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6章

作者:李息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件事情事关重大, 老夫人想着,如今老国公一去再无音讯传来,怕是也凶多吉少。

    便是那件事情再重大,再不能轻易说与别人听,但是这子冉是自己亲孙子,她信任他,说出来也无妨。再说,如今澄之心思全数在自己妻儿身上, 她也只能麻烦子冉跑这一趟了。

    老夫人将事情真相说与顾晟听, 顾晟听后, 久久不说话。

    便他再是稳重再是见过世面的人, 对于这样的事情,也是闻之心寒。陛下, 他当真好深的谋算。

    “你祖父去了有近两个月时间,渭水离京城,快马加鞭的话, 最多二十天行程。此番……怕是他已经出事。”老夫人特别惆怅, 若是老国公出事,想必是陛下发现了什么?

    若真如此, 那怕是顾家危险。

    想当年他为了隐瞒住那个秘密,杀死了多少人?而如今他的计划完成了一半,顺王杀死了自己亲生母亲皇后, 如今又与嬴家为敌, 陛下怕是不会允许顾家在此时掺和一脚的。

    或许……正如老国公说的那样, 让顾嬴两家打,两败俱伤。

    陛下其实……也早早忌惮顾氏满门了。

    “子冉,你亲自跑一趟。”

    老夫人话音才落,瑛婆走进来说:“四爷来了。”

    老夫人沉默片刻,还是对瑛婆道:“叫四爷进来。”

    顾晏大步走进来后,抱手对老夫人道:“祖母临行前,孙儿有派自己的暗卫暗中跟着。刚刚来了消息,说是祖父途中遇险,到现在都下落不明。”

    “途中遭人埋伏,下黑手的人似乎是铁了心要处决祖父,孙儿的人也是九死一生逃出来的。”

    “陛下如今想必是已经怀疑了咱们顾家,若是祖母此番遣三哥去,怕是三哥的下场会跟祖父一样。不如让孙儿去,孙儿在此答应祖母,一定将消息顺利带给顺王,并且阻止这场战役。”

    老夫人说:“我也知道你去更合适,但是,你媳妇这才生了孩子,你们一家四口这才团聚就要分离,我不忍心。”

    顾晏说:“若是此事办成了,将来还仇没有团聚的日子吗?事关重大,祖母就不要犹豫了。”

    老夫人略微迟疑一瞬,终于下定决心说:“那好吧,你去更好。”忽而更加严肃几分,她望着顾晏说,“澄之,你定要平安归来,知道吗?”

    “是!”顾晏严肃应着。

    顾晏顾晟如今都是有官职在身的人,其实想出远门一趟,都极为不易。

    而老夫人既然能找顾晟来,让他去,自然是想好了法子。如今不过是将顾晟换成顾晏,那法子一样有效。

    次日,顾晏骑马从衙门回顾府,半道上遭埋伏,不但胸口中了暗箭,且坐骑发疯狂跑,撞在一棵大树上,顾晏不慎从马背上摔跌下来,摔断了一条腿。

    事情传到宫里,陛下亲自派了太医局的太医来给顾晏疗伤治病。

    等太医回了宫里后,陛下问:“顾四情况怎么样?”

    那太医如实道:“顾王殿下的确是摔断了一条腿,骨折了,得好好躺在床上养百日才行。至于胸口中的那一箭……算是有惊无险,若是那箭再往心脏偏半寸,怕是……”

    太医话没说完,便自觉低了脑袋。

    高宗望了他一眼,道:“朕知道了。”

    顾晏在这个节骨眼受伤,而且以他的身手功夫,竟然还能伤得如此严重,陛下自然是不相信的。

    隔了两日,陛下亲自去了一趟荣国公府。

    顾晏的确是受了伤,躺在床上养病。

    听说陛下与贤妃来了,于归院的人忙都出去,跪在院子门口迎接。

    柳芙才生完孩子没几日,尚且还在月子中。

    她挣扎着,也想要起身,老夫人按住了她。

    “你身子还虚弱,一会儿陛下与娘娘进来,你请个安便是。陛下与娘娘都是宽厚之人,不会怪罪你的。”

    “是。”

    见老夫人都这样说,柳芙便也不再坚持。

    “姑母。”看到老夫人,高宗笑着喊了老人家一声,“朕听说澄之受了伤,所以亲自过来看看。”

    贤妃也道:“是啊姑母,陛下一听说顾王受了伤,可担心了。这不,撂下手上的政务,忙过来要看看他。”

    老夫人笑着,面色慈和:“澄之这是何德何能啊,竟然能得陛下与娘娘眷顾。”

    高宗眯眼望着老夫人,那张含着温和笑容的脸上,隐隐透着几分冷厉。

    他说:“澄之是朕看着长大的,朕自是疼他。再说,若是不疼他,如何封他为王,又与他实权?”

    高宗曾经对顾家人说,定王才是顾家的孩子,且他之前在皇后与嬴家人面前,也是这样表现的。但是近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皇后死了,嬴家也反了,一切都在按着他的计划进行。

    这个时候,定王跟顾晏的身世之谜,显然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顾家既然能发现其实定王不是自家孩子,陛下未必发现不了,其实顾家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切。

    此番高宗与老夫人说话,明枪暗箭,不过打的就是唇舌战。

    彼此心中都清楚,只是还不是摆到明处来说的时候。

    老夫人笑着点点头,说:“陛下素来疼他们兄弟几个,想他们小的时候,陛下可是常常召他们入宫。尤其是澄之,陛下对他尤其喜爱,也最是器重他。”

    “姑母知道就好。”高宗笑着,负手往里面去。

    高宗去看顾晏,贤妃则去了柳芙屋里。

    “见过贤妃娘娘。”柳芙手撑着身子,侧身朝贤妃行礼。

    贤妃忙说:“你尚在月子中,不必这样,快躺下吧。”

    陛下贤妃来于归院,府里头的女眷自然都过来了,宋氏樊氏也都在。

    老夫人陪在陛下身边,三位夫人并宋氏樊氏,则呆在贤妃这里。

    一一请过安后,贤妃坐了下来,也让大家都坐,不必拘束客气。

    “少爷跟小姐呢?快让本宫瞧瞧。”

    贤妃一坐下来后,便吵嚷着要看那对龙凤胎。

    柳芙说:“回娘娘的话,他们被奶娘抱出去喂奶了。”

    贤妃眨了下眼睛,道:“本宫听说你诞下龙凤胎,心里高兴,今儿过来特意给他们姐弟带了礼物来。一会儿,本宫想亲手送给他们。”

    柳芙垂眸略微思忖了会儿,回答说:“多谢娘娘赏赐。”

    不一会儿,奶娘喂完奶后,抱着姐弟俩过来了。贤妃忙抱起其中一个来,小心翼翼窝在怀里,高兴得很。

    “这是姐姐还是弟弟?”她问。

    奶娘忙低了身子回答说:“娘娘您抱的那个是姐姐,奴婢怀里抱的,是弟弟。”

    贤妃朝奶娘怀中襁褓望了眼,笑着:“怎么弟弟长得比姐姐还要漂亮一些?不过,这俩孩子的娘是大美人儿,俩孩子模样都长得好。”

    柳芙此番其实没心情与贤妃周旋,她时刻都在担心,生怕贤妃会对两个孩子不利。

    “娘娘您过奖了。”柳芙随意应付一句。

    大夫人走过去说:“这姐姐调皮得很,刚刚吃完奶,怕是一会儿又要尿了,别回头弄了娘娘您一身脏。来,让我抱吧。”

    贤妃却是不肯,只将身子一歪。

    “谁说的?本宫倒是觉得她十分可爱。”贤妃逗着襁褓里的小婴儿笑,“是不是啊?你是最听话最可爱的小宝贝,才不调皮呢。”

    忽然间,整个屋子都安静下来。

    柳芙紧张地朝自己婆婆望去,大夫人也是一脸严肃。

    樊氏与宋氏对视一眼,皆不知道说什么。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贤妃诧异,“怎么……好像都不愿本宫抱这个孩子似的。”

    大夫人到底是宗妇,这种场合也只有她能够应付得来。

    大夫人笑着说:“娘娘您能抱她,这是她的福分。别的孩子想要沾沾娘娘您的凤气,都还沾不到呢。”

    贤妃说:“那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你们不愿本宫接近她呢。”

    微一顿,眸光转了下。

    贤妃说:“你们都是自家人,本宫也就不说外道话了。你们也知道的,本宫的三皇子自从出生后,便被抱出去养着了。本宫这辈子也就只有三皇子一个孩子,还不是在身边养大了。”

    “本宫特别喜欢小孩儿,如今瞧着顾小姐,就觉得有缘。”

    “娘娘……”大夫人自是听出了不对劲来,忙要岔开话去。

    但是贤妃似是有备而来的,也不容大夫人拒绝,只说:“世子夫人先听本宫把话说完了,本宫……喜欢这个孩子,所以,想抱了她进宫去养着。”

    柳芙一听这话,就着急得连声咳嗽起来。

    贤妃目光轻轻朝她扫落过去。

    柳芙舍不得,她是万万不会肯的。

    “娘娘,臣妇知道您是真正喜欢这个孩子。可是臣妇身为母亲,当然只想自己的孩子留在自己身边养着。娘娘您也是体会过母子分离那种苦的,想必也不愿臣妇再受这份苦吧?”

    贤妃之所以说这些话,那是因为来之前陛下让她这样做的。

    她按着陛下说的,已经做了。

    可是,如今顾王妃严肃拒绝,她就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想着陛下交代她的事情,她不想办砸了,便也严肃说:

    “就这么点小要求,你都不肯答应本宫吗?”贤妃怕办砸了陛下交代的事情,怕在陛下那里,会失了宠爱,所以也着急起来,“既然你们也说了,这孩子能养在本宫身边乃是她的福分,又如何这般拒绝本宫?”

    “难不成……本宫是豺狼猛虎,会吃了她不成?”

    柳芙说:“臣妇不是这个意思,娘娘请恕罪。”

    “臣妇只是想请娘娘体谅臣妇身为一个母亲的心情,这两个孩子就是臣妇的命根子,是臣妇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柳芙开始跟她打感情牌,她流着眼泪说:

    “娘娘您或许不知道,臣妇当初在娘家的时候,被家中姨娘暗算,下了大寒的药物,导致臣妇成亲多年都难以受孕。想当初,为了能够怀上孩子,不知道吃了多少药遭了多少罪。”

    “好不易怀了,大夫也一再叮嘱说,因为臣妇体寒,孩子可能会随时没有。这十个月来,臣妇没有一日不是提心吊胆的。”

    “直到生下他们来,臣妇这才算松了口气。”

    “若是有一日见不着他们,臣妇定会思念成疾的。”

    贤妃本性善良,被柳芙这么一哭诉,她自己也觉得不忍心了。

    但想了想,还是犹豫着说:“那……本宫就抱进宫几个月?到时候一定再将他送回来……”

    柳芙只是哭:“求娘娘不要让我们母子分离。”

    贤妃从柳芙屋里出去,去了陛下那里。

    陛下见她并没有抱孩子过来,面色一沉,问她:“怎么回事?”

    贤妃如实相告。

    陛下道:“既如此,那便让顾王妃带着两个孩子入宫去。这一来,既不会让他们母子分离,且也有人陪着你。”

    贤妃方才一路过来,其实心中也是存满疑惑。

    此番,她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来:

    “陛下为何一定要让顾王妃母子进宫?臣妾其实……也并不是多喜欢那两个孩子。”

    高宗望着人,似笑非笑的,面色森冷。

    贤妃不敢再看帝王的眼睛,连忙垂下了脑袋。

    很明显,高宗根本不想告诉她缘由。

    “你按着朕说的去做便是,无需问太多。”

    “是。”贤妃应声。

    贤妃又折了回去,说是邀请顾王妃进宫作伴。

    老夫人直接拒绝说:“娘娘这是何意?澄之媳妇这还在月子中,娘娘一会儿要抱走一个孩子,一会儿又要他们母子姐弟进宫,到底是何用意?”

    老夫人当然明白,贤妃做的这一切,不过都是陛下授意的。

    但是,就算是陛下打她曾孙的主意,她也是不允许。

    很明显,这孩子一旦进宫,那便是人质。

    贤妃被老夫人这么一震,更是没了主意。

    “姑母您别生气,我……我也是太喜欢那个孩子了。”贤妃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老夫人想着,既然已经摆出了威严,那便将威严进行到底,于是更加严肃地说:

    “本宫不管你是什么意思,这件事情,就算澄之跟小芙两个答应,本宫也不会答应。本宫想,就算是你闹去陛下那里,陛下也不会任你胡来。”

    贤妃差点没说了,就是陛下的意思。

    但是她虽然不多聪明,可也不至于到傻的地步,自然不会说。

    反正,这回是老公主拒绝了,陛下也不能怪她的。

    又去前头复命,这回陛下没吭声。

    “回宫吧。”高宗面色阴沉。

    “是。”贤妃低头应着。

    心里却是有些担心,怕自己差事没办好,在陛下那里会失了宠信。

    她的三皇子其实并不受宠,若是她再失去宠信的话,将来他们母子的命运……可想而知。

    老夫人还是担心柳芙母子姐弟三个,既然陛下起了这样的心思,明着不成,保不齐会暗中做手脚。

    所以,老夫人决定,让柳芙母子三个去她的福寿堂。

    有她在,她倒是要看看,谁敢胡来。

    也恰好,顾晏夜里便要离开京城去办事,到时候,会有一个易了容的假顾晏住在于归院里,若是柳芙再住在那里,也是不方便。

    齐夫人不但擅妇科,其实她还有一门绝活,会易容术。

    老夫人先前之所以那样自信,明知顾晟有公务在身,却还敢让他出门,也是因为齐夫人保证,不会出事。

    如今,不过是换成了顾晏。

    假顾晏自然不能去衙门处理公务,不过,躺在家里养伤,还是可以蒙混过关的。

    顾晏临行前,去了福寿堂。

    “你这就要走了吗?”柳芙舍不得他走。

    也怕他会出事,所以眼泪汪汪的。

    顾晏哄着说:“别哭,你哭了,我还舍得走吗?”

    柳芙锤了他一拳:“讨厌。”

    又说:“我跟你说正经的,反正我也知道,你是去救祖父的,我也不能拦着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两个月内一定得回家来。我跟儿子闺女都会在家等着你,我盼着我的夫君,儿子闺女盼着他们的父亲……”

    顾晏替她擦眼泪,欠揍地说:“我瞧瞧,看是真哭还是假哭。”

    “你别逗我了。”柳芙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样?”

    “还有,你身上还带着伤呢,千万要注意点。反正你记住了,万一真遇到什么事情,扛不住了,请想想我。”

    二十七是个劫,如今他能不能熬得过去,就看这回了。

    他上辈子就是死在二十七岁,她不能不担惊受怕。

    顾晏亲了亲她手,说:“放心,我会活着回来。”

    柳芙忍不住搂住他脖子,搂得紧紧的:“不许骗我。”

    顾晏笑着:“骗你是小狗。”

    柳芙嗔他:“多大了,竟然跟皎姐儿学说话。”

    时间不早了,顾晏即便再想与妻儿腻在一起,也得收拾收拾出门。

    挨着抱了抱儿女,顾晏又在妻子额头亲了亲,这才离开。

    顾晏前脚才离开,龙凤胎便“哇哇哇”大声哭起来。

    柳芙也在默默垂泪,听见儿女哭,她忙擦了擦脸上泪水,抱着哄起来。

    老夫人闻声跑了来,问:“怎么了怎么了?我的乖乖,怎么哭了?”

    柳芙说:“可能是想爹爹了吧。”

    老夫人就笑着,就近抱起曾孙来。

    “果然是你爹爹的亲儿子,这么小,就知道了?长大后,指定比你爹爹还要聪明。”

    老夫人心里自然也担心,但是这种时候,她是必须活跃气氛的。

    老夫人威严起来的时候特别威严,但是和蔼的时候,又特别和蔼。

    柳芙说:“弟弟长大能有他爹爹那般,我也就满意了。”

    老夫人抱了会儿弟弟,又去抱姐姐。

    “姐姐瞧着比弟弟调皮,像你。”

    柳芙就撒娇说:“老夫人您也欺负我。”

    老夫人乐呵呵笑。

    虽说其乐融融,但是彼此心中都有所牵挂。

    顾旭顾昶被调走后,顾家军更是被逼得连连后退。

    等顾晏快马加鞭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