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7章

作者:晚亭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年初六刚刚结束, 街市已经恢复了原有的热闹,大孟朝官员们只三天的春假, 在大年初二当天开始重新上朝。

    自从凌霄道人卜卦象, 参天机以来, 料中了不少事, 被隆宝从诏狱里面捞出来, 在宫里的地位好像更不一样了。隆宝本就相信天命,但凡遇到点大事,总喜欢找凌霄过来算一卦。

    关于太子妃一事,他也有心找凌霄算上一算。

    岂知凌霄过来以后,掐指一算, 拂尘一扫,恭敬地和他说道:“陛下,从卦象上,贫道看出此事不妥,太子妃人选不可为礼部侍郎家的二小姐。”

    隆宝古古怪怪地看了他一眼, 之前他也把两个人的八字拿去给庙里的大师算过,说是天作之合,怎么到凌霄这里, 就变成此事不妥了?

    凌霄倒也不说太多,只提醒道:“陛下,天机不可泄露太多, 这是您一早便知道的事, 但贫道绝不打虚言, 八字可合,每个人的命数已定,您决意让纪凉州迎娶公主,纪凉州他却不愿意。天下初定之时,高祖皇帝靠的便是俘获人心之举,身边出现了一群骁勇的战士。陛下想遂了太子的心愿,但纪凉州的心愿若是得不到满足,恐怕……”

    “有何不妥?”隆宝有点怒了,“朕让他做这正一品的都督,还让他迎娶公主殿下,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而且凌霄说的这番话,让他心里当真很不痛快。

    暗指他不明白该如何俘获人心,如何叫身边的战士们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还说他偏袒太子。如若无法满足纪凉州,是不是纪凉州还想举兵造反?

    所以他才让调兵权落在和纪凉州没有什么交集的姚宗平身上,两个人起到互相监督的作用。

    凌霄道人摇摇头:“陛下,且不说太子殿下以及左都督的事,公主殿下作何想法?陛下若是不信贫道的说法,大可以一试。”

    荒唐!这个道士竟然敢威胁到他的头上。

    隆宝气得心脏骤然一紧,他捂着胸口,想站起来,最终还是颓然地坐下。

    经年累月服用丹药,以及繁忙操劳的国事压身,未见得让他的身体有所好转,反而加快了一些病情的恶化。

    前段时日他刚被太医们诊断出新患顽疾,情绪不能过于波动。

    气喘了一阵,隆宝挥挥手,让他赶紧下去,还有用得着道人的地方,他也不想真的责罚于道人。

    到了傍晚的时候,病情似乎有些恶化,隆宝已经不能起身走动了。

    被一帮小宫女扶回龙床休息,皇后过来见他的时候,隆宝正昏昏欲睡着,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他微微睁开眼睛,见到来人是皇后,不知怎么,心里有些激动。

    皇后在他的身边坐好,下午太医们就已经来过了,说是他的身体已经每况愈下,当然更多的话,不敢当着隆宝的面说,只派了两个人悄悄到她的寝宫将皇上如今的状况说明了一遍。

    比起预料中还要恶劣。

    隆宝这几年沉迷炼丹,其实也是在逃避早朝的手段。

    他讨厌争吵,喜好和平,但群臣们总是分了许多派系,遇到一点状况的时候,意见不一,甚至有在下朝之后大打出手的情况发生。

    隆宝得知了那些事情以后,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参与进去。言官们每天梗着脖子,唾沫横飞地在底下骂他,修葺宫殿多消耗了国库,言官们要骂,年轻时候多纳了几个后妃,言官们也骂,针对南北互市的情况,本想着是要和关外的也先族、和郡族等通商贸易,言官们还要骂。可能唯一不骂他的,只剩下内阁首辅陶维了。

    所以他才那么器重陶维,觉得他好摆布,不像其他的官员们那么刁蛮。

    如今连一个道人,因为卜卦有功,也快要骑到他的头上。

    隆宝张着嘴,想说些话,一时间有什么堵在嗓子眼,竟然说不出半句话来。

    皇后瞧他憋红了脸的模样,头也抬起来了,赶紧安抚他,让他重新躺回去。

    一会儿,她的手被皇上握住,隆宝两只眼早已不像年轻时那么清澈,有些浑浊了。他握住她的手,从当太子时,就是这个女人,一直陪伴在身边,尽管没有一个男孩儿傍身,为他养了许多公主。其中就有他们最宝贝的文玉公主楚欢。

    想到楚欢,隆宝又想起凌霄被挥退之前留下的话——“陛下,即使您不想想太子殿下与都督大人,也要想想小公主殿下”。

    隆宝终于能够发出声音了,最先问的就是:“欢儿怎么样?”

    皇后叹息一声:“闹脾气呢,说是不想嫁给探花郎。就算嫁过去了,也不会开心。”

    他们两个人深知楚欢的脾气,楚欢刁蛮是刁蛮了一些,心地不坏,但她这孩子,从小就被众星捧月习惯了,遇到点不顺心意的事,绝对不会妥协。

    隆宝表示明白了,点点头,他其实也想到了这么一回事。怕楚欢不同意,在他耳边一直念着,正巧新年期间,各地方的财务问题汇总上报,他要领着太子一起看许多公文,有内阁辅佐,还是忙得不可开交,才没有答应与楚欢见面。

    明明在一个皇宫里,和楚欢见面好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皇后伸手,体贴地替他揉揉太阳穴:“陛下,还是听妾一句劝吧,求仙问道一事就先放一放,渊儿如今朝政处理得还好,妾已听谢次辅说了这件事,直夸渊儿他聪慧。陛下以前总说渊儿他不够聪颖,怕他日后在朝政上面被人把持,虽说当年储君之位费了一番心血,陛下对当初的渊儿不甚满意,但其实,您是最宠自己皇儿的人。”

    “还是梓童最懂朕。”

    为了楚渊的事情,他确实煞费了一番苦心,就是不知道那个孩子能不能明白。

    一辈子的争斗够他累了,他不想自己的皇儿也跟着一起累。

    所以处心积虑,为他安排一帮可以辅佐的贤臣。但他真是糊涂,楚渊压根不笨,只不过以前为了躲过劫难,装傻罢了。

    这段日子通过处理朝政一事,隆宝已经识穿楚渊真正的意图。

    “朕会好好想想。”

    隆宝叹息一声。

    他也是真的怕,纪凉州有敢反的意思。可能为了一个女人,纪凉州就能刀兵相见,逼楚渊退位。

    可能凌霄道人便是在警告他这层意思。

    隆宝闭闭眼,紧握住皇后的手,口中还在念着:“梓童,多陪朕一会儿。”

    皇后温柔款款地看向他,轻抚他的额头,笑道:“陛下,妾一直在。”

    ……

    顾云瑶收到宫中的消息,已是几天以后。说是太子妃人选已经决定了,竟然不是她,顾云瑶还有些意外,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不真切。

    这是困扰她多时的一个问题,竟然被纪凉州轻而易举解决了。

    提到如何解决的办法,似乎是凌霄道人在皇上的面前算了一卦。说她和太子两个人根本不合适,在一起以后会影响天下康定。

    好在隆宝没有往祸国妖姬的层面上去想,平时顾云瑶也尽量做到不与人有太多接触,深居简出,所以许多人只听闻顾德珉有三个女孩儿,却不知三个女孩儿面貌都是如何。

    顾云芝自从经历齐国公家一事,被姚家退婚以后,心境淡了不少,整日坐在屋子里绣绣花草,也不争不抢了。

    起初顾德珉怕她学不乖,还派人看管她,日子一久,发现她确实是变样了,以前那骄纵的性情似乎完全不见,偶尔还会来文舒斋里找顾云瑶,讨教如何种花草的技巧。他便也不再派丫鬟婆子严加看管。顾云芝也不会再有与人私奔的打算。能不能嫁出去,做不做府里的一个老姑娘,于她来说,也不那么重要了。

    冬天的时候也和顾云瑶顾云梅坐在一起,还有一帮小丫鬟们,特别的热闹,讨论一年四季的时令,挖春笋的技巧等之类的事。

    久而久之,顾云芝也发现,其实这个二妹的心性确实很淡,懂得也多,甚至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那些知识,还知道民间的一些趣闻,她心境平和以后,就觉得天也更蓝了,花草更香,还约定有机会一起对外布施,多救助一些穷苦受难的人。

    原本有可能问鼎内阁之路的顾德珉,暂且只能打消这个想法,眼睁睁望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他心里也不快活,可皇上的决意已定,又不能当真说什么。

    顾云瑶很想找个机会去见一见纪凉州,他们两个人一直以来了都是私下偷偷会面,大孟朝对女孩儿的名节较为严苛,若是纪凉州不主动来寻她,她也不方便总找纪凉州。

    如今身为正一品的左都督,纪凉州要接手的事很多,他被留在了京城里,每天有许多要事处理。

    顾云瑶有心想见,却也怕打扰到他,想等到他忙定以后再说。

    可能只有宫里的那位公主殿下不会在乎那么多,时常缠着她的母后要求把状元郎召入宫中陪她下下棋,顾云瑶听说谢钰身体时好时坏,但很得公主的垂青,加上背后有谢禾源作为他的座师,所以很多人都说,谢禾源可能在找机会将谢钰派出去做个几年的学政,等历练够了再回来。

    若是他的政绩特别突出,吏部侍郎还有尚书再过几年就要致仕了,到时候由谢钰补上吏部官员的空缺,说不定还能有机会进入内阁!

    顾云瑶只见过一次凌霄道人,他却帮了她好几次。她还想寻着机会和他道谢。

    凌霄道人的脾气古怪是古怪了一点,想来那一次突然把她拦截下来,是怕太子与她见面,从而引发一连串的麻烦。顾云瑶得知此次太子妃人选一事,是楚渊先引起来的,只与他见过一次面罢了,也不知楚渊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时光飞逝,三月很快来到。

    莺飞草长,天气更加晴暖了。

    一别多日,竟是有一个多月未能见到纪凉州。

    顾云瑶每天都看着窗外发呆,晚上也不敢将窗户闭得太紧,总要留条小缝。

    随着春猎一事越发近,皇家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春猎和秋狩本就是大孟朝每年的习惯,皇室有自己独立的围场,今年隆宝似乎很重视此次的围猎。

    大孟朝的习俗就是,鼓励民间维持春猎秋狩一类活动,一来可以赶走山野林间的野兽,让百姓们更容易开发山土,二来也是为了庆祝一年的丰收。

    隆宝重视归重视,今年他的身体欠安,怕是很难主持与出面了。但传统依然要举行,楚渊将会代替他的父皇,与众位皇子,还有大臣宦官们一起去围场进行狩猎。

    随着日子临近,这日夜里他正坐在南书房里代替隆宝看公文,烛火如豆微微亮。

    从读书的时候开始,他就听从谢禾源的提议,不管是平民百姓也好,皇亲国戚也好,万不能有铺张浪费的行为。此刻也只点燃了一盏油灯,烛火映照下,他的侧脸忽明忽暗。

    一会儿有人影走近,侍立在外面的小太监来报,说是有人想要求见。

    他抬起眸,温和的脸庞如玉,只轻轻挑了眉,说:“让他进来。”

    接着继续低下头,忙碌于繁杂的公文当中。

    等到外面的那人脚步轻轻立在他面前许久,他才恍然惊觉竟过去了那么久,看公文有些疲乏劳累,他揉揉眉心,再次抬起眼,先是从对方的脚开始,接着看到了来人的面貌,年轻英气,皮相生得是极好,毫不亚于探花郎的长相。

    他对此人有印象,原先在楚欢的寿宁宫中见过,把他的皇妹哄得成日高高兴兴,后面被陈贵妃要了过去,说是有特殊的敲打良方。果然他去了以后,陈贵妃再也没有怎么喊过头痛到要裂开的话。

    梁世帆跪了下来,他本就是能屈能伸的一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慢慢地,梁世帆笑颜渐开:“奴才叩见太子殿下。祝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行了,多的话就不用说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楚渊很明白一些人的心理,若非有急事找他,这个先是楚欢身边的人,而后是陈贵妃那里的奴才,怎么会唐突地来找他?

    楚渊就道:“你找孤何事?”

    他免了他的礼,梁世帆站起来,一身曳撒,显得他的面皮是真的白。

    衣摆轻飘飘的样子,他笑说道:“殿下,奴才今日来,是想和您提一些建议。”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