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5章 团圆

作者:桃花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莫茹顾不得和他开玩笑, 赶紧告诉他莫应棠回来的消息。

    周明愈惊喜道:“真的?那肯定能在家过年吧?”

    莫茹摇头,“那可不敢保证,前几次都是匆匆回来匆匆走的, 兴许吃顿饭就走呢。”

    周明愈却觉的莫应棠肯定能在家过年, 否则也不会挑这时候回来, 大过年的让人回家又不让在家过年,怎么说都不人道嘛。

    烤炉里的肉散发着阵阵香气, 莫茹估计着火候寻思应该刷油和蜂蜜了, 这时候外面响起吉普车开过来的声音。

    莫茹和周明愈忙走出门去,就见一辆吉普车停下来——驾驶室里坐的是周钦暄!

    莫茹&周明愈:!!!

    ……

    莫应棠又指点小八几个注意事项, 然后示意他拉起手刹、关火,周七七从后面趴上来,“大舅大舅,轮到我了!咱们再开一圈嘛。”

    莫应棠在她头上轻轻弹了一下,“有的是机会呢,先回家。”说着他顺手就把钥匙拔掉。

    周七七:“大舅,信任呢?”

    莫应棠把钥匙放进迷彩服的兜里, “别耍心眼了,走吧。”

    周明愈已经帮他们打开车门,莫应棠下车看着姐姐和姐夫, 笑道:“姐夫,姐,我回来了。”

    莫茹眼睛都湿润了,拉着他的手臂, “再不回来,娘都要去部队要人了。”

    距离上一次回来那一晚上,这都过去三年了。

    周七七道:“妈,我大舅说这一次回来要住一段时间呢,把过去的假期都补回来。”

    莫应棠笑起来,“住到爹娘和姐姐都烦了为止。”

    “叫你这么说俺们整天在家的,早烦死了吧。”莫茹也笑起来,“住久一些好,正好娘要给你说媳妇呢。”

    莫应棠脚下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岔开话题,“姐夫和姐姐这么些年都没变样呢。”

    莫茹嗔了他一眼,“你俩外甥都这么大了,你这样可是笑话我呢。我看你倒是变样,看得出来部队吃的好,个子蹿高那么一大截。”

    周明愈有186呢,他比周明愈还高,莫茹比量一下得有一米九。

    说笑着,莫应棠去车里搬箱子,沈淑君留下一少半,大部分都让他拉过来给姐姐家。

    周明愈招呼他进门,“从家里过来的吗?”

    莫应棠点点头,“早晨六点半到家的,爹娘让我先过来看看。”

    寒暄几句,

    莫茹看好几只木条箱,里面装着奶粉、豆乳粉、麦乳精、各种罐头。

    她道:“怎么拿来这么多,我们留一半就行,剩下的你拿回去。”

    莫应棠道:“娘已经留下了。这些让你都留着,有个应酬什么的,还有大娘大爷他们也正好喝。”他早晨六点半到家,吃了早饭爹娘就催着让他赶紧去姐姐家。

    莫茹也没再推让,她就先收着,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

    周明愈和莫应棠把箱子搬屋里去。

    放好了东西,莫应棠鼻子动了动,“这么香,姐你们烤肉呢?”

    他走出屋门,眼神儿一下子就锁定院子一角的那个烤炉,惊奇道:“这是什么?”

    周明愈给他解释一下烤炉的原理,笑道:“腊八那几天垒起来的,你姐姐烤面包蛋糕的哄孩子玩儿。你大娘听说你过来,非让你姐烤一个大肘子给你尝尝,你姐又挂进去几只鸡鸭,等会儿放开吃啊。”

    小八提醒道:“妈,你该刷油和蜂蜜了。”

    莫茹哎呀一声,“我给忘了。”她赶紧去屋里把已经备好的料都端出来。

    周明愈已经戴上棉手套把炉门打开,用炉钩子把烤架拉出来,那上面挂了两只烤鸡两只烤鸭,表皮焦黄,一阵阵的香气扑鼻而来。

    他们把鸡鸭拿下来用刷子往上刷汁儿。

    莫应棠忍不住也帮忙,他们在部队的时候,有时候也会点燃篝火自己烤肉吃,他技术还不错呢。

    周七七看他两只手帮忙刷油和蜂蜜,就悄悄地去掏莫应棠口袋里的钥匙,可惜莫应棠总是能看穿她,故意躲开让她拿不到。

    等他们刷好油和蜂蜜就再放回炉子里,关上门继续烤。

    听着那滋啦滋啦烤油脂的声音,几人聊了一会儿,知道莫应棠这一趟下来是工作需要,会全面调整地方各县的革委会以及各县的工农业发展计划等等。

    他只是大概说了一下,并没有细说,当然也没有透露昨夜的事情。

    周明愈招呼莫应棠屋里说话,“外面冷。”

    莫应棠却道:“我去南屋跟大娘大爷问个好。”

    莫茹想起张翠花特意买了酒说让大弟去南屋吃饭,她就道:“小五哥你拿两罐麦乳精和奶粉一起过去,你们先耍着,等肉好了我再端过去。”

    周明愈就去拿了两罐麦乳精两罐罐头,陪着莫应棠去南屋。

    周七七追上去,求道:“大舅~~我姥娘爱吃烤鸭,我姥爷爱吃烤鸡,等会儿我和小八去给送过去呗。”

    她眼睛里直冒星星,钥匙拿来,钥匙拿来!

    莫应棠指了指一旁的自行车,“你俩骑车子去就行,反正也不远。”

    周明愈也让闺女不要闹,等舅舅空了再教她学开车。

    周七七只好回来缠着莫茹,“妈,你跟我大舅说让我也开开车呗,小八刚才一路开回来的呢。”

    莫茹笑道:“行,等会儿我教你开。”

    周七七呵呵,“我的娘,你可真能骗人,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以为谁都是小八,妈说啥就是啥,从来不怀疑啊。

    小八就追上他爸和大舅,“大舅,我妈说她会开吉普车,你把钥匙给她吧。”

    莫应棠就扭头看周明愈,周明愈笑道:“我和你姐那年去省城机械厂,她学会的开车。”

    莫应棠就把要是扔给小八,“听你妈的,不许让你姐姐自己开啊。”

    小八拿着钥匙跑家去,“妈,拿到了。”

    周七七立刻扑过来抢。

    要搁去年,她还比小八高呢,肯定能抢到。不过这一年小八蹿高一大块,比她高出一拳头,她踮着脚也没够到。

    “周钦暄,你不是好弟弟!”周七七佯怒。

    小八:“姐,我得先是个好儿子才行吧。”

    周七七:“你看大舅,先是个好弟弟!”

    小八胳膊拐了拐姐姐,小声道:“姐,你又没傻。”

    莫茹:……你俩别当我听不见!

    她掏出几块木炭,把炉火调小,然后和俩孩子去开吉普车。

    她先研究一下什么是什么,因为小八在莫应棠的指点下开过一会儿,也能给莫茹指点呢。

    莫茹了解以后就先打火、踩离合、挂档,松手刹,然后左脚轻轻松离合,右脚轻点油门,试探着将车子慢慢跑起来。

    这种手动档的老式吉普车她并不是很熟练,所以需要适应一下,期间熄火一次,还惹得周七七哈哈大笑。

    儿子则给她打气。

    很快,莫茹就开着吉普车换档自如,拉着周七七姐弟俩兜风去。

    等车子跑得越来越稳当,周七七眼里已经开始冒星星,“妈,亲妈,你真厉害!”

    莫茹笑了笑,“是不是长大以后觉得老妈越来越土啦?”

    小样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周七七立刻拍马屁,“才没有呢,妈你最美了,又美又能干,咱俩出门人家都说你是我姐姐呢。”

    小八十分配合地点点头。

    莫茹开着吉普车,带着姐弟俩去种子站请黄院长和李主任来吃饭,等他们回来的时候,烤肉差不多好了。

    周七七意犹未尽,“妈,咱们去给姥娘家送烤鸭吃啊,开着吉普车眨眼就打个来回。”

    小八也在一边帮衬。

    莫茹:“好啊,要是你爸他们把你大舅灌醉,肯定得住下,咱们先去跟你姥娘姥爷说一声,顺便把你小舅舅接来住晚上。”

    前阵子种子站放假,莫应熠就回家过小年去。

    他们回家收拾一下,烤肉好了,莫茹就拿出来分装放在不同的盆里。

    周七七和小八端着盆给南屋送过去,回来莫茹已经收拾好剩下的。

    娘三个就开着吉普车去莫家沟。

    去的时候赶时间所以莫茹开,回来再让周七七学车。

    到了莫家沟,莫茹终于把钥匙给了小八,让他管着姐姐挂低档慢慢学。

    别看小八比姐姐小两岁,稳着呢,莫茹很相信他。

    他们来的时候,莫家聚集了一大堆人正围着沈淑君奉承呢,莫应熠在躲在隔壁看书,二弟妹曹春玲年前回趟娘家,今儿没在家。

    莫树杰和莫应斐在大队安排过年的事儿。

    如今莫应棠是军官,莫应熠是大学生,就连老二莫应斐也是大队干部,原本那些避之不及的现在都厚着脸皮凑过来。

    哪怕沈淑君对他们冷淡都无所谓,反正他们可以自己给自己挽尊。

    现在女儿和外孙们回来,沈淑君就没那个兴致敷衍他们,立刻露出送客的意思,识趣的说几句赶紧告辞,不识趣的也被人直接拉走。

    莫应熠也去大队办公室把莫树杰和二哥叫回来,说姐姐来了。

    沈淑君见闺女回来,高兴得很,拉着她商量莫应棠的婚事。

    “大弟虽然年纪大点,但是军官,津贴高,好些人家都乐意把闺女嫁给他呢。你帮娘把把关,给他找个本分能干的,到时候随军跟着照顾他……”憋了这好几年的事儿,沈淑君恨不得立刻给办好。

    莫茹笑道:“娘你别着急,先让大弟缓口气。他回来在地区工作呢,估计至少待一年,咱们有的是时间。”

    说到儿子在地区工作,沈淑君就觉得扬眉吐气,想起什么小声道:“崔发忠才放回来没多久,今儿一大早又被抓走了。”

    “抓走了?”

    才回来没俩月呢。

    沈淑君就笑。

    莫树杰也点点头,“说是奉了谭政委的命令,不但把崔发忠抓回去,还把崔公源也给撤职查办呢,估计崔发厚也快了!”

    莫茹道:“也好轮到他了。”

    这么密集的运动里,崔发厚居然还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幸运了。最好这一次一撸到底,让崔发厚得到应有的惩罚。

    她听莫树杰说谭政委,顿时好奇道:“这个谭政委和那个谭英杰有关系吗?”

    莫树杰摇头:“不清楚呢,咱家那事儿我一直没跟你大弟说过。现在看着,他也是个能担事儿的,你回去的时候跟他提提。”

    现在莫应棠不是小时候那么别扭,已经沉稳懂事,比家里长辈还有主意和见识,应该知道怎么做。

    不管谭政委是不是和谭英杰有关系,莫应棠可以试探一下,如果不是,以后也能打探谭英杰和他的家人。

    “行,我记住啦。”

    家里还等着吃饭呢,莫茹也不久待,“爹娘,二弟,你们吃烤肉吧,别等凉了不好吃。我把小弟带去,让他和大弟一起回来好了。”

    烤肉自然不会凉的,路上是放空间里保温的。

    跟爹娘和二弟告辞,莫茹就上车带着三弟和姐弟俩回家。

    沈淑君和莫树杰已经习惯女儿女婿会这个会那个,见闺女开吉普车也没什么惊讶的,只叮嘱他们路上慢点,注意安全。等女儿他们走了,沈淑君又把莫茹送来的烤鸡烤鸭拆一下,收拾一大碗让莫应斐骑自行车给老丈人家送去,顺便把曹春玲接回来。

    而莫茹几个开车离开莫家沟,一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社员,都目送他们离开。

    社员们自然不是没见过吉普车,毕竟以前崔发厚回来也有吉普车,这一次崔公源回来也开着。

    就因为见过,所以更打鸡血!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崔家昨天还得意洋洋,一副要东山再起的架势,没想到今天就把崔发忠又抓起来了!

    哈哈。

    自然也有嫉妒憎恨的,尤其崔发忠的狗腿们,只盼着外面形势变换,莫家又赶紧倒霉。

    倒是崔发平等人家还好,虽然崔发忠倒了,但是只要是有能力办事还算公允的,社员们也都心知肚明,基本还会选举他们当干部的。

    所以他们反而不会恨莫家人。

    等莫茹一走,村里那些妇女男人的又往莫家冲。

    莫应棠可还没结婚呢!

    谁家的外甥女、侄女、闺女的,当然要去推销一番。

    只要哄好了沈淑君,这婚事不就结定了吗?

    而莫茹几个刚离开莫家沟,到了外面路上,周七七就开始要开车。

    莫茹就和她换位置,让她先说了一遍开车的步骤,鼓励她慢慢来。

    小八对莫应熠道:“小舅,咱们下去走吧。”

    莫应熠同意,两人下了车,他笑道:“你姐姐怎么性子越来越急了,和小时候跟俩人似的。”

    周七七小时候古灵精怪的,虽然调皮点,但是性子还没这么着急,这会儿一看,简直就是风风火火一哪吒啊!

    小八双手插在棉袄兜里,一本正经道:“小舅,咱们慢慢走,我姐姐就得回来接咱们,不就有理由多开一圈啦。”

    莫应熠:这小人精儿!自己脑子也算灵活的,现在跟他一比,都不占优势!

    傍晚时分,周七七把车学会了,之后开得那叫一个潇洒自如。

    她拉着一车人家去,路上拐弯都不待换档减速的!

    军绿色的吉普车如同一头猎豹一样冲进周家村,周七七得意道:“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莫茹:“…………”

    莫应熠和小八对视一眼,幸亏到家了,这一路给他们颠簸得,真是七荤八素的。

    到了家门口,谁也不贪恋吉普车,都赶紧下车。

    周七七还意犹未尽,“小舅舅,小八,你们不想兜兜风吗?”

    莫应熠被她颠簸得有些晕车,要吐还吐不出来的难受,摆摆手,“我还是算了。”

    小八面不改色,“我去南屋给你喊你俩干爹啊。”

    周诚廉和周培基到现在还干爹干爹的自称,这会儿俩人也在张翠花家。

    周七七道:“不用你喊,我去找邱恒看电影了。”

    莫茹:“七七,下来,去你嫲嫲家吃饭了。”

    亲妈一发话,周七七也只能遵从,因为越不听越没好处,而且妈已经兑现承诺教她开车了。

    她立刻跳下了车,把钥匙递给莫茹,搂着莫茹的肩膀撒娇,“姐~~能不能让我和小八跟着大舅去见见世面啊。”

    莫茹:“……!!!”

    小八和莫应熠已经跑远了,远离周七七,免得被她给雷着。

    莫茹拉着闺女回家,从空间里拿了黄瓜、西红柿等蔬菜出来,让她帮忙做个蒜泥拍黄瓜,冰糖拌西红柿。

    “他们喝酒吃肉正腻着呢,弄两盆小菜去解解腻。”

    周七七嗤嗤地笑:“妈,你这么豪爽地端两盆过去,我嫲嫲得心疼死。反正她也不舍的给别人吃,也就给我大舅我爸他们吃两筷子,我看一样装一海碗就行啦。”

    不愧是和嫲嫲关系最好的孙女,深谙张翠花的心思。

    就算一样一海碗都给张翠花心疼够呛,“这么多人,端过来干什么,留着他大舅回去吃。”

    莫茹也不多说,只让她随便吃,“地窖里还囤着呢,黄院长他们给的保鲜方法好,到现在都没坏呢。”

    岂知没坏,还更水灵呢。

    有的还是空间里现摘出来的。

    莫应棠倒是没醉倒,不过一双眼睛亮得跟要滴水一样,眼眶脸颊还染上了红晕,一看喝得也不少。

    除了张翠花买的酒,周诚志等几个老头子都送了酒来,周培基还带来一瓶茅台!

    九块钱一瓶!

    这是当初周玉忠代表造纸厂去地区开会的时候买的,因为种种原因,他花九块钱买了一瓶酒。结果回来后自己心疼好久,柳秀娥看他心疼那样强忍着没数落他一句。

    原本周玉忠说要藏一辈子,临死的时候再拿出来喝才够本,结果周培基给他一忽悠,他就贡献出来招待莫应棠。

    不过莫应棠不肯喝,周明愈也不让开,所以那瓶茅台原封不动放着呢。

    周培基自然不肯拿回去的,说送出来就当喝了。

    聊了一会儿,差不多八点多,众人散去各自回家。

    莫茹让小弟和小八扶着莫应棠,她则和七七扶着周明愈。

    周明愈笑道:“真当我们喝醉啦?”他手臂一伸,就把莫茹和七七给拎起来,“看,根本没醉。”

    莫茹不好意思,拍着他的手臂让他赶紧放下,结果周明愈只放开闺女,直接给莫茹一个公主抱,把她举高高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莫茹:……还说没喝多!

    周七七咯咯笑,“老爸,你别那么肉麻,我都看见了。”

    周明愈:“闺女,以后找老公一定要找跟老爸这样好的,知道吧,差一点都不行。”

    心亏!

    莫应棠几个就笑。

    到了家,莫茹早就生了炉子,屋里热乎乎的。

    莫茹和莫应熠打水,招呼大家洗漱、洗脚。

    睡觉前一家人先凑一起聊聊天,说说闲话,叙叙别情。

    周七七瞅着她爸下去喝水的时候就跟上去,小声道:“爸,我去南屋跟我奶睡呗。”

    周明愈点点头,“我看行。”这样他还能继续搂着媳妇儿睡。

    “爸,那你说,咱们是不是该买个放映机啊?”

    放映机发电机,一体的。

    周明愈点点头,“买,必须买。”媳妇儿孩子喜欢,就买。

    周七七立刻喜滋滋地摇摇周明愈的胳膊,“老爸,你最帅了!”

    嘿嘿,看来老爸喝酒还是有好处的嘛,虽然没喝醉,但是比喝醉好说话啊。

    喝醉了就倒头睡觉,哪里还能商量事儿忽悠他呢。

    东间,小八和莫应熠已经把他们自己组装的一些收音机、零部件、小玩具之类的拿出来献宝一样摆在炕上给莫应棠看。

    “大舅,你看我这收音机,比我爸妈买的不差什么。”

    买来的收音机打开以后还要嗤啦半天才有台,他这个节省一半时间,不那么急人。

    他又搬出一个木箱,“这里面的零件到时候我想组装一台手摇无线电发报机。”

    莫应棠:…………

    周七七:“你要跟谁发报?小心给你抓起来。”

    小八:“我和大舅发不行啊?”

    莫应棠笑道:“回头我看部队里有淘汰的手摇发电机给你弄一部。”

    “真的?”小八双眼亮晶晶的,“大舅,你真好!”

    周七七啧啧两声,小子挺会拍马屁啊,日常看起来冷冰冰的对人一点也不热情,见了大舅换个人似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