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章

作者:SISIM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许嘉容的眼神很怜惜, 表情很温柔,这落在别人的眼里,都是正常的。

    毕竟她现在是顾宜修的女朋友,听说两个人感情还很好。

    苏柏青是第一次见到许嘉容, 虽然之前有所耳闻,但乍一见到为了真爱放弃联姻的那位真爱,还是有点儿好奇的。

    他觉得顾宜修蠢。

    其实苏家人都很清楚,苏靖临想要将担子交给顾宜修,甚至苏老爷子,也有点儿这个意思。

    苏家这两代人, 大多都资质平庸,没养得太废,也不太好。苏家能够绵延那么多年,靠的就是不拘一格, 从不在乎什么身份人品之类的。苏老爷子自己,就是一个私生子, 然而他的父亲、祖父,都不在乎他是个私生子, 因为他能力最强, 所以苏家就是他的。

    利益至上不是苏老爷子一个人的信条,而是苏家人一贯如此。

    所以, 其他家族富过三代都很难, 慢慢的, 也就败落了, 只有苏家绵延数百年,一直屹立不倒,哪怕到了新中国,这么多年下来,能屈能伸靠着能力最强的家主领导,苏家甚至更加蒸蒸日上。

    苏老爷子四个孩子,苏靖临最强,所以哪怕她年轻的时候“犯过错”,闹得天翻地覆和家族决裂,也是没关系的,苏家是她的。

    下一代里,苏柏青、苏柏兰、苏柏梓的能力只能说一般,在寻常的巨富之家,这样精心教养出来的孩子,当做继承人勉强还是合格的,就算不能开拓,守成的话,三个人都没有问题,选谁都能挑得起担子。

    然而,也就是守成了,眼光和格局都不够。

    顾宜修不一样。

    他的天赋,并不比苏靖临差,如果不是得了抑郁症,病好之后依然不喜欢和人接触,会更显得优秀。

    在没有苏家的帮助下,他能有现在这份产业,可不是苏家三兄弟能够做到的了。

    论能力论手段论格局,顾宜修都是最强的。

    然而,他从来不屑于卷到苏家那些事里。

    苏靖临有这份心时,苏老爷子知道,也默认了。

    这一次苏蒋两家联姻,他还是在新闻上知道的,之前苏靖临居然没透出半点风声来。他先是心头一动,然后就迅速冷却。

    他知道,这是苏靖临为自家儿子准备的。

    蒋家的公主,可不是谁都能娶的。

    然而,很快就又有了消息,顾宜修有了女朋友,拒绝了联姻。

    苏柏青简直难以相信顾宜修是个这么蠢的人!爱情什么的,能有什么用。以前他知道自己比不上顾宜修,虽然也嫉妒,但是还算认命,再加上被他那厉害的姑姑压得死死的,也生不出什么心思来。

    知道这件事后,他第一次对顾宜修生出了鄙视之心。

    然而现在看着,顾宜修和他女朋友握着手坐着,那种温柔缱绻,居然很动人很美好。

    人都是有欣赏美的能力的,苏柏青虽然不认同,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那种美。

    赵睿英依然站得笔直,他没有坐,习惯了这样站着。只是因为他身上还有没褪干净的军味儿,在这地方,这样挺直的脊梁,就有点显眼了。

    只是慢慢的,他的头低下去,这样就没有人能够注意到,他在偷偷看许嘉容那边儿。

    看她温柔的微笑,和紧紧与顾宜修交握的手。

    其实已经不是很难过了。

    这么多年下来,该难过的时候,早已经难过完了。

    他很清楚的,再怎么努力,也是很难,只要想想,就有点儿绝望,然后就开始难受痛苦。

    时间久了,也就麻木了。

    赵睿英偶尔觉得,还是记忆中那个柔弱娇怯的小姑娘好一些,哪怕她总是低着头不看他,甚至不记得他,像是一朵经不得风雨摧折的小花儿。

    然而,她长大了,依然那么美丽,只是爱笑了,身边却已经有了旁人插不进去的那个人。

    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她这回记得他了,偏偏比不记得还要糟糕。

    他很灰心,却很清楚,但凡只要给他一点点、一点点的希望,他就能迅速死灰复燃,炽烈燎原。

    可惜,她一点希望也不给他。

    赵睿英只是觉得有些茫然,又低落。

    旁人却根本注意不到赵睿英的情绪,连一向照顾他的外婆也一样。

    姜秀玉整个的注意力已经被抢救的苏平波揪住了,她和他最早的时候是同学,不过那时,他们只是互有好感而已,连恋爱都没谈过。直到各自婚嫁,二十年后,又再次重逢。

    苏平波对她算不上太好,他娶了她,给她富贵的生活,但要说爱她,也没有的。

    姜秀玉很清楚,苏平波外面还养着个人,不过她也明白,他永远不会让那人打扰到他的家庭,不会领她回来,也不会让她出现在她的面前。

    结婚的时候,姜秀玉就已经不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了,所以她笑盈盈的,假装不知道。

    那么多年的夫妻下来,感情很复杂,她既佩服他的手段能力,喜欢他的样貌品味,又为他的冷淡势利感到刺心。

    可苏平波就是苏平波,这世上独一无二又强大理性的苏平波。

    他年轻的时候,品貌俱全,苏靖临他们四个,样貌这样好,就是继承的他,反倒是当时的苏太太齐婕其实长得只是寻常清秀。论外表,苏靖临最像他,所以生得最美。因为长得好,又气质出众品位高雅,虽然是联姻,他太太却是真心爱他,爱到一心扑在他的身上,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不顾。

    可惜爱这样一个人是可悲的,所以她死得挺早的,幸好已经留下了四个孩子,对于齐家来说,这份联姻还是很值。

    因而当苏平波去结扎了,娶了姜秀玉,齐家根本没有意见。

    反正以后,苏家还是那四个孩子的。

    这样强大的一个人,怎么就躺在抢救室里了呢?姜秀玉想着。

    原来,他已经这么老了啊……

    早年苏平波是私生子,在被接回苏家之前,吃了不少苦,本来身体就算不上太好,如今能活到八十多岁,已经是精心保养的结果了。

    他将担子交给苏靖临,就是不想再给自己的身体造成负担。

    他很清楚的,权衡之下,也知道自己该要的是什么。

    再掌着权,他的身体会更早地衰败下去,活不了多少年了。

    所以他早早寻回苏靖临,并在三个儿子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完成了交接。

    之后,他就一直在养身体。

    养到现在,终于还是撑不住了。

    顾宜修其实是真的不太难过,他看着抢救室,他家爷爷能活到这个年岁,已经没有多少遗憾了吧。他的一生该有的都有过了,只是不知道临死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知道自己亲外婆,第一任苏太太齐婕爱他爱得发狂的事,只是到最后她死,他神色一直淡淡,甚至没有为她停下半天的工作,之后不到一年,就娶了姜秀玉。

    顾宜修想着,这个对爱情不屑的人,唯一拥有的爱情,大概就是齐婕给他的。

    不过,她已经死了很多年,现在,他也要死了。

    顾宜修瞥了一眼姜秀玉,他是知道的,苏平波早早就留下过遗嘱,他是要和齐婕葬在一起的,当初齐婕下葬,也给他留了一半的墓室。到时候,两个骨灰盒紧紧靠着,到底还是能一直在一块儿——这是齐婕当年的梦想,能和苏平波天长地久。

    旁边的许嘉容轻轻问,“你饿了吗?我出去买点吃的来吧,阿姨他们也可以吃一点。”

    哪怕现在顾飒和苏靖临正好着,现在顾飒也还是没来。他和苏平波的关系很不好,而且顾飒清楚,苏平波的死,不会让苏靖临很难过。

    她让他不要来,他就没来。

    这老爷子当年差点打断了顾飒画画的手,要让他不记仇,也是很难的。

    画画是顾飒的一切,是他的生命。

    顾飒本身是个不记仇又宽容的人,然而他没有办法原谅苏平波。

    所以这会儿他和苏靖临复合,苏平波进了抢救室,他仍然没有来医院。

    顾宜修可以理解他,心中却觉得可能这一次,他的父母分手的速度可能比想象中要快一些。

    听到许嘉容的话,他摇摇头,“没关系的。”

    在场的这些人,是不会吃这附近卖的东西的,他们精贵着呢,可别指望小饭店小吃摊上这种食物能入得了他们的眼,买来也只会令他们嫌脏而已。

    然后,许嘉容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块糖放在他的手心,“那吃糖。”

    顾宜修看着彩色糖纸,“什么时候放在口袋里的?”

    “从家里来上海的时候。”许嘉容说。

    顾宜修剥了一颗放在嘴里,很甜。

    他知道的,许嘉容并不喜欢吃糖,她做的点心和蛋糕其实都不怎么甜的。

    不过是因为他喜欢,渐渐的,她开始习惯在口袋里放几块糖。

    这时,一道有些迟疑的声音传来,“嘉容?”

    许嘉容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很眼熟的女人。

    她已经不年轻了,眼角都是细细的纹路,靠妆容也遮挡不住。可是,众人看到她,第一眼看的并不是容貌。

    这时一个气势很强的女人,浓眉大眼英气勃勃,穿衣走路都很利落。

    她站起来,礼貌地叫了一声:“冯阿姨。”

    这位冯阿姨原本正领头往前走的,身旁陪着两个中年发福的男人,和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众星捧月一样,跟在她身后的人,态度都客气而谦卑。

    她叫了许嘉容一声,许嘉容站起来叫她,这短短的几秒钟里,整条走廊都寂静无声,随即都将目光落在许嘉容的身上,带着些许诧异和打探。

    许嘉容是认识面前的女人的,不仅认识,还很熟悉。

    她叫冯熙熙,爸爸和许嘉容的爷爷许正华是战友,以前住在南京的时候,两家更是经常往来。

    许嘉容那时不讨喜,在许家那个圈子里,对她最好的就是这位冯阿姨,她当然印象深刻。

    不过,在她知道冯熙熙对她好的原因之后,就和这位阿姨疏远了。

    因为冯熙熙喜欢许泽安,从小就喜欢。一个院儿里长大的,许泽安长得最好,温雅俊秀,脾气柔和,不像是其他院里的臭小子们,个个跳脱,跟皮猴子一样。

    然而,许泽安不喜欢她,在认识沈梅之后,他的心里眼里就全是沈梅,更看不到其他女人。

    哪怕许正华一开始有意让儿子娶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冯熙熙,儿子不愿意,他也没办法。

    后来,冯熙熙也嫁了人,不过感情不好,又离了,据说至今没有再婚。

    许嘉容不是很爱搭理她,冯熙熙却有些感慨,“你都长这么大了啊,真是好久不见。”

    “是呢,好久不见了。”许嘉容维持着面上的礼貌。

    冯熙熙脸上带着柔和的笑,“你爷爷奶奶还好吗?”

    “挺好的。”

    之后她的目光一闪,“爸爸妈妈呢?”

    “也都挺好的。”

    “我听说你爸爸在副市长的位置上坐了这么些年了……可能能升一升了呢。”她忽然说。

    许嘉容眉间一蹙,“这种事,我是不大清楚的。”

    冯阿姨很清楚,既然说了,多半是真的,看来这些年,还在时不时地打听爸爸的事。

    这就很讨厌了。

    周围的人都有些惊异,不仅仅是跟着冯熙熙的人知道她是个什么性情,就是苏家人,也认识她。

    既然经商,免不了要和政府打交道的。

    面前这位冯书记,是这个区的头头,背地里大家给她娶的绰号不大好听,毕竟她离异多年,就没再结过婚,而且行事风格相当强硬,原则性强,碰上事儿不管谁求到她跟前都没用,这位冯书记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软硬不吃。

    这样做事,是很得罪人的,坐在高位上,圆滑世故一些,才走的长。

    不过大家也知道,冯熙熙是不怕的,她有能力有手腕,重要的是,她上头有人。以她的家世,是不怕得罪人的,更何况,她是有真才实学的,从不尸位素餐。

    这铁娘子,从来不是随和亲切的人,对面前的女孩子,却很温柔。

    随着谈话,大家恍然,大概是差不多圈子里的人,难怪了。

    冯熙熙这个点还在医院,当然是有事,和许嘉容闲聊过几句,她说,“既然在上海的话,有空可以到阿姨家里来玩。”

    许嘉容有些厌烦,面上只能说,“我应该明天就回去啦。”

    “哦?”她眼神扫过顾宜修,“陪男朋友?”

    “嗯。”

    冯熙熙笑着,“那好,以后有机会再说。”

    “好的。”

    道过别,冯熙熙领着一群人风光无限地走了。

    顾宜修发现她不大高兴,握着她的手说,“你爸妈认识的人?”

    “嗯,和我爸一块儿长大的。”许嘉容靠着他,不是很高兴。

    这都多大年纪了啊,各自安好不行吗?没事儿还盯着她爸,真是很没意思。

    他们还是和之前一样,苏家人落在许嘉容身上的目光却截然不同了。

    苏柏青他们眼神微妙地落在一言不发的苏靖临身上,心中暗自想着,怪不得这么轻易就放弃让顾宜修联姻了呢。

    原来顾宜修这位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的女朋友,家世很不简单啊。

    他们不知道的是,苏靖临也正皱着眉打量了许嘉容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她还真不知道这事儿。

    之前想着要查一查儿子的女朋友的,后来事儿多,就拖了下来,直到顾飒回来,更是没空了。她想的是反正顾宜修现在也只是谈恋爱,又没谈到结婚,再加上,不管这女孩子出身家庭怎么样,她想要改变她那固执己见的儿子本来就很难。

    所以,苏靖临压根儿不知道许嘉容家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抢救室的灯灭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对着他们摇了摇头。

    作为医生,他们是习惯面对这样的事的,一般这时候出来看到家属,接下来面对的总是悲伤和泪水。

    可令他意外的是,并没有。

    这些床上去世的老人的至亲们,依然那样彬彬有礼优雅从容,他们客气地向他道了谢,眼神平静举止得体,竟然一个失态的都没有。

    连那位老太太,也只是眼圈微红,连哭都没有哭出来。

    真是怪怪的。

    医生带着人走了,苏老爷子很快被推了出来,早就有人准备好了,穿着黑西服带白手套的青年沉默地上前,要将老爷子放进预备的冰棺里。

    他被送到医院抢救室的时候,这一切就已经备下了,说明家中所有人都知道,他就不回来了。

    苏平波强势了一辈子,到底是强不过岁月的。

    他老了,大限已到,总要死的。

    苏靖临的高跟鞋踩在医院的走廊上,声音都带着一股别样的韵律,她停住步子,“我去外边儿抽会儿烟,你们先走。”

    许嘉容回过头去,看到她走到了外面的黑夜里,指间一点红光闪了闪,淡淡的烟气就飘了起来。

    “阿姨抽烟?”

    “有时候会抽,烟瘾不大。”顾宜修回答,“爸爸不喜欢,所以她就很少抽。”

    顾飒这个人,不讲究的时候可以睡公园,讲究的时候却也很讲究。

    他讨厌烟味。

    顾成也抽烟,在顾飒回来的时候,就尽量不抽。

    因为苏老爷子去世,顾宜修在上海留了一个礼拜,许嘉容抽空参加了老爷子的葬礼,就回去上班了。

    总不能请太长时间的假。

    顾宜修不在,对门很安静,许嘉容每天下班回家,电梯那边儿没有人,经常感到不习惯。

    其实想一想,她和顾宜修也没有交往很久,谈恋爱也就几个月的事。

    偏偏好多事都已经习以为常。

    只是分开这么短的时间,一个礼拜而已,她居然有些不习惯了。

    她的爱人、她的邻居先生不在,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平静,她却哪里都不舒服。

    孔春晓开玩笑,“这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嘉容,你男朋友这才不在一个礼拜你就这样了,感情也太好了吧。”

    许嘉容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她真的很想他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