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5章

作者:李息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老夫人弯腰将齐夫人扶了起来:“你且起来, 不必跪着。”

    齐夫人说:“陛下换了皇后与宸妃的孩子,怕是想让皇后母子自相残杀?当年陛下下令屠杀太医院的时候,我就躲在一个箱笼里,我听得清楚。”

    “起初不愿说出这个真相来,是因为……是觉得对这京城都寒了心,也对顾家不信任。”

    “想当年,我师父为了治好陛下的头疾,即便不喜欢呆在宫里, 那也是宁愿舍弃自己的喜好留在皇宫中。陛下对他老人家, 倒是不错。可谁能想得到, 最后杀死他的人, 也是救他命的恩人呢?”

    齐夫人目光有些涣散,仿佛又想到了很多年前。

    “帝王之家, 王侯将相,都是肮脏的,谁又比谁干净?你们抓我来, 我怎知不是为了要害我、害我的闺女。”

    老夫人说:“你思虑得也对, 如今你能说出事情真相来,也算是放下了当年的事情。”老夫人垂眸略一思忖, 暗暗道,“不好!”

    说罢,老人家急匆匆朝外面去。

    齐夫人站在原地, 听着外面一声高过一声的惊雷, 她似是有些麻木了。

    小婵推门进来:“夫人, 老夫人离开了,你休息吧?”

    齐夫人摇摇头,说:“睡不着。”

    淡淡应付一声后,齐夫人转身,走到书案前,开始抄写佛经。

    她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因为她的隐瞒,而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罪孽。

    次日一早,老夫人正准备亲自进宫一趟,却得到消息,说是皇后薨了。

    还没待老夫人细细去想,荣老国公那边又得到消息,说是陛下已经派了顺王带几千精兵,去与顾家军汇合,一同围剿反贼嬴氏。荣老国公对陛下的毒辣手段也感到万分心寒,那份心思实在阴沉得可怕。

    其实之前顾晏告诉老国公其实他并非皇子的时候,老国公心中就对陛下生了寒意,觉得当今圣上并非光明磊落之人。

    而如今又设计二十多年,就是为了让皇后母子自相残杀……这份阴沉的心思,这世上又有几人想得出。

    陛下的这盘棋,下了近三十年啊,他也真是沉得住气。

    老夫人略皱眉,道:“嬴家突然起兵造反,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按说,造反总得师出有名……而且,若是嬴王府真的有心造反,不可能会不事先安排好家里妻儿老小。”

    “嬴王虽然没什么大智慧,但是嬴鸿却是个精明的,他不可能不考虑这些。”

    老夫人其实之前就觉得哪里不对劲了,这嬴家造反造得莫名其妙,像是仓促间造的反。

    没有计划性,师出无名,莫名其妙。

    但是当时嬴家军的确是攻击了城外的边防营,甚至还让定王造成了重伤。到如今,定王还躺在家里的床上休养呢。

    不过,嬴家军为何无缘无故突袭边防营?还伤了定王……

    老夫人道:“老爷,你说……会不会这场所谓的嬴王谋逆,也是陛下偌大棋盘上下的一出棋?是陛下见嬴家这么些年来都不谋反,他想逼着嬴家造反,然后再利用顺王跟顾家去铲除嬴家军?”

    “好让顺王、顾家、嬴三败俱伤,之后再传位定王或者太子。”老夫人越想越觉得可怕,他摇头,“他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素来知道他自小便心思阴沉,但是却不敢想,他竟然将所有人都玩于鼓掌之上……他为的是什么?宸妃吗?”

    先帝皇子诸多,比今上优秀的多了去了。

    可正是因为个个都优秀,所以个个都想坐上那个位置。你争我抢,争权夺利,自相残杀……

    而当年诸王夺嫡的时候,今上根本就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话少,软弱无能,根本没有丝毫存在感。

    但是又有谁想得到,结果笑到最后的,就是这样的一位皇子。

    身在帝王之家,有些城府那是必须的。但是如今圣这样拿所有人当猴子耍的,怕还是头一个。

    在他心里,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忠臣,只有可以为他所利用的人。想当初,陛下为了让嬴家放松警惕,愣是无中生有,让顾家举家流放边境,吃了十年苦。

    他让顾家几个儿郎各自培养势力,让顾家暗中悄悄壮大,就是为了等将来顾家回来,可以与嬴家作对。

    就是因为陛下的这一个计划,让他们顾家人吃了多少苦啊……他们顾氏满门忠诚,结果得到的又是什么?

    老夫人不想眼睁睁再看着几个皇子残杀,她也不想再看着这样一位阴沉的帝王继续玩弄他所谓的帝王之术。她身为大长公主,先帝的嫡妹,他不能看着大康王朝就这样败落。

    太子软弱,若是荣登大宝,必然掌控不住大局。

    定王心思重,是几个皇子中最像陛下的一个,若他为帝,想必又是第二个当今圣上。四皇子五皇子又还小,且也无甚才能。

    而如今,怕是就只有顺王了。

    可是……若是叫顺王知道真相,他能够承受得了那样的打击吗?可若是不告诉他真相,他依旧视皇后、视嬴家为弑母仇人,他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后,还得继续带兵去杀自己的表兄弟与母舅……

    陛下这盘棋下得真是好啊,如今叫他们所有人都左右为难,都只能按着他计划的那样来。

    可怕!简直太可怕……

    荣老国公沉默半饷,道:“陛下视这天下所有人为粪土,不将良臣放在眼里,也不将天下百姓放在眼里。他这样的品性,根本不配做皇帝。”

    “老爷,你打算怎么做?”

    荣老国公默默走到墙边,拿下挂在墙上的那柄弯弓。

    他说:“我不能对不起先帝,不能对不起顾家列祖列宗。顾家护的不但是天子,更是正义,是天下百姓。”

    “天子失德,也必遭天谴!”

    “我要亲自上战场,阻止顺王,并且告诉他所有真相。”

    老夫人担心:“我就是怕那孩子受不了打击。”

    荣老国公沉默一瞬,也说:“这也不是他的错,他也是受害者。”

    “希望他能够想得开。”老夫人喃喃。

    左上将军与顾家诸位将军带着顾家军与逆贼嬴王府展开了几天几夜激烈的战争,双方僵持,不相上下,每天都伤亡惨重。

    两军对垒,以渭水为界。

    顺王带着几千精兵日夜兼程赶过来的时候,正是两军打得水深火热的时候。

    得知顺王殿下也来了,左上将军带领诸位将军前去迎接。虽则身在前方,但是他们也得知了皇后已经薨逝的消息。

    嬴王妃死了,皇后也死了,嬴家父子兄弟更是没什么后顾之忧。

    再加上心中怨怼,打杀起来简直不要命的。顾二老爷上午领兵出去,被嬴鸿打伤,废了一条腿,此番躺在营帐里休息。

    “参见顺王殿下。”

    看到身穿银色战甲的顺王英姿勃发立在面前,顾家人心中更是多了几分希望。

    顺王道:“诸位不必多礼,都快快请起。”

    他亲手扶起了顾大老爷。

    “战况如何?”顺王问。

    顾大老爷面色略凝重,皱眉道:“伤亡惨重。”

    又说:“上午一场战役,惨败。出兵两千,几乎是被嬴鸿全部歼灭,如今我军军心动摇,怕是得整顿数日。”

    顺王道:“不如下午这场战,就由本王带兵去打。本王早就瞧嬴家诸多不顺眼了,很想搓搓他们的锐气。”

    顾大老爷忙说:“这可使不得,殿下乃是千金之躯,如何能去那前方?万万不可。”

    顺王却是铁了心的,他是必须要与嬴家决一死战的。

    “上将军不必再说,本王已经下定了决心。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是得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先赢回军心再说。”

    顾大老爷点了顾旭道:“忠孝,你随顺王去。”

    顾旭忙遵命:“是。”

    嬴鸿上午才打完一场仗,虽然他完胜顾家军,不过,却也没讨着什么便宜。

    不但嬴家损失惨重,就连嬴鸿自己,也是胳膊中了一箭。

    他还没休息多久,外头匆匆跑进来一个小兵。

    “报——将军,敌方宣战。”

    嬴鸿坐在军营中的沙盘前,闻声眉眼抬都没抬一下,只盯着面前的沙盘问:“谁领兵?”

    “是……是顺王。”

    嬴鸿自始至终眉头都没动一下,仿若根本就不将任何人放在心上。

    “知道了。”

    嬴鸿面不改色,他根本也不畏惧顺王。或者说,在他心里,如今是生是死,都已经不重要了。

    母妃死了,皇后死了……央央下落不明,多半也是凶多吉少。

    他现在就是想杀人,杀光这大康王朝所谓的那些正义之师。

    陛下?顾家军?

    呵呵……

    平时外面装着一副正人君子主持正义的样子,其实内里肮脏不堪。

    陛下耍手段逼着他们嬴王府造反,把他们逼迫到退无可退的那条道上。陛下杀死了他母妃,并且也很有可能已经杀死了他的妻儿。而如今,顾家便是陛下手中的一把刀,是手刃他们嬴家军的刽子手。

    嬴鸿原是谨慎的人,而如今,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上午穿出去迎战的铠甲还没脱,身上脸上还沾着血。左手中了一箭,白布包扎着,也并不影响他打仗。

    嬴鸿拿着长枪出去,迎面嬴王跟嬴政鹄匆匆往这边来。

    嬴王沉着脸说:“鸿儿,你上午才打完一场,这次的别去。”

    嬴王鹄道:“父王说得对,这回就让我来会会朱学必那个窝囊废。”

    嬴鸿目光落在弟弟嬴鹄身上,眸子沉沉道:“你当真以为朱学必是窝囊废吗?”

    嬴鹄语塞。

    “那他还能跟顾家军比?我不信我连他都打不过。”嬴鹄完全不将顺王放在心上。

    嬴鸿抬手拍了拍弟弟肩膀说:“这场仗,我来打。”

    说罢,嬴鸿纵身一跃,便跳上马背。

    “鸿儿!”嬴王也诸多担心,“你要记着,咱们嬴王府是死是活是生是灭,就靠你了。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撤,总之只要留住这条命来,万事都好商量。”

    “孩儿知道。”嬴鸿应一声后,手勒住缰绳,打马而去。

    顺王领着一千精兵早早候在城堡前,嬴鸿带着兵缓缓而至。

    曾经都是贵京城里的如玉儿郎,如今却冰刃相见。

    顺王曾经被嬴王府与皇后压迫,他活了近三十年,一点都不顺遂。娶妻不能娶自己喜爱的女子,有才却不能展露,为了降低皇后的防备心,他只能自甘堕落终日留宿青楼。

    皇后杀了他母妃,如今他亲手端着一杯毒酒逼着皇后饮下,也算是替自己的母妃报了仇。

    他不必再装着窝囊,他终于可以潇潇洒洒做一回自己了。

    杀完皇后,他要铲除嬴王府。

    嬴鸿打马缓缓行至距顺王有一定距离的地方,他自己停下来后手往高处抬了抬,后面的人也停了下来。

    顺王笑着问:“嬴世子……这是受伤了?那还要不要打……若是你投降的话,本王或许今儿放你一马。”

    顺王语含嘲讽挑衅,嬴鸿却完全不放在心上。

    “废话还是少说。”嬴鸿并不与他多做口舌之战,只道,“在我这里,只有赢跟输,没有投降一说。”

    顺王也稍稍正色几分,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本王不客气。”

    说罢,顺王提力,从马背上弹了起来。

    这场战役一打就是两个时辰,直到天黑。

    左上将军担心顺王受伤,所以时刻站在城墙上观战。两方的兵都没动,只嬴鸿与顺王两个人单打。

    顾旭骑马候在一旁,也被顺王明言警告,不许掺和此事。

    嬴鸿受了伤,且上午的时候已经打完一场了。所以,此番顺王才能与之周旋几个时辰。

    两人从马上打到地上,僵持不下,最后还是顾旭建议道:“不如暂且休战,明儿再说。”

    顺王收回兵器,那边,嬴鸿也收回兵器,两人对视。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顾家几位将军在内,都是不愿开战的。每天看着那么多士兵死在血海中,谁的命不是命?

    只不过,顾家希望嬴王府可以降。而嬴王府,却是不可能降的。

    休战后,嬴鸿回了营帐,嬴王立即过去问:“怎么样?你可有伤着?”

    嬴鸿与顺王对战的时候,嬴王就立在不远处的土丘山观战,顺王虽则不如自己儿子厉害,但也的确比他想象中厉害许多。

    皇后果然说得对,这个臭小子果然之前是藏拙。

    嬴鸿浑身都是灰土,整个人脸也是脏兮兮的,可他人却尚算有精神。

    “我没事。”

    嬴王倒是相信儿子没事。

    “方才你就该一枪刺死他,老子看那小子实在不爽。”

    何止不爽?他想杀了他。

    他是宸妃那个贱人的种,是他们嬴家的敌人。

    嬴鸿说:“我要是能杀了他,我又何尝不动手?怕只怕,我还没能杀得了他,候在一旁的顾旭早提枪来要了我的命。”

    嬴王一拳砸在沙盘里,气哼哼说:“这些狗东西兼职欺人太甚,以多欺少。若是一对一打,老子必定全灭。”

    嬴鸿却冷冷笑着,颇为嘲讽。

    “顾家满门都是忠义之士,一个个走出去,都是替皇上卖命的。在他们这些忠义之士的眼里,咱们嬴家就是奸佞。他们不管对错不分是非,只要是皇上下的命令,他们都争着抢着要立功。”

    “哪怕是皇上放的一个屁,他们都会觉得是香的。”

    嬴王还是头回见长子说出这样粗俗的话来,不过,他觉得长子这话说得有道理。

    忠义,何为忠义?

    忘恩负义,陷害功臣,即便是天子,那错了也是错。而如今,天子设计逼着他们嬴家造反,害得百姓受苦,也让原本安详的天下整个陷入了战乱之中……

    到处都是流民,到处都有人死,还让他们嬴家背负这样大逆不道的罪名……

    那么多驻守边疆的战士,以生命、以鲜血捍卫国土。可正是陛下主导引起的这场内乱,使得原本安分的周邦小国趁虚而入,这大康的将士,就因为陛下的这一个陷阱,死了多少?

    嬴王曾经是叫嚣着要造反,可也终究没有造反。

    他之所以要造反,是心中怨怼,更是怨憎陛下抹杀嬴家功劳,抬举顾家。而且,那老小子还妄图想撸掉太子的储君之位,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可当真正造反了后,当看到那么多百姓因为这场战争而吃不饱饭,甚至有家回不得,他就觉得,或许和平盛世总归比乱世要好。

    但是嬴王也不后悔反。

    一来是陛下逼他的。二来,他也想夺取政权,自己当家做主。

    “早点打,打到京城去,或许就可以救出你媳妇。”

    嬴王知道儿子担心什么。

    嬴鸿皱眉:“也不知道她如今还在不在世间,或许……”

    他说不出那样的话来,他不敢想。

    若是她真的死了,他该怎么办?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嬴王这样劝儿子。

    又如此僵持数日,等过完年,到了年后,京中发了陛下的旨意来,说是南镜之地水盗海贼猖狂入侵,调顾旭顾昶兄弟领水军前去攻打。

    顾旭顾昶兄弟曾经流放的时候有过海上作战经验,所以此番陛下特意调了两人去。

    两兄弟一走,嬴王府趁机攻打,顾家伤亡惨重。

    而京城里,老夫人十分担忧。

    年前国公爷亲自去了战地,如今走了也有月余了,却是没有半点消息传回京城来。

    年后柳芙顺利产下一男一女龙凤胎,老夫人高兴是高兴,但是因为心中担心老国公,高兴了会儿,又担心起来。

    以前老夫人一有什么事情,最先想到的就是找顾四孙子顾晏。但是这回柳芙生了顾晏做了父亲,老夫人也不想影响小夫妻俩浓情蜜意,所以,便差人喊了顾晟来。

    顾晟来了福寿堂,先给老夫人行了礼,而后问:“祖母唤孙儿来,是有何事交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