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4章

作者:泊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若澄这几日不停地收到宫里的赏赐, 尤以方玉珠赐下的最多。她借口身体不适拖延了几日,明日还是得进宫去谢恩。方玉珠怀孕之后,宫中的风向也随之一变,京中的贵妇人争先恐后地巴结这位未来的皇长子之母, 连沈如锦也不得不跟平国公夫人进宫去探望她。

    如今敢不给方玉珠面子的,也只有若澄了。

    若澄知道子嗣于皇家而言是十分敏感的事,她如今是晋王妃,一举一动都会引人猜测朱翊深的立场。加上她自己有孕, 月份还浅, 不敢随意让孩子涉险。但方玉珠举动频频,她也不能无动于衷, 需进宫一趟。

    她沐浴完坐在暖炕上,天气已经很热了, 房间的窗户开着,徐徐微风吹进来,还夹带着白日未散的热气和馥郁的茉莉花香气。若澄手中拿着朱翊深当年送她的鸡血石玉佩,怔然失神。上次她写信到开平卫,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朱翊深却没有给她回信。他以往虽然吝啬字词, 但也不至于音讯全无。

    唯一的解释便是前方的战局实在太严峻,他根本无暇给她写信。若是开平卫失守,他真的可以全身而退吗……

    若澄忽感腹中不适, 低声叫道:“素云……”

    素云赶紧跑进来, 见若澄捂着肚子, 大惊失色:“王妃,您怎么了?到底哪里不舒服?快来人!”素云大叫,立刻有四五个丫鬟涌进来,但谁都没生过孩子,此方面毫无经验,有的便跑去找赵嬷嬷和李怀恩。

    若澄抓着素云的手臂说道:“你跟我去里面看看。”

    素云会意,扶着若澄到后面,脱下她的裤子,忽然见了一点红。素云吓得不敢说话,若澄没让声张,扶着她回到床上。素云命丫鬟去倒热水,自己给她换了条裤子。她坐立难安,很快赵嬷嬷和碧云便赶来了。赵嬷嬷问明情况,又看了裤子上的血迹,镇定地说道:“都别慌!头三个月胎不稳,见血是正常的。除了素云和碧云留下照顾,其它人都出去,别打扰王妃休息。”

    几人依言照做。这里头最有经验的便是赵嬷嬷,她如此说,她们才松了口气。

    其实赵嬷嬷也不知情况的好坏,只是看几个小丫鬟咋咋呼呼的,怕吓到年轻的王妃。她走到门外,招手叫来一个丫鬟,低声道:“快去大门看看大夫来了没有。”她觉得医术最好的还是宫里的太医,但晋王府现在太扎眼了,一点事情就惊动宫里,万一没有大碍,又闹得人仰马翻,必然会被外人说晋王府恃宠生娇。

    王爷的身份本就尴尬,还是先让府里的大夫看过再说。好在那个大夫也算圣手,医术精湛。

    那头李怀恩听了丫鬟的禀报,连鞋子都没顾上穿好就火烧火燎地跑出了王府。大夫被李怀恩从家里一路拽来王府,老命都跑掉了半条。

    “我说李公公,你别着急,我快喘不上气了!”大夫叫道。

    李怀恩脚下不停:“王妃都见红了,我怎么不急?!这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等王爷回来,我怎么交代?大夫你再忍忍,马上就要到了。”

    这位大夫以前不怎么跑王府,自从诊断出若澄有孕以后,王府上下草木皆兵,他每日要往王府跑三次。女子在怀孕以后,稍微见红也属寻常事,又不是崩血,他大体能猜到是何症状,但没见到若澄以前,也不敢随意下结论,只能跟着李怀恩闷头跑。

    到了王府的门口,摇晃的灯笼底下,竟然原地坐着一排士兵,其中还有朱翊深带去开平卫的几个府兵。他们的旁边同样趴着几匹马,人马皆十分疲惫。

    李怀恩愣了一下,上前问道:“你们怎么回来了?”

    其中一个抬头看李怀恩,一边喝水一边说:“李公公,你可把我们害惨了。王爷知道王妃有孕,从开平卫一路狂奔回来,路上片刻都没停留过。到王府门口,我们都不行了,但王爷已经冲进去了。”

    李怀恩惊诧。从他送信出去到现在,不过四五天而已。按照宫中的传信速度,王爷只用了不到两天就回来了?开平卫的战事如何了?王爷擅离职守没关系?

    他脑海中闪过很多思绪,但也来不及一一细想,拽着大夫快速入内。

    北院之中,若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养神。她刚刚只是觉得小腹一热,并没有像来月事时一样的疼痛感。她没怀过孩子,到底有些紧张,整张脸惨白。素云和碧云坐在床边照顾她,频频望向门口,心急如焚。

    朱翊深一路跑到若澄的寝室之外,犹豫了一下,还是大步进去。他这两日马不停蹄地奔波,身上有股怪味,头发也很凌乱,下巴上冒了点胡茬,模样狼狈。按理说他应该洗漱修整一番再来,可他实在等不及了,迫切要见到他的妻子和孩子。这一路狂奔,他们竟然比传报开平卫大捷的传信兵还早进了城。

    “王爷?”素云和碧云齐声叫道,手中一时忘了动作。

    若澄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也没在意,直到一只温热干燥的手掌贴在她的脸侧,声音轻颤:“澄儿,是我。我回来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尘土满面,胡子邋遢,身上的衣袍满是褶皱。他正凝神望着自己,脸上挂着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她伸手触碰他,是真的,不是梦。

    若澄眼眶微湿,一下子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夫君!”

    朱翊深也紧紧地抱住她,一遍遍地亲吻她的脸侧和鬓发,不断地重复:“是我,教你受苦了。你怀了我的孩子,我却不在你身边。”

    若澄仰头吻他,不让他再自责。为了稳定府中上下的情绪,她的紧张和不安都只敢藏在心里,不敢泄露分毫。现在为她挡风遮雨的大树终于回来了,她这只小鸟找到了可以停靠栖息的地方。

    素云和碧云看到他们抱在一起,又欣慰又感动。王爷回来了,她们仿佛也有了主心骨,王妃和腹中的孩子定然会无恙的。

    朱翊深贪恋地与若澄缠吻了一会儿,顾忌她的身孕,将她拉开了一些,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脸色不好?可是哪里不舒服?叫大夫了吗?”

    素云连忙说道:“已经去请了。”

    “我没事。”若澄低声说道,又用力地抱着他。尽管现在他身上的味道不好闻,胡子还刮得她皮肤生疼,但他的怀抱宽阔温暖,他的气息强壮雄浑,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这个时候李怀恩跟大夫也赶到了。李怀恩对着朱翊深又哭又笑,万般情绪不知如何表达。最后还是没忘记正事,让大夫赶紧给若澄诊治。朱翊深就坐在旁边看着,眉头紧锁。

    大夫诊治完了之后,心想果然跟自己所想一样。他对朱翊深说道:“王爷放心,王妃没有大碍,胎儿也十分平安。只是月份还未到三个月,需小心谨慎,小的再去开几副安胎药。”

    朱翊深点头,李怀恩跟着大夫出去。

    若澄又赖进他的怀里,伸手摸着他下巴上的胡茬。记忆中他总是衣冠齐整,几乎没有如此不修边幅过。她忽然收起笑容,轻声道:“我本来让他们先不要告诉你。你一定是听到消息,立刻赶回来的吧?开平卫的战事如何了?你离开不要紧吗?”

    朱翊深抓着她的小手,都是有身子的人了,那纤细的手腕还跟一拧就要断似的。他轻声细语道:“开平卫大捷,平国公也已经脱困。萧祐和图兰雅把援兵找来了。”

    若澄原本还怕朱翊深擅离职守,听他这么说,总算彻底放心:“那你不走了吗?”

    “不走了。从此以后,我寸步不离地守着你和孩子。我真的太高兴了,澄儿,我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朱翊深握着她的双手,放在嘴边亲吻,“你给了我圆满的人生。”

    若澄忍不住笑,觉得他的人生真是太容易满足了。这种话更像是到了生命尽头,对自己一生的回忆。但能为所爱之人生儿育女,的确是无与伦比的感受。她无法想象,若她不是嫁给眼前这个人,人生会变成怎样。

    朱翊深不想让她说太多话,扶她躺下休息。若澄说道:“夫君,这几日宫中赐下很多东西,我明日要进宫谢恩。”

    朱翊深未经皇命回京,本来也要进宫向朱正熙解释,便说道:“那正好,明日我同你一起去。”

    ……

    紫禁城的咸福宫寝殿中,水晶珠帘后面,是一座巨大的床榻,锦裘软枕,香烟袅袅。方玉珠靠在朱正熙的怀里,听他念书。她听得昏昏欲睡,还强打着精神应付。其实她最不耐烦学这些经史子集,但为了迎合朱正熙的兴趣,也只能忍耐。

    念完了一段,朱正熙把书放下:“今日就到这里吧。”

    “皇上多念念,臣妾和小皇子都爱听。”方玉珠连忙说道。

    朱正熙早就知道她没有兴趣,只是为了让她修身养性,不要成天想着与皇后争斗。他不想看见两败俱伤的局面,何况他是真的很看重她腹中的孩子,便说道:“朕明日再来,还要回去处理公务,你先睡吧。”朱正熙说完要下床,方玉珠轻声问道:“皇上不留下吗?”

    朱正熙看了她一眼:“九叔他们还在开平卫苦战,朕岂能安睡?”

    方玉珠怕惹恼他,不敢再说话。她知道皇帝已经多番让她,可心中还是难过,这个男人当真一点都不喜欢她。他对她有怜惜,有尊重,却独独没有男人对女人的爱。

    朱正熙更衣完走出寝殿,到了咸福宫外,京城的守卫来禀报,朱翊深回京了,而且直接去了晋王府。朱正熙面容凝重,同样是为人父,他能理解九叔的心情,但前方战事吃紧,此刻怎能擅离职守,置国家的安危于不顾?然还未等他说话,传信兵又接踵而至,报开平卫大捷,晋王与众将士誓死守住了城池,等到援兵。

    所有人皆欢欣鼓舞,朱正熙的脸上也阴转晴,笼罩在心头多日的阴霾总算散去。他心想,九叔定是在开平卫大捷之后,马不停蹄地赶回来,才比传信兵还早到达。难怪皇爷爷说他是护国的神器,如此艰难的一战,都被他打赢了。

    朱正熙高兴地折返,想将这个喜讯与方玉珠分享。刚要进门的时候,却听到里面几个宫女围在一起议论。

    “花园里淹死了一只猫,子兰姐姐让人去打捞了。千万别告诉娘娘。”

    “死猫可不吉利啊。会不会是有人故意的?”

    “我们咸福宫如今是宫中的众矢之的,尤其是坤宁宫那位,巴不得我们娘娘出点事呢。”

    朱正熙闻言不悦,欲进去呵斥,刘忠将朱正熙请到旁边:“皇上,几个小宫女的议论而已,您不可当真。”

    “皇后乃是国母,岂容他们攀诬?”朱正熙责问道。

    “如妃娘娘怀有龙子,宫中上下难免紧张。死猫毕竟不吉利,他们就觉得是有人故意所为。奴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们,让他们不要乱说。您若是进去,被如妃娘娘听到了,恐怕会乱想。”刘忠恭敬地说道。

    朱翊深想了想,干脆拂袖离去。

    他走了以后,方玉珠从寝殿里出来,看着门外失神。子兰过来扶着方玉珠:“娘娘,看样子皇上很维护皇后。幸好您没有直接说,否则怕是要惹龙颜大怒。”

    方玉珠冷冷地说道:“父亲和舅父说皇上一方面要对付世家大族,却也要倚靠他们,果然不假。他现在能一碗水端平,不过是因为没有踩到他的痛处。他对我和皇后的感情,就像他看待朝中的大臣,只希望我们互相制衡。我早就知道,那件事直接对他说,他未必会信。”

    子兰觉得如妃自从被贬过一次以后,行事周虑了许多,不像以前那样鲁莽了。她当然愿意看到这样的转变,在这深宫内苑中,明枪暗箭无数,又有个势大的皇后,她们得小心翼翼的。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子兰问道。

    “他不看重我,自然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但有个人,他却十分看重。只要事涉那个人,不信不能把皇后牵拉出来。就算这回不能扳道皇后,让苏家受创,皇后的地位也就没那么牢固了。”方玉珠说道。

    子兰想了想:“娘娘是说晋王妃?可是晋王可不好对付啊。而且上次若非晋王妃在皇上面前求情……”

    “你放心,晋王妃怎么说也救过我一次,我不会害她。何况晋王还打赢了开平卫之战,我不会跟他们作对。我只是要用她……”方玉珠凑到子兰的耳边,仔细叮嘱了一番,子兰连连点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