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4章

作者:晚亭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历劫两天两夜的动荡, 宫中终于肃清了大部分威胁到皇家的余党,其中和陈贵妃有勾结的人数, 竟然不下千人, 遍布整个朝野当中。

    被活捉的陈贵妃, 原先还躺在寝宫里的贵妃椅上, 正享受着大好的时光, 有人立即踢开了她寝宫的大门,“砰——”的一声,她正要起身呵斥,为首的竟然就是隆宝帝。

    逼皇上更换储君的做法,此等手段过于残忍, 以至于隆宝从围场里当先回来的人里得知是陈贵妃做的好事,有奸党苏英伏法之后的证词,他脸色立即就变了,不知是痛心疾首,还是难以置信。

    陈贵妃也感觉浑身乏力, 她有想过等待自己的种种结局,但是看到隆宝带着一堆人过来逮她,陈贵妃马上也感到害怕了。

    最先想到的是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还那么小,其实设的这些局,都跟那个孩子没有关系, 她只是想给孩子营造更好的将来。

    隆宝挥一挥手, 身后的那些兵卫们马上架着刀围了上来, 生怕她敢反抗。

    陈贵妃马上跪在地上,爬行几步,想要求他,希望他能念在旧情,不要对他们的孩子做什么。

    然而隆宝的心已经凉透了,他最怕看到的就是皇子之间相互残杀,以及后宫嫔妃胆敢干涉朝政,他那么信任她,宠爱她,甚至她想要看看在京中做武将的外甥,他也替她周到地安排,将苏英召入宫里让她的甥儿好陪陪她,度过这枯燥无聊的后宫生活。

    而陈贵妃回报他的是什么?

    是想要挑起无尽纷争与杀戮的欲望。

    隆宝负手一脚把她踢开了,他也是头一次生这么大的气:“孽党!”

    陈贵妃被踢得头痛,趁此机会,隆宝身后的那些兵卫们,马上围拢到她的身边,压住她的手脚将她活拿。

    胆敢设局谋害太子,等待她的将是死亡。

    陈贵妃最终还是被带了下去,据说先被关进了冷宫里面,有重兵把守,不日问出了其他躲藏的残党的话,隆宝将会赐她白绫一条。

    至于苏英,早就被关入了不见天日的诏狱里面,隆宝原先有多重视他,有多宠这个臣子,如今有多恨他。

    隆宝真的太失望了,苏英刚打了胜仗回来,以后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他却和陈贵妃一起,合计着想拿取那个皇位。

    为了撬开苏英的嘴,隆宝不惜在他的身上动用了十三司会审,刑部的官员们几乎都来了,苏英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十三司的人轮番上阵问他都有哪些人涉及其中,最大的主谋者梁世帆已经死了,而他认过干爹的阎钰山,也没能逃脱罪罚。

    其实苏英明白,隆宝早就想要铲除阎钰山了,这回他终于能够如愿,通过陈贵妃一事,隆宝将还在司礼监值房的阎钰山也给生擒,跟着苏英一起被关进了诏狱里面。

    阉党们几乎被灭了一大批,司礼监四大秉笔太监也没能幸免,只要跟随阎钰山的人物,朝中那些认过他做干爹干爷爷的人,也都被查了一遍。

    各个官员趁此机会,无论是哪个地方的,都赶紧书写奏疏让传到京城中去,面对白纸黑字弹劾的内容,隆宝这一次没有再心慈手软。

    阎钰山受了不少鞭刑,等柳婧通过自己的父亲终于买通狱卒,来看苏英的时候,阎钰山就在苏英隔壁的牢房里。

    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年轻,身上血淋淋的,腿部已经皮开肉绽了,还是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仿佛死亡对他而言,不过和活着一样,并不是什么值得令人惧怕的事情。

    柳婧跑到苏英的牢笼前,他已经奄奄一息了,鞭刑是其次,在围场之中,和纪凉州对决,他的身上中了许多刀。没有人会为他医治,这几天在诏狱里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他想自尽,但狱卒盯他盯得十分紧。

    柳婧过去的时候,他没说什么。本来苏婉也要过来,她现在嫁到忠顺侯府去了,倒是没有什么事。定南侯府已经被抄了所有的家产充公,柳婧原本是要被流放到外地,念在她的父亲柳大将军曾经护国有功,隆宝一时还是改变了主意,特准她回到柳家去。

    泉哥儿也跟在她的身边。

    听到泉哥儿还好的时候,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苏英,竟然眼眶湿了。

    柳婧看着他这样,抓住牢笼的木围栏,那有一个人的胳膊那么粗的木桩子所制,想要逃跑,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苏英垂着头,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炎,他很疼,疼得能够随时都昏过去。

    面色苍白,一路踽踽前行,发现只有枕边人,其实一直在悄悄地陪伴她,而他……早已失去了能够再许诺她来生的机会。

    “不用等我了。”苏英听到自己这么说。

    不值得等……也不会再等到了。

    柳婧明白他的意思,此番劫难,哪怕他不是被捉来诏狱里面,也无法活着回去了。她父亲从小就告诉她,做将军的人,应该有忠魂血,有精忠报国之志,而非用在歧途。

    最后柳婧望着他,她待得够久了,狱卒不让她再继续留下来,好几个人捉住她的肩要带她走,她舍不得走,无论两个人共同经历了什么,苏英曾经是她的丈夫,现在是,以后也是。

    她终于哭了,但是他碰不到她的脸了,连一句为什么要这么做,都说不出来。

    柳婧被拉走了,诏狱的大门被打开又合上,天光重新被黑暗吞没,他刚刚还是能够碰到那一寸微光的,只是快没有力气了。柳婧哭成那样,他也抬不起手臂,挪动一下,替她把眼角的泪擦拭干净。

    ……

    天色苍茫,那两日闹得京中人心惶惶,都是在乌云摧城之下,身穿轻甲的兵卫们执着长矛,脚步遍布京城里每一处,为了捉拿和陈贵妃一案有关的官员们。

    陶氏父子也被逮了起来,陶源原本还想挣扎一下,他爹陶维直接就伏法了,唉声叹气道:“都是命啊。”

    这两日过了之后,风雨之势才渐渐止歇,冲破云川的,是金色的暖阳,光耀着每一寸它能触到的土地。

    曾经的肃杀,那些昏聩的,心酸的往事,好像都会随着岁月的沉淀,慢慢在淡化。如同绿芽破土,总会焕发出新生,总会迎来新的一天。然而大孟朝的人们会永远记住那两天,史官也终将会把那两日的故事记在笔下。

    纪凉州两次成了英雄,隆宝为此大感欣慰,连文武百官们也都对他敬佩有加。

    朝中不会再有人说他一点坏话,不会质疑他曾经是纪广的儿子,甚至歌颂他们父子两个,都是救人救世救难的真英豪。

    阎钰山在诏狱中没有什么好说的,倒是原来的首辅陶维,已经到了这一步,干脆破罐子破摔,将阎钰山曾经对纪广的所作所为和盘托出。

    当年纪广叛国案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与叛国案一同浮出水面的,还有御马监太监,头先被安排到靖王的高德,也被活捉到狱中,全都招供了。

    阎钰山如今是罪上加罪,不仅有心思敢动太子,虽然那并不是他的本意,也没有参与其中,是梁世帆背着他这么做,但答案是什么,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人们只需要他伏法就够了。

    他罪恶多端,除了纪广一事之外,去年更是有心思,派过死士去刺杀靖王。

    这些都是高德和陶维两个人共同招认的供词。

    面临几人的证词,阎钰山只是笑,笑得那么的美艳,事不关己。

    宫变结束以后,涉案的官员竟然多达千人,全部都水落石出,凡是胆敢动过心思的那些官员们,不管身居何职,全部被捉进了牢狱里,随时听候发落。

    两个月后,绝大多数与阉党勾结的官员,都被送往刑场斩首,其中有阎钰山、陶氏父子、高德等人。

    至于苏英,事情败露后没有多久,在牢里流血过多,活活疼死了。

    这两个月里面,天气开始变暖,池中的小荷已经挺翘,花苞随时待放。顾云瑶在肖氏的操持下,办理了一次还比较热闹的及笄礼。

    本来就怕她过得过于冷清,二房这边没有太太,顾老太太又是病卧床榻这么一个情形,和顾德珉商议了之后,由肖氏来代为办理。为庆贺顾云瑶终于年满十五,肖氏依据自己的人脉,把京中一些富贵圈子的太太们都请了过来。

    天气正当有点小热,顾老太太头脑尚清醒的时候,就将一整套头面全部送给她了,还有小金库里的那些东西。

    肖氏也亲自出资,为她在锦绣坊里专门赶制了一套衣服,那褙子上面的做工,十分精细,还有挑线裙子,腰身上盈盈一握,走路时身形款款,倒是与她的容貌极相称。

    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衣物,顾云瑶还有些不好意思,肖氏只拉着她的手,道:“及笄礼,自然要打扮得精细一点。”

    府里头热闹,时候尚早,宾众尚未来全,故还没开礼。宫里面居然也派了人过来,从来的小公公口中听到,是公主殿下的意思,让她的父皇帮着准备一点礼过来。

    顾云瑶跪在地上听了旨意之后,那公公就叫人将箱笼一样一样都搬了进去,也不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四个人抬一个箱笼,看起来特别沉。一共三个箱笼。

    她也不敢当着公公的面,去瞧里面是什么,等人走了以后,才叫人去打开。

    有什么珐琅花瓶,还有红珊瑚,还有一些珍珠美玉,整整三大箱子,估计楚欢早就想找个机会感谢她,如果不是她和纪凉州的话,也许太子和上一世一样,就会死在山涧里面。

    自那以后,楚渊也真的没有再过问过太子妃的事情了,隆宝已经为他另行安排了人选。

    一帮人正欢笑一堂,门口又迎来两个身材高大的人物。跟在顾府管事的后面,也带了人过来,准备了贺礼。

    顾云瑶一看,居然是舅舅和表哥他们,等到了今日,他们两个人终于回到京城来了。

    蔺绍安还是没变,长身玉立,气质温雅,明明是个武将,更像是一个文官,很有文人义士的风范。他今日穿了一件暗红色的锦袍,跟在父亲的身后,嘴边扬起一个弧度。

    看到顾云瑶的时候,两个人相视一笑,顾云瑶说不出心里的这种感受,她只觉得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所有的一切都值得等待。

    迎上前去,顾云瑶和他们两个人问了声安。顾德珉也赶过来,和他们二人说话。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蔺绍安也早已变得释怀了,他看着这个曾经最喜欢的人,看着她终于长得更大了,还是对着她笑。

    这样的沉静,好像曾经的日子全都回来了。

    蔺绍安问起纪凉州的事,她已经办了及笄礼,年满十五岁,终于可以嫁人。一边肖氏就走了过来,笑着说:“如今纪公子是真的高升了,不一样了,变成了左都督,这性子也好像是更等不及了。”

    早在前段日子,纪凉州就问了誉王他们,聘礼都要准备什么,早儿个就与她合了八字,等不及地想要把大雁、酒水那些全都送过来了。

    但他还是想忍,都等了那么久,再等个几天也愿意,只想着顾云瑶把及笄礼办了,好像现在那大雁,早被他找过来,放在纪府的厨房里面养着。肖氏越说越喜上眉梢,蔺绍安就笑了:“恭喜表妹了,看来再过不久,我啊,就能吃到表妹的喜酒了。”

    他说话总是那么风趣:“那还真是不容易,我可是等了快十年才吃到这喜酒,得赶紧办好了。”

    还用说吗?现在就差前来正式提亲,然后把日子定好了。

    但顾云瑶就是觉得脸上燥,被表哥当面这么开玩笑,马上低下头。

    知道她害羞了,蔺绍安也不逗她了。正好有人从门口走过来,长身挺拔,宽肩窄腰的,那眉眼极淡,脸上是没有多余的表情,但见到顾云瑶的一刹那,竟是提唇笑了片刻。

    只是稍纵即逝的,那笑容之后就没有了。

    蔺绍安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纪凉州慢慢走过来,下巴线条有如刀刻,眸光是淡,却一直盯着顾云瑶。

    要这个人笑,还真比昙花一现还难。

    她不知怎么了,也跟着笑起来,天光染在他的身上,像是从天而临的战神,披了一层金色的铠甲,将他的眉眼都染得柔和了。

    再过不久,等到他正式提亲以后,他们之间就不能够再见面了,要等到出嫁当天才能见到。

    顾云瑶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那一天的到来,再过不久,她将要嫁给这个人,就要成为纪凉州的妻子,和他一起,共度余生。

    还没见过纪凉州穿玄衣以外的衣服,除了上朝时要穿的公服以外,顾云瑶不禁想象他穿大红喜服的模样,他宽肩长臂的,身材很好,不管穿什么,一定都很好看,都很适合他。

    肖氏瞧她有些发呆,问她在想什么,顾云瑶扬唇烂漫地笑了:“没有什么,在想,这天气,真暖和。”

    有你们在身边,也真的暖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