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5章

作者:梦.千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些丑陋的、可怕的东西, 仿佛都被这个小姑娘的光辉所驱赶一般, 它们甚至不敢再向这边靠近, 而那个小姑娘,则一点一点地走了过来,

    她的脖颈间,有一个十分漂亮的项链,挂着一个绿色的吊坠, 那个绿色十分漂亮,清新隽永的感觉,却在这个时候, 散发着点点的光,

    就是那个东西在保护着这个小姑娘, 并且在驱赶着那些丑陋又可怕的东西,她一步一步地走到他的跟前,然后牵起了他的手,

    “你也有哥哥吗?”

    “带我去见见你的哥哥, 好不好啊?”

    娇娇的、软软的、糯糯的声音,

    无比好听,

    仿佛可以甜到人的心坎,

    “带我去看看,好不好嘛~”

    小姑娘仿佛在撒娇,娇滴滴软糯糯的, 让任何人都不舍得拒绝,

    而当她握住他的手的时候, 那群可怕的、肮脏的东西,就不敢靠近他了,

    他楞了一下,下一秒,紧紧地握住小姑娘的手,

    磕磕巴巴道:“……好……”

    “好!!”

    小姑娘将他从最黑暗、最阴冷的地方带出来,

    那群肮脏的、丑陋的东西跟在他们后面,寻找着一切可趁之机,

    然后,被出来寻找他们的家长和玄学师一网打尽,

    哥哥搂着他大声哭泣,

    小姑娘也被她的家长急忙抱在怀里,上上下下地检查,然后带走,

    他在这一天晚上,发起了高热,整个谢家乱成一锅粥,甚至有医生说,如果这天晚上他熬不下来,就真的活不下来了,

    父亲当时的脸色,几乎可以用灰败两个字形容,

    而父亲也没有注意,他身后的走廊里,有一个不大的小男孩,

    脸色惨白,眼含热泪,

    是谢凌鹭,

    他听见了。

    那一天晚上,谢凌鹭死活不肯离开谢泽华的房间,他哭着闹着,就是不肯走,用自己小小的爪子轻轻握住自己弟弟的爪子,颤抖不已,

    他后悔极了,

    弟弟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医生还说很可能熬不过来,谢凌鹭那时候还小,愧疚几乎将他压垮,他闭上眼睛,就是弟弟不在了的场面,他都无法原谅自己,又怎么可能睡得下?

    他怎么可能去睡?

    谢父拗不过谢凌鹭,也就留在这里,陪着谢泽华,三个人的手摞在一起,仿佛有什么奇异的温度一般,

    第二天,谢凌鹭的烧退了一下,从四十度恢复到三十八度,谢家上下都松了一口气,

    后来,谢泽华好了,却不记得这件事情了。

    他不记得自己在那个时候遇到了多么可怕的事情,也不记得有多么可怕的东西在觊觎着他,甚至不记得自己跟哥哥发生了争执,划破了手掌,

    他不明白自己哥哥莫名的愧疚来自于哪里,也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那么小心,更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佣人换了大半,曾经熟悉的脸孔全换成陌生的脸孔了,

    他也不记得,在那么黑暗又可怕的时候,是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迈进了那个可怕的地方,然后用笑容驱散了他大半的恐惧,将他拉出了那黑暗之所,带着他走向光明。

    流安,

    叶流安,

    谢泽华迈出了步伐,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眸沉静,

    这一次,换我来找你,

    我来带你回家,

    好不好?

    这一次,换我将你拉出这黑暗,带你重归光明,

    好不好?

    谢泽华的身体谁也看不见,

    因为谁也不知道,他的几个手指都已经破了,鲜红的血液一点一点地流出,

    古语有云,五指连心,

    所以在玄学界,也有一句老话,指心血,心头血,

    指心血的用处,不比心头血少。

    那鲜红的血几乎将那浓雾染红,

    那外面的阵法,也渐渐的染上那抹红,

    ……开始发出,微妙的变化。

    叶流安依然在这个幻阵中走,她清楚地记得她怎么走过来的,所以几乎可以说是原路返回,一个步子都没有迈错的那一种,

    但是她原路返回时所遇到的,和她来的时候所遇到的,还是不一样,

    她的猜想印证了一大半,

    叶流安深深地呼吸,却突然调转方向,又一次向刚刚走来的方向走,

    这一次,她回去的时候,看到的却还是那样,

    毫无遮蔽的幻阵,以及那些其他的阵法,

    她又一次调转方向,向刚刚来的地方走,

    如此,循环往复,一次又一次,

    她的表情无比沉静,仿佛胜券在握,又仿佛十拿九稳,

    但只有指尖,微微发颤。

    徐明珠借助人鱼血的天赋,这才在山头找到了丁大师等人,一见面,发现他们身边没有谢泽华,徐明珠的脸色就是一变,张口问道:“谢泽华呢?!”

    没有谢泽华,那安姐可怎么办!

    想道自己拼尽一切才看到的那一丝天机,徐明珠的脸色当场就变得无比难看,

    怎么会没有谢泽华呢?

    明明通电话的时候,谢泽华还在呢!

    徐明珠不提起谢泽华还好,一提起谢泽华,丁大师董大师等人的表情也难看了几分。

    徐明珠一看他们的表情,心底更是“咯噔”一下,还以为谢泽华做了什么呢,整个人都十分焦虑,甚至萌生出不满和恨意,

    想不到谢泽华一口一个担忧担心,想不到谢泽华答应的那么好,竟然反悔了?

    该死的!

    男人就不能信!

    徐明珠气得心肝胃一起疼,脸上甚至带出几分绝望,

    难不成,安姐真的……

    丁大师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扭头看到了徐明珠的脸色,那苍白的脸孔上泛着绝望和恨意,登时把他吓了一跳,道:“怎么了?”

    “谢泽华,谢泽华……”徐明珠咬牙念道这三个字,“他答应的好好的,竟然——竟然——”

    “……临阵逃脱,好,我记住他了,很好……”

    丁大师:“……”

    丁大师等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沉默给徐明珠带来了误会,急忙把事情解释清楚,徐明珠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道:“他是被这浓雾卷进去了?”

    “……我误会他了,很抱歉。”

    徐明珠有些歉意地说道,然后扭头看向这浓雾,

    几分钟后,徐明珠皱起了眉头,

    “刚刚的时候,这浓雾也泛着红吗?”

    “没有啊,哪里泛着红?”丁大师也认真地端详起来,并没有看到半分。

    其他几位大师也过来了,但是他们也没有看到。

    徐明珠的眼眸中突然闪过一丝亮光,丁大师闭了闭眼睛,用心去感受那灵气,好一会儿,他突然睁开了眼睛,“……是谢泽华!”

    “血,谢泽华的血。”

    徐明珠微微垂下了头,突然想起她窥探到的那一丝天机,仿佛明白了什么一般,轻声道:“几位大师,让我们静观其变。”

    “以毒攻毒,我们不妨先等上一二。”

    一般比较大型的法阵,都是有主人的精血滴在其中,然后运转起来,

    如果,如果一个人的精血,覆盖了原主人的精血,会发生什么呢?

    别人的精血肯定不行,因为没有那般霸道的能力,但是谢泽华的精血并不一样,

    他的精血,是那些恶鬼的最爱,是可以让恶鬼进补的补品,

    是十分霸道……并且具有吞噬性和腐蚀性的,

    “马上就会有恶鬼上门了,”徐明珠低低道,“各位大师,让我们为他们护法吧。”

    “我曾窥探到一丝天机,安姐她,必有一劫,只有谢泽华能够救她。”

    “我想,应该就是靠的这个。”

    “谢泽华的血会吸引恶鬼,就算我们想要对付这个法阵,也要先解除后顾之忧。”丁大师微微垂头,淡淡道,“我们知道该怎么做的,徐小姐。”

    **

    谢泽华知道,他的流安还在等着他,

    那个曾经将他从黑暗中拉出来的小姑娘,早已经长成大姑娘了,他在谢家被妥善安置,知道成年,然后依然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直到那一次,一只小猫将他引进了小巷,挠破了他的手,

    又一次,

    那一群肮脏的、可怕的东西,又一次盯上了他,

    而他依然没有什么反抗能力,

    这一次,又是叶流安救了他,

    在他拿出保命的东西之前,叶流安出现,如同小时候她在他最危急的时候出现一般,那么简单而漂亮地救他于危难之间,

    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那个女子,就是儿时救了他的小可爱,

    那个时候,他连儿时这段记忆都没有,

    但是后来,在一点一点地接触之中,他依然毫无保留地爱上了这个姑娘,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让他深深迷恋,欲罢不能。

    叶流安救过他很多次,帮过他很多次,

    从他年少,到现在,

    现在,是他该带她回去的时候了,

    谢泽华坚定地走着,

    那迷雾几乎转化为红雾,

    叶流安也数不清她第多少次这样来来回回的走,

    但是那一刹那,整个屏障上展现了万千裂缝,

    “砰——”

    它们都碎了,

    一个男声在她的耳边轻轻响起,

    “流安。”

    “我来带你回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