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2章 今非昔比

作者:桃花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除了这些, 团部还有油坊、还把磨房升级成磨坊加工厂,冬天还集体做粉条、熬糖卖给自己生产团的社员们。如今这些基本的农产品, 他们不但能自给自足,还给供销社发货完成收购副产品的任务。

    如今已然是统购统销, 严厉打击投机倒把,不允许个人经商。他们是生产队副业, 只允许自用以及给供销社交任务, 不允许第三条路。

    果园和菜园也发展很好。

    这两年他们在种子站的帮助下, 培育出一批新品种的菠菜,这种菠菜根红,叶翠、脆嫩, 营养丰富,长势良好,而且产量高。

    他们给命名为“东方红菠菜”,这种菠菜不但当地人喜欢吃,供销社也喜欢进货发到城里。后来甚至坐火车送到首都被端上中南海的餐桌招待外宾,有日本韩国的大使吃过以后,立刻表示要下单进口中国东方红菠菜。

    尽管红旗公社还没有通电, 但是有周家村的丰富水源, 团部的生态农场、工厂办得风生水起,如今俨然有小型城镇的雏形与公社所在的大队分庭抗礼, 估计过两年就能超过公社驻地。

    ……

    这时候在高瑞阳的运作下, 傅书记终于平安回家,原打算让他去区人大革委会任职, 可他却想退休回家养老。

    傅臻得到消息赶回城里和二哥一起把两老接回来,回来以后两位老人也不想和儿子住一起,傅二哥还住县委家属院,老两口要搬回之前的老家。

    县城北边的狮子街还留着他们当初的院子,修缮一下就能住。狮子街原本是北营口村,有单、傅、张、孙、四个大姓,如今已经化为县城,也就取消村的建制。

    如今傅家搬回那里去住,傅臻也可以从那里出嫁。

    傅臻前年夏天和邱磊确定恋爱关系,但是因为傅书记一直被关,所以就把婚事拖后,约定等傅书记自由之日就是让他们结婚之时。

    如今傅书记回家,最高兴的莫过于邱磊。

    两家是亲戚又是世交,结婚也不用多麻烦,把邱磊的房间休整一下当新房,再把傅臻的四季衣裳等封箱当嫁妆,直接抬过去。九月底傅书记回家,婚期就定在十月十八。

    虽然婚礼仪式简单,但是来的亲朋却不少,那些能说会唱会跳的,还以歌舞朗诵等助兴,所以婚礼格外热闹。

    先锋团一连队以莫茹、周明愈为代表当了娘家人,送上一百斤面、两百斤粗粮、一百斤鸡蛋、三只鸡、一车瓜果蔬菜,夫妻俩自己送了一百块钱,另外其他社员们也凑了一百块钱感谢傅臻和邱磊对先锋团的帮助。

    终于娶到自己暗恋加明恋了十几年的人,邱磊也算守的云开见过月明,别说人家闹洞房的故意灌他酒,他自己都高兴得恨不得灌醉自己。

    要不是有重力限制,莫茹觉得他能一蹦上天!

    最后还是周明愈加上邱云以及他的几个哥们帮他挡酒,否则他晚上绝对做不成新郎官!

    “明愈,你等着啊,等我家儿子……哦,不,儿子太小,等我家闺女给你当儿媳妇!”

    酒精让他脑子记忆退化,感觉小八现在也就是三五岁,自己紧赶慢赶,来年生个大胖闺女,正好能把女婿给站下!

    那边吃吃喝喝的几小只都盯着他笑,七七和和亮亮早就懂事,小八虽然不关注这些,却也懂得儿媳妇儿啥意思。

    七七就跟他笑,“小八,要是来年臻姨给你生个媳妇,你媳妇比你小十岁,要是来年生个大舅子,那你媳妇还得再等一年,哈哈哈。”

    小八看了邱恒一眼,淡淡道:“错,说不定来年生的是小弟弟,那就是你未来的男人!”

    七七伸手就去拧小八的耳朵,“你胆儿肥了,还敢胡说,就算是小弟弟我比他大那么多呢。”

    小八呵呵一笑。

    邱恒赶紧给他们姐弟俩拉架,“不要吵了,咱们去我家吧。”

    周七七:“还没闹洞房呢,我干爹结婚不闹洞房他会觉的瞧不起他,不圆满,咱们得可劲儿闹才行!”

    她说得一本正经,大有奉旨闹洞房的架势。

    邱恒拉她的手,“咱们走吧,我从同学那里弄来好多小人书呢。”他前年下乡在莫茹家住了将近一年,如今和七七、小八的感情特别好,虽然去年已经回来念书,一有空他也去乡下住。

    他又看看小八,“小弟走了,我还给你要了好几个三极管呢,你不是一直念叨吗?”

    小八一听,三极管比闹洞房有意思也跟着走了。

    第二天一早周明愈带着来观礼的社员们回去,莫茹则带着俩孩子在城里住几天,在县城周边逛逛,可惜几处古迹被毁得不像样子,也看不到什么。

    这日邱磊弄了几张电影票,一场是《地雷战》一场是三打白骨精。

    地雷战、地道战、麻雀战是典型的游击队打法,这时候都被搬上了银幕,深受广大观众喜爱。

    《小兵张嘎》《马兰花》《三打白骨精》等则是小孩子们最喜欢的。

    从电影院出来,周七七对莫茹道:“妈,咱们团队什么时候能放电影啊?让我爸去买机器呗。”

    两个片子中场休息的时候,邱恒带他们俩去后面玩。

    放电影的那个人是他同学的爸爸,他们很熟的,那人看三个孩子长得又俊又乖,就放心让他们在那里玩儿。

    后来看小八对放电影的机器很好奇,还给他讲讲放电影的技巧,以及机器组成部分。

    七七也看到是把胶片放大投影到前面的白银幕上,当然需要有电,他们村没有电,但这个不是问题,爸爸说过可以买发电机,用柴油发电机发电就可以放电影的。

    莫茹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不是咱们团部不买,是没地方买。现在机器都受限,公社都没有呢,团部更没了。”

    现在别说各大队,就是公社也很少有放电影的地方,基本都是县级以上才有电影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时候政策还没那么松,也并没有县里放映队下乡放电影的,那估计得到八90年代的乡下吧。

    而且先锋团如今有照相馆,就已经非常超前惹人眼红的。

    以前只有县里有照相馆,年轻人因为招工、入伍、上学等原因需要照相的就要去县里,前几年公社才有了照相馆。

    就这样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拍过照片呢。

    而先锋团因为几年前周明愈托关系买了洗照片的工具,一直帮附近的社员们拍照,单人照、结婚照、满月照、全家福等,也满足了附近大队社员们的需求,大大提升了他们的幸福感和虚荣感。

    去年底周明愈直接在代销点办了一个小照相馆,交给一个扎根在农村的知青打理,平日可以上工,空里帮人照相,虽然没有工资但是一个月能有三块钱补贴,也很让人羡慕的。

    毕竟这时候一些队干部一个月的补贴也就五毛钱到一块钱,队长的补贴也就才两三块。

    关键是荣誉!

    这可是掌管着照相匣子呢!大小也是个干部,而社员们对干部都是很羡慕的。

    要说买个放映机,周明愈肯定也可以研究,只是……没指标啊。

    有钱买不到东西的年代,说的就是现在!

    更何况他们还被刘新农摆了一道,拖拉机都不给买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如果有拖拉机,今年耕地种地,不知道要轻快多少呢。

    莫茹就劝闺女先把这个念头往后放放,“等买了拖拉机以后,你们爸爸有时间,妈妈就和他说放映机的事儿。”

    “那可说定啦,妈你不要食言!”周七七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看完电影他们就能回家吃饭,莫茹和傅臻说明天回家。

    傅臻虽然不舍的,但是家里也很多事儿呢,离不开莫茹,她也不强求,只说有时间就下乡找他们玩儿。

    走到路口的时候,一群穿着军装的年轻人在打闹。自从66年以后,绿军装已经成为了全民最时髦的衣服,大人小孩都喜欢穿,尤其是最好美的十几岁的男女青年。

    所以穿着军装的未必是军人。

    不过莫茹一眼就看到其中有两个腰板笔挺,气质凌厉,一看就有军队做派。

    邱磊和傅臻也看到了,他们没当回事,毕竟这时候军部进驻革委会,基本上县级以上革委会都是军队坐镇的。

    只是高进县虽然也是军队做靠山,但是部队并没有派人进驻县革委会,所以城内的军人并不多的。

    今儿看场电影就碰到俩,莫茹觉得这概率有点大。

    当他们走过去的时候,那俩军人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最后视线落在莫茹和小八的身上。

    莫茹看其中一个人有点面熟,只是年纪似乎有点不大对。

    “莫茹,你认识?”傅臻觉察她的异样。

    莫茹摇头,“没,咱们回家吧。”

    住了一夜,第二天周明愈一早来接娘三个回家。

    莫茹他们要走,邱恒最不舍,“七七,小八,周末我去找你们玩啊。”

    小八:我不和你玩儿,你下棋打牌也赢不了我。

    周七七朝他挥手,“不,还是我们来找你看电影。”最近她有点迷看电影。

    回家的路上,俩孩子不肯让爸妈带着,他们俩换着骑车带人,一路跑在头里。

    这时候路上也没什么汽车,随便他们自己怎么骑,大人也不用担心。

    叮嘱了俩孩子,莫茹坐在后座脸靠在周明愈的背上,手臂环着他精瘦的腰,“我们看电影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姓崔的了。”

    周明愈:“谁?”

    “看着像崔公源,不过挺年轻的,我估计是他侄子。”

    崔公源是崔发厚的小孩子,十年前两人见过,那时候他还年轻,儿子不应该这么大,想来是他大哥的儿子。

    崔公源的大哥他们没见过,不过崔发厚和他儿子相貌有七八成相似,那个青年国字脸,眉眼跟崔发厚、崔公源很像,所以莫茹觉得是崔发厚的大孙子。

    她就把当时看到几个青年在路口的情况给周明愈说了一下,让他判断一下那青年是来干嘛的,短期执行任务还是常驻。

    周明愈略一思忖道:“按照你说的,那里面有几个人和他们不熟,估计是被人介绍来套关系的。如果只是执行公务,他们没有时间,别人也没必要跑他的关系,这么看起来倒像是……哦,对了……”

    周明愈想起什么来,继续道:“八/九不离十他们是常驻革委会了,怪不得刘新农驳回咱们团部购买拖拉机的申请,说不定就是崔家搞的呢。”

    莫茹:“这么说他要报复咱们?”

    革委会权力很大,因为和军队有关系,比以前的县政府权力更大,他们是集合了军、政、经济、司法以及检查、教育等一体的,可以说对境内百姓有着生杀予夺的特权!

    虽然他不敢对先锋大队下手,但是莫家沟……如果他们对大伯和爹出手……莫茹顿时有些着急。

    周明愈安慰她:“不用担心,他不敢的。”

    要是敢的话,他早就动手了。

    崔发厚当年靠着牺牲崔发忠把自己摘出来,起码也脱层皮,如今好不容易又爬起来,说不定也不算爬起来,只是巴结某造/反派呢。他进驻县革委,肯定是带着使命来的,也不敢胡作非为。

    毕竟现在是69年冬天,不是66年冬天。要说去年本省境内在某造-反头子的鼓动下频频发生武斗的,那时候崔发厚回来,说不定还真能兴风作浪。

    今年,怕是不成。

    而他去年既然没来,今年形势稳定才来,或许是去年不方便,也许是去年还没得任用也说不定。

    周明愈因为听广播,加上自己知道的一些历史知识,再有从报纸、陈然、邱科长等处打探来信息,这么一整合,他基本也猜个八9不离十的。

    某人今年中已经被招到首都去,因为之前跟军区的矛盾,对军区的压制以及在境内的嚣张,导致他在中央失去支持力量。

    毕竟大首长发现搞革命还是离不开军队,军队绝对不能乱,否则就是天下大乱。

    所以,才开始出动军队,进驻革委会,稳定工农学生的队伍。

    在这样的情况下,某人在九大会议上与南京军区大佬发生争执的时候直接被厉声训斥,足以说明其地位不保。

    加上之前得罪了他的靠山,更是被放弃,所以九大以后,他带去的本省二十几名与会人员都没能回省,而是直接参加首都的学习班,换句话说就是扣留审查。

    虽然他还挂着本省省委革委会主任的名头,貌似还是一把手,可实际,已经今非昔比,不过是为了暂时稳定局面而已。

    一旦中央重新启用省城军区曾经被他打压的司令和政委,这也意味着省内的力量又要进行新一轮的洗牌。

    而重新被提拔起来的这批军区大佬,正是之前同情和支持原省委、市委、县委的军区大佬们,造-反派们的春天已经过去。

    现在反而是他们应该夹起尾巴,好好反思的时候。

    一拨势力靠着打压别人起来,当头领失势,下面的人自然也要被另一派清算,有本事的就重新投靠,被记账太多的只怕就只能等清算。

    这些年风云变化,势力更迭实在是太快,一波波的让人眼花缭乱,从大佬到小社员,几乎都被扒拉一遍。

    所以,哪怕身居高位,也不能说自己地位稳固。

    毕竟连超级大佬都有落马的结局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既然刘新农、崔发厚是抱着某人的大腿起来的,那更应该小心谨慎才对,毕竟留给他们的时间也不多嘛。所以,周明愈并不担心崔发厚父子来这里会兴风作浪,能胡作非为的时候他们没有那个权力和机遇,如今局势明朗,他们再也没有可能。

    两人正说着,后面传来了车喇叭的声音。

    莫茹扭头看过去,就见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从后面开上来,她拽拽周明愈的衣服,“曹操到了。”

    说曹操,曹操到,还真是及时。

    周明愈就控制车把,向路边让了让,又看看前面,见现在骑车的是儿子,他也就没用提醒。

    七七是女孩子,骨子里却挺调皮,小八是男孩子,反而稳当,骑车也是规规矩矩地骑,并不会像七七那样玩什么撒把的游戏。

    “嗨,明愈,妮儿,好巧啊。”吉普车副驾驶的一个男人摇下车窗,朝着他们打招呼。

    周明愈看了一眼,伸脚落地支住车子,莫茹就也站到地上,两人看着吉普车里的男人。

    车里的人是崔公源,虽然过了十年但是模样不变。

    那天晚上周明愈和莫茹带着莫应熠从莫家沟回家,路上和吉普车迎面交错,崔公源是下来盘问过他们的。

    开车那个就是之前莫茹看到的青年,和崔公源样貌有几分相似,但是年纪差别不像父子,看起来应该是他侄子。

    年轻人似乎不知道两家的恩怨,还朝着他们笑呢,“我说看着你们有点眼熟呢,你家闺女和儿子长得真好看!”

    两人都没理他,好不好看管你屁事,都没有正式介绍,一点不熟,你说这样的话,不是找啐么。

    青年看他们面色冷淡,自觉有不得劲,干笑了两声,就敲打着方向盘视线看向前方。

    崔公源看着两人,“听说你当团长啦?”

    周明愈道:“生产团团长而已,村干部。”

    崔公源笑了笑,比起十年前,他也稳重了很多。

    “村干部也是干部嘛,是吧,干点什么也方便得很。”

    他看了周明愈一眼,这二愣子比十年前居然又高了一块,相貌成熟稳重,看起来却比自己年轻很多。

    站在他旁边的莫茹却跟十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娇娇俏俏的一打眼跟个中学生似的。

    这让他着实不爽。

    他爹和达达都被匿名举报过,第一次都以为有人嫉妒眼红,因为上头没有什么行动,他们也装不知道。第二次却很厉害,居然直接拿出证据把他达达给拿下关押送到农场劳改去。

    虽然他爹表面和家里划清关系,表示那些事情他都不知道,是家里人背着他安排的。

    可其实,还是受到很大的影响。

    原本他是后勤负责物资的组织副部长,过两年可以升正部长的,结果不但没升职反而还调任,明升暗贬。

    就66年的时候,父亲想活动,都被上头压着呢。

    幸亏后来军部重新洗牌,换了第一政委,大家重新站队,父亲果断站对了!

    这才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要说那些举报和莫家没有关系,崔公源才不信!

    虽然他爹说莫树杰不可能知道,而且也不可能有证据,至少那张收粮单不会是莫家人拿出来的。

    但是他才不信!

    尤其那个莫应龙,虽然达达说不是莫应龙,不是相信莫应龙不会害崔家,而是相信莫应龙根本找不到。那收货单,他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如果他知道一早就销毁绝对不会留着,而莫家更不可能,如果有当年他们就早拿出来的。

    所以他们判断肯定是第三方藏的!至于谁,却没查出来。

    不过崔公源觉得一定是莫应龙伙同这夫妻俩干的!

    虽然现在笑着,可看着周明愈和莫茹,崔公源还是恨得牙根儿疼的。

    这世上有什么比自己的对手越过越好,而自己却每况愈下来的糟心?

    虽然他崔家没有被打倒,可看着莫家越来越好,就够让人抓狂的!

    好想给他们永远踩在脚下!

    要不是他爹再三告诫他,来到县革委会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对莫家和周家出手,免得让人看出来,他早就忍不住了!

    现在莫家和周家已经不是十年前没有什么根基的时候。

    如今莫家有莫应棠!

    莫应棠最初在本省军区服役,后来受调令去西北军区,又去过越南战场,回来以后进了首都的特殊部队——那是活着回来的下级军官们的荣耀!

    如今莫应棠已经是正营级别,而且前途一片光明,不容小觑。

    11年,那小子屡次被派危险任务,虽然多次受伤但是大难不死,大风险也给他换来大回报。

    真是气死他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