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6章

作者:泊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军回朝之后,朱正熙对各将士都有封赏, 更是破格提拔萧祐当了锦衣卫的指挥同知, 唯独对朱翊深没有封赏。

    朝堂上下议论纷纷, 有为朱翊深叫屈的,还有揣摩皇帝心意的, 怕是晋王功高盖主, 被皇帝所忌惮。

    永明帝和晋王一直默契地不发声, 便有传言说他们君臣不和。

    前朝闹得沸沸扬扬,后宫里头多少也听到了点风声。苏见微近来为避风头, 一直在坤宁宫里修身养性, 连苏太后那里都少去了。徐太后如今心里眼中只有方玉珠, 关系与她疏离了许多。

    这日天气晴好, 苏见微本来要去花园里走一走, 青茴忽然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道:“娘娘,忽然有很多锦衣卫去长春宫,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苏见微心猛地往下一沉,扶着青茴道:“走, 快去看看。”

    她们一路赶到长春宫,果然见锦衣卫将宫苑团团围住。苏见微要进去, 锦衣卫也没有阻拦。大殿之中, 苏皇后端然坐于座位上, 闭着双目,朱正熙铁青着脸站着, 身前还跪着一个粗布衫裙的妇人。苏见微依稀认出那是原来太子妃身边的陈嬷嬷,大吃一惊。她,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陈嬷嬷说道:“太后娘娘一定觉得很意外吧?老身有幸躲过了一劫,并知道了你当初怎么陷害太子妃和她腹中之子!老身一直在寻找机会,如何躲过你的耳目向皇上陈情。幸而老天开眼,善恶有报。”

    朱正熙侧目看到她进来,语气不善:“皇后来得正好,你不来,朕也是要派人去请你的。太后所为之事,你可知晓?”

    苏见微怔然,望向神色平静的苏太后,不知该说什么。

    朱正熙不客气地说道:“看来皇后是知道了?太后,朕一直敬重你,奉你为母,没想到你竟然害朕的妻儿,该当何罪!”

    苏太后闭目说道:“皇上仅凭一个贱婢的几句话,就要定本宫的罪吗?”

    “你还不承认?朕已经将如妃宫中的松墨,拿去请用香的高手辨认过了。其中有一味罕见难辨的香料茨木草,产于西域,无色无味,本是提神的良药。可它一旦与后妃常用的厚木香结合在一起,对患有宫寒之症的人便是致命的。因它不是毒,只是万物相生相克的道理,所以当初太医遍查不到太子妃的死因。如今你故技重施,又想害如妃和朕的皇儿!”

    苏太后猛地睁开眼睛,看向苏见微。苏见微下意识地握紧双手,怎么会这样?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可皇上为何会突然调查起当年太子妃的事?

    朱正熙的目光盯着苏见微,眼里涌出难以置信的光芒:“皇后,难道是你……”

    座上的苏太后忽然说道:“没错,两件事都是我做的,与皇后无关,她并不知情。皇上要怎么处置,悉听尊便。”

    “姑母……”苏见微咬着嘴唇,身体不可遏制地颤抖。她在宫中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她不想她出事。可皇上叫人包围长春宫,必定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今日总要有人为当年的事付出代价。

    朱正熙冷冷地说道:“皇后,依宫规应当如何处置?”

    苏见微起初没有说话,后来在苏太后的逼视之下,才颤抖着声音说道:“削去尊位,打入冷宫,并赐死……皇上!”她跪在朱正熙的面前,抱着他的腿说道,“姑母纵然有错,但也是一念之差。求您看在先皇的份上,留她一命!”

    朱正熙见到这个嬷嬷的时候,心中本来是不肯相信的。苏家的女儿高贵端庄,应该不屑行如此肮脏之事。直到朱载厚又请来了民间配香的高手,方玉珠陈述了松墨的来源,他才不得不信了。他只要想到他那苦命的原配和孩子因为挡了苏家的路而枉死,浑身的血液仿佛都要倒流。而现在这蛇蝎心肠的女人,又故技重施要害如妃,他怎么能忍!

    “来人啊,将苏氏打入冷宫,听候发落!”朱正熙吼道。立刻有几个锦衣卫上前,要拿住苏太后,苏太后从容地站起来,说道:“不必了!我自己会走。”

    她走下宝座,经过苏见微身边的时候,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苏见微眼眶盈泪,颤抖着双唇说不出话来。她不知该如何解释,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做过。但苏太后没说什么,踏出了宫殿。

    朱正熙看着跌坐在地上的苏见微,心中无端地生出了一种厌恶之感。他以前只是觉得这位皇后不知情趣,其它方面几乎无可挑剔。但没想到美丽大方的表面之下,竟然藏着这样的心机。苏太后所为,她会全然不知吗?苏太后如今已经归于长春宫颐养天年,有何理由去害方玉珠?不过是为了她顶罪罢了。

    他忽然生了废后的心思。但废后不是小事,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离开了长春宫。

    “娘娘!娘娘,您快起来!我们想想办法救太后。”青茴跑到苏见微身边,欲将她扶起,苏见微却趴在地上,狠狠地捶了捶地面。她刚才从皇帝的目光中看到了冰冷刺骨的寒意,如坠冰窟之中。

    “没用的,姑母的确杀了太子妃,任何人都救不了她。”苏见微怔怔地说道,“而且皇上还有可能废掉我这个皇后。”

    青茴愣住:“不会的!您身后还有整个苏家,皇上他不会这么绝情的!我们去请老太爷回来……”

    苏见微惨笑道:“我腹中无子,苏家在朝堂上的势力已经越来越薄弱,就算祖父回来,又能改变什么?皇上之所以不马上发作,并不是顾忌苏家,而是忌惮我姐夫,怕他的仕途受了我的牵连。青茴,我们完蛋了。”

    青茴很少在苏见微的脸上看到那样挫败的神情,一时僵在原地,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不久之后,在徐太后的要求下,苏太后即被赐死于冷宫。至于废后一事,朝臣争议了几日,最后皇帝还是执意将皇后贬为德妃,迁出坤宁宫。但如妃也并没有因此而如愿晋升后位。

    她跟苏见微之间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若澄怀孕快三个月之后,朱翊深以身体有疾,到江南养病为由,交回了京卫指挥使的金令。此举令朝堂哗然,晋王府前拜访的朝臣络绎不绝,但朱翊深都避而不见。他去意已决,任何人都无法动摇。

    离京的前一夜,萧祐回到晋王府,拜见朱翊深。

    “王爷,属下不愿做这锦衣卫同知的位置,请让属下跟您一起走。”萧祐跪在地上说道。

    朱翊深将他扶起来:“萧祐,我离开朝堂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却不一样。大好前程摆在面前,你只需发挥自己的才能,便能宏图得展,不要说这种负气的话。”

    “可没有王爷的赏识,就不会有属下的今日!”萧祐大声说道。

    朱翊深淡淡地说:“可我也未给你你应得的荣耀。萧祐,好好地做你的指挥使同知,只要你对皇帝奉以同样的忠诚,他必定会重用于你。”

    “王爷……”萧祐低头,低声道,“属下舍不得您。”

    朱翊深拍了拍他的肩膀:“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有缘还会再见的。”

    萧祐点头,也不敢再打扰朱翊深,告辞离去。

    李怀恩安置好府中上下,有些不愿意走的,仍旧留下,反正朱翊深的俸禄还被永明帝保留,养活他们不是问题。

    北院之中,沈如锦和沈安序陪着若澄清点行李。姚庆远白日已经来过了,什么都没说,送了一堆吃的用的,让若澄都带上。他也知道大官不好当,前些日子谣言弄得满城风雨,他都替朱翊深捏把汗。如今知道他们要离开京城,反而松了口气。

    若澄等不到姚心惠的婚礼,只把礼物托姚庆远转交。

    沈如锦拉着若澄的手说道:“怎么好端端地要走?你们夫妻俩真傻,放着好好的荣华富贵不要,非跑去浪迹天涯。当平民很好玩吗?”

    若澄笑道:“姐姐好好地做世子夫人,国公夫人,以后再见到的时候,可不要羡慕我。”

    沈如锦戳了戳她的脑门,又忍不住抱着她:“自己好好保重。受了欺负,就给我写信。”

    “以后我不在京城,你跟二哥要互相照顾。等孩子出生了,一定要告诉我。”若澄看向站在一边的沈安序,沈安序点头道:“你放心吧,小锦有我照顾。以后记得常回来看看我们。”

    若澄点了点头:“无论我到哪里,都会写信给你们报平安的。二哥的终身大事可要抓紧了。别学大哥。”

    沈安序摸了摸鼻子,神情不自然。

    送走沈安序和沈如锦,素云和碧云已经哭成了泪人。她们不想离开若澄,但是若澄却执意让她们走。见劝不好她们,若澄无奈地说道:“这样吧,你们先回家乡看看,若是实在找不到亲人,再来找我,如何?我们应该会先去余姚县呆一阵子。”

    两个人这才破涕为笑,打起精神帮若澄收拾东西。

    翌日天未亮,马车便从王府后门离开,径自出了城。朱翊深为避人耳目,特意挑这样一个时辰离开。

    天空依旧灰蒙蒙的,看不到很远的地方。城墙之上,朱正熙默默地目送着那辆马车离去。虽然苏太后那件事,朱翊深从始至终没有露面,但他知道以顺安王的性格,不会无缘无故地帮他。到了临走的时候,九叔还在帮他。

    所以他不敢下去,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没出息地哭出来。

    也有近臣跟他说,不能就这样放晋王离去,杀了他才能永绝后患。

    可他怎么能下得了手?这个用尽全力保护他的亲人,甚至不惜放弃了自己的身份和人生。朱正熙宁愿放走他,成全他余生的心愿,哪怕将来为之付出代价,也绝不后悔。

    “九叔,多保重。”朱正熙轻轻地说道,眼眶微微湿润。话声散入晨风里,无声无息地散去。

    马车上,若澄歪在朱翊深的怀里睡觉,睡得昏沉沉的。朱翊深环抱着她,又给她把毯子盖好。

    出城门的时候,朱翊深还有些许担心,怕守城的士兵不放。毕竟若是朱正熙狠一点,直接将他杀了更好。但好在他们安然无恙地出来了。

    马车旁边忽然多了一道马蹄声,朱正熙撩开帘子,看到朱载厚和季月策马跟在旁边。他皱眉,声音不敢太大:“你跟着我干什么?”

    朱载厚趾高气昂地说道:“奇怪,谁跟着你?皇上给了本王自由身,以后本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若澄动了一下,朱翊深怕吵醒她,放下帘子,懒得跟朱载厚争论。

    “小皇帝来送你了哦。人在城墙上面,没有露面,不过被我看见了。我本来还以为他派人埋伏在城墙那里要杀你,特意跑来看热闹,看来是我想多了。”朱载厚在外面悻悻地说道。

    朱翊深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人,担心他不会直说?

    不过这一路上有这么个聒噪的人,大概也不会寂寞了。

    到了现在,他才算彻底抛开上辈子的轨迹,重新开始人生。对于未来——属于平民朱翊深的生活,他充满了期待。

    作者有话要说:

    解释一下这两天更新不稳定的原因。因为四月初就定好四月底出游,但是没想到月底的时候还没能把文写完,所以前几日的更新都是在各种交通工具上完成的,十分抱歉。

    我其实不喜欢拖文,觉得该写的写完就要赶快结束了。当然这篇文因为准备不够充分的原因,后面整个思路和走向有点偏离我的初衷,但就此收笔吧。感谢写这篇文的过程中坚持留言,投雷,罐营养液的大佬,本章留言(两分,一个id)会发个小红包,另外微博上可能会有个抽晋江币的活动,算是对大佬们的感谢吧。

    番外大概会写叶明修的故事,可能会有朱翊深和若澄的平民生活。

    那么,到这里吧,下次有缘再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