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3章 定罪

作者:容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敬平伯彻底傻眼了。

    “皇、皇上……!”

    皇帝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根本就没察觉到!

    “叶鸣,你真的是老了。”皇帝讽刺地冷哼一声, “朕在外头站了这么久, 你都没有发现么?”

    敬平伯的嘴巴张张合合, 说不出一个字来。

    在看到皇帝的那一瞬间, 敬平伯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全都完了!

    可是很快,他的脑中就又浮现出一个十分危险的想法来。

    自打受伤退隐之后,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和人交过手了。

    听说十二皇子的文才虽然很好,武功却平平。

    若是能够抓住皇帝,或者十二皇子的话……

    外头虽然有很多卫国公的人,但他只要有人质在手, 未尝没有逃出去的机会。

    哪怕他自己活不成了, 能拉皇帝或者裴清殊垫背, 他也值了!

    谁知裴清殊竟然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

    敬平伯刚要向皇帝靠近,外头便呼啦一声涌进来一大群兵士。

    领头之人,敬平伯识得,是荣国公之子傅然。

    原来裴清殊早就想过苏家有可能帮助叶家谋反, 所以他不放心现在的那些宫廷禁军, 不放心皇帝的安全。

    在和皇帝商议过后,皇帝也不敢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立马就调了神枢营的人前来护驾。

    皇帝会出现在敬平伯府,主要是因为裴清殊觉得,皇帝心里始终对敬平伯和全皇贵妃等人叛国通敌之事心存疑虑。

    只有让皇帝亲耳听到真相,他才能够不再那般优柔寡断, 从而彻底下定决心,处置叶家。

    现在,皇帝自然是已经彻底地认清敬平伯了。

    可是皇帝并没有感到多么开心。

    因为他只要一想到先帝曾经那样信任敬平伯,他又给了敬平伯的女儿全皇贵妃怎样的体面,皇帝就有一种强烈的遭到背叛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叶家人给耍得团团转。

    如果不是裴清殊的话,他至今还蒙在鼓里,以为叶家是保卫大齐江山的大功臣呢!

    这件事情对皇帝的打击太大了。

    他冲着敬平伯,连续道了三个“好”字之后,皇帝便在禄康安的搀扶之下,回到了乾元殿。

    他现在发自内心地感到羞耻,也意识到了自己这个皇帝当得有多失败。

    他不想见到任何人。

    过去,皇帝自认自己比不过先帝,没有先帝开疆拓土的能力不假,但他自认,他起码不是一个昏君,还是一个勤勤恳恳,能听得进他人意见的皇帝。

    可是突然之间,皇帝再次十分无力地意识到,他这个皇帝,当得真的不怎么样。

    这种自我否定的感觉,让皇帝消沉了好一阵子。

    就在皇帝陷入极端消极情绪的时候,裴清殊手下的高级工匠,终于破解了叶伦书房里的密室机关。

    原本那个装有叶家人罪证的匣子,上了十分精密复杂的锁。不过敬平伯现在明白,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后路可退了,只得主动解开了那道锁。

    哪怕都是死,他还想留个全尸。

    对于裴清殊来说,如何处死敬平伯乃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过其他人恐怕并不这样认为。

    所以保险起见,在答应敬平伯之前,裴清殊还是进宫,见了一趟皇帝。

    皇帝这几天的心情不好,原本是谁都不见的,但裴清殊人如其名,自然是个例外。

    听了裴清殊的转述之后,皇帝十分厌恶地说:“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到现在还敢跟朕提条件……”

    “父皇是不打算答应他么?”

    其实裴清殊觉得,敬平伯现在配不配合都无所谓。早在他的人发现盟书藏在叶府湖底的那一刻开始,叶家的败落就已成定局,现在就是晚一点拿到罪证也没关系。

    皇帝摇摇头道:“不管怎么说,叶鸣救先帝是真,赏他一个全尸也无妨。等他死后,把尸体丢到乱坟岗里去就是了。”

    裴清殊心头一凛,应了声“是”。

    他正打算下去继续处理叶家之事,就听皇帝突然用一种极度疲倦的声音问他:“殊儿,你说朕这个皇帝,做的是不是很失败?”

    裴清殊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说道:“怎么会呢,父皇乃是自古以来少有的仁君。”

    裴清殊还没傻到去附和皇帝的自嘲。

    尤其是在现在这样关键的时期。

    皇帝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殊儿,你就别再安慰朕了。朕这几天一直都在想,朕是不是过于心慈手软了。总是这也舍不得,那也不忍心的,这才会把底下人的胆子给养肥了。”

    裴清殊谨慎地说道:“心软乃是人之常情,父皇也不必过于自责了。不过只是在小事上心软的话,还无伤大雅,在触及底线的事情上,您就得狠下心肠了。”

    皇帝听出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无奈地一笑:“你放心,叶家的事情太大,朕是绝不会姑息他们的。”

    裴清殊心里稍稍松了口气:“父皇能想开就好。”

    敬平伯认罪之后,叶家上下上百口人,悉数被打入大牢。

    为了避嫌,皇帝没有让裴清殊继续审查此案,而是命卫国公主审,大皇子从旁协助。

    原本卫国公只是因为他夫人怀孕之事,有向裴清殊靠拢的意思而已。可现在,朝中的局势已经很明朗了,卫国公又不是傻子。在人前人后,他对裴清殊都十分恭敬,俨然已经把裴清殊当成了未来的主子。

    大皇子就更不用说了。他现在对裴清殊可以说是唯命是从。而且难得的是,大皇子并不因为裴清殊年纪轻,就对他有任何轻视之心。

    他非常清楚地知道,以后裴清殊表面上是他的弟弟,实际上就是他的主子了。整个毅亲王府,还有他母妃的命运,全都会掌握在裴清殊的手里。

    所以在对待裴清殊时,他虽然亲热,却不敢自恃长兄身份,而对他有半分怠慢。

    因为这样,此案明面上是卫国公在主审,大皇子协理,实际上还是裴清殊在把持。

    树倒猢狲散,叶家落败之后,二皇子一党再也不成气候。

    包括钱朗等人在内的涉案人员纷纷认罪,全皇贵妃和二皇子的亲信也都相继反水,将他们所知道的全皇贵妃母子的罪行全都招了出来。

    皇帝得知在全皇贵妃竟然背着他做了这么多“好事”的时候,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他一方面是恨全皇贵妃的狠毒,另一方面,他又自责于自己的愚昧。

    他怎么会这样信任一个毒妇?!

    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六皇子,就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死于全皇贵妃的手下,皇帝就忍不住自责地痛哭失声。

    他多么想念那个聪明又懂事的孩子啊!

    还有三皇子,他虽然愚蠢又任性,可他毕竟是皇帝的嫡子。皇帝忍不住地想,如果不是全皇贵妃害得三皇子染上花柳病的话,三皇子是不是不会性情大变,变得那么疯狂?

    如果三皇子没有产生谋逆的念头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死?

    如果三皇子不造反,那皇帝也不会让人杀了自己的女婿和外孙,使得三公主精神失常了……

    还有四皇子……

    他和左氏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皇家的颜面全都被那个毒妇给毁了!

    对了,四皇子……

    想起四皇子,皇帝的心情变得越发复杂起来。

    虽说四皇子和左氏在大觉寺的事情,现在已经查明,他们的确是中了全皇贵妃的圈套不假,可左氏的那个孩子……毕竟还是四皇子的。

    皇帝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才算妥当。

    不过四皇子的事情,和叛国通敌这种大事比起来,就显得太小了。

    全皇贵妃犯下了无数条死罪不假,可是没有哪一条,能与卖国求荣相比。

    皇帝当真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

    不过,全皇贵妃到底是从潜邸时就跟在皇帝身边的侧妃,还为皇帝生了一个儿子,真要将她凌迟处死的话,皇帝还是觉得不忍心。

    当然,事到如今,叶氏是定然难逃一死的。

    在处死她之前,皇帝先废了她的位份,将她贬为庶人,从皇家玉牒上除名。

    叶氏听说之后,闹得十分厉害,吵着闹着要面见皇帝。

    结果皇帝没等来,却等来了和她斗了三十年的荣贵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