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3章

作者:晚亭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云瑶感觉整个身子都飘了起来, 但速度很快,几乎来不及反应, 一瞬间的事, 她就要落向巨石上面。

    不知怎么, 身子被人一拉, 就在那个瞬间, 楚渊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

    “砰——”一声响,仿佛什么轰然坍塌了一样,顾云瑶感觉落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里,但是对方没有那么好的结果,楚渊闷哼了一声, 他的腿还是受伤了,几乎直立不起来,和上一世一样的情况。

    但上辈子,只有他一个人落入山涧,两条腿都受了伤, 而这一次,马匹先摔向了山涧,也是他们两个人运气好, 楚渊大部分的身子摔在了马的尸首上面。

    他低低地抽着冷气,顾云瑶摔落的过程,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此刻有点头晕眼花, 她摇摇头, 意志清醒了片刻,回过眸要查看楚渊的伤势,他的一条腿骨不知是断了还是怎么,疼得无法动弹。

    水流在身边,偶尔冲撞在巨石上面的水花溅湿了他们的衣裳。

    楚渊的一条腿泡在水里。

    虽然已至三月,过了最春寒陡峭的时候,如此阴凉的地方,顾云瑶赶紧把他的腿抬出水里,他疼得冷汗直流,整张脸都白了。

    最后又挪动的那一下,好像伤着他的骨头了,顾云瑶再万分小心,他还是疼得立即晕过去。

    她看着自己手心里的红,从楚渊受伤的地方流出来的鲜血,赶紧不停地在身上擦。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了,以至于顾云瑶反应了片刻,想起来纪凉州他们还在上面。

    刚刚梁世帆射出了一箭,苏英也在他的背面扬刀准备断后,顾云瑶马上提起裙角,跑出水面,在水里脚底还打滑了一些,她摔了一跤。

    上面听不到任何动静,顾云瑶出声喊他:“纪大人,纪大人,纪大人——”

    没人回应,死寂一般。

    她不免心寒了起来,跑到那个斜坡底下,手指抓住其中一个圆润的石头,要爬上去。

    脚底又打滑,手指找不到可以适合攀爬的缝隙,没一会儿有血渗出来。

    突然,上面探出一个人的脑袋,顾云瑶的心登时咯噔一声,居然是梁世帆,他对着她微微一笑,那个笑容就和他的声音一样,清冽、干净、纯粹,第一次,顾云瑶看到他那样笑,不再像是以前那么没心没肺,不再是那么阴鸷冰冷。

    而后,她的目光又转向他的胸口,上面布满了血迹,刀锋触目惊心地插入了他的胸腔,身后渐渐现出了纪凉州那张平淡无波的脸。

    转变得太快,顾云瑶分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纪凉州似乎是战胜了梁苏二人,苏英此刻不知道在哪里,梁世帆胸前中了一刀。

    他已经很累了,眼皮如灌了铅一般沉,手脚也是,开始冰冰冷冷,一直以来都是在刀锋上面活过来,从未想过,会有离死这么近的一天。

    他步履沉重地往前倾倒,膝盖快要跪下来,梁世帆用尽全力,乌金漆的弓,插在地面,他靠着那柄弓,才勉强没有在她的目光中跪下来。

    梁世帆还是笑着,体内的刀又被狠狠地深入一点,他压抑着体内的渴望,想要出声嘶吼,嘴里含着大口鲜血,顾云瑶看到他牙齿都红了。手指缝隙间都是血痕。那些血干得也快,但是很快,又被新的血液染红。一层一层就这么染了下去。

    他开始有点神志不清了,顾云瑶觉得这个画面过于残忍,哪怕他是一个恶人,她也不打算再继续看了。

    纪凉州突然拔出刀,他的身子摇摇晃晃,没站稳,就在斜坡的边缘,脚底一滑,如断线的风筝,直直地摔了下来。

    摔在顾云瑶的脚边,头落地的时候,口里又喷出好大一口鲜血。

    梁世帆还没死,眼睛直直地望向她,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可顾云瑶还是怕,怕他对自己做什么,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梁世帆张着嘴,眉头一紧,他很贪恋的那个味道,也跟着她一起慢慢走远。

    梁世帆伸出了手,这么多年来,他做过许多坏事,遇到过许多的人,他们有好有坏,但对于他而言,只要能够利用就行了。

    他想站在权势的最顶端,想笑看这天下风云,想让曾经看不起他的家人,陷害他的人们,一起陷入烈火地狱。

    他第一次怕了,因为她看自己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怪物,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忘不掉顾云瑶曾经对他的好,哪怕只是片刻的温存,对于他来说,是人心中难得如逢春光的那一天。

    他的喉头顿时就梗住了,伸出手,在怀里摸了一阵,纪凉州从上面往下看,以为他要摸什么,比如暗器之类的,马上捡起梁世帆落下的弓,还有几支箭散落在脚边,同时捡起那几支箭,对准他准备迎着日光就射过去。

    顾云瑶也离他更远了一点,同时捡起一块石头防身用,他的神智已经开始模糊了,不知道此刻是白天还是黑夜,头上的血流进他的眼睛里,有点热辣,刺得他快睁不开。

    模糊的视野里,只能看到她也穿了一身曳撒,他从怀里终于摸出了那样东西,同时纪凉州的箭也射了出来,迎着日光泛出一道寒芒,正好射中了他的手臂。

    他咬牙疼得眉毛皱成一团,还是强撑着将手里的东西扬给她看。

    顾云瑶才看清他从怀里摸出来的是什么,一条帕子,上面绣了兰草的图样,是她最喜欢的君子兰。

    那是她小时候遗失的帕子,太久远的事情了,乃至顾云瑶都快记不得是在什么时候,又是在哪里遗失了它。

    梁世帆凝眉看她,死前最后的愿望,好希望……她能够也想起来。

    他苦涩一笑:“记得吗?”

    每说一句话,都很痛苦。

    梁世帆尽量地托举那条锦帕,让她看得更清楚:“这是你掉落的东西。永安寺,山脚,马车,那个吃不饱饭的少年,就是我。”

    “记得吗?”他一直在问这句话。

    顾云瑶突然反应过来了,她是记得,隐隐约约记得六岁大的时候,生病刚好那会儿,缠着祖母要一起去永安寺里烧香。

    有个人突然闯出来,拦了他们的马车,被他们家的马儿所踢伤。

    她要带那个孩子去医馆瞧伤。他好像一个流民,没吃饱过饭,瘦骨嶙峋,看人的时候充满了戒备以及冷漠厌恶的情绪。

    只是那双眼眸,眸若寒星,很漂亮。

    她从马车里下来的时候,他的身上的确有伤,只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记得吗?”梁世帆还在问她,一遍遍地问,“你记得吗?”

    顾云瑶莫名被他这悲苦的情绪所撼动,把目光别向了别处,很有可能是她一手创造了这么一个怪物,如果当年知道那个少年就是现在的梁世帆,她一定会想办法把他带回顾府里面,让他作为府内的小厮活下去,平平淡淡地度过一个安稳的人生。

    他是渴望她想起来的,却又突然怕她想起来了,他变成这样了,双手沾满了鲜血,身子也不再完整了。压抑了许久,梁世帆突然“啊——”地低吼起来。一声又一声。

    纪凉州刚刚的那一箭没能要了他的命,但是他中了一刀,失血过多,也命不久矣了。

    最后顾云瑶看过去的时候,眼里多了几分同情,他就睁着眼,好像死不瞑目,最后一句话停留在心中,怎么也没有勇气再说出口。

    ——你以后,不要再忘了我了,不要再忘了我了……只有我一个人记得,一年又一年。那一年永安寺山脚下春光明媚,你也纯真无邪。

    护卫队赶过来的时候,发现太子已经昏迷过去,所幸人无大碍,很快找寻一处方便落脚的地方,将他抬了上来。

    梁世帆则倒在血泊当中,已经停止了心跳。顾云瑶对他已经说不上什么了,可能他一走,曾经的过往云烟还有仇恨,都跟随他一起消散。

    最后他的尸体也被抬起来,人虽然已经死了,犯下的事还在那里,估计会被带到隆宝帝面前,哪怕是尸身,也将面临鞭刑的磨难。

    他被带走前,顾云瑶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把他的眼睛合上。自此以后,他终于闭上了眼睛。死前他还在笑,嘴角勾着一个弧度。

    顾云瑶说不上来这种感受,力气几乎全失,她也刚刚从生死关头回来,等到纪凉州跑到她面前的时候,还犹在梦中的感觉。

    她一下子就哭了。刚刚那么有勇气,拿手指去找岩石的缝隙,指缝里面都是血。现在却觉得脚步都沉重了,浑身发软。手指也在微微地发抖。

    纪凉州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大家都在紧急询问太子的状况,没有人注意这里。顾云瑶含着泪,哽咽地说道:“我刚刚以为,你真的要死了。”

    “不会的。”平淡沉静的三个字,但是足以令人安心。

    顾云瑶点点头,她还是觉得不真实啊,抱紧他,他身上也流了血,为了躲开梁世帆射出来的那一箭,他故意往后退了一步,正好叫苏英砍了一刀,而后他先一脚踢在苏英的腹部,让他那里的伤口撕裂到无法再动弹,然后再冲上去与马上的梁世帆缠斗。

    苏英已经被带走了,可能不久之后,整个皇宫里面将有一场浩劫,接下来肯定就是陈贵妃楚荀他们。

    以前的顾云瑶,根本没有想象过,她会做到这种事情。

    但是她做到了,确实做到了,没有让太子一个人在冷风冷夜中孤独地死去。

    纪凉州想安慰她,她哭得很难受,可能是喜忧参半吧,一会儿在笑,一会儿面露愁容,他还是抱住她,紧紧的,连他也觉得有那么一点不真实,他刚才也差点失去她了。就在那一瞬间,甚至想过冲到山涧这边,和她一起落下来。

    两个人抱了很久,直到有个人走过来,又赶紧分开,那个人只是古怪地看了一眼顾云瑶,毕竟她穿了太监的衣服,没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他的手里准备了一些毯子,对纪凉州说:“大人,您先披上这个吧。”

    纪凉州毫不犹豫地将毯子盖在她的身上,仔细牵住她的手,就好像顾云瑶随时会像流沙一样,从指缝中消逝。

    这一次,他不会再轻易放开了。

    两个人一起按原路返回,不久之后,楚欢也找到了他们,太子受伤的消息,早有人前来通知她,她没想到顾云瑶前几天说的话是真的,突然抱住顾云瑶哭了起来。

    嘴唇一直在发抖。

    顾云瑶听到她说:“如果不是你,我太子哥哥可能就要没命了……”

    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向来胆大的公主殿下哭呢。顾云瑶抚着她的头,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公主。”

    确实是没事了,但她的脸还是哭花了。马上折回去要看楚渊,顾云瑶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默然不语。

    周围的那些宫人们,还有文官武将,听闻刚才的事,都大惊失色,所有人集合准备赶回皇宫,被梁世帆安排来的那些锦衣卫们,据说已经被武将们控制住。

    顾云瑶感觉指尖暖暖的,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纪凉州还牵着她的手,她莞尔一笑,纪凉州也紧紧盯着她,仿佛被这道眼神触动了,不觉也提起了唇角,顾云瑶再一次看到他笑的模样,是真的好看,没有什么比他在身边更能心安的事。

    与他五指相扣,纪凉州走在身边,高大挺拔,突然凝眸望她一眼,语气平淡,却好像多了点什么:“做好准备了吗?”

    是喜悦?

    “什么?”顾云瑶没理解。

    纪凉州又望向前方,天光照在他的身上,耳根都照暖了。

    “做我夫人的准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