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四十四章前生今世

作者:韭菜盒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莫梓枫眼里有泪落下,“你若是不在了,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孩子怎么办?”

    “各人有各命。”

    林娇杏正想吼他一句“你这个傻子”,可是又一阵阵痛来了,她已顾不上去理会莫梓枫,可她又不想让莫梓枫看到自己疼痛难忍的样子,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然后紧紧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喊叫出来,只是额头上的汗水已如溪水般往下流淌。

    莫梓枫疯了般冲着两个稳婆吼道,“她已经疼得受不了了,你们两个都没有看到吗?快想办法止住她的疼!”

    两个稳婆都是五十来岁的年纪,给人接生大半辈子了,还是头一回见到莫梓枫这样的主儿,一边感叹莫梓枫果然如传说中那样是个疼惜媳妇的,一边又觉着莫梓枫这会儿是关心则乱。

    其中一个大着胆子劝莫梓枫道,“六少爷,妇人生产,哪有不疼的,疼上几阵子就过去了,况且这产房,确实不是男人待的地方,说句不中听的,您待在这儿,啥忙也帮不上,还碍手碍脚的,听老身一句劝,去外边儿等着吧,依老身看,最多后半夜,您就能抱上大胖儿子了。”

    四英嫂也过来劝莫梓枫出去,莫梓枫却无论如何都不往外走,林娇杏强忍着肚子里的疼痛,对莫梓枫道,“去外面等我,听话。”

    这个时候的她太丑,她不想让莫梓枫看到。

    如果她走了,她希望留在莫梓枫心里的,还是原来那个娇俏可人的形象,而不是现在这个脸色煞白,因为太疼痛,估计脸都有些变形的样子。

    莫梓枫一向听林娇杏的话,红着眼睛看了看林娇杏,然后低下头,在林娇杏唇上吻了一下,又握了握林娇杏的手,“我等你。”

    莫梓枫被四英嫂推了出去,林娇杏再也忍不住的惨叫出声。

    莫梓枫的身子一僵,不过并没有再失控,只是不吭也不动的站在院子里,就象是一尊雕塑一样。

    夜渐渐的浓了,屋子里,院子里却都是灯火通明。

    屋子里,林娇杏依然在惨叫,声音却是越来越微弱无力。

    一个稳婆从屋里走了出来,悄悄将四英嫂和槐花婶子拉到了一边,低声道,“怕是有些不大好。”

    四英嫂吃了一惊,“咋说?”

    “看样子,孩子是在里面横着的。”

    稳婆一句话,四英嫂和槐花婶子立马就明白,现在的林娇杏有多么凶险了。

    女人生孩子,最好的胎位是头先出来:由于头部基本上呈浑圆形,生的时候,很容易就把宫口慢慢地撑开,整个身子也就会顺利的滑出来。

    若是孩子是腿在最下面,有经验的稳婆,也能让孩子顺利生出来。

    可若是孩子在肚子里横着的,或是屁股先出来,那就很危险了,很容易引起大出血,不知有多少孕妇,就是被这大出血夺去了性命。

    四英嫂和槐花婶子的脸都白了,偷偷往莫梓枫那边看了一眼。

    莫梓枫也不吭声也不动,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可他这个样子,还不如他开始的时候焦躁得走个不停来的叫人安心。

    “两位妹子,你们谁去跟六少爷说一声,问他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四英嫂和槐花婶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去跟莫梓枫说。

    倒不是怕莫梓枫说出让她们灰心的话,而是怕莫梓枫会突然发疯。

    “两位妹子,赶紧拿个主意啊。”

    四英嫂跺了跺脚,正要开口,莫梓枫已是抢先一步开了口,声音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保大人。”

    四英嫂和槐花婶子不由打了一个激灵,也不知道他们刚才的话是被莫梓枫听到了,还是莫梓枫看到她们在这儿叽叽咕咕的,所以猜出来了。

    这样的莫梓枫让四英嫂心里特别不踏实,她跟林娇杏和莫梓枫相处的时间长,知道在莫梓枫心里,林娇杏比什么都重要,若是林娇杏真有个好歹,说不定莫梓枫真会干了傻事,就这么跟着林娇杏走了。

    稳婆得了莫梓枫的话,赶紧回屋了,四英嫂悄悄的跟槐花婶子道,“你叫个人,把他看牢了,千万别叫他干了傻事。”

    槐花婶子知道四英嫂是什么意思,便把三元和七宝叫过来,低声叮嘱了他们一番。

    屋子里,林娇杏仍在不停的惨叫,声音却是越发的软弱无力起来。

    血水一盆一盆的被端了出来,看上去触目惊心。

    莫梓枫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指甲都已经深深的嵌进了掌心里,有血顺着掌心不停地流淌,他却跟没有感觉一样。

    三元和七宝站在他旁边,感觉到莫梓枫整个人都在发着抖,人也有些摇摇欲坠,如果不是在强撑着,估计早一头扎到地上去了。

    林娇杏觉得身上的力气象是被抽走了一般,连疼痛似乎没有那么疼了,只是感觉整个人都有些轻飘飘的,象是要飞起来一般。

    然后她视线里的一切都渐渐模糊了起来,人也好象真的飞了起来一样,飞着飞着,突然象是飞回到了一个洁白的世界里。

    她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原来是医院,病床上躺着一个人,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一个一脸憔悴的阿姨守在床边,絮絮叨叨地跟她说着话。

    林娇杏飘近一看,大吃一惊,因为床上躺着的,正是前世的她,林娇娇,而坐在床边的那位阿姨,正是她的妈妈。

    “你们公司的小姜,昨儿个结婚了,特地给你送了喜糖过来,是你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味的,你可是好些日子不吃了,妈给你拿一个尝尝,看你喜不喜欢吃这个口味的,要是喜欢的话,等你醒了,妈多给你买些吃。”

    妈妈说完,拿了一块巧克力,在林娇娇的嘴唇上轻轻擦了擦。

    “前儿个你大学时的同学到这儿出差,过来看你,就是那位姓杨,叫杨玲的,以前跟你一块儿到家里玩过,以前多腼腆一姑娘,现在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说话又大方又爽利,她前年结的婚,现在孩子都快两岁了,时间过的真是快呀。”

    。。。。。。

    妈妈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话,就好象躺在床上的林娇娇,不是一个什么感知都没有的植物人,而是她说完以后,马上就会接她话的正常人一样。

    就象以前,母女两人一个坐,一个躺,然后话着家常。

    妈妈说着说着,突然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娇娇,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吧,妈妈实在是撑不下去了,你要真这么走了,你让妈怎么活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