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章

作者:李息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灵姐儿, 那些大夫不是江湖骗子,都是很好的大夫。”叶榕声音极为温柔,一边说,一边费力抬起手来,抚摸女儿柔软的头发,“灵姐儿,你答应娘,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 你都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

    灵姐儿虽然还小, 但是也有八岁大了, 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

    “娘!没有你在, 我不会开心的,你快快好起来吧。”灵姐儿哭。

    叶榕其实也想坚强起来, 想努力拼命站起来,成为一双儿女的倚仗。

    可是,她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些日子来, 她常常会做噩梦。梦到爹爹满脸都是血, 他在怒视她,他在怪她, 说是她害了三妹。

    也会梦到娘亲,梦见断头台上,娘亲跟哥哥被人绑着, 刽子手手起刀落, 他们的人头就跟球一样从断头台上滚落下来。

    她常常半夜惊醒, 每次惊醒都心里很慌,她怕是坚持不下去了。

    这辈子活得太累。

    真的是太累太累了,她觉得,或许就此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

    若不是在这个世上心还有所牵挂,她怕是早就死掉了。

    儿子他不担心的,儿子大了,而且从小就受到很好的教育,也跟着吃过苦体验过那种贫寒的艰辛,他将来必然能够成大器。可是女儿不一样,女儿是女孩子,将来嫁人是第二次投胎,她怕她嫁得不好,所以她不放心。

    叶榕说:“灵姐儿,你四婶婶很喜欢你的,你也喜欢她对不对?”

    灵姐儿哭着点头:“我喜欢她,可是我更喜欢娘亲。她再好,也不是我的娘啊,我只要娘。”

    叶榕就说:“灵姐儿,你要记着,往后若是……若是娘真的去了很远的地方,照顾不到你了,你要拿你四婶当亲娘一样。你爹爹……他到底还年轻,过个两年,肯定会续弦的。”

    “这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就算你爹爹待你再好,他也顾不着后宅的事儿。所以,你在这个家所能倚仗的,就只有你四婶。”

    灵姐儿哭:“不要!”

    叶榕想了想,觉得也没有必要再瞒着女儿了,便交代说:“你知道吗?娘自从跟你爹爹定亲后,有过喜悦,想着他是那样优秀的一个儿郎,这辈子能够做他的妻子,是我的福气。”

    “可是娘开心了些日子,就不开心了。因为娘知道,在你爹爹心里,永远有个位置是属于别人的。而那个别人,是娘永远也无法替代的人……”

    说到这里,叶榕眼里一片死寂。

    “所以,将来你长大了,要嫁人了,你一定要睁大眼睛看清楚。娘会请求你四婶,让她万要替你周旋。”

    “娘!不要!”灵姐儿哭着扑过去。

    站在门外的柳芙,听着也觉得心中酸涩。她抬手擦了擦眼睛,这才撩起帘子来,笑着走进去。

    “大嫂,你们在说什么呢?怎么灵姐儿哭了。”

    “四婶。”看到柳芙,灵姐儿忙跑过来,“四婶你快劝劝娘吧,快劝劝她吧,让她快点好起来。”

    柳芙摸摸灵姐儿脑袋,安慰她说:“那灵姐儿先出去,让四婶跟你娘说说话好不好?”

    “那您一定要劝娘。”灵姐儿再次恳求。

    “会的,四婶答应你。”柳芙尽量将语气放轻松。

    灵姐儿就说:“我最信四叔四婶了。”

    柳芙就不依了:“你四叔又不在,干嘛提他?我要不高兴了。”

    灵姐儿终于笑起来,冲柳芙做了个鬼脸,就跑了。

    柳芙对桂圆说:“灵姑娘哭了半饷,你去打热水帮她洗洗脸,再煮点热乎的哄她吃。”

    桂圆忙应着说:“是,奴婢这就去。”

    “大嫂。”

    等该忙的都忙完后,柳芙这才朝床边去。

    她如今肚子大得像球,连腰都弯不下,想坐下来都费劲。

    金雀儿扶着主子,小心翼翼的。

    “你这肚子,瞧着略大些。”叶榕说,“会不会是双胞胎?”

    柳芙笑着:“还不知道呢,倒是希望是。这样一胎就生俩,也免得再遭罪。”

    叶榕笑起来:“怎么……难道你就打算生这一回吗?”

    柳芙叫苦:“怀孕真不是人干的事情,累死了。”

    叶榕笑着,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你可真有趣,生孩子哪有不累的。不过,虽然累,但是想着马上要做娘了,就不觉得累了,我当年怀辰哥儿的时候,就是这种心情,又期待又紧张。”

    柳芙道:“正是大嫂说的这样。”

    叶榕抿了下嘴,望着柳芙,忽而握住她手来。

    柳芙垂眸望了眼那双瘦如枯柴般的手,也搭了手过去。

    “大嫂方才与灵姐儿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够撑下去。过了这一关,往后就好了。你想想,我就算可以对灵姐儿再好,那也不是她亲娘。在灵姐儿心里,你的位置,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叶榕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只是……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明白。”

    她忽然笑了一下,有些自嘲的意思。

    “或许说出来,你都不相信,我这辈子,活到如今也三十出头了,其实没有一天真正开心过。小时候我就总羡慕三妹,羡慕她可以在爹爹跟前撒娇,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羡慕她活得洒脱,可以常常出去玩儿。就算不顾规矩被人笑话,又怎样?至少她过得开心。”

    “而我……”

    “从我有记忆开始,娘就请了各种老师叫我读书,叫我规矩。琴棋书画,烹饪,女工,一样都不能少。娘说,我是侯府嫡长女,将来长大是要嫁到门当户对的大户人家做宗妇的。”

    叶榕目光有些空虚起来,她望着窗外漫无边际的黑夜,似是想到了小时候般。

    “其实小的时候,家里几个妹妹都不愿跟我一起玩,她们嫌我没趣。娘也不让我跟她们一起玩,娘说,我是长房的嫡长女,跟她们那些人不一样。可是,很多时候我都不想做这样的嫡长女。”

    叶榕歪头朝柳芙看了眼,说:“我过得这样没趣,想必你是不想听的。”

    柳芙说:“其实你这样的生活,肯定很多人羡慕。出身好,嫁得好,如今又儿女双全……人生哪里来那么多如意的事情啊,总会遇到一些坎坎坷坷的。我的那些糟心事,就不说了。”

    想了想,柳芙又说:“大嫂,凡事想开一些,其实一旦你想开了,就觉得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

    叶榕点了点头:“我会的。”

    虽然叶榕说她会,但是柳芙觉得,她不过是嘴上那么说说而已。

    她的精神一日不如一日,而且自从夏时起,如今缠绵病榻也好些日子了。没几日叶老夫人就要问斩,这对她来说,想必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这定罪跟真正被问斩,其实还是不一样的。

    顾晏这几日常常回来得晚,柳芙晚上不等他,直接先睡。

    这日顾晏忙到很晚才回来,柳芙因为有心事没睡着。顾晏才进内室来,柳芙就撑着身子爬了起来。

    听到动静,顾晏点了油灯举着走过去,问:“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柳芙拥着被子坐着,问他,“叶老夫人跟叶侯爷,真的要被问斩了吗?”

    顾晏说:“杀人偿命,证据确凿,便是我与大哥有心周旋,也不能不顾律法。不过,叶萧长子继承爵位的事情,大哥会尽量向陛下争取。”

    柳芙靠过去:“只要大哥愿意争取就好,这样的话,至少大嫂还能看到点希望。”

    “你就别跟着操心了。”顾晏见出了一脸的汗,抬手在她额头上碰了碰,“身子不舒服?”

    “没有啦,就是睡不好。”柳芙娇滴滴的,“夫君,怀孩子真难熬,我怕自己熬不过去。”

    “别胡说。”顾晏肃容说,“这种忌讳的话,以后不许说。”

    “好嘛好嘛!不说就不说,干嘛这些凶人家。”

    顾晏道:“大房的事情,你去劝劝就行,别跟着瞎操心。你操心也没用,回头还伤着自己身子。”

    “哦。”柳芙不想听他说这些教训自己,虚应一声,就歪下身子去睡了。

    叶老夫人与叶侯爷被斩首的事情,没有什么奇迹。到了这日,柳芙一天都呆在青方院。

    叶榕倒是还算好,比柳芙想象中坚强一些。

    又或许是她早已接受了这个现实,所以,当母亲兄长真正被斩首这日,反倒是坚强起来。

    见叶榕挺过了这一关,柳芙也跟着松了口气。

    这几日,不但柳芙常常来青方院,出了月子后的宋氏也常来。就连樊氏,偶尔也会过来坐坐。

    柳芙从顾晏那里讨来的准信儿,说与叶榕听道:“叶千荣如今闹得的确有些过了,陛下根本也不听他的。再说,不是还有大嫂你的外祖刑家吗?”

    “陛下是明君,他不可能任叶千荣摆布的。”

    宋氏也说:“是啊是啊,小芙说得对。大嫂,你得想开一些,不能再这样缠绵病榻了。”

    她往窗外看了眼,见枫叶红了,建议说:“要不……咱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叶榕也怕拂了两位弟妹的面子,便点头说:“那走吧。”

    如今正是浓秋季节,再过几日,就要入冬了。所以,便还算秋日,外头也冷。

    丫鬟们都拿了披风,替自己主子披上。

    柳芙建议说:“咱们从这条路走,穿过花园,直接去祖母那里。大嫂,要是祖母知道你如今能起床走动了,她指定能高兴。”又问宋玥,“三嫂,你说是不是?”

    宋玥素来是没什么主意的,自然连声应和:“小芙说得对。”

    叶榕裹着素色披风,披风领上的那圈狐狸毛被风吹得拂在脸上,衬得叶榕那张脸又白又瘦,瞧着就不像是正常的样子。

    “那听你们的吧。”

    只是,人才走出青方院没多久,顾旭便大步匆匆回来了。

    “大伯。”宋氏福了一礼。

    柳芙站着没动。

    瞧见妻子站在外面,顾旭眼睛一亮,忙走过去将人扶住了问:“今儿怎么起来了?”

    叶榕笑容浅浅:“她们两个约我去祖母那里。”

    柳芙忙说:“得!本来见大哥忙,不能陪大嫂,我们这才过来的。不过,现在看,该是轮不到我们陪大嫂了。三嫂,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大嫂有人陪。”

    宋玥说:“那下次吧。”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挽着手就走了。

    顾旭道:“你想去祖母那里坐坐,我陪你过去。”

    叶榕摇头:“先不去了,你这个时辰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顾旭不是能藏得住事情的人,他那双深邃黝黑的眸子在妻子脸上落了一瞬,却别开脑袋去。

    他说:“今天事情不多,所以就早早回来陪陪你。”

    叶榕抿嘴道:“难为你了。”

    妻子客气,顾旭垂眸看着她,说:“其实……”

    说了一半,又沉默住。

    他们做夫妻十多年了,那种甜言蜜语,他也都从来没说过。如今想说,倒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他们以前的相处模式就是那种琴瑟和鸣相敬如宾的,如今想骤然改变这种模式,怕是有些难。

    其实四个兄弟中,他与胞出的弟弟老四最像,都是沉默寡言。但是四弟妹与妻子性子却截然不同,老四寡言,她话多,倒是带得老四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想到柳芙,顾旭难免又要想起叶桃来。

    不过脑海中只略闪过一瞬,顾旭便轻轻皱了下眉,注意力又放在了妻子身上来。

    “你觉得,老四与弟妹如何?”顾旭重新开口。

    叶榕身子都是虚浮着的,她身上没劲儿,脑袋也昏昏沉沉……

    “当然很好,小芙那样的性子,很是招人喜欢。”叶榕抿了下唇,也想到了叶桃。

    顾旭说:“其实……或许我们往后,也可以像他们那样。”

    叶榕眼里一片死寂,轻飘飘道:“我这性子……这辈子怕是都改不了了。不过,能活成小芙那样,也真是幸福。像我这样沉闷的人,想来无趣得很。”

    顾旭道:“你也有你的好。”

    叶榕只扯唇笑了下,没再说话。

    其实顾旭今天匆忙赶回来,是因为叶家又出了事儿。

    也不知道是不是叶千荣又对陛下说了什么,陛下的态度大变……叶萧的几个孩子,包括叶萧妻子,都被贬黜成为庶民。

    当年叶萧是怎么对待叶千荣的,如今他的儿子们也得到了同样的待遇。

    而叶侯府的新任侯爷,则是叶萧与叶千荣的二叔。

    他方才回来的时候,陛下的旨意已经发出去了。他再想进宫去,被同僚拦了下来。

    顾旭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让陛下忽然改了主意。

    只是匆匆赶回来后,看到尚在病中的妻子,他话又没说。她身子不好,他怕打击她。

    但是这件事情是瞒不住的,她迟早会知道。

    两人都沉默着走了回去后,叶榕才问他:“我知道,你肯定是有什么事。你说吧,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不要再瞒着我。”

    顾旭望着她,伸出自己双手去紧紧握住妻子的。

    “陛下刚刚下了旨,舅兄的妻儿,全部贬黜。”顾旭喉结滚了下。

    其实如今叶萧妻儿被贬黜这种情况,与十多年前叶千荣被挤兑得离开叶家,还不一样。

    后者是叶家家事,而前者,则是陛下亲自颁发的圣旨。

    天子参与其中的事情,往后怕是他们几个在京城再无立足之地。

    他们是罪人之后,走到哪里,都会被排挤。

    叶榕没忍住,使劲咳了起来。

    这一咳,就停不住。

    顾旭忙拍她后背。

    叶榕道:“我……我没事。”

    她虚抬起眼睛来,望向顾旭道:“他们人……现在已经走了吗?”

    顾旭说:“我派了人过去,不管怎么样,也不能让他们流落街头。”

    叶榕哼笑起来,她斜眼睨着顾旭。

    “这不是你做的好事吗?没有你当年拼死护着叶千荣,哪里来的我们叶家今天的下场?”

    顾旭抿唇,没说话。

    叶榕觉得很累,她规规矩矩的活了半辈子,如今生命快要走到终点了,她也想任性一回。

    什么身份规矩,她通通不想管。

    她就想说出心里想说的话,就想放肆一回。

    “顾大爷,你觉得叶桃是我害死的,那么今天,我想这条命可以还给她了。从今往后,我对叶桃、对你,我谁都不欠。若是还有来生的话,我忠心祝福你们。”

    顾旭道:“你别胡说。”

    “你让我说完。”叶榕语速很急切,强势打断他,说,“叶家是叶家,辰哥儿与灵姐儿他们与此事无关。大爷,他们到底是你亲骨肉,就算你将来续娶,也请定要善待他们。”

    顾旭不允许她说这样的话,皱着眉道:“什么续娶?”

    叶榕说:“你也不必再说了,便是你不想,你的身份摆在这儿,未来的世子爷,如何能没有正妻?”

    “我是不行了,其实方才……我不过也是强撑着罢了。你若真的还记着我们十多年夫妻的情分,请善待我的两个孩子。”

    “若是你让他们受欺负了,我就算是做了鬼,也不会……不会放过你。”

    顾旭这样的男人高高在上惯了,一旦要放下身份来哄着女人说几句话的时候,他就显得嘴特别笨。

    他不会说。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有续弦,你也必须好好的。”他态度强势。

    叶榕道:“这回……怕是听不了你的了。”

    “小榕!”顾旭喊她。

    叶榕说:“我想见辰哥儿灵姐儿。”

    顾旭立即吩咐丫鬟去喊,然后道:“你想想两个孩子,你也想想我……”

    叶榕只觉得困得不行,上下眼皮子打架,似是很快就要睡过去。

    “抱我去床上吧。”

    顾旭抱她去床上,紧紧握住她的手。

    叶榕也握住他的手,虚弱无力地说:“若有来生,愿天各一方。”

    到了晚上,整个国公府上下都躁动起来。

    顾晏夫妻正在吃饭,金雀儿匆匆忙忙跑了进来,跪下说:“大奶奶没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