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7章

作者:李息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怎么来了?”

    看到顾晏, 顾大老爷一脸严肃, 也十分震惊。

    小儿子是文官, 就算身后不错,但是有官职在身,如何能到这前线来?而且还是一个人来的。

    “拜见父亲。”顾晏朝着自己父亲行礼, 而后直接问, “顺王呢?”

    “你过来是找顺王的?是不是京里出了什么事?”见儿子一脸急切之色, 且瞧着样子,也是快马加鞭一路赶过来的,便直言说, “自从陛下调走了忠孝跟仁义后, 咱们顾家被嬴家军打得一退再退。”

    “好在还有顺王在。”顾大老爷身为主帅, 不但坐镇军中, 也常常领兵上战场。

    此刻,他身着铠甲,整个人身上脸上也是灰扑扑的,瞧着十分狼狈。

    “今天早上, 顺王亲自带两千精兵出发去了茂山, 他打算绕过茂山抵达嬴家军后方,夜里烧了嬴家粮草, 断他们后路。”

    若是没有粮草的话,嬴家撑不了几日。

    顾晏垂眸凝神细细思忖会儿, 便对自己父亲道:“儿子这次来, 是设计瞒着陛下的。”

    “为何?”顾大老爷十分诧异, “澄之,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设计瞒着陛下过来?这可是欺君大罪啊。何况,他还是有官职在身的。

    顾晏如实将情况一一说与父亲听,他觉得,既然陛下能够暗中对祖父老人家动手,想必是也察觉些什么了。而且,陛下这个人实在是不能深入去想,越想越觉得不是明君!

    与其辅佐这样的君王,继续助纣为虐,让他置天下百姓于水深火热,不如趁早帮扶一位明君上位。

    甚至,顾晏一直都怀疑,上辈子之所以死得莫名其妙,正是因为他太过信任这样一个善于伪装自己的陛下。

    顾大老爷不敢相信!

    听儿子说了这样的秘密后,顾大老爷一直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有些崩溃了。

    从小就受祖训,要精忠报国,他也是从小就这样去做的。

    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原来他尽职尽责效忠了几十年的陛下,是那样一个手段残忍的小人……他总觉得有些开始怀疑人生。

    “澄之,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沉默良久后,顾大老爷才问儿子。

    两个儿子都十分出息,他如今老了,不如儿子们睿智。

    所以很多时候,遇到很多大事的时候,他也会问一问儿子们的意见。

    顾晏严肃说:“找到顺王,告诉他真相,然后一起劝退嬴家。如今大康四周蛮夷都趁大康内乱而想讨点便宜,这种时候,必须一致对外。”

    他微垂了头说:“我也知道,顺王知道这个真相后,想必会崩溃。但是儿子相信,凭儿子这些年对顺王的了解,他一定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顾大老爷却是有些犹豫,他怕万一顺王知道真相后,直接与嬴家合谋呢?

    “你就这么肯定,顺王会听你的?”

    “澄之,此事事关重大,若是办不好,不但大康百姓受难,就连你,怕是也性命不保啊。”

    顾晏道:“儿子一定全力以赴,不辜负父亲在儿子身上所寄与的希望。”

    顾大老爷沉默一瞬后,立即严肃说:“好!”他抬手在顾晏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望着跟前的这个儿子,“父亲相信你,你一定可以成功。”

    顾晏是半夜离开的,之后带着几个死士直接骑马奔赴苍山,他希望可以在顺王赶至苍山前,找到顺王。

    顾晏一路快马加鞭,半道上几乎是半点都不停歇,直到后半夜才赶往苍山。

    只是等他追上顺王所带的那两千精兵的时候,却被告知,顺王已经亲自带着一百兵悄悄杀去了嬴家营帐,吩咐他们埋伏在这里,若是嬴家军杀过来,让他们推这些巨石下去。

    “顾大人,您怎么也来了?”

    说话的是顺王府的一个府兵头头,从前是认识顾晏的。这回顺王亲自来前线打仗,他也跟了过来。

    顾晏说:“此事说来话长,等我先去找你们王爷。”

    “顾大人,您知道王爷在哪儿吗?您这样去,万一破坏了王爷计划怎么办?”

    顾晏道:“你们守在这里先别动,我会去找你们王爷解释。”

    说罢,顾晏也不容那些人再多言,直接跳至马背离开了。

    顺王偷袭嬴家军,他也是没打算活着回去,他是抱着与嬴氏父子同归于尽的想法。

    天还黑着,但是嬴王的营帐里却亮着灯火。

    嬴氏父子兄弟三人都在,顺王也在。

    但是顺王却被五花大绑绑着,一左一右还有两个人举着大刀架在他脖子上,但是顺王却无所畏惧。

    嬴王哼道:“你也不过如此,如今落在我们父子手里,我们倒是要看看,那皇帝小儿到底是更喜欢你这个宠妃之子,还是更喜欢他这个江山。有你在手做人质,我们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让皇帝老儿给我们跪下!”

    “你做梦!”顺王一脸阴沉,冷冷睇着嬴王说,“有本事你便杀了我。”

    “杀你?”嬴王仰头哈哈大笑起来,“你都这样了,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走出去吗?杀你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等你的价值用完了,本王一定亲手割下你这颗脑袋。”

    顺王刺激他说:“你知道你那个皇后妹妹是怎么死的吗?她是本王杀死的!”

    “本王端着毒酒去的冷宫,也是本王亲手将那毒酒灌进去。本王按着她的脑袋,那有毒的汁液一点点流进她嘴里,她根本无力反抗!哈哈哈哈哈~爽快,简直太爽快了!”

    “住口!”嬴王大怒,忽而离座上前来,抬手就是左右好几个耳刮子,“本王杀了你!”

    “父王!”嬴鸿喊住人,“他在激将,父王可千万别上了当。”

    嬴王已经举起长剑的手这才停住动作,虎眸虚眯了下,高高举起的手才缓缓落下来。

    外面却有士兵冲进来,跪下说:“王爷!顾王求见。”

    “顾王?”嬴王想不到,“顾澄之他不是在京城吗?怎么也跑到这种地方来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继续问那个小兵,“可是看错了?”

    那小兵说:“他说他是顾王殿下,小的不清楚。”

    “让他进来。”嬴王不怕,一撩袍子,转身坐了回去。

    等顾晏走了进来后,嬴王望着他,这才大笑起来。

    “澄之!你来干什么?”

    顺王颇为焦急,以为顾晏是见他身涉险境,这才亲自冒险过来救他的。

    顾晏只是侧头看了眼顺王,没说话。

    “顾澄之,你来这里干什么?”嬴王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你知不知道,你来也是送死的?”

    顾晏道:“我死不死,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嬴王不能杀顺王殿下。”

    嬴王哼道:“你说不杀就不杀?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本王谈条件?”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与嬴王与世子说,还请嬴王殿下屏退左右。”

    嬴王一愣。

    心里是怕顾晏会暗中搞什么小动作的,但是又想,这里是他的地盘,想这顾家小子也兴不起什么风浪来。

    于是,他吩咐人先将顺王押下去好好看管起来,又让嬴鹄退下去。

    嬴鹄不肯:“有什么事情,非得避着我?父王,我看这个顾澄之不怀好心。”

    他冷哼:“父王可别忘了,儿子这条腿,就是顾家小子打断的。”

    嬴鸿道:“让你下去你便先下去,回头再说。”

    “父王!”嬴鹄喊。

    嬴王也不理他,只让他下去。

    嬴鹄暗中狠狠瞪了顾晏一眼后,这才不情不愿走出去。

    等整个营帐里只剩下嬴家父子跟顾晏后,嬴王才说:“有话就说,有屁赶紧放。”

    顾晏严肃看着嬴王道:“嬴王难道真的想杀了顺王吗?嬴王以为,陛下会为了顺王而放弃江山?”

    “你以为,陛下就算不放弃江山,也会为了顺王而妥协吗?”

    “王爷若是这么想,那便是大错特错了。”

    “你是什么意思?”嬴王不懂。

    坐在旁边一直未有动身的嬴鸿,听后也是微微蹙了下眉心,显然也是不太明白。

    顾晏道:“皇后的确是顺王杀害的,但是,这是陛下设下的圈套,是陛下故意让顺王杀死皇后。”

    嬴王冷着脸说:“这本王知道。顺王是宸妃之子,他恨皇后害了他母妃!”

    顾晏却是摇头:“顺王根本不是宸妃的儿子,顺王才是皇后的儿子,是嬴王殿下你的亲外甥!”

    嬴王握在掌心的剑忽然掉在地上,“哐当”一声巨响。

    “你说什么?”他不相信,“你再说一遍!”

    顾晏越发严肃起来:“我说——顺王才是皇后的儿子,而太子殿下是当年的宸妃之子。嬴王想必是还记得二十七年前太医院的那场屠杀,当年有一个林姓的神医被陛下请进宫里来,帮忙治陛下的头疾……”

    “后来,林神医也在那场屠杀中被杀死了。”

    “嬴王难道就没有想到,陛下为何要痛下杀手去杀死那么多太医吗?”

    嬴王来回踱步,显然也是想起那桩往事了。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嬴王说,“老小子当年说太医院里的人都是受皇后指使,欲要陷害宸妃。所以,都被他杀死了。难道,不是?”

    “不是。”顾晏摇头。

    嬴王父子显然都是从没想到这些,相互望了眼后,都等着顾晏继续往下说。

    顾晏道:“皇后与宸妃的孩子先后出生时辰差得不远,陛下当初之所以大开杀戒,那是因为他当时做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他偷偷换了皇后与宸妃的孩子。”

    “陛下偷换孩子,为的就是想让皇后所出的皇子将来与嬴家作对。这是他精心布置的一个局,如今他终于做到了。”

    “他成功让顺王杀死自己亲生母亲,如今又逼着你们甥舅为敌大打出手。若是嬴王杀死顺王,或者说,顺王杀死你,都是陛下愿意亲眼所见。”

    嬴王却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说得好,精彩,说得真是精彩!”他鼓掌。

    顾晏道:“嬴王不相信吗?”

    “我为什么要相信?”嬴王觉得莫名其妙,“你是顾家人,如今咱们两家对垒,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凭什么要相信你的话?难道,全凭你黄口白牙说的,我就得相信吗?”

    顾晏道:“嬴王难道没察觉,其实陛下早也忌惮顾家了吗?”

    “让顾嬴两家自相残杀,最后陛下坐收渔利。”顾晏道,“嬴王是不是曾经还怀疑过,我并非顾家之子,而是皇子?”

    嬴王道:“我管你是不是皇子!你是顾家人也好,是皇子也罢,总归都是我们嬴家的敌人,又有什么区别?”

    顾晏见在嬴王这里说不通,便望向嬴鸿:“嬴王想不透彻这些,想必世子心中有数。”

    嬴鸿道:“父王说得未必不对,你想让我们信服你,总得拿出理由来。”

    顾晏说:“当年林神医有个徒儿,想必嬴王还记得。她当年没死,如今人就在顾家。”

    嬴王道:“我还是不信。”

    顾晏又道:“世子妃如今的下落,我知道。”

    嬴鸿却骤然起身。

    顾晏道:“人好好的,陛下命令全城的人缉拿她。但是,陛下没拿到人,她被救了下来,如今安置在一处安全的地方。”

    嬴鸿手渐渐攥紧,明显此刻心情是激动的。

    嬴王说:“小心他是骗你。”

    顾晏道:“这么大的事情,在下不敢欺瞒。”

    嬴王道:“此事我们已经知晓,来人,先将他绑下去,等我们父子商议后再说。”

    顾晏又道:“还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顾晏:“顺王身份的事情,嬴王若是想说,也得寻一个合适的机会说。亲手杀母,我怕他会接受不了。”

    嬴王沉默一瞬,没说话,只抬手示意小兵将人拖下去。

    “你怎么看?”

    等顾晏离开后,嬴王直接问嬴鸿道:“难道他说的话,你真的相信?”

    嬴鸿说:“是有几分可信。至少,陛下对顾家也是忌惮,并非全心信任。更何况,如今让顾家与嬴家打,的确是折损两家的兵。”

    “那你的意思是……顺王……难道真的是?”嬴王觉得可怕,“若真是这样的话,这老小子的心思实在是太可怕了。难道,从二十多年前开始,他已经开始谋算了吗?”

    “偷换孩子,为的就是让身上流有嬴家血液的皇子来跟我们嬴家打,让宸妃那个贱人的儿子坐享其成?”

    “妈的!老子一定要亲手杀死他!”嬴王气愤,但是又怕顾晏是欺骗他们的,“会不会这是顾家的战术?”

    嬴鸿说:“儿子也不清楚,眼下只能赌了。”

    “顾晏口中的皇帝,的确也是我们看到的皇帝。也亏得顾家还不算太傻,终于知道自己也不过就是陛下手中利用的一柄剑了。”

    顿了顿,嬴鸿又说:“若顾澄之没有说谎,嬴家跟顾家可以联手合谋,助顺王登基。”

    嬴王道:“若顺王真是身上流着嬴家的血,让他登基做皇帝,我也是没有意见。不过,顾家小子的话,我不能轻易相信。他想说服我,必须给出强有力的证据。”

    嬴鸿略想了一瞬,说:“不如儿子暗中派人回一趟京城。”

    这一个多月来,顾家与嬴家处于休战中,虽则还是对阵为敌,但是却没有再打过一回。

    等到嬴鸿的人去了京城到了顾家探了虚实回来后,已经是三月份了。

    顺王才是皇后的儿子,这让嬴家父子都沉默了。

    “去!把顺王给本王请过来。”

    这回,嬴王用的是“请”字。

    “等等!”那小兵才准备出去请顺王,却又被嬴王喊住,“让顾王也来。”

    “是!”

    顺王跟顾晏同时抵达的嬴王父子营帐,嬴王望了眼顾晏,而后直接对顺王说:“我想让你做皇帝!”

    顺王一脸懵逼。

    他扭头看向顾晏,顾晏微垂着脑袋,没吭声。

    嬴王看向一旁自己两个儿子,嬴鸿沉默以对,嬴鹄却一蹦三尺高。

    “父王!你是傻了吗?”嬴鹄还什么都不知道,“让他做皇帝?那咱们还造个p的反?这岂不是正中了老皇帝的下怀?”

    “你懂个p!”嬴王呵斥,“你给老子闭嘴。”

    顺王皱眉:“什么意思?”

    嬴王本想着要拐弯抹角说的,但是瞧着这种情形是拐不了弯……再说,说话打机锋,说一半留一半,这也不是他的风格。

    “我的意思是,嬴家要辅佐你登基做皇帝。我想,顾家也是这个意思。”

    顺王立即看向顾晏,顾晏道:“祖父与父亲确实都是这个意思,只有顺王登基为帝,我们两家才都能相安无事。”

    顺王:“澄之,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对!你说!你告诉他!”

    嬴王直接将话甩给顾晏讲,自己忙抽身出去。

    顾晏略思忖一瞬,才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本王不明白。”顺王其实心中隐隐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嬴王这辈子都想让身上流着嬴家血液的人做皇帝,或者说,干脆他们自己做皇帝……而如今,却是说要推他上位……难道……他身上流着嬴家的血?

    顾晏说:“殿下这么聪明,想必心中已经猜到了答案,也就不必我说了。”

    “本王要你亲口说出口。”顺王双眼瞬间猩红起来,一把抓住顾晏衣领,他面目森冷,声音阴沉,“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了。”

    顾晏被他揪住衣领,却无动于衷。

    “嬴王让你坐皇帝,自然是因为……你才是身上流着嬴家血液的那个人。学必……”顾晏忽然喊他的字,“这不是你的错,你也是被骗了……”

    顺王却似是疯了一般,一边大笑,一边身子软软跌落在地上。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他缓缓抬起自己双手,望着自己那双手,“可是就是这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也是这双手,将毒酒灌入她的嘴里……这不是我的错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