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5章 太子

作者:容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风水轮流转,当初羡慕苏家小姐嫁给二皇子、有可能成为太子妃的女子, 现在都开始庆幸她们没有和二皇子扯上关系了。

    虽说苏家最终并没有参与到谋反当中去, 但皇帝疑心苏家已经起了谋逆之心, 只是还没有机会行动就被发现了而已, 所以他再也不放心让苏家人来掌管至关重要的宫廷禁军。

    不仅如此,皇帝还查到,原来当初调查六皇子被害一案时,苏宏光之所以没查出来明太医的家人在哪里,不是苏宏光查不到,而是因为他心里存着想让自己的女儿做皇后的念头,不想去查而已。

    不然全贵妃就算是再厉害, 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到了那种程度。

    在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 皇帝不仅革了苏和泰与其他苏家人的职位, 还削去了宁远侯的爵位。苏家的人充军的充军,流放的流放,偌大一个宁远侯府,就这么散了。

    ……

    叶家叛国通敌一案尘埃落定之后, 皇帝知道, 立太子一事应当提上议程了。

    其实在很久之前,皇帝就隐约有了立裴清殊为太子的想法。

    虽说裴清殊还年轻,排行又十分靠后,但他做事有分寸,才能远在皇帝之上,这些皇帝心里都是知道的。

    而且, 公孙越的话,对皇帝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先前公孙越就劝过他,让他不要太过倚重苏家人。现在事实证明,公孙越是对的。

    如果听从公孙越的建议,把江山交给裴清殊的话,或许当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不过这些,都是从理性角度考虑的。

    从感情上来讲,皇帝自认和裴清殊的感情很好,他心里对这个儿子的感情是十分特殊的。

    最关键的是,他又是俪妃的儿子。

    如果裴清殊做了太子,将来又继承皇位的话,皇帝就不需要担心俪妃的后半生了。

    所以说,无论是从理性,还是情感的角度出发,裴清殊都是最好的选择。

    但却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诚然,裴清殊与俪妃十分相似,自然而然地就会让皇帝感到爱屋及乌。

    可皇帝是深爱俪妃不假,但他同样爱自己,甚至更爱自己。

    和裴清殊相比,十四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最重要的是,十四长得和皇帝小时候一模一样。

    皇帝有的时候忍不住就会去想,他这个皇帝做得可能确实不太好,但是十四还小,他还有希望。

    如果他好好培养十四的话,十四会不会有机会,成为一个明君呢?

    就算他做不到,但如果十四能做到的话,对皇帝来说,也算是从某种程度上,弥补了他内心的遗憾。

    但是皇帝心里也清楚,如果他真的废长立幼,选择立十四而不是裴清殊的话,裴清殊可能会恨死他。

    俪妃……俪妃又会怎么想呢?

    皇帝有时候觉得,俪妃真的是生性凉薄。对待两个儿子,她永远都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和淑贵妃、荣贵妃,甚至全皇贵妃她们对待儿子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可这样的俪妃,偏偏是为他诞育子嗣最多的女人。

    又偏偏是皇帝最爱的人。

    感情的事情,真是说不清,又道不明。

    皇帝想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和俪妃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虽说这半年以来,俪妃一直不肯见他,但如果是为了立太子一事的话,皇帝觉得俪妃还是会见他一面的。

    果然,在皇帝让禄康安去向俪妃转达了自己的意思之后,俪妃终于松口,让皇帝踏进了钟灵宫。

    几个月的功夫不见,皇帝看起来憔悴了许多,两鬓已经有了明显的白发。

    可与他相反的是,俪妃的精神状态,看起来竟然比之前还要好。

    看俪妃这般模样,皇帝心中越发感到自卑了。进门之后,他甚至没敢直接坐在上首,而是小心翼翼地坐在了俪妃斜对面的位子上。

    见俪妃神情平静,脸上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挂着明显的怒意,皇帝稍稍放下心来,用一种试探的语气说道:“月儿,最近叶氏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吧?”

    俪妃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就算俪妃不关心俗事,可宫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俪妃不可能不知情。

    “当年你怀十四的时候,在宫里散播谣言的人也是她。”皇帝愧疚地说道:“是朕信错了人,叫你受委屈了。”

    俪妃听了这话,竟是笑了一下:“皇上叫我受过的委屈,又岂止这一件呢?”

    “月儿,朕知道朕错得离谱,可朕还是希望,你能再给朕一次机会。“皇帝鼓起勇气说道:“朕想封你为皇贵妃。”

    若是换了别的妃嫔听到这话,笑都要笑死了。可俪妃却不一样。

    听皇帝这么说,她十分不屑地说道:“皇上觉得,我会稀罕这一个皇贵妃之位么?”

    “朕知道你不稀罕,但就算是为了我们的孩子……”皇帝低声说道:“朕想立我们的儿子为太子。”

    听到这话,俪妃并不觉得意外,可她还是控制不住地心跳加速:“我们的儿子?”

    皇帝神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朕是偏爱我们的儿子不假,可朕也不是仅仅因为感情因素,才会这样考虑的。你也知道,朕的儿子虽多,但他们都不合适……”

    “等等。”俪妃突然打断了皇帝的话,“皇上是想立殊儿,还是阳儿?”

    她和皇帝可有不止一个儿子。

    听到俪妃这么问,皇帝突然不说话了。

    因为他自己的内心也还在挣扎,所以他才会来找俪妃。

    谁知俪妃却是不假思索,十分果断地说道:“皇上若要立,就立殊儿。不然的话,您就先杀了我吧!”

    皇帝闻言,不禁大惊失色:“月儿,你这是何意?”

    “何意?皇上自己也有兄弟,您也曾为了先帝更加疼爱礼亲王之事而感到难过,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皇上都想不明白么?殊儿和阳儿都是我的儿子不假,可殊儿为长,阳儿为幼,如果你立阳儿为太子,你叫殊儿这个长兄将来如何自处?殊儿是好脾气没错,但您也不能这么践踏他的尊严!”

    “朕绝没有践踏殊儿的意思!理智来看,朕也知道殊儿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朕心里……朕这心里有遗憾,你明白么?殊儿是很好,可阳儿他是最像朕的孩子……”

    “皇上,您别怪我说话难听。现在大齐需要的,不是另一个像你一样的皇帝。”俪妃肃色说道:“难道您想为了一己之私,拿大齐的江山社稷开玩笑么?”

    皇帝闻言,突然十分痛苦地捂住了脸:“朕为什么……为什么就这么失败呢!难道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么……”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绝不能明知是错,还继续错下去。”

    俪妃已经很久没有和皇帝说过这么多话了,可此事至关重要,她不得不说:“您想想看,若是阳儿继位,会是什么样的结局?他今年才九岁,您立他做太子,殊儿会信服么?朝臣会信服么?别说什么阳儿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个明君了,恐怕还不到阳儿可以有所作为的时候,他们就会兄弟阋墙,自相残杀,届时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皇帝心中又羞又愧,甚至感到了一丝绝望,“是朕错了,是朕错得离谱!”

    俪妃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皇帝,给他平复的时间。

    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之后,皇帝终于平静下来,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对俪妃说出自己的决定:“朕会立殊儿为太子。不过月儿,你能不能答应朕一件事?”

    俪妃下意识地皱起眉头:“都这么多年了,难道皇上还想故技重施,用殊儿来要挟我么?”

    皇帝摇摇头道:“朕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

    “朕是想请求你,永远不要告诉殊儿今天的事情。”皇帝用一种近乎哀求的眼神看向俪妃,“朕想让他和阳儿好好的,不要因为朕的愚昧而坏了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俪妃听了,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竟然感到一丝失落:“我答应您。”

    作为母亲,俪妃也不希望裴清殊和十四兄弟失和。

    “那……朕先走了。”皇帝站起身,虽然不舍,却不得不离开,“月儿你……你好好的。”

    俪妃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看到皇帝泫然欲泣的样子,心中不免闪过一丝不忍。

    但她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

    ……

    延和二十六年六月十七日,皇帝颁下圣旨,封俪妃林氏为皇贵妃。

    就在众人还在因为俪妃的晋位而议论纷纷之时,皇帝的另一道圣旨,让所有人都跌破了眼球。

    “贵妃傅氏,协辅中闺,端良著德。今命以册宝,立为皇后,正位中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