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8章

作者:梦.千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一刻, 谢泽华突然痛恨起自己不善言辞起来。

    如果他也可以像那些张口就能讨人欢心、让人欢喜的人一般就好了,但是他……根本就……离那个境地,相差十万八千里,

    谢泽华的心中越是窘迫, 就越是说不出话来,尤其是对上叶流安那似笑非笑的模样, 他就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明明……想说的那么多, 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我……”谢泽华看着叶流安眼眸中的笑意的时候, 终于能够流畅地说出一句话, “……我没事了。”

    “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了,”叶流安勾唇, 微笑道, “我知道你没事了,刚才护士也说了。”

    “你你你……你……”谢泽华只感觉自己掌心都在出汗,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气氛让他紧张无比, “你没事吧?”

    “没有。”叶流安轻笑着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谢泽华连脸上, 都蒙上了一层红, 他常年不晒光,本就皮肤白, 让这抹红色更惹眼了几分, 叶流安看着谢泽华脸上的红光, 不由抿唇, 笑意在心里根本止不住。

    没想到堂堂谢氏总裁,在外界传闻中很是占据一席之地的高岭之花谢泽华,还有这么纯情羞涩的一面啊,

    真是……不可思议。

    谢泽华自然也感受到了自己脸颊上的热度,他把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似乎想要盖住自己的脸,但是这难度有点高,他又不能直接把自己的脸围起来,最后便只能道:“……那个,我们休息吧。”

    “关上灯,好不好?”

    这六个字,硬是带出几分可怜的意味。

    叶流安心里忍不住笑,面上也不由带出几分调侃,“那要是我不关呢?”

    谢泽华似乎是楞了一下,他扭过头,小声道:“不关就不关了呗。”

    我又能……又能怎么着你呢?

    ……你高兴,不就好了?

    你不想关,那当然就是……不关了呗。

    这句话实际上声音非常小,但是在安静的病房中,还是能让叶流安完整的听见的。

    叶流安楞了一下,眼眸中不自觉地带出几分笑意和柔和,她从小就是被宠大的,家里人为了她,原则都得后退好几步,一些小事更是毫无原则,像关灯不关灯这种事情,自然全看她的意思,

    很小的事情,但是却让她感受到那一种……家人们对她的感觉,

    包容、宠溺、呵护、退让。

    “好了,休息吧。”

    叶流安将灯关上,但是这时候已经接近六点,太阳都快出来了,也不是那般黑了,

    谢泽华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能够听见,另一个人的呼吸声,不大,但是在他听来,却比什么声音都响,

    ……流安、流安也在这里啊!

    谢泽华根本睡不下!

    ……这种情况下,又让他怎么继续睡?

    心心念念的人跟自己共处于一个屋檐下,相隔不过几米,对方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

    谢泽华睁开眼睛,很快又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又闭上,

    叶流安的模样,在他的脑海中,却更加生动起来,

    流安,

    谢泽华在心中无声地念道,

    心尖竟然泛起几分甜。

    谢泽华和徐明珠的问题都不大,谢泽华是失血,徐明珠是脱力,在医院待了一天,第二天又让医生确认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事之后,当天就办了出院手续,一群人向帝都赶,

    而《二十四小时》节目组其他人也早就回去了,因为其他人早早地就离开了,所以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田玉山却在《二十四小时》那一期拍摄结束之后的第二天封锁了,让汪海彭还好生感叹了一会儿,幸好他们动作快,要是晚一天,还得换地方,布置好的东西又得重新布置,想想就是一件颇为浩大的工程量,让汪海彭一直庆幸不已。

    而赵大师也很庆幸,庆幸去拍摄了这一期《二十四小时》,因为找到流安的时候就差不多拍摄结束了,让她很不满,带着流安一起去爬山,要不然谁也不知道,田玉山会有这样的法阵藏着,等到日后他们发现,还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影响呢,

    而谢泽华也非常庆幸,庆幸这一次跟着叶流安,要不然丁大师他们根本不会叫他,那最后出什么事,他根本就不能及时赶来,

    想道徐明珠曾经跟他说的话,谢泽华就心惊不已。

    路上的时候,叶流安跟谢泽华以及赵大师是一辆车,另外两个大师和徐明珠是一辆车,两辆车疾速向帝都驶去,路上的时候,叶流安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谢总,我有件事情跟你说。”

    “说吧,”谢泽华闻言抬头看上叶流安,不是很明白叶流安这一副非常郑重的模样,但也是配合着做出严肃的表情,道,“我听着呢。”

    “事情是这样的,”叶流安看了一眼赵大师,赵大师点了点头,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谢副部长现在在医院里,已经脱离危险了。”

    “什么?!”谢泽华的瞳孔猛地收缩,一向表情控制十分完美的他,破天荒地露出了惊诧担忧害怕的神情。

    “已经脱离危险了,”叶流安强调了一边,然后叹了口气,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跟谢泽华讲了一下,最后又强调道,“刚刚齐部长告诉我们,谢副部长已经脱离危险了,也已经醒了过来,就是需要静养。”

    “但是因为那个孩子直冲谢副部长去的,所以齐部长怀疑,是一件有组织有准备的谋杀,但就是不知道,究竟是针对谢家,还是针对特殊部。”

    “而那个孩子,却也问不出什么来,他被人下了咒,在刚刚,特殊部才给这个孩子解开了咒,那孩子哭得很凶,什么都不知道,哭着喊着要爸爸妈妈,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孩子。”

    “现在齐部长主要怀疑两点,一是这个事是跟谢家有关,于是那边请了专门的玄学师来制作了这么一件警告;还是本身就是因为特殊部的事情,谢副部长暴露了,所以……”

    谢泽华脸色非常难看,“如果关系谢家的话,那么应该来找我才对,我的兄长对谢家的事情万事不理,谢家大权在我手里,这是公认的事情。”

    叶流安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那这样说来,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

    再加上城田玉山事件,叶流安几乎可以想象的到,接下来又是多么繁忙的一段日子。

    到了帝都之后,他们直奔帝都医院,在门口找到了等他们的齐部长,然后一起去看了谢凌鹭,谢凌鹭身上还插着管子,齐部长眼圈都是红的。

    “医生说,多亏了小孩子,手上没有力气,这个角度要是再扎深一厘米,那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齐部长脸色十分不好,对齐部长来说,谢凌鹭这个孩子是他看好的接班人,虽然没有师徒之名,但是早已有了师徒之情,叶流安没出现之前,他们几乎都把华国玄学界的未来放到了谢凌鹭身上,不然也不会让他当副部长,让齐部长一手调教他。

    现在谢凌鹭出了事,简直就像是挖齐部长的心头肉一般,疼得他几乎窒息。

    “他刚刚醒了一会儿,但是太虚弱了,又睡了过去。”

    谢泽华死死地凝视着病床上的谢凌鹭,齐部长见他这副模样,小声地解释了一句。

    谢泽华没有回答,在齐部长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轻轻应了一声,“嗯。”

    接下来的几天,特殊部的众人可以说是非常忙碌了,谢凌鹭这个事情需要查,田玉山的阵法也需要查,不仅特殊部忙碌,安全部信息部国安局等等,都跟他们一起忙碌。

    因为上一次汤国的事情,这一次他们到没有把目光局限在国内,这一次国际部自然也不可能清闲下来,多个部门联合出击、联合行动,高效运转了十几天,才多少有了些眉目。

    而这其中,叶流安更是忙得团团转,特殊部这边不能少了她,剧组那边自然也不能少了她,《二十四小时》那边偶尔也需要一个访谈上的,叶流安忙得简直跟陀螺一般,和谢泽华刚生出那么一点点绮丽的心思,就差不多被打没了,

    十几天后,谢凌鹭终于出院,他好的差不多了,但是齐部长等人还是拒绝他加入这次行动,坚持让他静养,但是谢凌鹭坚持要加入,两边谁也不肯退让,争执不休。

    最后,反而是谢泽华说:“既然哥哥那么想去,不妨就让我代替你吧。”

    “我去,你从家里休息。”

    谢泽华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态度说道。

    “你去?”谢凌鹭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轻视的意思,但是谢泽华去?开什么玩笑?他甚至不是玄学师!

    “我去。”谢泽华无比笃定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