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作者:木白柏bai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年和李云锦同期出道的“甘蔗”曾凭着一张只能算得上清丽的长相就收获大批颜粉, 如今沈雁西和李云锦双双爆照,其杀伤力可想而知。

    这一年的夏天,网文圈最热闹的事被“书楼”承包了,这家网站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迅速扩张板块,挖走多为神级写手。而当众人得知书楼幕后的老板就是雁回西楼时其吃惊程度不亚于听说纵阅网和博览网合并了。

    与此同时, 雁回西楼和云中锦书不但对外公布了恋爱关系还爆了一波照, 这事就变得更加高潮迭起, 这两人的长相放在娱乐圈也丝毫不差的好么?!

    当大家的关注点转移到了两人的颜值讨论上, 第一时间就有人冒出来质疑照片的真实性,毕竟这年头什么都能造假不是?——

    “假的吧?这照片好像从哪儿看过。”

    “卧槽作者都长这样,影视化自己去演就好了好么要演员干嘛?假的可怕。”

    “……这是疯了吗?为了给书楼做宣传都开始自我包装了?”

    倒是大部分人都觉得雁回西楼和云中锦书没必要在这种事儿上造假, 毕竟扒出来的可能性很高的好吧?

    不多时, 一大群书楼已经签约的作者纷纷在雁回西楼的微博下冒了泡——

    【天凉王破V:沈老板……你老婆是云中锦书啊。。。】

    【独善其身V:老板为了我们网站身先士卒, 不惜出卖色相,勇气可嘉, 诚心可表!】

    【龙空九吟V:艹!沈老板你骗得我好苦, 说好的一起搞基呢?!】

    【月下阑珊V:老板娘!请让我就地取材, 下本书以你俩为原型答应我好不好?】

    各大佬纷纷围观打卡,沈雁西是“书楼”幕后老板的事实是板上钉钉的了, 不然谁能看见这种大神纷纷组团抱大腿的盛况?

    微博上很和谐很友好, 可到了沈雁西他们自己的微信群里画风就完全不一样了——

    “!!!友尽好吧?这藏得也太严实了。”

    “所以说李同学就是云中锦书?……妈哒不是说后勤管账的吗骗子!”

    “不不不, 重点是这两人这颜值妥妥的有毒好吧?跟我们这群死腐宅抢饭碗简直丧心病狂。”

    “艹, 要求涨提成,单身狗伤不起。”

    李云锦:“……”

    也许是这对情侣的颜值太过逆天, 亦或者是两人公布的消息实在太过劲爆,没过多久这条消息就挂上了热搜的尾巴,无论是李云锦和沈雁西亦或是书楼这个阅读软件都借着这把东风火了一波。

    随后李云锦和沈雁西现实马甲被扒,毕竟那张照片是承海一中的传说之一,这两个人在清大虽然低调可毕竟也是昔日系草系花的强劲代表——

    “卧槽!?这两个人是当年的承海一中之光啊,学神校草和学渣逆袭成学霸的校花情侣啊啊啊啊啊!”

    “额……是我清大去年新生入学季轰动一时的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CP组没错了……可怕居然都在写小说?”

    “是本人没错了,知道他们的人都知道这笔名的内涵……好屌啊,没想到我追的小说作者居然是我校当年的传说!!!”

    随后又有三次元眼熟李云锦和沈雁西这对的人出来作证,两人高中时代的逸闻被八卦人士爆了出来,重点强调的是李云锦的成绩在高三逆袭这件耸人听闻的事;

    在得知两人是两年前一起考入清大的物理系和英文系的高材生后,网文圈的众多同行再次默了,就连不久前还在口酸这两人秀恩爱的微信群也异常沉默。

    病,绝对是病。清大的莘莘学子跑来跟他们抢哪家子饭碗啊啊啊啊?!

    颜值逆天、学历吊打绝大多数同行,这样的组合凑出来就是为了打击他们而存在的吧?气哭!

    #学霸情侣#

    #校花校草强强联合#

    #网文作者最强CP诞生#

    微博上的热搜词也跟着频频升级,网文圈再热闹的也始终受众面较小,而这次沈雁西和李云锦“撞破次元壁”,实现了三次元与二次元的大联动。

    甚至连郑梓薇和顾泽都发来了慰问短信,调侃他俩居然一夜之间从校内火到了校外,冲着网红之路一去不返了。

    李云锦看着这些满屏充斥着莫名羞耻感的话题就很懵逼,对沈雁西幽幽说道——

    “我明明是个靠才华吃饭的,结果最红的时候居然是靠脸。”

    沈雁西:“这句话说得比热搜的标题都可耻。”

    很不要脸。

    唏嘘过后,李云锦忽然又抬头正色道:“可我怎么觉得你搞这么大阵仗背后没安好心啊。”

    女人的直觉一向可怕,尤其是涉及到自己在意的人和事的时候。沈雁西明明就不是这么乖张的性格,更怕这些没必要的麻烦。

    “我可没什么祸心,你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思想太过阴暗,得改。”男人一本正经,无比虔诚。

    李云锦默默给他丢了个抱枕,靠在沙发上没有说话,微博上依旧热闹一片,而他们两个这里却无比静谧。

    半晌后,她在轻声开口——

    “沈雁西,你是不是写完这本就退休了?”

    “退什么休?书楼还在我名下,别整天琢磨着篡权。”

    这男人……

    永远都是明明很伤感很温馨很感动的气氛,然后被他一秒钟打碎,就很气人的好吧?

    可还没等李云锦想出回怼的话来,沈雁西忽然又道:“就是因为要退休,所以才要提前把名分定下来。”

    李云锦:“……”

    “就算走也得把战场打扫干净不是?免得不识相的又冒出来天天在你微博下面聊骚。我可没时间盯着天天捉奸。”

    李云锦不服:“你回了博虹才是掉进美人儿堆好吧?我上哪儿捉奸去!”

    双标狗做到这个地步真的合适?

    男人嗤笑一声,丢给李云锦一个看白痴的眼神:“再过半年就跟你结婚了,你以为我爸妈不会大办一场,还用你去宣誓主权?”

    李云锦:“……”

    其实这男人吧,嘴是毒了点,情趣是缺了点,但至少……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是非常拎得清的,这样的男人就算飞得多远也不会让她觉得不放心吧。

    起身翻至沈雁西身旁,迈开大长腿坐在他的双腿上,平日里的仰视换成了俯视,李云锦低着头眼中闪着光。

    沈雁西抬头看着她,嘴角轻扬,不等她开口就率先将头搭在了她的肩上,随后李云锦听到他一句含糊不清的嘟囔——

    “《归巢》下个月就完结了。”

    “……”李云锦也顺势贴着他的头,眼中一片平静,“嗯。”

    “大三开学,我回公司实习。当初答应我爸了。”

    也就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啊……

    “嗯。”

    李云锦犹豫了几秒,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你是不是……舍不得?”

    无论当初沈雁西入了网文圈的目的是什么,但这两年他的努力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如果说没有一丁点的兴趣和喜爱,李云锦说什么也不信的。

    能得到其他读者认可的作品,百分之百是作者本人投入了无限热忱和心血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雨点打在客厅的落地窗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沈雁西没有立刻回答,李云锦低头看着趴在自己颈肩的那颗大脑袋忽然也有些低落。

    雁回西楼,这个笔名对于沈雁西的整个人生而言或许真的算不上什么值得浓墨重笔记录的丰功伟绩,可对于很多读者而言却是视为“本命”的存在。

    半晌后,男人低哑的,却又故作轻松的声音才传了出来:“以后有机会,当个兼职写手也不是不行……”

    如果想写,不是全职其实也没什么,他沈雁西不过是不把写作当成主业罢了,谁还能拦着他当个斜杠青年不成。

    李云锦闻言轻轻扬起了嘴角,其实只是不能像以前的七百多个夜晚那样全部都陪在她身边一起码字而已,也不是说从此以后两个人就彻底全无交集,反正书楼的老板还是他。

    这么一想,心里就舒坦了不少。

    “沈雁西,谢谢你。”女人的眼神温柔,情意缱绻。

    两年的时间,李云锦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职业作者,体验过爆红、经历过各种被黑、领教过被污抄袭……

    悉数起来才赫然发现短短两年,该经历的所谓挫折一个也没有落下。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被喷了就跳脚发飙的小新人,终是在一次次的历练中平复了自己的心态。

    一场洗礼,陪在她身边的除了一路跟过来的读者,还有他。而这些才是李云锦更愿意珍视和在意的。

    这一句突如其来的感谢,和这男人当年毫无征兆地做出“陪你两年”的承诺时如出一辙。

    沈雁西抬头,看见她眼中的光亮,静了几秒后扬起了嘴角,答得郑重其事——

    “如果一定要谢也是我谢你,毕竟是你挖掘出了我的另一项天赋。”

    郑重其事地道谢,变着法的自吹自擂。

    李云锦也笑:“如果你始终扑街,这两年就不写了吗?”

    沈雁西眼神的笑意更浓,伸手捏了捏自家媳妇儿脸上的肉,随后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李云锦懂他,就如自己了解她一般。因为有她,如获至宝。

    ……

    沈雁西的生日是8月24号,而这天正巧也是他们大二暑假的最后一天。

    这一天,终于等到法定结婚年龄的两个年轻人一早出现在了民政局门口,办理业务的大姐很惊讶——

    “男方今天才满22岁?”

    沈雁西点头:“终于熬到这一天了。”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迫切地想要过生日。

    业务员:“……”

    其实她本来是想多嘴说一句“年纪这么小就结婚一定要珍惜,千万别把婚姻当儿戏”的,可看着这男方的态度哪是儿戏,简直迫不及待了啊……

    压下自己心头的一大堆想法,十分麻利地给两人按流程办好了手续,直到送走这两个小年轻后才暗自说道——

    “这么小的年纪再谈两年恋爱不好吗,何必火急火燎地往坟墓里面跳……”

    旁边一位同事听到了不禁笑道:“姚姐您这话可千万别让领导听到了,要不一准儿批评您思想偏激觉悟不够。”

    两人相视一笑,闲聊两句掀过了这个话题。只不过李云锦和沈雁西这对新人还是给姚姐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一顿盘算着他们到底会不会过来“换证”。

    这想法要是被沈雁西知道了估计想打人——您就不能盼着我们点好?

    两个人按照之前的计划,在沈雁西满22岁这天领了证,没有太多繁杂的程序,一个想嫁,一个想娶,谁也不想废那个心思故意在这事上拿乔。

    就连事情都是在昨晚睡前谈妥的。

    “明天我生日。”

    “嗯,怎么安排?”

    “去趟民政局?”

    “行。”

    ……

    果然近墨者黑,李云锦发现自己现在也毫无任何情趣可言,所以说言情小说里的单膝跪地放气球都是骗人的。

    很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沈雁西又又双叒叕坑她,特么的即便不来个求婚经典桥段可你这连求婚的步骤都省了是几个意思?

    彼时的李云锦已经身怀六甲,一个怒气冲天就去找自家婆婆告状了——

    “妈,沈雁西他欺负我!”

    一开始还是假模假式地装哭掉眼泪,后来却是真的被自己说哭了,真情实感。

    沈妈妈听完自家儿媳梨花带泪的控诉后简直比当事人还气愤,当年这两个孩子领证的事他们自然是知道的,但具体的细节却没过问,自以为孩子们自己去处理更好,却万万没想到自家儿子居然就这么臭不要脸地把儿媳妇儿给骗回来了?!

    换做这是嫁女儿,她不抽死这个混小子她就不是他亲妈。

    遂,怒气冲天的沈妈妈一个电话打给了当时正在开会中的沈雁西——

    “你给我马上滚回来,给你媳妇儿跪地上求婚!”

    沈总一脸懵逼:“……”

    我儿子还有三个月就蹦出来了现在求婚是不是前后顺序有点不太对?

    可还没等他开口回复,自家媳妇儿那略带哭腔的叫嚷声就从电话彼端传了过来——

    “对!单膝跪地那种的!我还要大气球拉横幅!”

    沈雁西:“……”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拉横幅……你当这是游街示威呢?

    可他现在只敢在心里吐槽逼逼,自从李云锦怀孕后沈雁西就再也没了当初怒怼媳妇儿的勇气,梁静茹也给不了他。一个不小心就哭给你看你,哄都哄不过来的那种。

    后来,沈雁西有没有单膝跪地除了李云锦没有人知道,但有件事却着实轰动了帝都的科技圈。

    当晚博虹大厦那堪称金融街最贵广告牌LED上一条告白吸引了路人和媒体的关注——

    “沈雁西爱李云锦”

    全世界都知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