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1章 夫妻搭档

作者:桃花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春节一过, 又有政策下来,要求各地精简监狱、劳改农场等。

    所以各大劳改农场放回一大批因为出身而被劳改的,要求回各大队就地劳动改造, 但是因为犯罪而被劳改的却没有这个待遇。

    莫树仁、莫应琦父子俩被释放。

    莫应琦写信回来, 他媳妇儿愿意带着孩子跟他来莫家沟, 所以他们收拾新囊,打算返回莫家沟。

    春耕还没开始的时候, 莫应琦带着父亲和妻子儿女回到莫家沟。

    周明愈和莫茹自然要去帮忙安置, 莫家沟如今和先锋大队是合作大队,莫应熠又在先锋大队种子站工作, 所以他们回莫家沟安置没有什么障碍。

    等他们安顿下来以后,先锋大队砖窑厂直接聘请莫树仁来当副厂长兼会计,因为莫树仁文化水平高,且从前掌管莫家商铺,有从商经验,所以先锋大队也都没意见。

    现在砖窑厂除了烧砖瓦,还有瓷砖、烧陶器乌货等业务, 也十分需要一个懂生意、生产、会计于一体的人来总管。

    莫树仁非常合适。

    他们回来家人自然非常高兴,沈淑君少不得要念叨一下自己的大儿子。

    莫应棠自从当兵以后,期间只回来过三次, 第一次回来三天,第二次回来两天,第三次就只有一晚上,还都是去首都学习抽空拐回来看看家里的。

    至于探亲假, 其实莫应棠也是有的,只是他自从入党以后倍受上级青睐,去各地执行特殊任务且很多都要保密,所以探亲假也一次次的泡汤。

    当然,津贴可是比同级的军官高一倍!

    但是对于沈淑君来说,当然是儿子终身大事更重要!

    从当初去服兵役到现在已经10年,儿子也25岁,至今没有成亲。

    沈淑君能不着急吗?

    领导既然青睐他,那也不能只使唤他干活不关心终身大事啊,怎么不得帮着找个对象啊?

    这么大的青年,孩子都应该五六岁的。

    因为大儿子没结婚,二儿子莫应斐还被挡着呢。

    看样子大儿子还不回来,家里人也商量要不就先给莫应斐成亲,沈淑君还特意把莫茹也叫回去拿主意。

    他今年也22岁,虽然现在提倡晚婚,可在乡下22不小了。

    莫家现在条件好的很,很多人家都盯着呢,一旦沈淑君露出要给二儿子找媳妇的意思,立刻就有不少人上门说项。

    莫应斐虽然没有大哥和小弟长得那么俊,但是反而更符合乡下人的审美,高大俊朗,憨厚温柔,不像大哥那么冷,不像三弟那么活,一看就是过日子的。

    沈淑君也没有太挑剔,相中了几家闺女,都是勤劳能干的。

    她把关看大体条件,在这个范围内再让儿子自己挑,看中哪个就定哪个。

    莫应斐倒是也不纠结,直接挑了曹疃大队长家的闺女,当初莫树杰当兽医的时候,曹队长对他多有照顾。

    之后就是定亲,曹家也不拿梗,主动提议早些成亲,免得天热了又不方便。

    两家一商量,再悄悄查日子就定在春耕之后麦收之前,这段时间还算是不冷不热,正方便。

    二弟成亲,莫茹和周明愈带着孩子回去参加婚礼,还邀请了傅臻和亮亮一起,莫应熠也邀请自己的老师和好友去做客。

    有这么多有水平的宾客到场,婚礼办得简单却非常热闹而难忘。

    这一年与苏联关系急剧恶化,珍宝岛事件以后,中央调整了战略方针,要求各地城乡都要大力挖掘地道防空洞,以抵御核武器的入侵。

    在军方以及专业人士指导下修建的军事防空工事自然是实用的,后来很多年也都在使用中,变成一些地下商场。

    只是工厂、学校、医院、机关单位乃至乡下,全都要挖掘修建集体防空洞,甚至各家各户也要修建。

    防空洞有自己的特殊要求,需要砖石、水泥、钢筋等物,但是很多人家经济条件不宽裕,买不到足够的材料,却也必须修建。

    于是有人在自家屋里挖个洞,买一口大水缸放进去,盖上大木盖,也当做防空洞应付检查。

    集体防空洞挖的又深又长,出口却小,而且技术也不过关,一段时间之后不是往里灌水就是容易坍塌,有孩子调皮困在里面的,有人不小心摔断腿的,也有牲口走失的……不过后来也发现其妙用,夏天热的时候,防空洞就是最好的纳凉场所。有工厂直接把宿舍下面的防空洞挖几个口子出来,那防空洞就成了天然空调,呼呼地往外冒凉气。

    从年后开始挖防空洞,还要不耽误春耕、春种、麦收等农活,乡下又掀起了新一轮地战天斗地热潮。

    先锋大队以及学校自然也不例外,按照上级要求都需要开挖防空洞。

    周明愈知道肯定打不起来,所以不让社员们耽误农忙,只在空闲的时候学莫家沟挖几个大队地窖应付检查,另外还有宋家村的石矿呢,底下挖了很深的石坑,跟防空洞也差不多。

    应付检查足够的。

    至于学校,先锋大队不许学校自己挖,挖出洞来以后还得填埋,否则下雨灌水、玩耍也危险,他们的任务就划拨在大队里即可。

    除了挖防空洞,各级组织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要求全民实行军管。

    学校编制改为一校为一团,年级为连,班为排,最高为学校革委会,下设政工组、教改组、后勤组,学生最高组织则为红代会。

    而各工厂各大队也进行了整改,比如先锋大队改为先锋团队,最高组织为团革委会,原本生产队改为连队,小队改为排。

    有些大队原本就小,下面只有一两个生产队,作为团队太小,就开始着手跟其他生产团队合并。

    于是先锋团就成为红旗公社下面的大团,把周围的将军庙子、草泊儿、丁家村等二十个大队都并进。先锋大队为团部,下面为连队,连队下面还可以分排。

    但是大队和大队之间互相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本来是平级,现在要分出上下级来,互相之间可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

    就算公社革委会领导,互相之间也扯皮。

    很多生产团队闹得不像话,后来没多少时间又分崩离析。

    倒是先锋大队这里,其他大队巴不得凑过来一起,跟着先锋大队沾光。

    范木匠和草泊儿等几个首先赞成,还有宋家村,他们村土地贫瘠,现在就靠着去先锋大队的工厂里打工赚钱呢。

    公社革委会主持了先锋团的合并会议,还举行了生产团干部选举会议。

    原本张根发觉得自己肯定可以选为团长的!结果,社员、干部投票以百分之九十的压倒性票数选了周明愈!

    关键周明愈他还不乐意干!

    他想让公社派人来,最后还是相玉亭和柳红旗拍板,让周明愈好好干这个生产团长。

    同时还选了副团长、政委、书记、会计等干部,这些都是从各大队原先的干部中选出来的,或者由社员选举,团长和公社一起认命。

    莫茹被选为后勤队队长,本来大家要选她当政委,她果断拒绝。

    她可不热衷当干部,当干部以后,这个会那个会的,她吃不消。

    她不想被工作压榨了自己的个人时间!

    再说周明愈要是当了团长,家里有一个干部,以后肯定要忙,如果她也当干部,当忙起来俩人都不着家,也不像回事。

    这一世她对待工作的心态和前世有所不同,毕竟工作是为了养家、实现自我价值,今生她有空间、有周明愈、有儿女有家人,养家不成问题,自我价值也能更好的实现。

    说起来就是因为劳动已经不是她的谋生手段,她何必这么跟自己过不去呢!

    于是周明愈就建议她当后勤队长,管着团队的后勤,也就是资源部门。

    这个部门管理物资的,交给谁都可能有猫腻,但是莫茹无所谓,她空间里的物资比谁都多,她只有为集体谋好处的,没有占便宜的。

    “媳妇儿,你做后勤管着物资,杂活儿让社员干,你就给他们分派分派。主要你当我的后台,我感觉格外踏实。”

    想到夫妻搭档,他觉得有点激动呢。

    有周明愈这样劝,莫茹也就没坚持,毕竟这么一想也算夫妻一体共进退,还是挺浪漫的呢。

    周诚志则直接被选为先锋团第一连队的连长,下面原本的四个生产队就变为排长,周明国当了二排排长。

    其他干部也都有所调动。

    那些和社员结婚,已经扎根在先锋大队的知青,因为有文化,也被吸收进了团、连、排任职。

    这一合并之后,等差不多稳定下来,也到了秋收的时候。

    这时候县里传来消息,他们进了两台东方红75型履带式拖拉机!

    这拖拉机质量超级好,周明愈对此很有印象,小时候爷爷家就有,四十多年居然还可以工作。

    所以买了不吃亏,买了不后悔!

    更何况,这拖拉机很贵,一台就要一万二到一万三的样子,可不是普普通通一个村能买得起的。

    现在一个团,买一台两台拖拉机,正当用呢。

    一听到这个消息,周明愈立刻骑自行车跑了一趟县里,找县革委会申请——先锋团申请买拖拉机。

    真正的拖拉机,不是那种突突突的手扶。

    这种履带式拖拉机,耕地的话一天可以七八十亩!

    如今正好大兵团作战,因为十几个大队合并,很多农田直接合并打通,全是模仿农场那种大地块。

    大地块,一望无际,正适合机械作业。

    申请一开始很顺利,邱科长等人直接给他审批,盖章同意,还帮他们在农业银行高进县支行贷款买,这样他们只需要出三千块,剩下的就可以贷款。

    周明愈拿到指标批条,约定三日后去提车。

    因为他在省机械厂呆过,所以已经省略去培训开车保养维修的步骤,可以直接开回去。

    三日后,他带上团会计、政委还有莫茹这个后勤队长,一起去县里提车。

    结果却被告知,县革委会主任拒绝把拖拉机批给他们!

    “为什么啊?”大家都不明所以,围着县革委的干部追问。

    他们也很为难,邱科长拉着周明愈去一边道:“这是革委会主任亲自批的,估计是他那里的原因。”

    如今县革委会主任就是刘新农。

    周明愈根本没想到这个,“邱叔叔,你说刘主任……他真有那么小心眼?”

    邱科长看没有外人,小声道:“他不是去你家住过,你觉得呢?”

    周明愈有点无语,在他的印象里,虽然刘新农有些不那么厚道,但是也不至于是这么小心眼的。

    想了想,周明愈就让其他人先回去,他和莫茹去主任办公室找刘新农试试看。

    他觉的可能刘新农当了主任以后,想摆摆谱也不一定呢。

    周明愈跟邱科长说了一下,就和莫茹一起去找刘新农。

    刘新农如今算是志得意满,原本觉得一辈子也没机会当上县长、正书记的,没想到还有搞夺领导权这一说法。

    66年他搭上了某头子,某人在省革委会任主任,还兼任了省军区第一政委,他也算搭上了军队的线儿,于是摇身一变,也成了县革委会一把手。

    他听说秘书说先锋团团长求见主任,摆摆手就让人带进来。

    很快,他就看到周明愈和莫茹跟着秘书一起进来,愣了愣,惊讶道:“你俩怎么来了?”

    他的秘书赶紧道:“主任,这两位就是先锋团团长和后勤队长。”

    刘新农一拍桌子,“这样啊。”他指了指前面的俩椅子,“明愈莫茹,来,坐,坐,别客气。咱们也算老相识的。”

    他心里却想着怎么老子不知道周明愈居然做团长了?随即又想起来之前似乎有任职文件专门说过的,但是他没顾上这一茬,只以为是公社下面的调动,根本没关心。

    毕竟他忙上头还忙不过来呢。

    周明愈看他那模样却也疑惑,刘新农看这样是不知道他当团长?既然不知道,那为什么驳回了先锋大队的买拖拉机批条?或者他就是针对先锋大队?

    “两位这是有工作要汇报?”

    刘新农虽然做出一副自己很忙的架势,却又不想让两人走,他得让两人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现在是县一把手的威严。

    周明愈就把先锋团神情买拖拉机的事情说了一下,“原本已经给了批条,我们今儿是来提货的,结果又说主任打回了批条,不给我们提货,所以我们来找主任问问情况。”

    刘新农听完以后迷糊了一下,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噢,我知道了。这个事情啊……”他开始翻桌子上的文件,没找到,就看一旁的秘书。

    秘书就跟他使眼色。

    刘新农便对周明愈和莫茹道:“你俩先坐会儿,我去看看具体怎么回事。”

    周明愈和莫茹对视了一眼,都感觉有点不正常,这刘新农似乎不知道?或者他并没有故意针对他们?

    但是有人却以他的名义打回了先锋团的审批,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除了刘新农,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对手?

    应该不会啊。

    过了一会人刘新农回来,脸上表情很有点幸灾乐祸,他看着两人,笑道:“这个啊,是这么回事。上一次的手扶拖拉机,最先的指标是给了你们,现在大拖拉机呢就该轮下去给别的公社。”

    虽然一个大队可能买不起,可一个公社总能吧?

    再说了,现在下面也实行军管方式,一个个的生产团,花一万多买拖拉机还是可以的!

    谁说只有你们先锋团能买?

    刘新农心里乐呵得很,能看周明愈的笑话,他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爽快。

    当然他和周明愈和先锋大队是没仇恨的,不过是一点点小过节,或者大家看法不同而已,他自认堂堂革委会主任,是不会和几个社员一般见识的。

    看,他都没给先锋团捣乱,还让周明愈顺利地当上了团长呢。

    要是他小心眼,他周明愈能继续当团长吗?哼!

    所以,这件事刘新农自己觉得问心无愧,拖拉机也没规定一定要给先锋大队!

    周明愈观察刘新农的脸色,感觉他肯定知道什么,自然也有小手段在里面,是真的不给自己生产团拖拉机,还是想让自己讨好讨好他?

    他笑道:“书记,那要是别的团不买,是不是还能留给我们?我们可以把手扶折价卖给那些想买拖拉机的,还能包教会呢。”

    刘新农立刻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我说周团长,你不能这样啊,怎么好事儿就一定要给你们自己呢,全县这么多公社,是吧。”

    他一副不必再谈或者你再多讨好讨好老子,看老子什么时候心情好说不定会答应你的样子。

    周明愈却没再说什么,对莫茹道:“既然刘主任怎么忙,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刘新农没想到他们这么干脆利索,居然也不再努力努力,难道求求自己就那么困难?

    哼,傅书记都倒了,还有谁能给你们撑腰!

    周明愈和莫茹离开主任办公室,先去了邱家,等邱科长下班回来,打探一下刘新农的靠山是哪里。

    如今省内军部有几个势力,省军区一个,青市一个,虽然三年前他们都支持了反对派,但是势力也有所不同。

    省军区是某头子压制了原来的军区司令和政委,他当了第一政委和革委会主任,而青市和一些区、地级市,则是青市军区支持的。

    虽然原本应该都是一个军区司令总管,只是因为有压制和上位以及有不服气的,所以出现这样矛盾的场面。

    他们分析过,高瑞阳应该是青市那边的,他们比较倾向于保护原政府领导们,就算之前的运动也是应付任务做样子,和省军区是绝对不同的。

    所以他们压倒了傅大哥所在的那支部队成为了胜利者,但是说起来和某头子还是有区别的。

    按照邱科长掌握的一些信息,周明愈分析之后觉得,刘新农走的就是省军区的路子。

    他居然可以搭上那条线,这有些不可思议。

    周明愈道:“暂时先不管,反正拖拉机以后再买也一样,没必要因为这个冲突。”

    周明愈和莫茹和没把这个事儿当回事,毕竟如今大队改生产团,家里还是很忙的。

    学校、医务室、团部办公大院都要扩建,还要根据各连队的特点,帮助他们搞副业,比如范木匠多手艺人,木匠、篾匠不少,都要充分利用起来,不要浪费了。

    周明愈和一些团干部商量,要在团部再开办一个家具厂和草编厂。

    从全团挑选优秀的手艺人到家具厂和草编厂常驻,一个厂有十五个常驻工,农闲的时候,其他有这个手艺的也可以来帮工。

    家具厂就做家具,草编厂主要是编篾席、苇席、筐子、篓子、草盒、蒲扇等,另外周明愈还组织一些人发明了一种屋顶。

    以往盖房子,都是用麻绳把秫秸一把把地捆起来,然后两捆再接成一个人字形。每次要盖房子,绑笆子就要找很多女人帮忙,费工费时。

    现在他们用木条、木棍加秫秸,加工成一片片的,谁家盖房子就可以直接买去,而不用再花费巨大的人力来帮忙准备。

    反正绑笆子就是为了覆盖屋顶糊泥盖瓦,主要是保暖、承重,他们新发明的这种屋顶,一样保暖承重,比之前的省力还更方便。盖上以后,再糊泥,覆盖瓦片,是一样的。

    另外,他们还帮人扎承尘,也就是屋里的天棚,挡住屋顶的那些乱乱的屋笆和房梁,更加整齐美观。

    现在生活好,社员们的要求就高起来。

    扎了天棚美观亮堂整齐,比以前乱糟糟黑乎乎的,不知道好看多少呢。

    关键吃饭的时候它都不会往碗里掉虫子和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