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2章 大结局(下)

作者:李息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顺王殿下, 您真的非得要这样吗?”高亚仁苦苦哀求, “有什么话, 您与陛下父子俩关起门来说不好吗?那样的丑闻……那件事情若是说出来,丢的可是皇家的颜面!”

    顺王说:“皇家如今还有何颜面?你但说无妨……”

    又逼迫说:“高公公,你若是依了本王的意思道出事实来, 本王会留你一命, 甚至厚爱于你。但是如果事到如今你还执迷不悟助纣为虐的话, 那休怪本王不客气。”

    “陛下?陛下!”高亚仁其实早就想说了,这个秘密憋在心中多年,他这些年来又何尝好受过。

    他从十二岁开始就陪在陛下身边, 这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 自己的这个主子到底是个什么心性的人, 他比谁都清楚。

    但是又能怎么办?他是帝王, 是自己的主子啊,天威难测。

    高亚仁说:“老奴伺候陛下一辈子,自此也只服侍他一个主子。打从被先帝先皇后拨到陛下身边那一刻起,老奴就起誓, 这辈子都会对陛下忠心不二。”

    “如今却要做出背叛主子的事情, 老奴……老奴实在为难。”高亚仁心中已经做了决定来,他流着眼泪说, “不过,主子有错, 自己这个做奴才的却没能劝得住, 这也是老奴失职。”

    “如今, 老奴要当着满朝文武百官的面,说出真相来。二十七年前,其实并非皇后派太医院的人谋害……”

    “高亚仁!”高宗暴怒!

    高宗人早已被顺王的人控制住,别说高宗了,就是这满朝的文武百官,皆为顺王所控。

    高亚仁朝着高宗的方向磕了头,说:“若说这辈子唯一做出的对不起陛下您的事情,也就是这一件了。但是,事到如今,老奴不得不说一句,陛下您当真是做错了。”

    “您为了宸妃娘娘与二皇子,不惜给太医院的人强加一个罪名,害死了那么多的人。这些年来,每逢雷雨夜的时候,难道您的心不会痛吗?那些人可都是无辜的啊,林神医更是无辜之人。”

    “陛下,您深爱着宸妃娘娘,可皇后娘娘她是您的妻子。老奴凭心说一句,皇后娘娘这些年的确揽权参政,但是皇后她不是奸后,她对您是真心的啊,她替陛下您分忧,这天下的事情,您操心,皇后可也是在操心。或许娘娘强势了些,逼得陛下您着急了,但是老奴总觉得,这未必不是陛下您的错。”

    “皇后有错,嬴家有错,您难道就没错吗?宸妃娘娘就没错吗?”

    殿下一片哗然,都不敢相信,原来这深宫阴私,竟然还有这样一段不为人知的事情。

    高亚仁望着齐夫人说:“如今说出这些来,就算去了下头,也有脸见你的师父了。”

    话音才落,高亚仁突然撞向龙案。速度之快,就连离他最近的顺王都来不及伸手去拉。

    高亚仁侍奉高宗一辈子,的确没有做出过一件背叛主子的事情,这是唯一一次,但是他不后悔。在他选择说出真相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有了死意。

    他老人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一头撞死在了龙案边。

    “高公公!”顺王疾步走过去,扶住他老人家说,“这是何苦?”

    高亚仁尚且留着一口气,他嘴角流着血,脸上却是含着笑,说:“殿下听陛下的话给皇后端去毒酒的事情,老奴是知情的。当时老奴眼睁睁看着殿下间接杀害自己的母亲,却没有阻止,老奴该死。”

    “但是殿下是不知情的,殿下没有半点错。老奴也知道,这是要改朝换代了,希望殿下可以做一个英明的君王。”

    高亚仁说完,便阖上眼睛。

    顺王咬牙切齿,目光阴沉。

    自己的父皇,竟然连一个奴才都不如,竟丝毫没有一点良知。

    顺王控制了整个朝政,属于高宗的时代彻底过去了。

    走出皇宫后,嬴鸿邀请齐夫人再去府上小住,顺便帮妻子调理身子。

    齐夫人站着没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嬴鸿见状,心中莫名生气一股子不好的预感来,他太阳穴突突直跳。

    齐夫人这才说:“世子妃的身子,一直都很不好。就算我亲自去帮她调理,也只能保得住孩子的命。若不是她坚持要生下这一胎来,怕是早就没了。”

    “母亲是强大的,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什么都能忍。世子爷,世子妃此刻怕是已经没了,当初小姐落地的时候,她就是在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能够去办所谓的大事。”

    “她让我什么都不要说,求我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我实在不忍心,就帮她一起隐瞒了。”

    嬴鸿不知道自己此刻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儿,他觉得这是老天在跟他开玩笑。

    这怎么可能?

    央央她明明好好的,明明早上离开的时候……她还在对自己说……说她困了,想睡觉,怎么突然又说没了?

    嬴鸿有一瞬的失魂落魄,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没了,她没了。

    嬴鸿不想去相信,直接跳上马背去,疯狂挥着马鞭子,只往自己的府上去。

    他冲进府里去的时候,冲进两人住的院子里的时候,由远及近,他听到了哭声。

    才刚刚落地的女儿的哭声,还有丫鬟们的哭声。

    嬴鸿彻底崩溃了。

    徐央央走得很平静,生完女儿后,她就已经用完了最后一丝力气。

    亲眼看着丈夫离开后,她缓缓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睡着了。

    她睡颜安详,好似走得没有一点痛苦。

    徐央央床边已经跪了一地的丫鬟,嬴鸿忽然双膝一弯,跪在了床边。

    他手握住她的手,额头抵着她的手,男人泣不成声。

    顺王的人刚刚来顾府报了声平安,那边就有家仆急匆匆跑回来说,嬴王府世子妃没了。

    这几日,柳芙跟着自己婆婆还有两位婶婶两位嫂嫂去嬴王府吊唁,看到站在棺椁边一脸沉重的嬴鸿,柳芙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

    深爱的人没了,想活下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这一晃,便到了年底,京城里改朝换代的慌乱过去了,一点点又变得有些喜庆起来,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准备年节礼。

    柳芙今年不必跟着自己婆婆忙那些,她如今还是王妃娘娘,除了老夫人外,她品阶可比府里每一个女眷都大。

    如今又有了孩子,两个孩子就已经够她头疼的了,她也无心再做别的。

    因为如今已经换了皇帝,嬴顾两家虽则不说有多和睦,但是也不再是从前那种敌对的状态。所以,本来被禁足的顾旻,渐渐也可以出来走动走动。

    顾旻人早就回了贵京城来,只不过,孩子是最近才被顾家人接到府上来的。

    对外称,是收养的一个孩子。

    顾旻孩子是盛元二十六年十二月生的,如今虚岁已经三岁,等过了年,虚岁就四岁了。

    对外称是收养的,但是顾家人都知道,这是顾旻跟嬴鹄的儿子。

    顾旻来于归院找柳芙说话,顺便看看豆豆跟苗苗。

    正好柳芙被女儿弄得烦了,直接将豆豆扔给顾旻说:“今天晚上去跟你姑姑睡吧。”

    顾旻一把将人搂住,欢喜道:“四嫂要是舍得的话,那敢情好。”

    柳芙说:“有什么舍不得的?让你带几天你也会崩溃,这丫头太闹腾了。”

    “我看她挺好的,活泼些可爱。”顾旻摸着豆豆头,一脸慈爱。

    柳芙望着她问:“通哥儿呢?”

    “被辰哥儿允哥儿两个喊走了,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柳芙笑着道:“通哥儿也大了,这时间过得可真是快,想咱们从前在富阳的时候,好像就是昨天的事儿似的。好在如今那些闹心的事情都过去了,往后尽都是好日子。”

    顾旻也说:“再难的都过去了,往后会越来越好。”

    “对了,四哥呢?”顾旻说,“他们京兆府不是二十七休假吗?”

    柳芙先是哼了一声,然后颇为有些嫌弃地说:“他如今可是陛下跟前的红人,一早被陛下喊进宫里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顾旻笑起来:“嫂子,怎么连陛下的醋你也吃啊?陛下又不是女的……”

    柳芙不承认:“我有吃醋吗?我可没有!我不过就是实话实说而已。”

    新帝刚登基,改年号德顺,如今是德顺元年。

    柳芙又捧着脸想了想,道:“陛下如今也二十七二十八了吧?先前两位王妃被放回娘家任其自由改嫁后,如今后宫是不是竟无一位妃嫔?太可怕了……陛下身边竟然没有一个女人。”

    顾旻说:“陛下对两位王妃倒也不错,封了县主,将来不管是嫁人还是不嫁人,都能潇潇洒洒过一辈子。”

    姑嫂两人各说各的,竟然不在一个点上。

    顾旻在柳芙这里略坐了会儿,就离开了。晚上顾晏回来,跟柳芙说了一件大事。

    陛下要选一位皇后。

    柳芙来了兴致:“陛下喊你进宫去,就是说这个的?”

    “嗯。”顾晏点点头。

    柳芙眼睛贼亮,捂着嘴巴笑起来:“说来也是巧了,今儿小姑还来我这里坐坐的呢。想他们表兄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小姑嫁过人,但只有陛下愿意,那些大臣也不能说什么吧?”

    “你想哪儿去了。”顾晏敲她脑袋,“陛下欲立晓姐儿为后。”

    “晓姐儿?”柳芙睁大眼睛,懵了会儿后,才说,“晓姐儿才多大啊,过完年也才十三岁吧?”

    顾晏道:“年纪是小了些,但是陛下的意思是……先定下亲事,等晓姐儿及笄后再成亲。”

    在柳芙心里,晓姐儿虽然也是她的小姑,但是毕竟年纪太小,她都是拿她当小辈待,跟灵姐儿她们差不多。可如今,连晓姐儿都要议亲了,她总觉得有些伤感,她老了……

    “陛下今天不但叫了我,也叫了三哥。现在,三哥应该已经去跟三叔三婶还有祖父祖母说了这事。”

    顾晏自然没察觉到妻子的反常,兀自说自己的。

    柳芙自己伤感了一阵子,又问:“三叔三嫂他们会答应吗?”

    “不知道。”顾晏也不清楚。

    次日,老夫人身边的人忽然跑到于归院来,说:“王爷,娘娘,老夫人喊你们过去。”

    顾晏柳芙相互望了眼,都预感到不好,连忙就跟着去福寿堂。

    老夫人快要不行了。

    府里的人都来了,挤得满满一屋子都是,三位夫人坐在床边,离得老夫人最近,再外面,就是三个儿媳妇跟顾旻这个孙女。

    老夫人不担心别人,只担心顾旻这个孙女,特意喊她到跟前去,说:“你要听话,千万不能再做糊涂事情了。要好好照顾通哥儿,若是遇到心仪的人,让你几个哥哥帮你做主,就嫁了去,千万别耽误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顾旻忽然哭着跪了下来。

    “孙女知道了。”

    老夫人又招手喊顾晓去身边,顾晓是顾家二小姐。

    顾晓生得似她母亲顾三夫人,明艳动人。才小小年纪,便有国色之姿。

    “你的终身大事,祖母也已经知道了。学必虽然比你大了很多,但是也是祖母看着长大的,他跟你三哥四哥关系都很好,将来指定不会辜负了你。你如今有了归属,你爹你娘,还有祖母,都替你高兴。”

    顾晓跪在床边,认真听着,听话地说:“娘已经跟孙女说了,孙女都听你们的。”

    “祖母,您一定要亲眼看着孙女出嫁,这样孙女才能幸福一辈子。”

    老夫人却说:“不行了不行了,等不了那么久了。祖母老了,能看到四代同堂,已经十分满足。如今新帝登基,你又将成为皇后,我也没什么丢不下的了。”

    “我走了之后,瑛婆就跟着你。她是我身边的老人了,有她跟着你,等你日后进宫,势必不会吃亏。”

    “祖母!”顾晓唤了一声,悄悄抹眼泪。

    瑛婆说:“公主,您放心,奴婢一定会好好照顾孙小姐的。”

    “那我就放心了。”

    老人家目光一一在每张面孔上划过,温和慈爱。如今孙儿孙女都好好的,几个曾孙也好好的,她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若说不放心,那就只有忠孝了。

    但是忠孝已经大了,早过了而立之年,也不是她三言两语能说得通的年纪。

    她也不想逼他,谁都逼不了他。

    德顺元年年末,乐平大长公主薨,享年七十三岁。

    因为大长公主忽然薨逝,新帝下令,大赦天下。并且下令,这个年不许有烟花爆竹,也不许世家大臣甚至平民百姓寻欢作乐,全天下的人都得一起给大长公主服丧一年。

    原本已经挂了大红灯笼,如今都将灯笼换成了白的。

    顾府办喜丧,几乎是全贵京城的权贵都来吊唁,给老公主磕头跪拜。

    陛下也来了。

    陛下一身素色长袍,走到棺椁前,手一撩袍子,直接跪在了棺椁前。

    顾家人见状,立即也都跟着跪了下来。

    陛下磕了三个头,顾家人也跟着磕了三个头。

    顾晓与自己几位兄长跪在一起,直起身子来的时候,悄悄朝陛下这边望了眼。

    隔得远,她有些看不清男人的脸。

    但是远远望过去,她觉得他腰背挺拔身形颀长,帝王的威严似是能够震慑四方。

    顾晓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

    因为老公主的薨逝,顾晓与陛下亲事的事情,也暂时搁浅了。

    到了德顺四年春,陛下才又重新提及此事。

    而这一年,顾晓正好也及笄了。

    顾晓出嫁这日,不但是顾家整个热闹的沸腾起来,就连整个京城,都是各种沸腾。

    陛下坚持按着民间的习俗娶妻,亲自穿着大红喜袍,骑着大马带着一般人去顾家接人。

    从顾晓出嫁前几天开始,豆豆便不肯再回于归院来住,非要挤在顾晓那里。她是知道自己这个小姑姑即将成为皇后,所以小丫头使了浑身解数要抱大腿。

    若是跟皇后姑姑搞好关系,将来想进宫去玩儿,不是不费事了?虽然宫里也没啥好玩的……

    顾晏回来又没看到女儿,问妻子:“女儿这就打算跟着去宫里了?”

    柳芙坐在窗户边捡草药,闻声抬眸看了丈夫一眼,笑着说:“她不但要跟着晓姐儿去宫里,那日陛下来,她还说要给陛下做闺女呢,逗得陛下欢喜得不行,跟她保证说,将来等她长大破例册封她为公主。”

    顾晏都不知道这事儿,心里可不是滋味儿了。

    在妻子身边坐下来后,顾晏酸酸道:“她真这样说的?”

    “可不是?”柳芙倒是无所谓的,女儿就是个磨人精,就让她去磨别人吧,“我还能骗你啊?不信的话,等下回你见到陛下,自己问他好了。”

    顾晏还真将这事儿记在了心中。

    等顾晓嫁进宫里后,三朝回门那日,见女儿又屁颠颠跑着要去三房那里,顾晏将人抓住。

    “爹爹,小姑回家了,我要去找她玩儿。”豆豆不肯要爹爹抱,要去找陛下姑父跟皇后姑姑。

    顾晏虎着脸说:“没说不让你去,我带你去。”

    豆豆推自己爹爹:“不要你去!金雀儿姑姑带我去。”

    她小嘴一噘,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柳芙。

    顾晏明知故问:“为什么不要爹爹去?”

    豆豆眼珠子转了几转,才说:“爹爹辛苦,这么累,你要好好休息。”又推他,“你去陪娘吧,反正不要跟着我。”

    豆豆说完,转身就闷着头往外面跑,生怕被自己爹爹追上似的。

    金雀儿连忙跑着跟上。

    柳芙从内室出来,一身简朴的妆扮,她打算今儿去一趟祈福堂。

    方才丈夫吃瘪的样子,她也是看到了,所以笑话他说:“顾王殿下,您的小情人不理你了,要不要考虑跟大情人出去一趟?”

    顾晏望着妻子道:“这丫头,越来越像你。”

    柳芙才不承认:“你又不知道我小时候是什么样的,怎么知道像我?她这么调皮,我才不承认她像我。”

    顾晏终于将眉心舒展开,笑牵着妻子手说:“岳母说的。”

    “我娘说的?我不信。”柳芙将头直摇,“你肯定是诓我……”

    顾晏只闷头笑,倒是也不再说话。

    柳芙抱着男人手臂,黏糊糊贴在他身上,二十多的年纪了,还活得跟个小女孩一样。

    都是男人宠的!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