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5章 番外【镜花水月空一场】

作者:晚亭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德珉坐在一处被封尘的院子里。院子内, 包括屋内的摆设全部都在那个人走后没有动过。

    他摸着屋内的楠木桌椅,许久没有清理过了, 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

    不是没有下人过来清理, 而是他不让那些人过来。倘若在走动打扫的过程中, 不小心乱动了其中的一些物什如何是好?

    蔺月柔走后几年, 他才渐渐意识到自己的懦弱, 也意识到正是因为醋意浓烈,因而嫉恨靖王楚容本人。

    当年的恩恩怨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蔺月柔最终选择的是他。

    他却没能好好地善待她们母女两个人。

    他垂首冥想了很久,难得一日沐休, 从晨光微熹之际入座,一直到了日头渐渐高升,有脚步声过来,怕是打扰到他,只敢在门边轻轻唤:“二爷, 您快半日没有用膳了,还是先回去吧。”

    “知道了。”顾德珉让他先下去。

    继续坐在楠木椅上,门口洞开, 床头挂着的供小时候的顾云瑶玩乐的布老虎,还有红绳系着的粽子形状的挂饰,在微风中轻轻飘摇。

    顾云瑶听说父亲在母亲的院子里小憩, 那院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开启过了, 她有事要找顾德珉商议, 才走进去,看到他垂着首,目光落向地面,不知在想什么,一瞬间,好像苍老了十岁。

    她轻脚走了过去,顾德珉都没有发现。

    直到一双秀气的脚面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才慢慢抬起头,两只眼睛带了不可思议的迷茫:“你回来了?”

    “父亲。”顾云瑶知道他肯定认错人了。果然顾德珉遗憾地笑了笑:“是瑶儿啊。”

    她是长得极像她娘,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前顾德珉不敢面对她,正是因为怕想起过去,想起以前他愧对于蔺月柔的那些事。

    之前还想过,她要是能嫁到皇家就好了。当时纪凉州还相当于朝廷里的逃犯,只是隆宝帝不知道那件事,唯一知情的人是阎钰山以及他的手下们,阎钰山派人跟踪纪凉州,到处找寻可以害死他的机会,不过都被纪凉州暗中反杀了。这是顾德珉后来才知道的事,也是隆宝命新上任的锦衣卫们去调查出的结果。

    ——通过阎钰山陷害忠良一案,隆宝决定将原来的锦衣卫指挥使贬黜,重新提拔了一拨新人上去。

    楚渊在那之后被救了回去,仅是当初断了一条腿,还好医治及时,如今这条腿已经被接了回去。

    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还需要在病床上修生养息一阵子。

    隆宝的身体还是那样,不怎么好,但阉党们已经被铲除了干净,还有部分余孽正在由朝廷派出的人到处抓捕当中。

    陶氏父子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可能顾德珉最庆幸的就是,他和大爷两个人从来不投机于谁,不在党派之争当中试图参与其中。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顾云瑶的婚事。

    他也想不到,那个纪凉州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当初还耻笑他根本不可能洗刷父亲的冤屈。纪广是叛党,身为纪广的儿子,纪凉州也只会活在叛党的身份下,艰难挣扎。

    没想到,纪凉州竟然真的能够化不可能为奇迹。

    顾德珉以前很反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现在纪凉州的身份可是朝廷里面的命官,比他的官职还要高。

    他才是一个正四品的礼部侍郎,纪凉州已经身居正一品,是左军都督府的左都督。

    纪凉州不仅解除了边关的危机,还和顾云瑶联手救下了当今的太子殿下。

    因此两个人都受到了皇家的器重。

    前面顾云瑶才被召入皇宫中,当面听了皇上的旨意,说她护国有功,居然打趣了说如果她如今嫁了人,说不定还能封个诰命夫人。

    这诰命,是一至五品的官员才能授予的封号,官员的夫人依据丈夫的品级,倘若夫君是一品官员,那么她便可以授予一品诰命夫人的称号,到时候还能拿俸禄。

    隆宝的言下之意,根本就是在指顾云瑶可以嫁给一至五品的官员了。

    而他们认识的人里,唯有最近风头正盛的纪凉州是正一品。

    顾德珉哪里不知道皇上的意思,何不趁此机会成人之美,纪凉州很快就来了,在及笄礼成以后,亲自上门提亲,纳吉礼等等,一一都备下了。

    顾德珉看着这个日渐长大的女孩儿,不知为什么,眼眶渐渐湿润了,他也很想亲近这个孩子,就是不清楚,她还愿不愿意原谅他。

    顾德珉的声音,不由得柔和了许多:“瑶儿,爹给你准备了不少嫁妆。”

    “谢谢爹。”她的声音很清冷。

    嫁妆单子早就由肖氏帮忙一起看过了,还拉着她一起看,里面确实添了不少东西,除了顾老太太留给她的那些之外,还有母亲蔺月柔留下的东西,顾云瑶小时候见过小金库里面的东西,倒是不那么稀奇,不过顾德珉给她添的物件里,确确实实是用了心的。

    她也没想到,乃至肖氏也没想到,顾德珉不仅准备了生活要用的衣服、被褥之类,还有家具,比如那川东贴金拔步床,用象牙、玉石等贵重物品装饰的屏风,其中之花鸟楼阁,栩栩如生,黄花梨的闷户橱,以三抽屉为样,还有女儿箱,子孙桶三件,还有若干珠宝首饰,美人榻等等。

    她就快嫁人了,连顾云瑶也觉得犹在梦中,还是不真实的样子。

    日子定下来之后,好多天没有见到纪凉州了,顾云瑶一天天等的,其实这心里头说不出的欢欣雀跃。

    她也盼着能够早日见到纪凉州,那种期待难以言说,以至于出门之后,她的脚步都轻快了一些。

    誉王还有誉王妃自然也知道她要出嫁的消息,边关加急,他们两个人暂且没有回到江西,时刻紧盯京城的情况。

    在此期间,蔺月彤安然诞下了一个男婴,取名楚延,平时就“延哥儿”“延哥儿”地叫。

    楚延长到四个月的时候,开始咿呀学语,就想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力。蔺月彤一直都想要孩子,一直滑胎,好容易历经千辛万苦得到了楚延,宝贝得紧,小家伙时刻待在她的怀里不愿意被旁人抱,除了顾云瑶之外。

    顾云瑶去侯府里会经常坐坐,蔺老太太总派人接她过来。延哥儿好像也很喜欢他的这个表姐,觉得她身上香香的,总爱赖着。

    他早已能把腿抬高了,在她怀里扭来扭去,小家伙喜欢粘着她,她也挺喜欢小家伙,把延哥儿哄得时常咯咯咯笑。

    蔺月彤就拿她取笑:“纪凉州那孩子也不小了,如今终于是要把你娶回去了,接下来过不了多久,延哥儿可能也要做长辈了。”

    顾云瑶脸上一燥,没说什么。

    她曾经也没想过,会和纪凉州能够顺顺利利走到今天这一步,甚至与他初遇那会儿,都没想过,会与纪凉州两个人再有什么联系。

    蔺月彤知道,顾云瑶不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正因如此,她才适合纪凉州。

    听说了纪凉州真正的身份背景以后,她开始同情那个孩子,那么小的时候,面临家人被灭,在外面漂泊流浪,被誉王带回来的时候,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可能顾云瑶就是救了他的那个人,在黑暗中,默默向他伸出手,在迷惘的道路中,指引他回头。也不再孤独。

    回到顾府以后,顾云瑶想着小小的延哥儿在怀里的感觉,他现在还没长牙,再过不久以后,可能就要学会吃小手了。

    那么小的一个孩子,真的很软,也很可爱,顾云瑶趴在桌上,不禁开始想小小的纪凉州会长什么模样。

    纪凉州小时候缺失了父爱母爱,其实她也是一样啊,对母亲的印象止步于三岁那年,三岁时候的事,根本记不清楚,哪怕重生以后,也是回到了六岁那年。要是小小的纪凉州,会是如何?

    她甚至都在开始想,将来如果生的儿子,该叫什么名字,生了姑娘,又该叫什么名字。

    还有祖母那里,顾云瑶答应过祖母,要生一群小孩子,给她热热闹闹的,大夫曾经说过,祖母还能撑三五年之久,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小姨母说的没有错,嫁了人以后,她可能就要给纪凉州生小团子。

    上辈子都没嫁过人,这辈子就要这么如意地嫁人了,顾云瑶一时觉得脸上热得不行,趴在桌上把脸埋得深深。

    也不知道纪凉州是怎么想的,每次都是她看起来紧张无比,那位大人,却比谁看起来都要冷静。

    顾云瑶觉得,这样不太公平。

    ……

    名帖慢慢地都送了出去,日子选定在一个好时候,丁一提前登门送了贺礼,其实这不合礼数,不过谢钰马上要去江苏赴任了,听说谢禾源给他安排的职务是江苏那边的学政,正好他回到了他的“故土”,江苏那个地方,是他曾经长大的地方,回到那里,谢钰能够更加如鱼得水。

    谢禾源不知怎么说通了皇上,公主如何不依,谢钰也铁了心要走,听说楚欢为此大闹了一场,闹到最后,还是谢钰被召入宫中与她见了一面,也不知道对那个女孩儿究竟说了什么,总之就是他们两个人不可能在一起。

    顾云瑶不太清楚,周氏究竟有没有把他其实是隆宝的孩子的事情,揭露给他,上辈子谢钰对公主也没有那种意思,可能这辈子也是一样。

    楚欢大概也意识到了什么,最终还是决定,放他走,走得远远的就好,别让她看见,也许将来她出嫁,从皇宫里搬出来,再见谢钰的时候,就能和他一样释怀了。

    顾云瑶从丁一口中得知,婚礼上面,谢钰肯定不能来参加了,他已经走在赶往江苏的路上,那礼金被封在一个红封里,厚厚的一个,看起来数额不少,不知怎么,顾云瑶眼眶开始湿润,只因丁一告诉她:“少爷他,最后都想来再看您一眼,只是他不敢来了,他怕你不想见,但礼金是必须要送到的,少爷读了小半辈子书,以前老爷觉得他除了读书之外,呆头呆脑的,不知道那种心思,其实他都是在等一个人,我一直都跟着少爷,从金陵城到紫禁城,一路跟他来到这里,他如何想法,我还是能够参透一二。他是真的欢喜你。”

    丁一说着,也抹了抹泪。

    因为太欢喜了,所以看到她终于要嫁人的时候,心思复杂,想过来再看她一眼,又怕这一眼,会动摇他的决心,也让他感到痛苦。

    他其实没有那么容易释怀,不像蔺绍安,会生得更洒脱一点。

    谢钰已经听说了蔺绍安以前的事了,最后不论顾云瑶选择谁,蔺绍安都会支持她。

    蔺绍安也成亲了,可能他以后也会成亲,也可能不会。

    这辈子,都找不到一个能让他,除了对读书之外,还会动心思的人。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他乘坐的马车,早已经在天微亮之际,出了城门,慢慢悠悠地走在官道上。

    顾云瑶没有出过京城,不知道江苏距离这里究竟有多远,但她知道,肯定很远很远,远到余下来的多年,可能都无法再与她见面。

    到时候她会儿女成群,可能他还孑然一身。

    顾云瑶突然哭得很难受,手里的红封也变得沉甸甸的。

    最后丁一还是走了,他马上要追上谢钰的步伐,谢钰会在一处驿站等他。只是先谢钰一步,代劳一下,过来再看她一眼,然后回去告诉谢钰,她脸上的表情如何,是喜悦,还是幸福。

    谢钰的马车缓缓停在了一处驿站,外面的天开始黑了,他手上书本的字迹最后也变得模糊,仰着头,背靠车厢内壁。

    车夫告诉他,已经靠站了。可以下来歇息。

    他几乎是哑着嗓子,慢慢地发出很沉很缓慢的声音:“我一会儿下来。”

    谢巡以前告诉他,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想说是风沙迷了眼睛,但这一路上,他都坐在马车里面,哪来的风沙?

    丁一最后都没能告诉顾云瑶的是,那红封里包的银票,是谢钰将京城的房产售卖以后,绝大部分的钱都在里面。

    他能给的已经不多了,可能她不缺银子,但是他曾经想给她一个家。

    曾经做不到的事情,他现在做到了。

    那红封里面,包着的就是一处邸宅,是他的家。

    天色苍茫,渐渐黑沉,他终于还是从马车里下来。

    清攫的身影,额间一道深深的印子,似蹙非蹙。

    孤寂的夜快要来临了,而他的身边,没有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