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九章

作者:海的挽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忽闻外间内侍齐声呼“小爷”,甄氏惊了一下,又将手中物件揣了回去。

    桓澈入内时,瞧见殿内连个宫人内侍也无,将守在外面的几个内侍训斥一通,召进几个内侍,命好生守在榻前。

    他冷眼扫视甄氏,上前查看过父亲的状况,转而将甄氏叫了出来。

    他问起她将顾云容引去卢师山的事,甄氏道:“妾身只是偶然听说了殿下再度去与宗承商洽的消息,害怕殿下有危险,思来想去,殿下兴许只会听太子妃的,这便去与她说了,想让她去将殿下劝回来。”

    桓澈不语,只是对着她冷笑。

    甄氏见他这般神色,顶不住,又解释道:“妾身觉着倭王此人奸狡,殿下不应当再三与他亲自斡旋,直接遣将调兵拿了他便是。”

    桓澈冷淡道:“我不管你有何种理由,你不安分又自作聪明,不如换个地方清醒清醒。”

    甄氏大骇,连道她确实是诚心投靠他,桓澈冷然道:“诚心?那你方才独自在殿内作甚?诚心与否,你自己心中最清楚。你好自为之。”

    甄氏惶遽望他,想问问他此话何意,但他没有解释的兴致,转身径直走了。

    桓澈回来时,顾云容已经睡了一觉。她听见有人进来,困得睁不开眼,往床内侧滚了一圈,让开外侧的位置,嘴里含糊道:“我做了一碟牛乳蒸饼,特地为你留了几个,你最好吃完,不然明儿就坏了。”

    桓澈本想回来跟她好好说说话,眼下见她竟然睡得这样早,还没说上几句话就酣然入梦,郁郁坐到床畔。

    他慢慢梳理着思绪。

    其实他跟宗承都知道,无论是第一次交涉还是第二次交涉,都不过是双方对彼此的试探,他们两人皆清楚,他们不可能因着一两次商谈就说服对方。

    他也深知宗承不可能答应将自己的全部身家拱手奉上,他在断崖上说让宗承交出所有,不过是给个还价的余地。

    他原本的打算确实是掏光宗承的家底后杀之,但后来从大局上考量,觉着这不是最好的解决法子。

    况且梁王外逃倭国,若欲将其斩草除根,则宗承是一把最好的剑。

    桓澈除了衣袍,躺到了顾云容身侧。

    他抱她在怀时,隐约听见她呓语,凑近去听,但闻她口中含混道:“阿澈你是不是傻了,在断崖边打斗,都不知危险么?难道你想跟你的……殉情不成……”

    桓澈没能听清她中间说甚,只知是三个字,探头贴唇在她耳畔:“你说我跟我的什么殉情?”

    顾云容翻了个身,不再梦呓。

    桓澈轻哼一声,忽然想起顾云容说的牛乳蒸饼他还没吃,不想辜负了她的好意,披衣起身,命人去将饼端来。

    他吃剩最后一个时,顾云容起来喝了半杯水,困意消散不少,扭头见他独自坐在桌旁闷头吃饼,不禁一笑,掇来个绣墩坐到他身边,问他味道如何。

    桓澈瞥她一眼,静默片刻,再度询问宗承今日临走前究竟跟她说了什么。

    顾云容观他神色郑重,想了想,道:“我不与你说,是觉得似乎没什么必要。不过你若真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不想让你心里存着个疙瘩——他与我说,让你别白费气力,他是绝不可能交出他所有身家的,他更愿意将那笔巨额资财交给我。”

    “我觉得他约莫就是那么一说,他将来娶妻生子,自有人去继承他的家资。甚至或许他临走前故意在你面前与我说话,可能只是为了气你一气,说的什么并不重要。”

    桓澈吃完手里的蒸饼,上前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我与他的事,你不要插手。”

    顾云容忖量一回,还是道出了自己的看法。她觉得可以让宗承将给朝廷的好处再往上加一加,加到一个合适的数目,双方都接受,这笔买卖就可以谈成,开海禁之事,对外只说是朝廷新政便是。

    “我大致也是这般想的,”桓澈打横将她抱起,“但具体的,可能要更复杂。”

    顾云容才被他放到床上,就见他俯身压上来,连连推他:“这几日都别折腾我了,我近来夏乏厉害,等天气凉快些再说。你折腾我到四更天,我明儿非得睡一天不可。”

    桓澈一顿,想起她在断崖上喊头疼的事,问她可是当真身子不适。顾云容摇头:“那是装的。谈不上不适,就是总犯困,还有些头晕。”

    桓澈看她确实恹恹,终是作罢,在她颊上吻了一通,让她等着他,他才吃了东西,再去盥洗一下。

    然而等他拾掇罢,回来一看,顾云容却又睡了过去。

    桓澈眉心一跳,又无奈一笑,上前为她盖好薄毯。

    果然嗜睡。

    桓澈转日便去找了贞元帝,提出将甄美人驱逐出宫。

    贞元帝问及缘由,桓澈径直道:“甄美人犯下欺君大罪,罪在不赦,父皇定要严惩。”

    贞元帝奇道:“此罪从何来?”

    桓澈暂不道破,只请父亲将甄美人召来。

    待甄美人跪在贞元帝面前,桓澈吩咐身边内侍取来了几瓶药水药膏,回头道:“父皇,儿子今日给父皇演个戏法解解闷儿。”

    他命人按住甄美人,而后唤来两个宫人,低声吩咐几句。

    宫人应诺,依次取出药水药膏,在甄美人脸上涂抹一番,又撕扯揉捏一回,最后强按着她在水盆里净面。

    约莫倒腾了两刻,桓澈上前低头看了看,命甄氏抬起头来。

    她却是半晌不动。

    桓澈给两边架着她的内侍使了个眼色,内侍会意,硬生生擎起她的下巴,迫她仰头。

    在场众人皆惊得瞠目结舌。

    甄氏的面容竟然发生了全然的改换,脸型倒是与郦氏的完全吻合,五官细看之下也当真有些神似。不过因着她眼下肌肤上好几处泛红起斑,连那几分神似也消弭于无形。

    甄氏极力想要低下头,却因被内侍死死按住,动弹不得。她虽垂着眼帘,但知道众人都盯着她的脸看,一时百般羞惧,泪如雨下。

    桓澈扫了眼她惨不忍睹的脸,淡淡道:“儿子先前特意打探了,这是倭国的一种易容术。甄氏的容貌原本只是跟母亲有两三分相似,在易容术的改换下,就变成了七八分。只是这种易容术短期内使用无害,长期使用,会毁蚀肌肤。她那张美人皮下的真容,实则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

    贞元帝震惊之余,盯着甄氏的面容再三端详,深觉不可思议。

    甄氏在贞元帝开口审问之前,垂泪道:“陛下,妾身可将功折罪……”

    贞元帝冷声道:“你究竟是哪个派来的?”

    甄氏闷声不吭。

    正此时,内侍匆匆来报说沈碧音早产,诞下了一个男婴。

    贞元帝知道甄氏这桩官司一时半刻了结不了,这便命人将她暂押。

    沈碧音产后不多久就嚷着要面圣,贞元帝传命将她与新落地的婴儿一齐传来。

    沈碧音一见到贞元帝就直挺挺跪下,请求赦免她与孩子的死罪,缘由也十分简单,皇室孙辈凋敝,如今只有一个劭哥儿,还是个郡王世子,万事子嗣为大,法度之外,还有人情与实情。

    顾云容正好来寻桓澈,立在殿外候着时,就听沈碧音言辞越发激动,连对桓澈道:“太子妃迟迟无所出,殿下何必对自己侄儿这般狠绝?说不得殿下将来还要在侄辈里挑一个养在膝下……”

    顾云容听着,忽然又开始头晕,被身旁宫人扶了一把才堪堪站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