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4章 滚回去

作者:桃花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莫应棠拿到调令以后直接就去准备, 让勤务兵买了一些指定礼物,又把自己借出去的军用粮票、布票全收回来,再去后勤部把自己积累的福利换了, 麦乳精、奶粉、肉罐头、鱼罐头直接用箱子装了搬上车。

    收拾妥当, 他带着自己的三个兵, 警卫兵、勤务兵和通讯兵驾驶吉普车出发。

    他的吉普车是经过数次改装的,爬坡趟泥都不成问题, 让他的老营长特别眼红, 总想跟他换。

    这车在山区都没问题,跑平原自然更轻松。

    从省城到地区, 公路、土路轮流跑,期间还抄了两次近道,四个小时抵达地区的军队驻扎地。

    他先去报到想跟谭澄宇会合,结果却被告知谭澄宇白天就出发去了高进县。

    此时已经八点多,路上没有路灯,黑漆漆的不适合赶路,驻地干部建议他明日再去。

    莫应棠:“谭政委工作如此积极, 我等岂能落后,连夜赶路!”

    现在出发半夜能抵达高进县,归心似箭好嘛。

    ……

    夜半, 下弦月从东边懒散散地爬上来,似是耐不住这寒冬的侵袭扯几团云彩取暖,一阵北风吹来云被吹散,不知是不是因为冷它一下子迸发出明亮的清辉。

    从县城到先锋团的路上, 崔建军奉命领着一个班的士兵跑步前进着,手电筒在黑夜里射出一束束刺眼的光芒。

    道路两旁藏着的小动物都纷纷隐遁,生怕被抓了小命不保。

    黑夜里附近村庄有狗听到动静叫起来,随即就是一片犬吠之声此起彼伏。

    崔建军不断地催促着,“快点,快点,别让他得到消息跑了!”

    崔公源说周明愈十分狡猾,虽然他们行动迅速隐秘,难保有人会悄悄去给周明愈送信,所以他们不但要抓这个时候的夜行客,还得快速前进。

    等他们快抵达周家村的时候,远处又明晃晃的灯光从远处射来。

    崔建军立刻就分辨出这是吉普车的大灯,果然,很快就听到了吉普车在乡下土路上奔跑的马达声。

    前头负责带队的通讯兵立刻跟崔建军汇报:“班长,前面有情况。”

    崔建军打了个手势,示意列兵们停止前进,同时列好防御队列,派通讯兵前去询问对方。

    这年头乡下是没有吉普车的,吉普车肯定来自部队,到底是哪一支驻军,就得问清楚。

    一般来说,他们执行公务,别人是不会妨碍的,所以他并不担心。

    那通讯兵跑步上前,被吉普车的大灯晃得有些睁不开眼,但是能坐车的都是军官级别,所以他也不多考虑,“啪”的立正行了一个军礼。

    这时候吉普车门开了,下来两个士官,通讯兵刚要开口自报家门询问对方番号,却听一人嗓门洪亮地问道:“你们是谭政委的部下吗?”

    通讯兵一愣,什么谭政委,他摇头,“我们是高进县革委会主任崔……”

    不等他说完,那人又喝道:“让你们带队的长官跑步上前!”什么革委会主任,大半夜的派一个班的士兵下乡干嘛,分明就是扰乱治安嘛。

    通讯兵下意识地就遵从,赶紧回去跟崔建军汇报,换崔建军过去。

    ……

    这一路上,莫应棠和几个属下换着开车,下了大道开进小道以后就是他自己开车,免得别人走错路。

    他趴在方向盘上看着车前的三人,听见那人自报家门叫崔建军,他不由得眼神一冷。

    这大半夜的他们不睡觉,跑到周家村这里来干嘛?

    很快,他的警卫员和通讯员就逼问出了实话——尽管崔建军还想掩饰只说是有巡逻任务,但是经不住专业人士逼问——老实交代他们是来抓先锋团团长周明愈的,说有匿名信举报他是反-革-命!

    闻言,莫应棠握紧了拳头。

    副驾驶的勤务兵嗤了一声:“老大,这些没上过前线就会在后面欺负老百姓的软蛋,真草!脓包!我一个就能给他们全干翻了!”

    莫应棠拳头松开,修长的手指拍打着方向盘,下巴朝着外面点了一下,示意他上。

    勤务兵看看他,再看看前面,“老大,真上?”

    莫应棠扬眉,“别给我丢人。”

    “好嘞!”勤务兵高兴地推门冲下去,跟着老大他就是被人笑话的份儿,每次都看热闹没有动手的机会。

    可在训练部,他的成绩也是良和优秀好吧!

    别说老大一个人就能把这群人撂倒在地,他也能的!

    结果他刚走过去,就看到那个为首的班长“啪”的一个军礼,居然后退、转身走了。

    走了……

    说好的要打一架,他一个人撂倒他们一班呢?

    “喂,怎么让他们走了?”他压低声音,“头儿说让我……”他比划了两下。

    警卫员一手抓在他胳膊上,直接给他拎个转身,“你要给他们打坏了,咱们不好交代,不能恃强凌弱。”

    勤务兵挣不脱警卫员铁爪子,龇牙咧嘴,“原来在你心目中,我这么厉害呢!”

    通讯兵也笑道:“给他们条活路,免得被你打得鬼哭狼嚎的有损我军的形象。咱们是一家,不是敌我。”

    勤务兵立刻信心满怀,嘿嘿笑了笑,跑回去,“老大,咱们要去周家村吗?”

    莫应棠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正在沉睡中的村庄,淡淡道:“大半夜的不扰民了,去县城跟谭政委会合吧。”

    他们开着吉普车呼啸而去,让崔建军等人在后面吃了一嘴土。

    崔建军不像崔公源那么冲动,在听说对方是省军区派下来负责地区和各县革委会整顿工作的谭政委属下的时候,他当即就决定不起冲突,立刻回去跟达达说明情况早作打算。

    ……

    因为空间的作用,莫茹听觉格外好,哪怕是睡梦中有什么出格的动静她也有警觉。

    半夜的时候她仿佛听到车声、狗叫声,只是再仔细听又没有什么,她也没当回事。

    第二天起来差不多七点半,临近过年大家都比较放松,不需要早起。

    莫茹准备早饭,周明愈先把院子清扫一下,七七和小八则洗脸刷牙,他们要去摆地摊。

    虽然在先锋团捣乱的那些小干部被抓走,但是乡下的集市还不允许重开。再过几天就要过年,社员们都要买年货,没地买正犯愁呢。先锋团团部之前就放出消息,可以在周家村南路上摆地摊。一开始五天一次,除了先锋团,其他大队也有社员过来摆摊、买卖、交换物品。后来甚至每天早晚都会有人来交换一下自家的农产品,换点其他需要的,就像个乡村早晚市儿一样。

    现在要过年,社员们都忙着置办年货,所以远处都有商贩也赶过来,一大早他们就去占地方,人流如织,七七和小八俩最近也去摆摊赚钱,货物都是管莫茹佘的,糖果、小玩意儿、笔本子以及女孩子的发夹之类的,也有一些自制点心、粗粮等。

    她说要早去占个好位置。

    莫茹捅开炉子,把燎壶放上烧水,又把昨天做好存在空间里的早饭端出来,小米粥、鸡蛋、豆腐皮肉渣包子、炖鸡蛋羹。

    她看七七顾不得吃饭就要往外跑,赶紧喊:“七七,吃饭!”

    听妈妈说吃饭,小八立刻就进屋,七七见被妈抓个正着,也只得返回。

    “小八你吃快点,我们去占个好位置。”七七拿起一个鸡蛋在桌上一磕,然后滚一圈揭开一点蛋皮,直接就将鸡蛋整个拿出来,一口鸡蛋一口包子,再一大口粥。

    两分钟不用就火速搞定。

    莫茹&周明愈:……

    七七吃完发现弟弟还在那里斯斯文文地喝粥,顿时急了,“小八我说你快点……算了,我先去占地方!”

    她背起自己装货物的书包,又抱起一领卷好的小席子就跑出去。

    莫茹:“这么早有人买吗?”

    七七的声音已经从院门外传来,“卖东西的当然要早去嘛。”

    周明愈剥了一个鸡蛋递给莫茹,又看了小八一眼,“你怎么还不去?”

    小八依然不紧不慢地吃饭,瞥了他爸一眼,“买东西的不会这么早去,姐姐已经去占地方,我就没必要那么去早呗。”

    “你是男孩子,以后你去占地方。”周明愈感觉他儿子真的是那种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绝不会着急上火委屈自己的那种人。

    莫茹给周明愈盛一碗粥,“要不要吃块腐乳?我自己做的,现在挺香的。”

    周明愈:“多来一块。”

    小八:“妈,我也要!”

    周明愈:“小孩子要少吃腌制食品,不健康。”

    小八:“我不怕的,就算顿顿吃腌制食品,我也能长命百岁的。”O(∩_∩)O周明愈:这孩子怎么那么欠收拾呢。

    他绝对不会承认现在不管下棋、打牌、数独还是什么,只要动脑子的,他就不是儿子的对手。

    实在是有点丢人。

    昨晚媳妇儿问“你俩有阵子不下棋,为什么啊?”

    这小子立刻面无表情来一句“我爸现在下不过我,没意思了呗。”

    听听那语气,以为他独孤求败呢。

    莫茹笑了笑,假装不知道老公和儿子的小动作,对小八道:“你组装的收音机想买的人可多了,比摆地摊赚钱,大冷天你俩摆什么地摊啊。”

    儿子攒了钱就买各种电子管、变压器、小天线等零件,林林总总装满一只木箱。

    她也不懂这些,不过周明愈倒是挺支持的,有机会去城里就帮他留意买这个买那个的,其中有好几本无线电杂志,还有各种零件,甚至还给他买过镶红木的天线。

    只是这小子也找事儿,那天她听见小八管他爸要零花钱,结果他爸表示不出门办事他身上一分钱也没有让他管妈要,小八看他那眼神就有点……咳咳,就和看邱磊、周明林差不多吧。

    小八笑道,“我得去帮姐姐算账啊,再说,我们要攒钱做大件呢。”

    他吃饭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其实并不慢,吃完起身去洗手,回来问周明愈,“爸,咱们什么时候买发电机啊?”

    莫茹立刻低头喝粥,假装没听见。

    周明愈道:“买发电机干嘛?放电影?”

    周七七在他面前不知道说多少次要买发电机放电影,说这是整个先锋团的大事,要是有电影大家就更有干劲。不过周明愈看她那架势,似乎真要是买了发电机放电影的话,这放映员就是她和弟弟轮班。

    不过他没答应。

    买发电机可不容易,得层层审批,公社都没放映部呢,他们一个团部就想放?单单这里就过不了审。

    再说比起买放映机,周明愈惦记着还是先买了拖拉机。

    现在有收音机听听,社员们都挺满足的,不需要那么超前,这姐弟俩太能折腾。

    小八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做团部广播呀。收音机那么小的声音,也只有家里听。这要是有发电机,每天都可以定期广播,日常还能搞宣传,组织社员们学习各种文件。”

    他看了莫茹一眼,请求支援。

    莫茹就问周明愈:“咱们公社是不是因为离县城远,通电成本太大所以不给通?”

    “有很多原因,主要的就是预算太大,负担不起。”

    一根根电线杆铺设过来,还要一条条电线通过来,不只是预算的问题,还包括计划以及上头的发展战略。

    按照他前世的了解,城郊的农村很多是70年代末或者八十年代初通电,但是要想普及还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

    莫茹:“既然一时半会上头没有给咱们通电的计划,那咱们倒是可以买个发电机,反正也不是很贵嘛。”

    说完她就朝周明愈笑,那边小八瞧着就知道差不多了,只要他妈开口,他爸就不会拒绝。

    有困难就克服嘛。

    看儿子出门的身影,周明愈这才笑道:“不能让他们太顺了,要啥就给啥,这还了得。”

    再说,这小子自己有钱攒着不花,整天想管他要钱,他的钱都要给媳妇的好吧。

    “小八还跟我说要做个手摇发电机什么呢,他这是要鼓捣电话还是电报?”莫茹对这些一窍不通,“说这样就能给县里或者哪里通信的。”

    虽然她不懂,却一点都不怀疑儿子的话,他说干啥就是干啥,继承了她和周明愈两人的动手能力,之前说要自己组装收音机送给嫲嫲和姥娘,这不,人家已经做好些台。

    送给嫲嫲和姥娘的还是镶红木的天仙呢,特别拉风!

    能收短波敌台!

    他从最初研究矿石收音机,现在组装各种零件的收音机,速度越来越快。据周明愈说,儿子现在一个小时可以组装一台收音机,其中还包括自己焊接一些小零件。

    他送了嫲嫲和姥娘一人一台,她们给钱他推让了一下就收了。

    一台成本是十三块钱,如果不用镶红木的天线其实十块钱左右就够的。

    张翠花给了她二十五,沈淑君给了三十。

    就算这样,比起外面买已经便宜一半呢,关键外面是有钱也买不到,券没处弄啊。

    这时候没有什么娱乐,戏匣子就算是最好的,所以家里有点钱,又想有点娱乐的,都排着队要买小八组装的半导体收音机呢。

    本生产团下面的几个连队,都想以连队名义买,这样农闲的时候可以组织社员们听广播。

    一台四十的价格,一共卖了五台。

    现在还有不少人排队呢。

    ……

    二十四扫房子,吃过早饭莫茹也做做样子。

    她站在屋子中间,能把边边角角收得干干净净的。平时她每天都收一下,家里向来干净得很,既没有蜘蛛网也没有虫子,就跟盖起来的新屋子差不多,村里心细的人都非常惊异。

    收拾好自己家的,她去南屋帮张翠花扫房子,周明愈先去团部看看,再去种子站找黄院长商量一下过年的事儿。

    他估摸着来年黄院长等人就要回省城去了,毕竟大学里也开始稳定下来,他们已经没有危险,自然也没必要一直呆在乡下。

    当然,他还是希望种子站能保存下来,以后还是省大研究所的分部,这对先锋团有莫大的好处。

    这个请求,他觉得黄院长一定会答应的。

    ……

    莫茹在张翠花屋里悄悄地走了一圈,基本就把她们打扫不到的角落的积灰给收走。

    农家屋子烟熏火燎的,一年下来能积累了不得的烟灰呢。

    等收拾完以后,张翠花看了看,诧异道:“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年格外干净?”

    丁兰英头上包着手巾,四下看了看,“还真是呢,以前这旮旯咱们都扫不到,现在干干净净的。”

    莫茹笑而不语,毕竟她更厉害了嘛。

    扫了屋子还得把盆盆罐罐的都再倒腾进屋里,摆出去拿回来就需要折腾半天。

    这一步莫茹不掺和,谁的屋子谁自己摆,毕竟谁都有自己的习惯,要是被别人放乱了到时候找不到也很烦闷的。

    反正她家里的东西都是有使用习惯的,不喜欢别人给乱放。

    她又去二嫂和三嫂屋里转了一圈,照样给净化一下。

    这时候雪花、带子儿几个跑进来,上进步接下气的,“娘娘,娘娘,了不得了,姐姐和哥哥给抓走了。”

    张够听见骂道:“死……你俩丫头片子,乱说什么呢,咋个回事?”

    雪花和带子儿俩连说带比划的,他们摆摊的时候,来了一辆吉普车,下来一个好高好俊的兵叔叔,他和姐姐哥哥说了几句话,俩人就上车跟他走了!

    带子儿非说被当兵的抓走了。

    莫茹有些纳闷,听孩子描述她第一个想法就是大弟?

    不过大弟上一封信的时候还在黑龙江呢,这时候不可能回来。

    俩孩子主动跟着走的,那就是认识的人,他们认识的谁能开吉普车下来?难道是邱磊或者亮亮他们借了吉普车来?

    反正只要不是崔家就没事。

    张翠花催她赶紧去看看,可别有什么事儿。

    莫茹带着俩侄女去了村南头摆地摊的地方,那里人来人往都是四外村的社员们。

    很快,她就找到姐弟俩的摊位,在村南那几棵大杨树下面,前些年杨树砍掉后来栽上新的,如今十来年过去又海碗口粗了。

    果然姐弟俩不在,坷垃儿和拦子儿坐在那里招呼买东西的。

    莫茹走过去。

    两人看见她,立刻激动地喊道:“娘娘,姐姐和小八跟着舅舅去了。”

    舅舅?

    小弟?

    莫应熠小年前一天就家去了,难不成是他坐了谁的吉普车过来?

    倒是有可能。

    不过看孩子们那激动的架势,她就知道自己猜错了,莫应熠他们又不是不认识,不会这样激动的。

    这时候菊花、泥蛋儿也和一群同学逛到这里,他们笑道:“娘娘,是大舅回来了,说带着七七和小八去供销社呢。”

    莫茹随口道:“供销社有的咱们团部没有?还用去那里?”随即她看向两人,惊讶道:“大舅?”

    菊花笑道:“是啊,娘娘,就是大舅啊,那个长得最俊的大舅!”

    那一年大舅上门来,她还小呢,不过她记得清清楚楚的呢。

    艾玛,莫茹心跳都加速了,还以为自家大弟被部队留下再也不给放回来了呢。

    她立刻道:“你们在这里玩儿吧,我先家去和嫲嫲说说。”

    日常张翠花也和她念叨莫应棠当兵多少年,多少多少日子没回来,听着比莫茹还关心呢。

    张翠花的弟弟参军以后就没再回家,这都变成张翠花心里的刺儿了,后来莫茹的弟弟又十多年不回家,张翠花私下里还抱怨:这当兵当兵,就把人给扣下不还了?

    所以前几年张翠花答应娘家给弟弟过继一个儿子的建议,就当张佑麟已经牺牲了。

    好在莫应棠虽然不回来,但是定期有大笔津贴和信寄回来,家里人也不用担心他的安全问题。

    现在听说莫应棠回来,张翠花真是由衷地替莫家高兴。

    张翠花对莫茹道:“我冻了俩肘子呢,你拿一个出来烤烤,我再去你队长大爷家拿瓶子酒来,让他爸陪着大舅来这里哈酒。”

    自从莫茹给他们做了一次烤鸡、烤肘子以后,大家都说好吃,跟炖的不一个味儿,惦记着年夜饭还有烤肉吃呢。

    这会儿正好借着莫应棠的东风再吃一顿,嘿嘿。

    莫茹就回去准备,为了招待十几年不在家过年的大弟,她从空间拿了两只肉鸡两只鸭子出来,加上那个肘子,正好可以上下两炉一起烤了。

    等她把鸡鸭还有肘子分两层烤进去,又调酱汁,这时候周明愈也从种子站回来。

    “哎呀媳妇儿,在种子站我就闻到香味儿,今天加餐啊?”

    莫茹笑弯了眼睛,“我怎么不知道小五哥鼻子原来这么尖呢?”

    周明愈上前帮忙,俯身在她耳边亲了一下,“哪里是我鼻子尖,明明是我媳妇儿厨艺越来越好啦。”

    作者有话要说: 小八:卖收音机都能当万元户,你信不信!

    周明愈:赚的钱别忘了上交给我媳妇儿,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