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9章 失望

作者:容默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怜贞是延和十八年,仕贞“出嫁”之后不久进宫的。那个时候, 她年纪虽轻, 却很机灵, 说话办事都非常符合全贵妃的心意。

    全皇贵妃看中她之后, 对怜贞调查了一番,见她身家清白,就开始着手培养她,一步步把她提拔到了一等宫女的位置。

    当然,为了成为全皇贵妃身边最受器重的心腹宫女,怜贞和谨仁宫的其他宫女之间,也没少勾心斗角。

    为此, 怜贞甚至不惜设计陷害了和自己同屋的“好姐妹”, 踩着别人的脑袋往上爬。

    当时的怜贞和同龄人相比, 虽然已经算是有了些手腕,但她毕竟还很年轻。她的那些小伎俩,根本就瞒不过深居后宫多年的全皇贵妃。

    不过全皇贵妃知道了她的所作所为之后,并没有生气, 反而越发地欣赏起怜贞来。

    因为从本质上来说, 她们都是一样的人。

    ……

    虽说怜贞是延和十九年才“上位成功的”,不过她从全皇贵妃平日里和二皇子等人的对话当中,也得知了一些全皇贵妃过去的事情。

    比如根据怜贞的推测,当年六皇子早夭之事,就与全贵妃脱不了干系。皇后朱氏,当时只不过是全贵妃的替死鬼而已。

    但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十多年了, 现在再拿出来做文章并不容易,顶多被纳入皇贵妃的罪行之一。

    裴清殊他们所需要的,是全皇贵妃最近所犯下的罪行,而且必须是能找到充分证据的那种。

    根据怜贞的供述,三皇子得花柳病、大皇子受重伤,还有四皇子和左大姑娘在大觉寺里被人下了药,这些事情全都是全皇贵妃所为。

    但是不够,还是不够。

    裴清殊他们需要更严重的事情,还有更直接的证据,才能扳倒全皇贵妃。

    容漾试图引导怜贞,让她仔细想想,全皇贵妃是否和匈奴人有所牵扯。

    可怜贞想了又想,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曾经有听全皇贵妃提起过这方面的事情。

    裴清殊他们没有想到,全皇贵妃的戒心竟然高到了如此地步,竟然连她的心腹宫女都不知道这件事。

    还是说……难道真的是裴清殊他们想多了么?

    裴清殊并不这样认为。

    在四皇子被褫夺亲王之位之前,朝堂上的局势尚且不够明朗,所以裴清殊没有办法确定二皇子和四皇子当中谁才是那个亡国之君。

    不过现在,裴清殊思来想去,怎么想怎么觉得,二皇子大概率就是那个荒淫无道的宣德皇帝。

    而在他的记忆当中,大概是宣德七年左右,大齐曾经有过一次国丧。

    皇太后薨逝的国丧。

    北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开始大肆进攻大齐的。

    裴清殊以前没有多想,现在却觉得,这可能不是一个巧合。

    裴清殊推测,有可能是全皇贵妃和匈奴人私底下签订了什么协议。而在她死之后,匈奴人对二皇子这个酒囊饭袋毫无忌惮,于是便开始了他们的侵略之路。

    既然怜贞对这件事情并不知情的话,那么除了全皇贵妃之外,还有谁有可能是知情人呢?

    叶伦自然是知情的,但他不可能会说。无缘无故的,又没有证据,裴清殊也不可能抓他一个位高权重的指挥使。

    二皇子的岳家,苏家人有可能知道吗?

    有这个可能,但几率并不是特别大。

    他可以让人去盯着苏家人,但动作不能太大,以免打草惊蛇。

    不过,如果只是这么被动地等待苏家人露出马脚的话,实在是太耗费时间了。

    现在不仅仅是全皇贵妃着急扳倒裴清殊,裴清殊也等不起。

    他怕皇帝不能再给他那么多时间了。

    为了找出皇贵妃一党致命的罪证,裴清殊等人日夜冥思苦想,可却始终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

    一忙起这些事情来,裴清殊就一点都打不起精神到后院去。

    对此,宋氏作为裴清殊的正妃,自然是能够理解的。

    不过其他人就没那么懂事了。

    比如南乔,她以关心裴清殊身体之名,提着自己亲手炖的补汤去求见裴清殊。

    裴清殊实在是没心思见她,就让人把她打发了回去。

    他给南乔一个孩子,本是好意,可没想到,却把她的心给养得越来越大了。

    明明裴清殊之前已经嘱咐过她,无事不要到前院去。可这才过了多久,南乔就又故技重施。

    这莫不是想要缠着裴清殊,直到她生下儿子才满意?

    可就算是等她生了儿子呢?她的欲望什么时候是个头?

    对南乔,裴清殊是有些失望的。明明几年之前,南乔刚刚来到他身边的时候,十分乖巧可人,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不过裴清殊转念一想又觉得,或许他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南乔。

    南乔那个时候的伏低做小,善解人意,或许只是因为她知道,像她姐姐南榕那样死缠着裴清殊不放,是没办法留下来的呢?

    所以她用一副别无所求,只要跟在裴清殊身边服侍他就好的态度,留在了裴清殊身边。

    然后一步一步地,提出更高的要求。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南乔想要往上爬的心态,裴清殊能够理解。

    但他和爱美人胜过江山的四皇子不同。在这夺嫡的关键时刻,裴清殊不能够容忍自己的任何女眷干扰自己。

    谁都不行。

    南乔被赶出前院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恒亲王府。

    宋氏这回没有再姑息南乔,而是把她叫去兰章阁训斥了一顿。

    傅氏也有些不满意——她现在怀疑,南乔当时听她的话,不再去缠着裴清殊了,是因为南乔当时已经知道她怀上了身孕,这才给傅氏卖人情的。可等她肚子里的那个一生出来,南乔就又迫不及待地跑去缠着裴清殊了,让傅氏心中十分不悦。

    至于钟氏,南乔越这么上蹿下跳,她反倒越开心。

    因为她知道,南乔这么做,只会让裴清殊的心离她越来越远。

    果然,裴清殊将南乔拒之门外的当天晚上,就宿在了钟氏房中。

    一天的功夫里,南乔先是被裴清殊拒绝,再是被宋氏训斥,最后得知裴清殊竟然抽空去了钟氏那里时,南乔只觉自己的脸都打肿了,整个恒亲王府的人都在笑话她。

    包括她的丫鬟婵娟。

    婵娟只是站在不远处,瞄了南乔一眼,然后跟一个小太监说了几句话而已,没想到南乔就敏感地以为婵娟是在说她的坏话,冲过去狠狠给了婵娟一巴掌。

    婵娟试图解释,可南乔听了之后却更加生气了。

    就在南乔拿自己的丫鬟撒气时,流光阁里,裴清殊和钟氏正在讨论钟氏腹中孩儿的名字。

    钟氏的预产期只剩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现在说起这个并不算早。

    之前宋氏怀孕的时候,裴清殊也曾和她讨论过这个话题。不过他和宋氏当时一直都没有拿定主意,所以就等宋氏分娩之后,才给孩子起了一个乳名。

    至于南乔怀孕那会儿,裴清殊压根就没和她商量过。

    毕竟南乔的身份摆在那里,如果孩子的名字是她所取的话,可能将来一辈子都要被人看轻。

    若是父亲取的名字就不一样了。比如裴清殊,他的名字就是皇帝亲自取的,这是皇帝恩宠的象征。

    到了钟氏这里,裴清殊本以为以钟氏的性格,肯定会让他来做主才是。谁知道钟氏竟是早已经想好了:“女孩儿的话就叫玉姐儿,男孩儿的话,就叫他亭哥儿如何?”

    裴清殊颇为诧异地看着她:“你都想好了?”

    “是呀,殿下不喜欢么?”钟氏抬起一双明媚的眼睛,满含期待地看着裴清殊:“这两个名字,我都念了好久了。”

    “没有,我很喜欢。尤其是这个‘亭’字取的好。”裴清殊伸出手指,在桌面上缓缓写出这个“亭”字来,“他们这一辈泛的是‘敬’字,配上‘亭’这个字正合适。”

    钟氏抿唇一笑,顾盼间皆是情意:“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

    裴清殊在钟氏这里歇了一晚上之后,后院里的女眷们终于消停了一阵子。

    南乔不敢跑去打扰他了,原本颇有些蠢蠢欲动的傅氏也老实了下来。

    主要是前些日子,淑贵妃对自己的这个小侄女不放心,把一个名叫玉宇的大宫女送给了傅氏。

    玉宇是傅家的家生子,性子沉稳又不失机敏,跟在淑贵妃身边差不多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前年,她被淑贵妃配给了傅家名下铺子里的一个掌柜。

    傅氏太过年轻,主意又不够硬,淑贵妃怕她太容易受她的生母邱姨娘等人的影响,于是就把自己信得过的玉宇,送给了傅氏。

    有了玉宇陪在傅氏身边,淑贵妃就能放心多了。

    她是难免偏心自己的侄女不假,但和这个相处时间并没有那么多的侄女相比,淑贵妃当然还是更加疼爱裴清殊。

    她打心眼里希望裴清殊的后院能够一团和气。

    当然,淑贵妃自己心里也清楚,那是不大可能的。

    不说远的,看看皇帝的后宫就知道了。

    她们这些后妃,都斗成什么样子了?

    有人的地方,就永远都少不了纷争。只是淑贵妃希望,这种事情在裴清殊的后院里,能越少越好。

    许是应了“家和万事兴”这句老话,在恒亲王府的后院暂时平静下来之后,裴清殊等人终于发现了一个扳倒皇贵妃一党的突破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