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1章 第 171 章

作者:柔桡轻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171章

    姜婳怀孕的事情知晓的人不多, 姜清禄和许氏自然知道, 她刚怀上就告知过爹娘,爹娘又给远在苏州的姜妤和姜振生送了信, 两人估摸着这段日子该到京城来了。

    过了两三日, 姜妤跟姜振生来到京城, 姜妤看到姜婳微微隆起的小腹, 泪眼汪汪的。

    她知晓姐姐的心结,原本都打算把她和夫君生的第一个孩子过继给姐姐的,如今姐姐终于得偿所愿,她愿意做任何事情只求姐姐能够平顺顺遂生下宝宝。

    姜婳拿着帕子给姜妤擦眼泪,“快别哭了。”

    姜妤泪汪汪道:“对, 我不能哭,大姐姐怀孕是好事,我还等着大姐姐给生个胖胖的小外甥。”

    姜婳笑道:“那你陪我小住些日子, 我也挂念着你。”

    姜妤点点头。

    只是他们夫妻两人,到底不好住在燕府,回姜宅住的, 姜妤没事就往姜婳这边跑,买了不少东西, 全是给小孩子的。

    ……

    到了年关时,姜婳肚子已经很大了, 她畏寒的毛病好像好了,不过冬日里又不需要出门,因她大着肚子, 连年三十宫宴都没去参加,今年姜清禄,许氏,还有姜妤两夫妻都来燕府陪她过年,因为燕无屹进宫去了,他这段时间除了早朝,其余所有时间都用来陪着她,她每天睡到巳时才醒,醒来时他已经从宫中回来,陪着她吃早膳,陪着她在庭院里走走。

    晚上用过晚膳,等她梳洗后,他就陪着她说话,念书给她听,整夜守护着她,她夜里稍微有些动静,他便醒来。

    特别是怀孕后期,肚子大起来,夜里总是频繁起夜,她动一下他都能立刻坐起来,她肚子大了,他都不敢打横抱她,总是扶着她去净房。

    其实姜婳怀孕这大半年并没太多不同,肚中的宝宝很乖,胎动也很规律,她没有孕吐,胃口很好,皮肤几乎比孕前还要莹润白皙,稍微胖了些,燕无屹根本不敢碰她,偶尔受不住会抱着她亲许久,姜婳也担心他憋着,说用手,他都会拒绝,不想她累着。

    年夜饭这天晚上,燕无屹去参加宫宴。

    姜婳她们在家中吃,所有人都照顾着她,何氏当初知道姜婳怀孕后,简直喜极而泣,抱着姜婳哭了许久。

    现在所有人的口味都照顾着她。

    姜婳反倒没以前挑食,但口味也变化很多,酸甜苦辣的都吃,以前喜甜鲜口味的,现在酸辣的也极喜。刚吃完年饭,燕无屹就回来了,披着厚氅,走的有些急,进屋见姜婳正笑眯眯的吃蜜饯,他神情松动了些,这些日子只要她不在他的视线中,他就担忧着,今日宫宴有边疆大臣,他需跟着应酬。

    不过宫宴一散,他就打道回府,瞧见婳婳那一刻心方安定下来。

    姜婳睡得早,有些扛不住,也不用守夜,燕无屹牵着她回房休息,走在路上她还在揉眼,“夫君,我困。”她困的眼都快睁不开,走路还有些急。

    燕无屹牵着她,“走慢些,小心别摔着,我让丫鬟们准备了热水,待会儿回去洗了就能睡下了。”他摸着她的手心,暖呼呼的,又问:“晚上吃的什么?要不要让小厨房熬些高汤,晚上起夜饿了做些面吃?”

    他变的格外的唠叨,她日常的吃穿住行,他都要过问。

    姜婳用手遮着嘴打了个小哈欠,“吃的挺饱,今晚做的酸笋汤挺好喝的,让小厨房留些鸡汤,晚上饿了就用鸡汤做酸笋汤吧。”这酸笋汤是用鸡汤打底,加入酸笋,鲍鱼丝,海参丝,鳝鱼丝,酸笋丝熬成的,味道鲜香,带着酸辣口味,她格外的喜欢。

    回到房里,燕无屹就着丫鬟端来的热水亲自给姜婳擦脸擦身子洗脚。

    刚洗罢,姜婳就睡着了,他也早早的过去净室梳洗陪她睡下,几乎是小心翼翼的把人拥进怀中。

    日子晃悠悠的过去,很快到了六月,天气渐热,姜婳再有几日就快生了。

    每月宫中的刘太医都会特意来燕府帮她把脉,刘太医告诉他们,从未见过怀相这般好的。

    仿佛是印证了那句先苦后甜,姜婳整个孕期都特别轻松,除了快生的这几日。

    她肚子坠的有些难受,夜里要起来好几次如厕。

    因为这,加上她快生了,燕无屹夜里都不敢睡,几乎是整夜守在她。

    刘太医说过,想要孩子生的顺利,每天要适量的运动。

    姜婳很听话,她也希望顺顺利利生下她的孩子。

    燕无屹因她快要生了,这半月连早朝都不去,跟皇上告假。

    皇上其实挺需要他处理公务,不过也晓得燕首辅爱妻如命,自然允了。

    又过去几日,姜婳吃过午膳,让燕无屹扶着她慢慢在庭院里走动,她肚子坠的难受,晓得就是这几日了,每天也不敢多睡,吃过膳就在庭院走小半个时辰。

    燕无屹牵着她的手,另外一直大掌稳稳的扶在她的腰后。

    走了半刻钟,姜婳突然僵住,燕无屹预料到什么,紧张道:“可是要生了?”

    姜婳也紧张起来,抓紧他的手,“夫君,快,快些叫人,要生了。”小腹一阵阵的疼,而且下身似乎有羊水流出来。

    燕无屹脸色刷的惨白,哑声喊人,丫鬟跟侍卫们很快过来,侍卫去请产婆,产婆就住在府中,距离这儿不远,之前产婆就交代过丫鬟们,主子要生时要铺产床,再去厨房烧热水,多烧些,因此丫鬟们都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

    姜婳已经被扶进产房里,产婆很快就来了,见站在床榻边的高大男子,急忙道:“大人,您出去吧。”

    燕无屹不吭声,脑子乱糟糟的,他脸色苍白,手都在抖,只顾看着床上忍着痛的女子,产婆的话根本未听进去。

    “夫君,你快出去吧。”姜婳不太想她生产时的样子被他看见,挺着大肚子,张开双腿,血肉模糊的。

    燕无屹动了下嘴唇,他看着婳婳,没吭声,他不想出去。

    姜婳哭了,“你快出去。”

    产婆急忙道:“夫人,万万不可情绪激动啊。”

    燕无屹不敢坚持,退出产房。

    姜清禄,许氏和姜妤两夫妻来时就见燕太傅站在廊庑下,动也不动,盯着房门,走近他们才见他眼眶通红,眉心蹙着,拳紧紧的攥着,手背上青筋鼓起,手臂都是颤的。

    姜清禄见女婿这般,也不好劝说,跟着一起在外等着。

    女子生第一胎通常需要很长的时间,他们所有人都从白天等到黑夜,房里偶尔传来姜婳的几声痛呼,她似乎极力忍耐着,不想耗费太多体力。

    燕无屹站在房门前,一步未动,他就这样站了几个时辰。

    没人敢上去劝他。

    等到房里传来孩子的哭声,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燕无屹几乎是立刻把门推开走进去,产婆抱着孩子欢喜道:“大人,是个小公子,您可要瞧瞧。”

    燕无屹没听见一般,绕过屏风来到床榻旁,见床榻上满头大汗的女子,半跪在她的面前,俯身紧紧把人抱进怀中。

    随后而来的何氏接过孩子,见襁褓里的婴儿闭着眼睛,皮肤有些皱,心里软成一片。

    产婆笑道:“夫人生的很顺利。”孩子不算重,身下也没有撕裂,而且这才三四个时辰就把孩子生了下来。

    姜婳被他拥在怀中,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半晌才道:“夫君,把孩子抱来让我瞧瞧。”她盼了这些年才得来的孩子。

    燕无屹过了许久才放开她,姜婳就见到他发红的双眼,他竟哭过了。

    燕无屹颤着唇亲吻她有些干裂的嘴唇,起身让何氏把孩子抱过来,他看了眼那襁褓里的孩子,目光又落在婳婳身上。何氏弯腰把孩子放在她的枕边,姜婳看着看着眼睛就红了。

    燕无屹道:“姨母,先把孩子抱过去让奶娘喂养,让婳婳休息会儿,厨房熬了粥,也先让婳婳吃些。”

    何氏点头道:“对对,婳婳这生了大半天,也累着,先吃些东西,我先把孩子抱下去。”

    姜婳不同意了,小声道:“夫君,之前说好让我自己喂养的。”

    还没生之前她就跟他商量过,想孩子生下来自己亲自喂养,不过担心奶水不够,还是备着两个家世清白的奶娘。

    燕无屹坐在床头安慰她道:“只是先让奶娘喂着,怕他饿着,等你吃饱了就把孩子抱过来。”

    姜婳不依,她想宝宝吃的第一口奶水是她的。

    “好好,都依你。”

    燕无屹什么都顺着她。

    才生了孩子,不能吃太补和下奶的东西,否则奶水没通,会全堵住,到时候胸会硬的跟石头一样,非常遭罪。

    燕无屹早就做好功课,先让丫鬟们端来白粥给她吃,又吃了些清淡的菜。

    饶是如此,奶水还不通,宝宝吸不出奶水,急得哭,最后婳婳红着脸让燕无屹帮着吸通的。

    等宝宝终于吃上第一口已经是半夜。

    姜婳困的不成,被抱到干净的房间,由着他帮着清洗身子,这才睡下。

    到底是生孩子,姜婳身子亏损了些,前几日基本都是吃了就睡,等到洗三那日也是由着燕无屹跟府中的掌事嬷嬷操办的。

    等到把宝宝抱回来,姜婳喂他吃了奶,才问燕无屹,“夫君,可有想到宝宝起什么名字?不如小名就叫嘟嘟吧。”她希望宝宝长的胖嘟嘟的。

    燕无屹看了吃饱了就睡的嘟嘟一眼,“好,小名就叫嘟嘟,大名便叫燕顾怀。”顾怀,眷顾怀念的意思。

    姜婳欢喜道:“那嘟嘟以后便有大名了。”

    ……

    满月后,姜婳出了月子,终于好好去净室沐浴梳洗,整整一月,夫君都不许她去净室的浴池里洗,只是用热水帮着她擦擦身子,怕她落下病根,她觉得身上都是酸臭的,每天晚上跟他闹别扭,不想他抱着,不过每天早上都是从他怀中醒来。

    也不知是不是姜婳的错觉,她总觉得夫君似乎不太爱这个孩子。每次他见着孩子都是一副冷淡的模样,甚至都没怎么抱过他。

    姜婳就有些伤心,生了嘟嘟以后,她心思格外细腻。

    丫鬟们伺候她梳洗干净,换上衣衫。

    生下嘟嘟后她的身子很快恢复好,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皱纹,小腹已经平坦下去,除了鼓鼓的胸脯几乎看不出她与之前的区别,甚至肌肤都更加的有光泽,白嫩,没有一丝瑕疵。

    她穿好衣裳,回去房里看嘟嘟,越看越伤心。

    嘟嘟这么可爱,夫君怎么会不喜欢他。

    等到燕无屹从书房回来就见婳婳盯着嘟嘟掉眼泪,他脸色立刻就变了,大步走了过来,“婳婳,怎么了?”

    姜婳扭头瞪着他,“夫君,你根本不爱嘟嘟。”

    燕无屹哭笑不得,上去把人抱起来,“我的婳婳再说什么?”

    姜婳哽咽道:“你根本不爱我们的孩子,你从来不肯抱嘟嘟,还不肯亲吻他,他明明这样的可爱。”小家伙从一开始的皱巴巴长到现在的肉嘟嘟,皮肤雪白,可爱的不行,她不知道这样可爱的嘟嘟,他爹竟然不爱他。

    燕无屹叹气道:“谁说我不爱他,我只是更加的爱你,我的心里只有你的位置,他的位置太少了。”

    他爱嘟嘟,那也是他的儿子,只是他占的分量太少了。

    姜婳红着眼睛道:“可他是你的儿子,你要多爱他一些才可以。”

    “好好好,都听夫人的。”燕无屹什么都顺着她。

    燕无屹哄着哄着,见她鼓鼓的胸脯,眼神都有些变了。

    不大会儿,房间的丫鬟们都退下去,只余他们两人。

    过了会儿,房间传来婳婳低低的惊呼声,“别,不行,不能吃的,嘟嘟快醒了,待会儿嘟嘟也要吃的。”

    接着就只剩姜婳的呜咽声。

    这次燕无屹还是没敢碰上,太医说要两个月之后才可行房。

    ……

    嘟嘟半岁大的时候已经长的很好看的,肉呼呼的,眼睛却很大,瞳仁很黑。

    跟燕无屹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嘟嘟半岁多,燕无屹抱他的次数多了些,因此这小子不让奶娘抱,总喜欢赖在他娘身上,燕无屹就怕婳婳累着,总是他抱着。

    嘟嘟很乖,夜里甚至很少闹腾人,只要睡前吃的饱饱的,他能一夜睡到天亮。

    府中请来的两个奶娘根本就没用过。

    小家伙现在会翻滚,还能坐一小会儿,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盯着他娘亲看,笑眯眯的可讨人喜欢了。

    每到这时候,姜婳整颗心都是软的,过去抱着嘟嘟逗他玩。

    通常这种情况是无时无刻的,就是说,只要嘟嘟瞧见他娘,就会用这招把他娘吸引过去。

    这时候燕无屹都是被冷落那个。

    燕无屹皱眉,把嘟嘟从婳婳怀中拎出来交给外面的奶娘,让她们哄着这小崽子。

    他觉得这小崽子生出来就是克他的。

    ……

    嘟嘟一岁的时候已经会喊娘亲爹爹了,娘亲喊的最顺口,喊爹爹的时候总是不情不愿的,他还是爱粘着娘亲,每天都要娘亲哄着睡觉,他最近长大了,他爹说,孩子大了,不能再跟着爹娘睡了。

    嘟嘟虽然听不太懂,可他每天早上醒来再也不是娘亲的怀抱,他不干了,每天早上就在奶娘屋子里大哭。

    于是他娘就受不了,不让他跟奶娘睡了。

    小家伙如意了,他爹却整日黑着脸。

    过了几日,姜婳收到边关来信。

    是关于沈知言的。

    其实她不是特意打听沈知言,这辈子她该报的仇都报完了,有个爱她如命的夫君,还有了嘟嘟,家人也都安康,她还挺知足的,唯一不安的就是沈知言,现在过的越幸福,她就越是担心这人会有什么变数,当初她应该直接把人弄死的。

    后悔也没法子,这两年她怀孕生下嘟嘟,根本没时间跑去边关。

    何况她要真敢跑去边关,她家夫君要生气的。

    所以就只能让人去边关打探沈知言的消息,希望他早点死。

    送到她手中的书信有两封。

    一封是明安明成的,他们两人跟着姜振生去边关,姜振生有笔生意要谈,姜家人担心他在边关吃亏,就派了侍卫跟上,姜婳也让明安明成跟了去,偷偷让他们打探下沈知言的情况。

    书桌上的两封书信其中一封就是明安明成递回来的。

    上面说,沈知言已去世,他在边关水土不服,身体不太好,两月前骑马时从马背上摔下,在病床上躺了半月就去了。

    还有一封书信写着婳婳亲启。

    是沈知言的笔迹,这封书信应该是沈知言写给她的,不是明安明成送回来的,估摸着是托人送来京城的。

    婳婳犹豫了下,拆开书信。

    上面只有一句话,

    婳婳,对不起。

    他临死才醒悟,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婳婳。

    姜婳蹙眉,她看这句话,心情平静,并无波动,正打算把两封书信丢在香炉里烧掉,房门被推开,燕无屹穿着官服走进来,看样子应该是刚下早朝,不知为何,她有些心虚,把妆奁上的两封书信扒拉到一旁,怕夫君瞧见。

    燕无屹见她心虚的模样,又见她白嫩的手拨着两封信笺想藏起来,过去道:“怎么了?”

    姜婳心虚,“没甚,夫君在宫里肯定没吃吧,我去让丫鬟们送些吃食过来。”

    “不用。”燕无屹解开官袍,“还不饿,帮我把衣袍拿过来。”

    姜婳过去把他的衣裳拿过来,就见他正翻看那两封书信,想必上面的内容都已看见了。

    她有些心虚,过去把衣衫给他,抱着他的手臂撒娇,“夫君,天气有些热,你要不要先去净室洗洗?”

    燕无屹道:“这是什么?”他声音淡淡的。

    姜婳听不出他的喜怒。

    燕无屹低头看她,“你还在打探他的消息?”

    姜婳想起沈知言毕竟是她的前未婚夫,夫君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又不能跟夫君直说只是想看看沈知言死了没。

    自打两人成亲后,他再也没对她冷过脸,这会儿见他这样,她心里委屈。

    “你还记着他?”他又问。

    姜婳不吭声,过了会儿闷声道:“你一身汗,要不要先去洗洗。”

    燕无屹冷着脸,不知再想什么,也不说话。姜婳低声道:“夫君,先去梳洗,我伺候你梳洗好不好?”

    坐在榻上玩脚丫的嘟嘟抬头看向娘亲和爹爹,冲他娘露出个灿烂笑容。

    燕无屹看了儿子一眼,转身朝着净室走去,姜婳知晓他这是同意了,心里一喜,忙跟着进去。床榻上的嘟嘟就脆生生的喊了声,“娘亲。”

    姜婳顿住脚步,她差点把儿子给忘记了,正想回头哄嘟嘟,却见夫君站在隔间净室的门口不动了,他回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就冷咻咻的。

    她就为难起来,到底是哄儿子还是哄夫君呀?

    最后到底担心夫君乱想,误会她还惦记着沈知言,她就一咬牙,喊奶娘进来把嘟嘟抱了出去。

    嘟嘟被抱出房门就放声大哭起来,哭的姜婳差点跟着出门了。

    只是净室门口那道人影实在太高大,她无视不起来,只能哭丧着脸朝着他走过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净室里。

    不大会儿里面传来娇弱的呜咽声,“你欺负我做什么,不是说就伺候你梳洗吗。”

    然后是男子沙哑的声音,“你不喜欢我这样对你吗?还是你还惦记着他?”

    女子娇声道:“你,你浑说,我哪有,呜,哪有惦记着他,我没有,”声音断断续续。

    “那我方才瞧见你看他写你的书信,似乎很难过的模样。”

    “哪有,你乱说,呜呜,不要了……”又是断断续续的女声,“你,你走开。我,我只是想瞧瞧他的下场,哪里知道他还会写信给我,我,我从来都没有想念过他,我心里全是夫君……”

    “唔……”最后的声音似乎被吞了下去。

    不大会儿里面响起女子的呜咽声和求饶声。

    这声音足足持续两个时辰,等两人从净室出来男人脸上一脸餍足,女子昏昏欲睡的被他抱着。

    燕无屹就抱着婳婳过去换上干净的衣裳,见她实在累着,有些心疼,亲了亲她的脸颊,“你先睡会儿。”

    姜婳瞪了他一眼,“你方才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生气,想她哄他,结果就被吃干抹净。

    燕无屹忍着笑,“婳婳,我没有。”

    姜婳脸颊都红红的,委屈巴巴道:“你方才对我冷着一张脸。”

    燕无屹把人抱在怀中叹气,“我如何舍得那样对你。”

    她是他的命。

    当年和离再遇,他也是想冷淡些,让她吃些苦头,可是看见她的那一刻,什么想法都没了,他只想把她抱进怀中好好疼爱着,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舍不得她被外面的闲言闲语伤害。

    温馨的时刻并没有多久,婳婳听见外面嘟嘟大哭的声音,她推了推他,“夫君,快些,嘟嘟在找我,我去把嘟嘟抱进来哄哄他,你多陪嘟嘟说会儿话吧。”

    燕无屹无奈道:“好。”他松开她,起身懒洋洋的靠在大迎枕上,看着他的妻整理衣衫,跳下床榻趿拉着绣鞋出门抱嘟嘟。

    走至门口的女子回头冲他展颜一笑,眸含秋水,犹如当年两人初见。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