用力,就能再次落进他的怀里。

    纪凉州的酒量很好, 以前顾云瑶就知道, 他曾经陪过父亲还有大伯父他们一起喝过, 好像怎么也灌不倒。

    但是前段日子,太子遭遇劫难之前,她偷偷去纪府登门拜访,那日他就喝多了,还以为她的出现,是他在做梦。

    其实纪大人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可能他也会醉,还有以前就知道,他也是有情/欲的。他缠得那么紧,几乎叫她不能动弹了,酒盏险些从手里摔落,好在纪凉州一直盯着她的动向,手掌微托,就将她险些摔落的酒杯重新捧回去。

    有惊无险,闹洞房的太太们差点吓出声音来。

    接着在他的注目下,顾云瑶试图把酒杯递向唇边。他已经开始饮用了,唇上的两片绵软,不知怎么,那么明显,那么招摇地出现在她的眼前。他的下巴弧度生得很美,晶莹的酒水刚刚入喉,顾云瑶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好像有一小滴在嘴角流了下来,正好沿着他的下巴,流向他的衣襟里。路过他的侧颈时,喉结上下滚动,那么一瞬间,顾云瑶竟然想到一些难为情的事,辣酒猛烈呛入喉中。

    她剧烈地咳嗽了两声,与此同时,纪凉州已经一口将酒水饮尽,全福人还有众家太太们迎上来,赶紧替她拍拍背。

    纪凉州略显清冷的声音,也近在咫尺:“没事吧?”

    他想把她的酒盏移开,可是顾云瑶知道,即使她不会喝酒,也必须勉勉强强把一整杯酒都喝了,为了和和美美的寓意,马上摇头说:“没事。”只是刚刚那么一口,将她的喉咙辣得如火灼烧一般。

    她勉强着重新举起杯,在纪凉州的浓烈深沉的目光中,一口饮尽。

    两个人才一起把酒杯放下,有专人来接,稳稳当当地放回了托盘里。

    喜娘还有全福太太都笑得一脸和气,都在说些祝福赞美的话,顾云瑶的脸上红晕一片,不知道是那口酒的作用,还是说今日真的是个大好时候,叫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有人拿来了喜果,众家都接进手里,寓意早生贵子,都有一些红枣儿、花生、桂圆、栗子等等,有些撒向床上,有些落进顾云瑶的怀里。

    虽然她挺喜欢孩子的,也想早一点生几个小小纪出来,很想知道小小纪会是什么模样,但顾云瑶还是怕,那是她未曾接触过的事,万一……

    目光不觉逗留在纪凉州的颈处,喉结时不时上下滚动一下。和女人完全不同的,没有接触过的男人的身体。

    顾云瑶心里一片慌乱。

    洞房闹过了,众家都该退出去,外面还有宾客都在笑闹着,终于还是要到那一步了,顾云瑶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可能紧张到别人都能看出来了,手脚一片冰凉。

    本来纪凉州是要留下来,但临时有人又拉他出去喝几杯,誉王他们也还等在外面,可热闹了,朝中还请来了一些武将,翰林院那帮同僚也被请了过来。誉王本身在京城中的人脉就广,靖王听说他们二人大婚的消息,在前几日快马加鞭从千里迢迢之外的四川赶过来。

    他们一帮人都是很能喝酒的,纪凉州虽然不太精通与人相处之道,可与顾云瑶熟知以后,慢慢地也能和别人相处了。

    他被拉了出去,还有人说,一会儿会把他还回来。

    笑眯眯地看一眼顾云瑶,反而令顾云瑶更加不安了。

    她坐在床边,周围一片清净,能听到蜡烛燃烧的声音,是新禧专用的龙凤呈祥烛,那烛光特别亮,有时候火花噼啪作响,还有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宾客们恭贺新禧的声音,听久了,都能想象到外面是何种热闹的模样。

    屋内也同样地洋溢着热闹,她也不是第一次来到纪府,对这里的一切还有点熟悉,此刻却是陌生的,什么都添上了红妆,几处地方贴上了大红喜字,还有被褥那些都是新换的,鸳鸯锦被,艳丽的颜色。

    顾云瑶低眉坐着,房内的一对龙凤烛,估计能烧到天明,新婚之夜不能吹灭这花烛,要等到烛火自己燃尽了才可以。

    顾云瑶等得有些累了,这几日她一直在期待今天的来临,夜里过于激动,都没能睡好,一会儿眼皮近乎黏在一起。

    她身子一晃,又坐稳一些,不知不觉外面有脚步声渐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云瑶终于有点清醒了,手指瞬时间都掐进了指心。

    她太紧张了,感觉快把指心里面掐破。

    高大挺俊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面前,仰面一看,纪凉州的腹中又添了不少酒,连顾云瑶都闻到了他身上的那股酒香气。

    很浓烈,马上扑鼻而来。

    从边关回来之后,纪凉州的皮肤又回到了原来那样,白皙干净,穿着大红喜服的时候,眉目好像都染了一层喜悦。

    他的眉毛很浓,下巴很光洁。视线低垂,静静地凝视着。

    顾云瑶被他的那个眼神盯得多有些不自在,这和以前他们两个对视不一样,如今是喝过合卺酒的夫妻了,顾云瑶忙着把头埋得更深,耳根微红。

    案桌上的龙凤双喜烛还在燃烧。

    纪凉州第一次看到小姑娘这副模样,喜服穿在她的身上,果然很合适,精致的脸容,眉眼如画,犹如出水芙蓉,身姿也是婀娜,她是长得比以前大了,以前纪凉州分不出好看之类的意思,觉得女人都之间,都差不多,似乎没有区别,过去誉王曾经说过一句话,说以后顾云瑶定当十分了得。他以前不懂,如今是十分懂了。

    小姑娘是生得好看,太过好看,以至于他刚刚和她一起饮用合卺酒的时候,都不敢错过她的一举一动。

    偏偏小姑娘还露出含羞带怯的目光,一直往上瞅他,又小心翼翼地低下头。

    他看到她的手心里冷汗津津,身边的被褥也被绞成一团。

    纪凉州安静地看了她几眼,心里砰砰乱跳,面上却是不显,和原来一样,一脸的平淡。

    顾云瑶却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也瞧不出来他是不是真的喝多了,那如同深潭古井般幽深的眼眸,未曾从她的身上离开过。

    而后,他的身体突然压了过来。

    顾云瑶被他抱了一个满怀,还分不出什么状况,脸上突然一热,他凑得如此近,双唇压在她的眉心,顾云瑶马上就醒悟过来他想做什么。

    他明明以前都不太懂男女之事,也不精通,更不知道男女之间的差别。

    可今日,竟是像被酒水壮了胆子!

    其实洞房花烛夜要做什么事情,纪凉州不太清楚。

    但是看到小姑娘比花还要娇艳,俏生生地坐在面前,他就想着……也许先亲一亲比较好?

    顾云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顷刻间他的身子已经压了上来。她当然也跟着一起向后倒去,纪凉州的手臂撑在她身子的两侧,她的心快得要跳出来了。

    一旦意识到他要做什么,顾云瑶就想钻进被褥里面做一个小蚕茧。

    以前有过亲密的举动,可那都止于表面,如今这样的亲密,是她未曾有准备的事。前世虽然长到了十八岁,但最后她也没能嫁人,仅是有一次偷偷瞧过一个话本,想知道里面都是什么样,结果那话本的内容,写得十分露骨。连顾云瑶回想起来,都忍不住羞红了脸。

    “等等。”她慢慢张口说话。

    纪凉州喝了不少酒,听到小姑娘这么说,确实停了下来。

    可能她不是很想他来亲?

    但如果告诉小姑娘,他确实挺期待的……该怎么办?

    顾云瑶看到他眼中,露出一点迷离的光,唇慢慢又近了几分。

    纪凉州漂亮的唇线,微微一抿,道了两个字,还是那熟悉的词:“抱歉。”

    顾云瑶也是哭笑不得了,其实没什么好抱歉的,他只一个动作,几乎是乖巧地抱着她,身上好闻的熏香味,配合着那酒味,慢慢地侵袭了她的全身。

    但被挑起的欲/火,哪有那么容易熄灭?

    顾云瑶凝望着他,紧张到好像舌头都打结了,不小心碰到他的手背,燃了一团烈火似的,那么烫。

    她更紧张了,见他只是抱着,贴住纪凉州的耳边,小声说:“我、我们要不,就这么先洗漱一番,歇下吧。”

    好像是耳鬓厮磨的感觉,不是第一次离这么近,却又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不一样。

    因为他终于娶到了她,别人都夸他有眼光,娶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娇妻。

    她确实生得娇娇小小的,纪凉州甚至怕力量太过强大的话,会碰坏她。

    可他也是有欲望的,甚至此刻正忍受着煎熬。

    小姑娘就睡在自己的怀里,一般的男人面临这样的境遇,可能早已忍耐不了了。

    纪凉州想翻身起床,他答应顾云瑶的提议,准备先行去洗个冷水澡,将脑海里的一些胡乱的想法,先驱逐出脑外。

    纪凉州应了她一声,眼睫轻轻,垂眸看她,唇角忍不住在她的额间轻轻覆一下。

    正准备起床,脚底不小心一绊,于她来说,他近乎是庞大的身躯,瞬间又倒回到她的身上。

    胸前的那片绵软,紧贴着他的胸膛,纪凉州本想再起身,不及腰上被覆了一双柔若无骨的手。

    顾云瑶的呼吸几乎是一滞,她都不敢仔细去瞧纪凉州的眉眼,把脸偏向一边,耳根都在发红。

    “不然,还是这么……歇下吧。”

    小姑娘这是在邀请他吗?

    “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

    纪凉州冷不丁地问。

    顾云瑶轻轻地点点头,又摇摇头,她看过话本,但具体怎么操作,是真的不知道。

    但迟早也该知道……

    正如小姨母说的那样,纪凉州早已成年,等了她这么多年,别的男人,可能早就等不下去了,他做到了,不仅做到了,还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欲望。

    顾云瑶想试图配合他一下,哪怕接下来等着她的,可能是令她也感到很恐慌的一些事。

    就比如,她的衣服会被慢慢除尽。

    其实纪凉州很想尊崇她的意思,一缕发丝在两个人的动作中,轻轻垂在她的肩上。她往侧面看的时候,露出细嫩雪白的一截长颈,纪凉州的目光微微一动,顾云瑶入睡般的眸子,又轻轻抬起来,凝望他。

    紧接着,白颈上有温润的感觉。

    顾云瑶的身子一颤。

    他的手指也一点点下滑,顾云瑶马上就分不清天南地北了,脑海中乱成一团,他的呼吸很灼热,循着气息已经追了上来。

    那吻起先很清浅,接着也随呼吸一样,越来越灼热。

    顾云瑶的身子开始僵硬,以前纪凉州也不是没有偷偷亲过她,但这次的感觉很不一样,就好像他等待了很久,也蓄谋了很久。

    竟然想到了蓄谋这个词。

    双手的温度简直像是火钳。

    小姑娘居然主动向他提出这样的事情来,纪凉州做梦才能遇到的事,身体里的躁动,合着酒气越发的浓烈。

    她不小心喘了一声,听到那娇滴滴的声音,纪凉州就像被勾了魂,马上堵住她的唇。

    两个人呼吸越来越急促,交织在一起,他的手也慢慢摸索在她的身上,其实有点笨拙,顾云瑶趁着呼吸之际,问他:“纪、纪大人……”她还没能习惯改口。

    这反而引起了纪凉州的迟疑,背着烛火,顾云瑶看不太清楚他的脸容,他慢慢地说:“不是纪大人。”

    对,已经不是了。

    纪凉州很想听她好好喊一声那两个字,目光深沉地看着她:“夫人,该叫我什么?”

    顾云瑶只好小小声地喊了一声:“夫君。”

    他还压在她的身上,这一声“夫君”喊得那么娇滴滴,血脉喷涌,他反而没法再克制自己了。

    顾云瑶只觉得他的手在慢慢地解开她的衣襟,她整个身体都因那触碰,颤栗起来。其实迟早都要结合为一体,只是她太过于紧张了,从来没有试过以这样的状态,面对他。

    她害怕得快缩成一团,纪凉州却握住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指腹慢慢在摩挲。

    只是一瞬间的事,他的上半身的衣物已经去了,顾云瑶也不是没有见过他光着上半身的模样,但这一次,她的眼睛还是不敢怎么看。

    手被抬着,贴近他的胸膛,顾云瑶再次感受到那个灼热的温度,还有他紧实的胸膛,离她越来越近。

    顾云瑶便侧着耳,不小心听到他的心跳声,好像不比她的慢,砰砰砰不停地乱跳,然后她又听到纪凉州在上空说话:“我听说第一次,女儿家会疼。我会轻一点。”

    俯下身贴着她的耳朵,连说话声音都是那么轻柔。

    顾云瑶闭一闭眼,耳朵边残留着他灼热的呼吸,弄得她一片酥麻。

    真想问,纪凉州是从哪里听来的。

    好像有点奇怪了起来,连她都被带动得有了一点感觉。

    第一次是疼的,之后的事,顾云瑶根本没什么印象了,只觉得天旋地转地疼。

    她的腰肢很细,平时穿着挑线裙子的时候就是盈盈一握,如今毫无掩饰之下,双手似乎一用力就能掐断了。

    纪凉州扶着她的腰肢,果然是如他所说,很克制忍耐了,一开始只是试探,浅尝即止,慢慢才敢进一步。

    顾云瑶借助他的力量,抓住他的手臂,几次疼得几乎要晕过去了,趴在他的肩头,他把她抱进怀里,还是孔武有力的胳膊,上面纵横着一些旧伤还有新伤,包括后背也是。

    她一不小心就想摸一下,手指纤细,刚刚碰上去如同点了他身上的火,感觉一旦参与进其中,开始享受其中曼妙的滋味,就开始停不下来了。

    顾云瑶疼得要哭的时候,他就试着亲吻她的眼泪。

    没一会儿,两个人已经是热汗淋漓。

    顾云瑶脸色煞白的,终于感觉到纪凉州有停顿的意思了,她一点都不觉得好,话本上面说的那些什么感受,全是骗人的!她竟然还信以为真。

    直到她好像累倒了,纪凉州也暂且放过她,双双躺在床上,都来不及去洗漱,他就从后面环住她的腰,抱得很紧,顾云瑶的后背又贴上他的胸膛,才躺了没一会儿,好像点燃他身体里的火,仅是靠着他罢了,欲/火燎原,纪凉州伸手一捞,翻身又将她压在了身下。

    随后的两次渐渐好多了些,不过还是疼啊!

    顾云瑶每回都想求纪大人放过的时候,他都是一脸平静的表情,明明什么情绪都没有,就会让她觉得无辜,甚至令她感觉到了愧疚。

    纪凉州会问她:“你不喜欢吗?”

    她该怎么回答?而且莫名会觉得纪大人那种问话的方式,很楚楚可怜的样子。

    仿佛她如果说一句不喜欢的话,他就要饱受打击了。

    其实以前也遇到过同样的情况……顾云瑶原本没能回答上,他就不停地追问。

    顾云瑶只能说:“喜欢啊。”

    这么回答了之后,纪凉州也会毫不犹豫地回复:“我也喜欢。”

    正是因为面无表情,才更容易显得他无比真诚。

    顾云瑶都觉得他是不是故意的了,根本没表面看起来那么的冷淡笨拙。

    几乎是要哭笑不得了,还想着,他要是喜欢的话,不会每天都要来那么一两次吧。

    果然被她料中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精神很好地就搂住她,又来了一次。

    顾云瑶累得闭着眼,在他怀里倒着就睡着了,她都不知道纪凉州怎么有那么多的精力,他第二天还要上早朝的。

    可能和纪凉州平时练武有关系,体力特别好,顾云瑶的体能却不及他的一半。正睡得迷迷瞪瞪的,感觉腰间的那双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

    又来?顾云瑶埋着头,想钻进被褥里面,不想从里面出来了。

    听到他的声音,在后面低低沉沉地响起:“不动你了。能不能,抱着睡?”

    就算她不答应,纪凉州的手都已经追了过来,他以前可没现在这样不听她的话,肯定是尝到甜头了,顾云瑶不想搭理他,鸳鸯锦被被人从上面掀开了一条缝,立即有人从缝隙里钻进来,顾云瑶重新落回纪凉州的怀里,这次他从后面抱住她,后背紧紧挨着他的胸膛,再也不能轻易躲开了。

    纪凉州手心的温度,如同一只火钳,按在她的腰身上面。她略微一动,想表达不满,他的手竟是放开,顾云瑶赶紧找到机会,转过身来要好好说一番话,不及他的额头贴进她的颈窝里。纪凉州的手臂也逐渐收紧,顾云瑶发现,她再次落入他的怀里了。

    他就这么喜欢抱着她睡?

    纪凉州确实是很喜欢抱着她睡。小姑娘身子软软的,和他不一样,她哪里都轻轻柔柔的。肌肤细腻光滑,他很喜欢与她贴紧。

    以前是不敢这么做,如今有了这个机会了,纪凉州自然不可能再轻易放开。

    顾云瑶昏昏欲睡前,已经不清楚当时是什么时辰。好像听到纪凉州低低的说话声,伴着呼吸,在问:“昨天弄疼你了。以后会好的。”

    “……”她回答不上来,感觉这日子肯定是非常非常漫长了。

    就是不知道肚子里什么时候怀个小小纪,这样他就没法再动她了。

    顾云瑶早起的时候,纪凉州早已不在身边,他换上了公服,要去朝中面圣。她感觉浑身都累,腰酸背痛地起来,被桃枝夏柳她们服侍着去泡了个澡,还犹在梦中一般,桃枝和夏柳两个人都心照不宣,顾云瑶却觉得经历了人生中的大劫,心里想着,做女人确实不太容易。

    这日子倒是和在顾府里的差不多,只不过第二天她不需要去给纪凉州的父母请安。因为他的身边,现在只有她唯一一个亲人了。

    丫鬟们都是她熟悉的人,顾云瑶本来还问过桃枝夏柳的意思,要不要嫁人之类的,两个人都说暂时不想走,她也便不再多问了。

    顾云瑶开始到处打量纪府的环境,打算在小院子里面种上一些绿植,他的宅邸还是显得过于清冷了。

    天色未晚的时候,纪凉州就回来了,顾云瑶正在研究鞋袜的样式,打算给他缝几双出来,她从来没有试过在家中等一个人的感受,天光渐暗,夕阳西沉前最后一缕金芒,沿着屋脊、廊檐下投进来,还有院子里的月门,将整个古朴而又宁静的院落,照得更加安详。

    纪凉州站在门口,高大的身影穿着公服,俊朗挺拔。然后他一步步走过来,已经迫不及待地张开双臂了。

    顾云瑶诧异了一下,莫非纪大人又想抱?

    未及反应过来,他已经将她抱了个满怀。顾云瑶哭笑不得,不过是上朝一天罢了,就这么想她?

    纪凉州却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她的眉心上面已经落下一吻,纪凉州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才会露出片刻温柔:“想你,一天都在想。”

    顾云瑶更加无奈了,早知道纪凉州直白,没想到他会这么直白,反手也抱住他,唇边挂着甜甜的笑:“我也是。”不停地在想你。

    两个人身后的桌上,有刚才顾云瑶为他才斟的一杯热茶。

    茶香四溢,更为这份夕阳添一杯味。

    人间至爱,唯你在此间是最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