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0章 叶晗

作者:容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汪嘉懿红杏出墙,与戏子无缺私通之事, 转眼间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年了。

    这一年的时间里, 京城中又发生了大的小的、无数的事情, 人们早就把这桩曾经惊动整个京城的惊天丑闻忘到了脑后。

    绿萼在回璇玑堂避了一阵子风头之后, 也重新回到了兮欢楼,继续为裴清殊搜集情报。

    然而,有一个人却始终无法对这件事情释怀。

    那就是当事人之一,汪嘉懿的前夫,叶伦的儿子,叶三公子叶晗。

    虽说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可叶晗现在还是没能从那种巨大的羞耻感当中摆脱出来。

    前半年还好说, 叶伦夫妇知道他不好过, 就由着他整日里饮酒作乐, 醉生梦死。

    可是最近几个月,叶伦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没出息的儿子了。催他赶紧振作起来不说,还让叶夫人李氏帮着,为叶晗物色一个合适的继室。

    谁知道向来听从父母之命的叶晗, 对此竟然十分坚决地表示反对。

    问及原因时, 叶晗就说自己是被汪嘉懿那个贱女人给吓怕了,生怕自己再次被戴了绿帽子,所以他还没有做好准备迎娶新妇。

    这个理由,让李氏听得十分心疼。李氏还帮着儿子劝叶伦,让他多给叶晗一些时间。

    可李氏不知道的是,叶晗现在迟迟不肯娶妻, 除了受汪嘉懿之事的影响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几个月前,他在兮欢楼里观赏歌舞之时,与兮欢楼当红的一个歌女看对了眼。

    那个歌女,就是裴清殊的手下绿萼。

    绿萼当然不会是真心喜欢上叶晗的了。对她来说,男人只不过是消遣的玩物。而叶晗,不过是她任务的目标之一。

    她和其他那些冲着叶晗身家地位而去的女人不同,绿萼想要的,只是从叶晗身边窃取对裴清殊有用的情报而已。

    所以不慕名利的绿萼,在一片庸脂俗粉中显得是那样得清新脱俗,一下子就将叶晗给深深地吸引住了。

    他觉得绿萼是那样得特别,和其他的女孩子全都不一样。尤其是和汪嘉懿那种不守妇道的泼妇相比,绿萼简直不能更温柔可人了。

    尽管绿萼出身低微,可叶晗还是迷她迷得要命。他知道叶家不可能接受他娶一个歌女,就咬着牙花了一大笔钱,在外头给绿萼置办了一处别苑,让绿萼做他的外室。

    绿萼既然做了这一行,自然是早就做好了接各种各样客人的准备。而且叶晗年轻,身体还很不错,绿萼并不觉得自己吃了什么亏。

    她只希望,自己能尽快把叶晗迷得晕头转向,以在叶晗这里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她早就从公孙明那里得知,叶晗曾经随叶伦上过战场。

    他虽然连副将都不是,只是随军出征而已,但叶伦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肯定不会特别设防,所以叶晗很有可能知道什么关键的信息。

    果然,在绿萼不经意地提起她在街上看到了汪嘉懿时,叶晗心情烦躁之下,喝多了酒。

    酒后意乱情迷之时,就难免会说错话……尤其是在绿萼刻意但看似不经意的引导之下。

    为了“安慰”叶晗被汪嘉懿伤透了的心,绿萼先是狠狠地将叶晗夸了一通,说他是少年英雄,这么年轻就打了胜仗,比大皇子当年还要厉害之类的云云。

    许是叶晗的酒喝得太多,也有可能是这几个月以来的相处,让叶晗渐渐地对绿萼卸下了心防,叶晗在不清醒的状态之下,对绿萼说了原本应当一辈子都烂在他肚子里的话。

    “什、什么少年英雄啊!我他妈连一、一个匈奴人都没有亲手杀过!你、你不知道,其实我祖父和匈奴人有过协议——”

    绿萼的眼睛一亮,连忙追问道:“什么协议?”

    不知怎的,叶晗说到这里,突然把头埋在被面上,不说话了。

    绿萼吓了一跳,生怕叶晗察觉到不对劲,会疑心自己。

    她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好在叶晗只是酒劲上头,头太晕而已,没一会儿便抬起头来,继续磕磕巴巴地说道:“就、就是匈奴人,让我们叶家的人打、打胜仗,等二皇子殿下登、登基之后,就送给北夏六座城池的协议啊……”

    绿萼听得心惊肉跳,没想到叶家人竟然如此卑鄙!他们为了一己的私欲,竟然拿大齐的国土去和敌国做交易!

    何其贪婪!何其自私!何其愚昧!

    她真是恨不得立马就杀了眼前的这个渣滓!

    不过绿萼知道,她必须理智。杀掉叶晗一个人事小,最关键的是,她要拿到叶家叛国通敌的证据,让整个叶家还有二皇子一党彻底覆灭。

    ……

    “盟书?”裴清殊听了公孙明的叙述之后,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公孙明点点头道:“绿萼从叶晗那里得知,匈奴人和敬平伯曾经签有两份盟书,北夏一份,叶家一份。只是叶晗毕竟是孙辈,对此事知之不详。那盟书究竟藏在何处,叶晗并不知情。”

    裴清殊听了,虽然感到一丝失望,但更多的还是振奋。最起码,证明他们之前的猜测没有错!叶家人的确是犯了叛国通敌的死罪!

    现在只要能找到那份关键性的证据,就不愁扳不倒皇贵妃一党了。

    只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他们会藏在哪里呢?

    因为这件事情裴清殊先前就和大皇子还有容漾他们讨论过,为了集思广益,这天裴清殊就把他们两个也叫了过来,与公孙明他们一起商议此事。

    “会不会是叶府里有什么密室?”大皇子自己府里是没有这种东西的,不过他想起了三皇子倒台的时候,最后他贪污受贿的关键性证据,就是从密室里搜出来的。

    公孙明颔首道:“有可能,但是如果没有把握的话,我们就绝不能像二皇子之前那样,傻乎乎地直接跑去上奏。”

    傅煦补充道:“我们也不能轻易派人去查看——这样做太容易打草惊蛇了。”

    大皇子原本就不擅长算计这些,听他们这样说,不免有些着急:“左也不行,右也不行,那到底该怎么办啊!我老感觉皇贵妃在憋什么坏招儿呢,咱们得抓紧啊!”

    “毅王殿下稍安勿躁。”容漾安抚地看了大皇子一眼,不缓不急地说道:“我们不妨想想看,如果是我们要藏一样这么重要的东西,会藏到哪里去呢?”

    “肯定是最隐秘的地方去了!”大皇子不假思索地说:“比如睡觉的枕头底下。”

    傅煦摇摇头道:“这种地方都太危险了。虽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会相对安全一些,不过白日里不在府中的时候,有下人打扫房间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大皇子不假思索的说:“俗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我还是觉得咱们不要想得太复杂了,说不定东西就在叶府之中呢。要是我的话,肯定不放心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到外头去啊。”

    容漾浅浅一笑:“我倒觉得,最危险的地方,从来都不是最安全的地方。只有被人忽略的地方才是。”

    裴清殊表示赞同:“没错,常见的、容易暴露的地方肯定不行,敬平伯和皇贵妃没有那么蠢。不过大哥所言也有道理——如果是我的话,是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外人的。”

    容漾颔首道:“皇贵妃在后宫虽然位高权重,但宫里是个藏不住秘密的地方,行事多有不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物八成还是在敬平伯府中。”

    说来说去,又绕回来了。

    赵虎皱起眉头:“可是敬平伯府那么大,我们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一击即中?”

    如果将敬平伯府翻个底朝天之后,还是找不出罪证来的话,那他们就别再想借此事扳倒皇贵妃一党了。

    在裴清殊等人的注视之下,容漾缓缓道出四个字来:“引蛇出洞。”

    ……

    三日之后,敬平伯府。

    叶三公子叶晗,急匆匆地跑进了叶伦书房所在的院落。

    隔着老远的距离,叶伦就听到叶晗在大叫:“父亲!父亲!”

    叶伦下意识地皱起眉头,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实在太不懂事。

    叶伦的书房戒备森严,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闯进来的,哪怕叶晗是叶伦的亲生儿子也是一样。

    所以在书房门口,叶晗就被人拦了下来。

    叶伦走出房门,看着被护卫拦住的儿子,没好气地斥责他说:“都多大的人了,还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

    叶晗顾不上擦额头上的汗水,气喘吁吁地说道:“不好了父亲,出大事了!”

    叶晗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以来,都过得浑浑噩噩的,从未露出如此着急忙慌的样子。

    叶伦见了,不由心中咯噔一声:“何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