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0章

作者:晚亭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明之时, 谢钰带她混进了皇宫。说是混,其实也是光明正大地走进去, 原本他是要乘轿子去内皇城, 最终备了两辆马车。

    守城门的卫兵稍微看了一眼皇上的手谕, 里面只提到谢钰的名字, 本想拦下顾云瑶不让进去, 不知怎么,迎面走来一位穿曳撒,面容英俊的小公公。

    看到来人是谁的时候,顾云瑶免不得往后退了一步。

    梁世帆眼神冷淡,却是勾着唇角, 微风一拂,他曳撒的衣摆掀起层层叠叠的浮浪。

    谢钰也看到他,此人原本是楚欢宫中伺候的太监,不知怎么,近段日子是没见着他人了。

    梁世帆却显得很高兴, 眼睛也不去瞧谢钰,直接与顾云瑶说道:“姑娘这是等得久了吧,咱家特奉皇后娘娘的口谕, 去见公主殿下。姑娘请。”

    居然是他来带路。

    而且他怎么知道她今日要进宫的消息。

    但若非他过来,恐怕今日这午门,有心想进也进不去。

    顾云瑶顺势看向了谢钰, 谢钰也不太了解情况, 只觉得她不太喜欢那个小公公。且她今日过来, 是临时之举,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知晓。

    谢钰温言笑道:“这位公公……”

    还未说完,梁世帆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咱家可是听说了,谢大人这是要去面圣,陪皇上下下棋,和姑娘要去的,不是一个方向。”

    他虽是笑着,眼底丝毫没有笑意,终于望向谢钰了:“莫非谢大人今日不是去皇上那里,而是要去看看公主殿下?”

    谢钰微微皱了眉头,他很想把顾云瑶护在身后,无论她还需不需要他,也看出了来者不善,顾云瑶却抢先他一步,走到他的身前,经过谢钰身边时,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他说:“我没事的,谢谢你,谢公子。”

    谢钰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蓦然想到此种情景下,可能纪凉州会更妥善处理。

    顾云瑶走到梁世帆的面前,看到他的笑脸,越发想到一个词,就叫做小人得志。

    她一笑,清风正好吹过,耳后有发丝轻轻垂下几缕。梁世帆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也跟着轻轻一笑,脸上现出了片刻的安宁,随即却被顾云瑶打破了:“我听说梁公公已经被贵妃娘娘要过去了,怎如今又在为公主殿下效命?”

    梁世帆解释道:“咱家虽然去了贵妃娘娘那里,但公主殿下对我有恩,咱家这心里头,自然还是以公主为大。”

    好一个以公主为大,顾云瑶也不再说什么了。梁世帆在前面摆了一个“请”的手势,她跟在后面,回头又看了一眼,谢钰还站在原地,也不知她刚刚说的那句“没事”,谢钰有没有听进去。

    很快两个人一起来到寿宁宫中,楚欢果然在等着她。

    一见到顾云瑶,就很高兴地走过来。

    她已经把顾云瑶当成了民间所言的手帕交,其实顾云瑶也何尝不是,想找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儿和她说说话。

    楚欢为人直爽,只是有些地方需要人正确地引导,人心不坏。顾云瑶依着她,两个人顺势坐下来。

    楚欢说道:“原先这奴才,还说什么你今日会来,我当他撒谎呢,没想到你真的来了。这奴才,还真有点料事如神的味道。”

    抬眼看了看梁世帆,楚欢满眼都是赞赏。

    顾云瑶却听出了不得了的意味,她今日前来,竟是在梁世帆的算计之内。且都不知道梁世帆什么时候回来的寿宁宫!

    顾云瑶心里惦念着春猎的事,梁世帆一直留在这里替楚欢敲背揉捏。寻不着时机,顾云瑶只能期望于谢钰在巷子里答应她的事能够帮忙做到。她还留有后手,在巷子里的时候,和谢钰交代,无论如何帮她传达让公主助她混进围场的意思。

    这种事只有皇家的成员才能够办到。

    谢钰虽然想问怎么了,但看她那么认真紧张的面孔,打消了继续询问的念头。

    只满口答应她,一定会把她的意思带到。

    与楚欢两个人聊着聊着,天色不知不觉晚了,楚欢还留她在宫中吃了顿饭,后又叫梁世帆送她回午门乘马车回去。

    顾云瑶走出寿宁宫,还想着猎场的事,谢钰注定去不了,他才是一个正六品的翰林院小官,心里的焦躁越来越强烈,以至于梁世帆何时走在她的前面站定,她都没有察觉。

    两边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朱色宫墙,不知不觉被他带到了不知道是哪一个地方的角落,周围寂静无声,没有人经过。顾云瑶顿然站定,看见他一步步紧逼而来,她忽然想明白了,今日早上天还未亮之际,出门的时候就已经被人跟踪,很可能他的干爹阎钰山,已经将部分锦衣卫的行使权交到他的手上。

    只有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时,面对她,梁世帆才会恢复本来的面目。

    他眼神如冰,挑着眉望她,好像充满了厌恶:“你今日这么急着来找公主,所为何事?”

    “你竟然派锦衣卫跟踪我?”顾云瑶反问道。

    “是又如何?”梁世帆不觉笑了,她当真是聪明,连这一点都想到了。

    不仅如此,顾云瑶还说道:“你其实已经倒戈向陈贵妃那边了吧?所以你来公主这边,是因为她与太子殿下交好,你在通过公主的举动,来监视太子的动向。”

    “所以呢?”还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三个字。

    梁世帆在这当中,已经离她十分近了。几乎是居高临下看着她,那眼底,一闪而过一丝神似留恋的情感,但须臾之间就没有了。

    “这都是你的猜测罢了,我不过是公主殿下身边的一条走狗,皇家的人也都把我当成是狗。”好像说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梁世帆不禁说得有些多,“他们想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贵妃娘娘也好,公主殿下也好,我只消记得,不管是他们谁,我都是他们身边的一条狗。”

    “那狗就该有狗的自觉。”顾云瑶也不觉将话说得有些重,他看起来随时都会把身子压下来一样,雨夜里,还有前世的记忆,一幕幕开始在脑海里重演,顾云瑶想制止那种亲眼看到亲人遇害的恐惧感,抬起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就是这个眼神,让他难以接受,几乎是扼住她的手腕,梁世帆嘴角牵起一个弧度,面孔却有些狰狞。

    “因为我没有钱,没有地位,所有人都可以欺我、诈我,甚至是羞辱我?”他的声音抑制不住地吼了出来,“连你也是吗?”

    她忘了他,早就忘了他,他还记得啊……

    还记得那个和别人不一样,笑容温暖,轻声问他要不要去医馆瞧瞧的小姑娘。

    她那么小的时候,他就觉得她长得好看,并不是因为她真的好看,是因为她的心,是暖的。

    和别人不一样,明知他只是想要讹一笔钱财,她却露出了那么天真无邪的笑脸。

    怀里的帕子被他一直小心妥善地珍藏。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带在身上。

    她呢?根本不记得他了。

    真是……太荒唐了。简直可笑,可悲,让他都觉得自己可怜。

    为什么要记住那段过往的人,只能是他一个?

    太子想要得到她,他就去想办法摧毁太子;纪凉州想得到她,他也要去消灭纪凉州;苏英也动过邪念,他也要毁了苏英。

    包括和皇上引荐顾云瑶的阎钰山,还有在门口见到的那位状元郎。

    顾云瑶被他捏得疼极了,心一横就在他的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他总算松开了。那一口是咬得真的疼,梁世帆脸容都有些扭曲了,捂着受伤的地方,梁世帆咬紧了牙关看向她,苏英说得没错,他根本奈何不了她,甚至连拥有她的本事都没有了。

    他是个太监,为了得到权势,忍辱负重变成了太监。却在成为了太监之后没有多久,再次遇到了她。

    顾云瑶趁这个机会从他的面前跑了,一边跑,一边不忘回头看看他有没有追上来。

    两边筑得极高的朱墙,将内皇城四四方方地困在其中。天外似乎还有天,只是站在这里面,看不清远方的世界。

    梁世帆立在原地,没有动弹,风拂在他的衣摆上,还是像层层叠叠的浮浪。

    顾云瑶一路跑,一路跑,不敢停歇,也不知道跑了有多久了,天色开始擦黑,皇宫里面很大,慌乱地见到路口就跑,她似乎迷失了方向。

    前方拐角处,有朦胧的亮光映在宫墙上,还有人的脚步声在慢慢靠近。

    顾云瑶不清楚来人是谁,也不敢轻易靠近,万一是皇上,她此刻的举动就是冲犯了圣驾,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冒冒失失跑到这个地方的行为。

    对方似乎先听到了动静,一阵温和淳淳的声音,已从拐角处传来:“谁在那里?”

    那声音很特别,以至于她立即听出来是谁的声音。

    顾云瑶终于走过去。楚渊不及仔细看清楚,一道倩丽的身影已经闯入了眼帘。

    他心里一惊,顾云瑶已经先跪下行礼:“民女见过太子殿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