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3章

作者:邈邈一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靖嘉到慈宁宫的时候, 建业帝还没离开, 阴沉着脸坐在里间的榻上, 而不远处躺在床上的母后还在昏睡, 房间里一股浓浓的药味。

    “皇兄, 母后怎么样了,前几天不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行过礼之后, 靖嘉小声问道,母后的身子骨向来硬朗,往常几乎没生过什么病, 这回怎么突然就病倒了。

    “肺里的毛病,太医院那边也没什么好办法,如今只能靠药养着。”建业帝开口道,声音很是无力, 哪怕是一国之主, 在面对生老病死的时候, 也跟寻常人一样无能为力。

    靖嘉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脑子里面嗡嗡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哪怕来的路上就知道母后这次病的不轻,但是真听到母后这病连太医院都没有办法的时候,还是觉得像天塌了一半一样。

    建业帝明白靖嘉此时的感受,父皇当年走的时候, 他只觉得解脱,但是母后重病,却像是心被人剜了一块一样的疼。

    “母后这病太医院这边儿没有见过几例,所以他们也不清楚用药的话,母后还能撑多久,朕的意思是,这段时间咱们兄妹三个轮流照顾母后,也多陪陪她老人家。”建业帝低声道。

    “好,金嬷嬷待会儿就把行李送过来,我就在偏殿住下了。”靖嘉哽咽道,就算是皇兄不说,她也会主动提出来的。

    建业帝已经在慈宁宫呆了小半天了,也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毕竟还有公务要处理,轻轻拍了拍皇妹的肩膀,“朕还有事儿要办,你先照顾着母后,朕晚上再过来,皇姐那边朕也通知了,应该也快过来了。”

    讲道理,长兴侯府可比靖嘉的长公主府离皇宫还要近,但是靖嘉都来了有一会儿了,靖懿那边还没影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大了,腿脚不怎么利索了。

    本来姐弟俩的感情就因为当年长兴侯府摇摆不定的态度而淡漠了不少,虽然自从他登基以后,不管是皇姐还是长兴侯府,都试图把当年的事儿圆过去,但感情到底是不比曾经了。

    这次母后病重,他本来以为第一个到的会是靖懿,而非靖嘉,毕竟前者住的比较近不说,儿女也都长大了,不用怎么跟府里交代,而后者,大女儿才七岁,小女儿才三岁,府里又没有个长辈,再说了靖嘉毕竟是幺妹,嫁给方之平这些年来生活环境也单纯,三十三岁的人了,心性还跟个小姑娘一样,所以很多事情她处理不到位,在某些方面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没想到第一个赶过来的人会是靖嘉,从他派人过去到靖嘉进门,也就是一个时辰多一点儿的时间,除非过去宣旨的小太监快马加鞭,靖嘉来的时候也快马加鞭,中间还不能有耽搁,不然这么短的时间内,很难走个来回。

    从慈宁宫出来,建业帝并没有坐龙辇,心里头压抑,还不如在外面走走。

    “安排人看着靖懿长公主什么时候到。”建业帝吩咐道。

    身边的太监赶紧躬身应下来,看来靖懿长公主如果拖太久的话,这次怕是要倒霉了,不过这位靖懿长公主也实在是分不出轻重缓急,太后娘娘这边儿都病重了,她那边还不赶紧过来,皇上心情本来就不好,一分错也能放大成十分,更何况有靖嘉长公主比较着,就越发显得靖懿长公主不上心了。

    说实在的,建业帝算不上是一个寡情的人,虽然当年先帝的孝期还没过,他就已经动手处理了先帝的宠臣,但是人就怕比较,跟先帝比起来,建业帝算得上是重情了,比如后宫的高位妃子基本上都是跟了他多年的老人,皇后虽然无子,但这么多年也稳稳当当的在一国之母的位置上呆着,甚至当年试图把他从太子之位上拉下来的兄弟们,也都被好好的荣养起来了,起码吃穿用度是不差的。

    建业帝的狠厉全都给了贪官和庸臣,对亲人倒是颇有几分宽怀,不然的话,大皇子和二皇子也没胆子相争这么多年。

    所以靖懿根本就没想到,不过耽误了一两个时辰,便被建业帝暗戳戳的记了一笔,虽然不可能用这件事情来斥责她不孝,但被上位者记了小黑账,到底会失去什么,恐怕连建业帝都说不清楚,只不过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众人会比之前更清楚,姐妹里面,建业帝最宠的是靖嘉长公主。

    ****

    靖懿到的时候,太后刚刚被小女儿喂完药,半靠在床上,嘴里还嚼着一块蜜饯,又来抵消药的苦味儿。

    “母后,瞧上去气色还不错,让太医再过来瞧瞧。”靖懿道,母后瞧上去不太像病重的样子,面色红润不说,瞧上去还算有精神,毕竟快要七十岁的人了,不能跟年轻人比。

    太后这种情况,慈宁宫里自然有太医留守着,只不过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太医就已经把过脉了,紧跟着又喝了药,这才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用不着这么频繁。

    太后之所以面色红润,完全是因为之前咳了很久的原因,好半天才吐出一口黄痰来,所以靖嘉尽量不让母后开口说话,少动嗓子,也可能会少咳一次,毕竟母后刚刚真的给人一种要把肺都咳出来的感觉,看着都让人难受。

    “刚吃下药,药效还没发挥呢,等等再叫太医。”靖嘉反对道,不过隔了一刻钟的时间,现在把脉也没什么用,还不够折腾人的。

    姐妹俩自从前年不欢而散了以后,就一直处在互不搭理的状态,当着外人的面还能做做样子,过节的礼品也照样送,但实际上她们谁都知道,对方都怄着气呢。

    靖懿有心想说什么,但瞧着母后也一脸赞同的模样,到底是没言语,本来就来迟了,说话都没什么底气。

    虽然说是过来给母后侍疾,但实际上她们能做的并不多,也就是给母后念念书、喂喂饭、喂喂药,或者跟她说会儿话。

    最后这件事儿上,靖嘉和靖懿两个人配合的倒是很好,靖嘉说的都是两个女儿的趣事,比如长乐绣的荷包,图案是照着猫样子绣,但绣出来以后就是一个白线团,根本就看不出小猫的样子来,再比如长安,小家伙身体现在已经很好了,整天缠着景文玩蹴鞠,但偏偏又什么都不会,基本上都是胡乱把蹴鞠踢出去以后,再由景文慢慢给她踢回去。

    靖懿聊的则是京城的一些八卦,哪家的老夫人偏心了,哪天的兄弟不和闹笑话了,哪家的妯娌起冲突了,哪家的小少爷定亲了……

    两个人聊的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太后倒是喜欢听这些,靖嘉说的都是自家孩子的事情,作为外祖母,她对这两个孩子也疼爱的很,自然不会对这些生活里的小事不耐烦,靖懿说的也都是家长里短的事儿,不怎么费脑子就能理解,算是听个乐呵。

    可能是因为两个女儿都过来了,也可能是刚刚喝的药起作用了,太后精神很是不错,甚至还在两个女儿的搀扶下出去走了走,用晚膳的时候也没像之前那几天一样觉得恶心,虽然还是没吃下去多少,但是至少没吐出来。

    这让三个儿女都暂时松了口气,能吃得下东西,而且不吐出来,人就能撑着,或许再活个一年半载也不一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