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9章

作者:邈邈一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方之铭和小崔氏的拜帖送上来的时候, 一家人刚刚用过晚膳,一听是定安侯府的拜帖, 方之平和靖嘉面面相觑,如果是他爹过来的话,根本用不着送拜帖这种东西,能以定安侯府的名义往这边送拜帖的,就只有方之铭和小崔氏了。

    但是两家人基本上已经闹崩了,现在逢年过节长公主府送到定安侯府的礼品,都是指明了要给定安侯本人,而定安侯府那边过来的东西,也都是方道如所出, 并非是来自公中。

    两家这样的关系, 哪怕生再大的气, 只要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其实是很难老死不相往来的, 方之平也想过,可能过几年两边的关系就会稍微缓和,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他预想的时间应该是长乐招了赘婿以后,两家出面交际的人基本上就变成了下一辈,算是把他们这一辈儿的恩怨掀过去了。

    没成想不过两年的时间,方之铭和小崔氏便上门了,他这心里的气还没消呢。

    但是人家既然要上门,方之平也做不到关门不让他们进的事情, 只不过心里却不怎么舒坦,想也知道,按照方之铭和小崔氏一贯的处事方式,上门来必是有所求。

    靖嘉心里的想法和方之平也差不多,都嫁进来这么多年了,哪怕没有在一个府里住着,但是对大伯子和大伯嫂的秉性也是有了解的,几乎每次上门都是有事相求,偏偏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就跟欠了他们的一样。

    虽然大事儿不多,不管是她,还是景文,一般不怎么费劲就能给办了,但是这个态度实在是让人心里膈应,好不容易两边闹翻了,清静了两年,这又上门了。

    “是不是因为长生考中秀才了,侯府那边要办宴席?”靖嘉揣测道,虽然只是个秀才功名,一般人家不会大办宴席,但架不住勋贵那边儿稀罕这个呀,头两年的时候,理国公府出了个秀才,不也一样办了三天的流水宴吗,虽然有不少人背地里笑话,但人家也算是扬眉吐气了,毕竟这位秀才公都已经接连考了十几年了。

    方之平摇头,“如果只为这个事儿的话,他们还不至于过来跟咱们和解。”他和靖嘉过去虽然能为长生撑场面,但实际上的用处不是很大,毕竟关系摆在那儿呢,他和靖嘉过去并不一定就是出于情谊。

    “咱们也别想了,过两天等他们来就知道了。”方之平把拜帖扔到一边道,管他们过来是为什么事儿呢,反正选择权在他和靖嘉手里。

    两个人转眼就把这事抛到脑后了,毕竟跟手里头的其他事情比起来,这事儿跟重要就沾不上边儿。

    不过平安侯府的方之铭和小崔氏却在认认真真的做准备,要带过去的礼物就不说了,这两位还在商量要不要请老爷子一块儿过去,也能帮两家说和,毕竟方之平可能还在跟他们怄气,但是不能不给老爷子面子。

    “你去问问爹,他肯定也希望你们两兄弟能够和好。”小崔氏劝道,有老爷子在,谅方之平和长公主也不敢给他们没脸。

    说实在的,方之铭也不想去看二弟和长公主的脸色,特别是二弟,想当年对方在侯府就是个小可怜,虽然跟他同为嫡子,但根本就没什么存在感,几乎在府里的所有的人都在围着他转,二弟也就是能在娘亲院子里的时候受重视罢了,但是娘亲在这个府里的地位也不怎么高,甚至去厨房叫两道菜都需要另外出银子打赏。

    如今他和方之平的地位几乎颠倒过来了,心里再不服气、再不乐意,他也得承认两个人的差距是越来越远了,对方都已经是从一品的太傅了,他还守在这个破侯府,甚至被旁人高看一眼都是因为有方之平这个弟弟在,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不想方之平出头,跟几个庶弟一样老老实实的多好,他也不会怎么亏待他们,何必去做那出头鸟,衬得他就好像很无能一样。

    方之铭咬了咬牙,“那我就去找爹说说。”反正二弟现在帮他们,也是看在爹的面子上,等哪一天爹去了,娘可不会管他和二弟之间的事情,巴不得他不给二弟拖后腿呢,毕竟人家才是娘一手带大的,所以哪怕把爹搬出来又怎么样,他们也过去道歉了,什么怨气都算在他们两口子身上就好,跟长生没有关系。

    小崔氏见方之铭答应了,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就怕这家伙拧着劲儿不乐意去请老爷子,当初两家差点就当场骂起来,现在又过去求人家,她还真怕被撅回来。

    其实比起让老爷子跟她们一起去,她更想让老爷子直接代她们走一趟,但方之铭不愿意,她也没有法子,只能硬着头皮过去,还得搭上那么多好东西。

    两个人差不多这就算商量好了,但是谁都没有想过老爷子会不愿意,毕竟长生可是他的嫡长孙,方之平虽然有出息,却是分出去的二房,而且连个儿子都没有,孰近孰远,老爷子应该心里有数才是。

    “你们兄弟俩的事我不掺和,该怎么办你们自己商量去。”方道如一边拿东西逗笼子的小鸟,一边道,很是漫不经心的样子。

    方之铭吞吞口水,忽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我和之平毕竟是兄弟,总不好一直不来往,爹跟我过去帮忙说和说和,就算是帮我和之平解了这个结。”

    方之铭绝口不提要求人办事,只说想要和二弟和好,但知子莫若父,方道如就是再不管事儿,对自己的长子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说句难听的话,这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儿,不能指望他讲什么兄弟情义。

    “那是你们俩的事儿,我都操心半辈子了,现在老了老了,也该歇歇了,有事儿你们自己商量去,别来找我。”方道如慢悠悠的道,他跟老祖宗可不一样,没这么偏心眼。

    方之铭抽了抽嘴角,都顾不得想他爹把这事拒绝了,关注点全在那句‘操心半辈子’上,这样的话他爹也说得出来,他这个做儿子的怎么不知道当爹的操了半辈子的心,天底下就没有比他爹过得更清闲、更自在的人了。

    吐槽完当爹的,方之铭总算想起自己的正事来了,打起了感情牌,“别呀,爹,我就是想请您当一个中间人,您只要坐那儿不说话都成,咱们顺便留在之平那里用顿膳,把娘也请过来,咱们一家人已经很久没有坐在一起用过膳了。”

    方道如摆手,“还是算了吧,你们的事儿我不管。”爱怎么着怎么着吧,他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年,管这么多不够招人厌的,何苦呢。

    方之铭没那么容易放弃,劝了他爹将近两刻钟,但人家就是摆明了油盐不进,最后觉得烦了还把他给撵出来了。

    方之铭:……

    得,这事儿还是他们两口子自己去吧,他爹就没有个靠谱的时候。

    两口子出发之前就做足了心理准备,想过对方会给他们撂脸子,甚至出言攻击。

    但是万万没想到,出来招待他们的只有方之平一个人,对方虽然不算热情,但也没有想象中的冷脸,让下人上了茶,还夸了长生好几句。

    方之铭和小崔氏对视了一眼,有门!

    “大哥和大嫂这趟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方之平懒得绕圈子,直接开门见山的道。

    本来还想说几句好话,联络联络感情的,但是人家都问了,方之铭和小崔氏也不好说自己没事儿,毕竟真当他们没事打发了怎么办。

    “长生这不是考中秀才了嘛,他这也老大不小的了,不太适合接着读书了,想着先让他找个官儿做,别把时间都浪费在读书上,你觉得呢?”方之铭道。

    “这还是看长生自己的想法吧,他觉得哪样好,喜欢哪一样,让他自己做决定,毕竟以后的路还得他自己走,咱们做长辈的也不好管太多。”方之平可不想接他大哥的那个话茬,瞧瞧下人刚刚交过来的礼单,再一听他大哥说的这话,他基本上就已经知道大哥大嫂的来意了。

    “长生也觉得应该出来做官了,大小伙子,不好总窝在家里。”方之铭笑道,他说不是之平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

    方之平听是听懂了,但真心觉得无语,长生如果有哪方面出类拔萃也就算了,但他不是呀,仅仅是一个秀才功名罢了,各方面也不算突出,但是听他大哥说话,感觉朝廷的官位跟地里的大白菜一样,长生想要就能有,这哪来的这么大信心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