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2章 后招

作者:容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有的时候破解一个密室,所花费的时间并不比建造一个新的密室需要的时间少。

    虽说皇帝已经答应了暂时将皇贵妃和叶伦软禁起来, 可裴清殊还是不放心。

    毕竟全皇贵妃与皇后朱氏不同。她最擅长使用巧言令色, 将皇帝捧得身心愉悦。

    皇帝固然喜欢俪妃那样有个性的美人, 可全皇贵妃这种温柔又体贴的女子, 他也讨厌不起来。

    裴清殊担心,如果全皇贵妃哭哭啼啼地向皇帝表示自己是冤枉的的话,皇帝会心软。

    他自己得在敬平伯府这边盯着搜查盟书一事,分不了身。

    所以他早就提前和淑贵妃打好了招呼,让她务必盯住宫里那边,决不能让全皇贵妃有可乘之机。

    不仅淑贵妃,现在荣贵妃也非常积极地为此事帮忙。她当然是为了帮助淑贵妃和裴清殊不假, 不过更是为了帮助她自己。

    有两个贵妃坐镇, 宫里那边, 裴清殊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在等待密室被破解的过程当中,大皇子带人抄了整个叶家。

    叶家不愧是全皇贵妃的娘家,做事十分干净利落,并没有叫大皇子查到什么特别有用的的东西。

    财物在合理范围之内, 书信的内容也都十分正常, 正常到有些诡异。

    大皇子开始有些不自信了:“十二弟,你说……咱们这回能扳倒叶家么?”

    这世上就没有什么能百分之百确定能做成的事情。

    不过为了让大皇子镇定下来,裴清殊还是点点头说:“没问题的。况且开弓没有回头箭,大哥现在与其再考虑这些,倒不如静下心来仔细搜寻一番,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呢?”

    “十二弟, 你说得对!”看到裴清殊这样冷静,大皇子心里就放心多了。“老敬平伯的院子我还没查完呢,他那里肯定不干净!”

    大皇子说着,就跟裴清殊诉起苦来:“十二弟你是不知道啊,这老头子倔得很,偏说我们是假传圣旨,说父皇不可能这么对他,还亲自拿着拐杖把我打了出来,气得我差点没一棍子打死这个老不死的!”

    裴清殊哭笑不得地说道:“这样吧大哥,你先在书房这边盯一阵子,有什么消息就让人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先去敬平伯那里看看。”

    大皇子不放心地说:“那十二弟,你可得小心一点啊。那老头子虽然受过重伤,但我听说他当年也是很勇猛的一个武将,千万别让他伤到了你。”

    “大哥放心,我心中有数。”

    有陆星野和赵虎在身边,裴清殊并不担心老敬平伯能把自己怎么样。

    而且……他还有后招。

    敬平伯所在的院子已经被卫国公的人给封锁了。裴清殊去的时候,卫国公正在单独和敬平伯说话。

    卫国公的爵位虽然比敬平伯高,不过卫国公的爵位是靠祖宗传下来的,敬平伯却是靠自己的功劳挣的。

    敬平伯比卫国公年长十几岁,当年卫国公刚在军中做事的时候,还做过敬平伯一阵子的手下。

    所以对待敬平伯,卫国公还是很尊重的。

    因此,皇帝派卫国公来封锁敬平伯府,算是做到了不偏不倚。这样不管得出来的结果如何,都不会有人说皇帝太过偏心。

    对于敬平伯“叛国通敌”的这个罪名,说句老实话,卫国公心中是有疑虑的。

    在他的印象当中,敬平伯是救过先帝的有功之臣,是令匈奴人闻风丧胆的大英雄。

    他不该是这样的人。

    可卫国公和裴清殊的交往虽不多,却能看得出来,这位恒王殿下年少有为,绝不是那种没有把握就会贸然行动之人。

    所以,卫国公现在非常迷茫,非常不确定。

    见裴清殊来了,卫国公就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裴清殊,然后退了出去。

    裴清殊虽然年轻,比敬平伯的孙子还要年轻,可他现在是亲王,敬平伯见了他,还是不得不起身行礼。

    裴清殊没有叫他起身,而是垂眸看着这个头发已经白了一半的老人,沉声说道:“过去我总以为,不管皇贵妃作出怎样的阴私之事,起码她是你的女儿,一个救过先帝,上过战场的英雄之女。无论她怎么做,那都是她个人的行为。”

    敬平伯轻轻一颤。

    “可是现在,本王终于明白过来,原来不是这样的。全皇贵妃之所以如此恶毒,正是因为她有一个叛国通敌,为了一己之私竟然能够出卖家国的父亲!”

    敬平伯听了这话,先是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两下。而后不等裴清殊叫起,他便缓缓直起身子,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看向裴清殊。

    “十二殿下,你这是想用激将法,让老夫认罪么?你觉得老夫会上你的当?”

    “事已至此,你认还是不认,已经不重要了。”裴清殊嘲讽地一笑,“事发突然,您的好儿子叶伦,或许还没告诉过你发生了什么吧。”

    敬平伯眉头深锁,神色凝重地看向裴清殊。

    “时间有限,本王就长话短说了。你们叶家叛国通敌的罪证,藏在叶府湖底的那个箱子,已经被发现了。”

    敬平伯早就料到事情不妙,可他没有想到事态竟然已经严重到了如此地步。

    在那封盟书上面不仅有他的签名,印章,最重要的是,还有他的手印。

    如果真的被人发现了,他是不可能抵赖的。

    裴清殊的话,无疑在敬平伯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可敬平伯并没有露出特别慌张的样子。

    他怕裴清殊是在诈他。

    虽然盟书在湖底的事情暴露了,已经让敬平伯信了八、九分,但装有盟书的那个盒子上了十分繁复的锁,一时半会儿是打不开的。

    不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敬平伯绝不会轻易认输。

    他紧紧盯着裴清殊,明明内心十分紧张,却故意做出放松的模样:“十二殿下就不要说笑了,刚才卫国公来的时候,可没有提起这件事情。”

    裴清殊浅浅一笑:“那是因为本王还没有告诉过他。毕竟他曾是你的部下,不是么?”

    敬平伯却是笑不出来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很简单,本王想和你谈一笔交易。”

    “交易?”敬平伯皱起眉头,忽然冷笑了一声,“恒王殿下,老夫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你觉得我会相信,事已至此,你还会放过我们叶家么?”

    “谁说本王要放过你们了?”裴清殊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来,“本王只是想给你一个机会罢了。”

    敬平伯沉默了一会儿后,用一种警惕地眼神看向裴清殊,低声问道:“你想叫老夫做什么?”

    裴清殊不缓不急地说道:“你主动认罪,将装有盟书的盒子打开。”

    敬平伯猛然间情绪激动起来:“你耍我?!”

    如果按照裴清殊所说的去做,叶家只会完得更快。

    “本王的话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相比于敬平伯的激动,裴清殊十分淡定地说:“不想听听你能得到什么么?”

    “要是当真按照你说的去做,那叶家就彻底完了,你当老夫是傻子不成!”

    裴清殊冷笑一声:“事到如今,难道你还妄想保全叶家?”

    敬平伯突然发觉自己看不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不拿叶家做条件,那你拿什么和老夫谈判?”

    “苏家。”裴清殊正色说道:“只要你现在认罪,起码能保全苏家。不然你若是执迷不悟的话,苏和泰很有可能联合宫廷禁军和五军营造反。到时定然伤及无辜,内耗大齐的实力。于国于民,都不是什么好事。”

    敬平伯十分不屑:“哈哈哈哈,造反又如何!就算我们输了,也总不至于比现在的情况更糟了吧!”

    “和你这种卖国贼讲这种话,或许有些可笑,本王原本就不指望你能理解。”裴清殊讽刺地一笑,摇摇头道:“本王不过是看在你过往的功劳上,姑且一试罢了。看来你是当真已经无可救药了。又或者说,你这样功于心计,就连当年立过的战功,甚至是救驾的事情,全都是假的?”

    敬平伯不以为然地说:“呵,恒亲王啊恒亲王,你真是太嫩了。在权力面前,还讲究什么对错?最重要的是,输赢和强弱!只要苏和泰控制了皇宫,五军营冲进皇城,立二皇子为新帝,到时候世人只会说你十二皇子陷害忠良,再也不会有人说我敬平伯府半句不是!给匈奴人六座城池怎么了?要不是我和他们谈好了条件,说不定大齐这江山早就没了!”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你还觉得自己是大齐的功臣了不是?”裴清殊知道自己和敬平伯这种人是说不通的,他也压根就没指望着自己能够说服敬平伯。

    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父皇,您都听到了吧?”

    随着裴清殊话音落下,房门自外打开。

    敬平伯一看就看到,皇帝正站在门口,面色铁青地看着他。

    敬平伯见了,直接腿一软,竟是跌坐在了地上,吓得裤子都湿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