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7章

作者:泊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明修一早就到了吏部忙碌。朱翊深对他还是十分信任, 把调配粮草这样重要的差事交给他来办。对于他这个甫晋升的年轻侍郎来说,这是他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处理好了, 必定能把位置坐稳, 处理不好, 那就更加难以服众。

    在这风口浪尖上, 他也只能坚定地往前走,没有退路。

    他知道自己能有今日的地位,其中有苏家的支持, 还有皇帝一心想要与士族对抗的决心。纵观如今的朝堂之上, 结党营私的都是累世公卿之家, 他们掌握着大部分的权力,对皇权产生了极大的挑战。这点在统道皇帝时就出现了端倪, 最好的例子便是三王之乱。

    那以后, 虽然世家的势力有所削弱,但以苏濂为首的文官集团, 仍然以出身显赫的为重。随着苏濂离开朝堂,平国公日益跋扈,永明帝也开始对世家出身的官员进行强势地制衡。

    叶明修便是乘了这股东风。但他知道皇帝也只会做到这里了,剩下的事还是要靠他自己。

    他在吏部的公堂召众人议事,下属官员各自禀报所分派的任务完成的情况。确认完进度以后, 众人各自散去。一个其貌不扬的官员跟着叶明修到了屋子里, 叶明修回头问道:“你有事?”

    那官员说道:“下官是户部负责大米采买的官员, 有件事想私下禀报大人。晋王又催我们加派米粮, 但是军中所用的二等米前两日送出去的已经是京畿的全部了,短时间之内,实在弄不出晋王所要的数量来。”

    叶明修倒了两杯茶,问道:“以往的惯例是什么做的?”

    那官员走近了一些,神采飞扬:“以往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是在二等米里面掺杂一些粳米,省下来的钱自然都是孝敬大人您的。其实大人,之前您要我们全部送二等米去前线的做法,就已经亏了不小的一笔……”

    “所以你的意思是,一直以来给前线将士吃的米都是好坏掺杂的,而不是按照规定的二等米?”

    “是的呀。每次出征,负责粮草的大人都是这么做的。在军营里的伙夫自会把精米给上头的人吃,下面那些士兵小卒,没有人会计较这些的。”官员赔着笑脸说道。

    叶明修忽然把端起来的茶杯一掷:“想必送去的棉衣你们也动过手脚吧?不吃饱穿暖,将士如何能够行军打仗?怪不得京卫的作战能力每况愈下,五军都督府和兵部一直由微词,原来是尔等之过!”

    那官员见叶明修动怒,缩了缩肩膀,往后退了几步,不敢说话。他原以为这个吏部侍郎是平民出身,会更喜欢钱财。如今看来,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做出这个样子给谁看?在官场的时日久了,人人都是想着为自己谋利,谁还真正地忧国忧民。

    “京畿没有米便想办法从附近的几个布政使司调,再不行就从江南调。这一战关系到京师的存亡,关系到我朝的国运,必须倾国力支持,绝对不能马虎。听明白了吗?”叶明修严肃地说道,“若被我查出有弄虚作假者,立刻送都察院查办,绝不姑息!”

    那官员一震,好像有些明白为何晋王点名要叶明修督粮草。他连忙应是,也不敢多说什么,就告退了。

    叶明修一直在吏部忙到黄昏,刚一出宫门,阿柒便跑过来:“大人,不好了。”

    路上,叶明修听阿柒说了白日发生的事。他不知道会有那么多人来家中送礼,苏奉英竟然还让下人登名造册,叫那些人在府门外排长队。这种世家高官的做派,简直在折辱他!

    阿柒边驾马边说道:“那几个护院也不知道夫人从哪里找来的,凶悍得很。打碎了姚家老爷送的礼不说,还把人从台阶上推下去,听说伤得不轻。后来晋王妃亲自来了,跟夫人说了一通话,夫人就派青芜姑娘把排队的人都疏散了,也送了赔礼去姚家……”

    “先不回府,直接去姚家。”叶明修说道,脸色黑沉,手在袖中握紧。他跟苏奉英相敬如宾,家中的事也不大过问。她出身高门,自小耳濡目染,处理内外事务都游刃有余,叶明修没操过什么心。但此事,她着实做得有些过了。

    ……

    若澄在屋中看一本游记,手边有一张舆图,画着国境内的山川。全国统分为两京,十三布政使司。她打小还没出过京城,也不知道书中所写的淮左名都,岭南荔枝,芙蓉城都是怎样的。

    “你们去过京城以外的地方吗?”若澄托腮问道。

    素云和碧云正在旁边收拾冬日的厚重衣物,顺便把箱子里的夏日薄衫拿出来。素云说道:“奴婢的家乡在湖广,那里是鱼米之乡。”

    碧云跟着说道:“奴婢的家乡在江西,不过离家的时候太小,都没有印象了。”

    若澄看向她们:“如果以后我放你们离开,你们想做什么,想去哪里?”

    素云和碧云对视了一眼,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活,跪在若澄面前,齐声说道:“王妃,可是奴婢们做错了什么?”

    若澄连忙俯身把她们扶起来:“你们什么都没做错,但你们年纪都不小了,不想回乡见亲人,或者好好嫁人吗?实话告诉你们,我跟王爷打算在这次战事结束以后,离开京城,到时候你们也都去过自己的日子吧。本来我不打算这么早告诉你们,免得大家难过。可怕到时候说,你们又来不及准备。”

    “王妃……”素云低低叫了一声,“奴婢不想离开您。”

    “奴婢也不想。奴婢想一直跟着您。”碧云已经有些哭腔。

    若澄将她们二人拉到身边坐下来,怅然到:“王爷想要离开,恐怕没那么容易。宫里的阻扰也不小,而且一旦他放开手中的权力,危险也多了几分。我不是不想再带着你们,可这些年,你们的青春都耗在我身上了,我想给你们自由。以后若有缘分,我们还会再见的。希望到时候你们儿孙满堂,幸福美满。”

    素云和碧云都开始低声哭泣,若澄一手抱着一个,情绪被她们感染,眼眶也有点湿润:“好啦,离王爷回来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我们没那么快分别的,都不哭了。”

    “王妃。”婢女在外面叫了一声。

    “什么事?”若澄问道。

    “叶大人登门拜访,说是为了白日的事来向您请罪。李公公已经将他请到正堂,您过去见吗?”

    若澄有些意外。她今日跟苏见微说要叶明修给她一个交代,其实就是想拿晋王妃的架势吓一吓她,没想到叶明修竟然真的亲自来了。她连忙换了身衣服去正堂。

    叶明修身上还穿着官服,独自坐在堂中饮茶,烛火照亮他的侧脸,气质温润如玉。他好像还是当初在苏家族学教书的叶先生,收养了很多流浪的小狗小猫,一心做着鱼跃龙门的梦。短短几年的时间,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富贵高位,可那身官服,又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远了。

    若澄叹了一声,提着裙摆走上台阶。叶明修听见声响,立刻站了起来。

    若澄穿了身织金的缠枝莲褙子,凤尾裙,梳着高髻,并没有琳琅满目的珠翠,只插了个几根华簪子,却素雅动人。她踏着月光进来,气质脱俗,宛如仙娥降于人间。

    叶明修忽然想起自己很久很久以前做过的那个梦,虽然都只是些零星的片段,可梦里的她眼神忧郁,跟如今神采奕奕的样子判若两人。当真是被爱情滋润的模样。

    他有几分释然,又有几分怅然。

    “叶大人不用多礼,请坐吧。”若澄坐下之后,对叶明修说道。

    叶明修站着行礼:“下官特来登门谢罪。今日之事,是下官之过,未约束好家人,误伤了姚伯父。适才登门之前,下官也已经去姚家赔过不是,取得了姚伯父的谅解。还要多谢王妃提醒拙荆,免了下官一场祸事。若王妃还有别的吩咐,下官定不推辞。”

    若澄看着叶明修道:“大人行事周虑,为人谦和,我猜今日之事你也不知情。既然舅舅都原谅你了,我当然也不会再有二话。自少小时与大人相识,知道大人有鸿鹄之志。你一步步走到今日,实属不易。舅舅为人和善,且心中一直对你有愧,自然不会追究。可换了个人,可能就无法善了。以后多注意些吧。”

    “王妃所言极是,下官以后定当严加管束府内。”叶明修恭敬地说道。

    若澄心中本来是对叶明修有气的,但是他主动放低了姿态,一副任打任骂的模样,她也不好再发作。

    “既然来了,不坐下喝杯茶吗?”若澄换了口气,“王爷离开京城已经十多日了,没有只言片语寄回来。大人可知道些情况?”

    叶明修依言坐下,碧云送了茶水进来。他负责粮草,几乎隔两日就要与前线通信,自然对朱翊深的情况知道得很清楚。瓦剌十万骑兵驻扎在离开平卫不足十里的地方,每日都要面临着攻城的巨大压力。朱翊深现在忙着加固城防,等待图兰雅公主的援兵,当然没有闲暇写信。

    叶明修斟酌着字句说道:“大概是王爷专注于战事,所以才没有寄信回来。不过王妃不必担心,如今开平卫的情况尚好,下官这两日还要送新的粮草过去。倒是押送官若见到王爷,可以帮忙探问。”

    若澄略略安心了一些:“有劳大人了。”

    “哎呀,你快让我进去,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见我们大人!”外面响起了阿柒的声音,好像被人拦住了。

    若澄说道:“让他进来。”

    阿柒三步并作两步就跑进了堂中,先向若澄行礼,暗暗惊讶这还是当初那个沈姑娘吗?简直都认不出来了。他不敢当着若澄的面乱说,只道:“大人,跟小的出来一下。刚刚有人送了封信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