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章

作者:SISIM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许嘉容是很喜欢蒋盛玫的, 因为蒋盛玫在对待她的时候,并没有戴着那些高高在上的面具,正因为那份坦荡, 让许嘉容觉得她是一个可以来往的人。

    现在再看到她从容自若地和苏柏兰这样你来我往,真的是十分佩服了。

    高手就是高手, 这并不会影响她对她的好感。

    顾宜修懒得掺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拉着许嘉容直接去了他在上海的住所。

    他的公司在上海, 在创业成功之后,他就在这里买过一套房子, 距离公司很近, 平时住着也是为了方便。不仅他住在这儿,战衍和魏立夏都在这个小区有一套房子。

    打开灯, 许嘉容打量了一下,这房子不算很大, 也就三室两厅, 但是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 这房子的价格说出去都是叫人吓一跳的。他和战衍能有财力买下, 魏立夏至今还有一百万的贷款没还完呢。

    嗯, 想到这里顾宜修开始考虑要不要给魏立夏小可怜涨一点儿工资了。

    顾宜修住的地方,装修一向是比较简洁的,不过他像顾飒,艺术方面有些天赋, 所以品位很不错, 细节方面更加讲究。

    因为定好了今天要来上海, 他已经提前请保洁打扫过了,不仅清理得很干净,连被子都特地重新晒过。

    “嘉容。”当他靠过来的时候,许嘉容立刻就知道这家伙决定住到这里来一开始就图谋不轨。

    灼热的呼吸拂过她的耳畔,他的目光深深,之前在外人面前的清冷模样早已经消失无踪。

    许嘉容脸红了,她知道因为最近自己忙于工作,确实没有那种时间和机会。

    “嗯。”她轻轻应了一声。

    他将她一下子抱起来,许嘉容惊呼一声,搂住了他的脖子。

    等在床上他啃着她的锁骨,让她意乱情迷时,听到顾宜修在她的耳边说,“下次不许叫她‘玫玫’,嗯?”

    许嘉容愣了一下,随即哭笑不得。

    “喂,她是个女人。”

    “我知道,你不懂,蒋盛玫以前没有和男人交往过,反而有传闻……她交过女朋友。”顾宜修本来不想告诉她的,可是那个“玫玫”实在是刺激大了。

    许嘉容:“……”

    其实,许嘉容想告诉他,蒋盛玫的性向肯定是很正常的。

    唉,算了,省得让顾宜修知道她和蒋盛玫这么聊得来,连这么私密的话题都聊了,估计他又要吃醋呢。

    因为这天是周五,第二天休息,倒是不急着回去。

    许嘉容还得抽个时间将沈梅给她的东西送到许嘉言那里去,可是第二天,顾宜修直接不放她出门!

    一直到下午,她踢了顾宜修一脚,“都怪你。”

    他抓住她的脚踝,笑着说,“怪我什么?”

    许嘉容瞪他,声音娇软,“我还有事要做呢。”

    “不就是送东西给你姐姐吗?叫战衍带过去就行了。”他半坐在床头,漂亮的肌肉线条比以前更加好看了,微乱半湿的头发下,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慵懒性感。

    许嘉容只看着他,想起姨奶奶那“不安分”的评价,心跳都忍不住变快了。

    这个男人只要愿意,从头到脚都可以是撩人的资本啊……幸好是个宅男。

    “妈妈让我去看看姐姐。”许嘉容不满,才不听他的蛊惑,难道要两天都不出门吗?

    顾宜修俯下来,“放心,战衍天天在替你们看呢。”

    “喂,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许嘉容气得又想踢他一脚,却被他一下就抓住了。

    看着顾宜修那双又缓缓变深的眼瞳,许嘉容感到自己的腰又酸了起来。

    结果到最后,东西还是让战衍带去了研究所。

    研究所在市郊,从公司过去开车要一个多小时,战衍却不嫌烦,天天晚上都会去一趟。

    开玩笑,虽然在法律关系上许嘉言已经要成为他的妻子了,但事实上,他们的关系还没有进展到真正的情侣关系好吗?

    许嘉言愿意睡他甚至嫁给他,但却从没有说过喜欢他。

    想到这一点,战衍就感到有些心酸。

    他明明,爱了她那么多年呢。

    然而爱情里,从来没有公平这种东西。

    穿着实验室用的白大褂,许嘉言正在回宿舍的路上,毫不意外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等她的男人。

    他站在路灯下,高大修长的男人看上去总是令人很有安全感的那种稳重从容。

    作为一家公司的CEO,他的衣着几乎都是正装,将他的身材衬托得格外好看,宽肩窄腰长腿,只站着,都有好些个她的同事频频朝他看去。

    ……哪怕看不清面容,他都是迷人的,更何况,他还长得很帅。

    最近因为战衍一直来,许嘉言都听到好几次研究所里那些年轻的小姑娘春心萌动的花痴闲聊了。

    啧啧啧,这样的男人放出去,其实也是很容易招蜂引蝶的,尤其是现在网络小说这么发达,和以前不一样,现在啊,“霸道总裁”那款的男人,可吃香呢。

    战衍就是标准的这种长相。

    许嘉言捧着茶杯,眯着眼停住脚步看了几秒,才继续往前。

    虽然第一次的记忆不大美妙,但是扪心自问,即便是现在,她还是挺想睡他的。

    这个男人,论身材真是极品啊,当然,脸也那么好,真是完美了。

    “回来了?”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在这寒冬渐去的初春夜里,透着一股暖意。

    许嘉言抬头看他,笑着说,“嗯,等了很久了?”

    “没有很久。”

    他看着她的眼睛那样明亮真诚,和那张冷峻如刀削的面容不一样,他对待她的时候,一直是很温柔的。

    感觉到四周窥视的目光,许嘉言甚至眼角看到了那个今天在茶水间发表过对战衍不良企图之心的年轻女孩儿。

    她笑起来,伸出手拉住他的领带。

    战衍惊讶,下一刻就情不自禁地顺着领带的力道低下头去。

    她吻了他。

    许嘉言的吻总不像是普通女孩儿那样温柔细腻,上来就是带着刺痛的啃,战衍低笑一声,毫不客气地搂住她的腰,深深回吻回去。

    无论是恋爱还是接吻,他都不是熟手,可是没关系,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学生,可以学得很快的。

    再加上,他本来就爱她。

    战衍的吻越来越有侵略感,许嘉言看着他那双在夜色里亮得像星的眼睛,眼睛里也带着一丝顽皮的笑。

    她可以尽情地撩他勾引他,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到最后,这个坏女人可以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不行,我怀孕呢,还没满三个月,忌行房。”

    战衍明明清楚地知道,却甘之如饴。

    她呀,就是这样坏,又那样好。

    许嘉言救他时是那样潇洒利落、善良美丽,这会儿故意这样整他,又是另一种引人堕落的诱惑迷人。

    反正,她也只能嚣张那么短的时间了。

    战衍微笑着,继续深深吻她。

    他可不是任由调戏的清纯男孩,战大总裁在商场上,从不温顺可爱,而向来是很擅长将人吃掉的大白鲨啊。

    战衍去追妻,顾宜修和许嘉容关着房门甜蜜,苦逼的魏立夏还在公司加班。

    简直要哭了,为什么他这么苦命啊。

    他也想去追妹子啊啊啊!

    然后扫了一眼苦逼加班的办公室,清一色的男性程序猿。

    ……眼前一黑……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显示诧异地接了起来,“您好,苏总?”

    电话里传来苏靖临清冷的声线,“顾宜修在做什么,为什么电话关机了。”

    还能做什么,明显是在做那啥啥的事不想受到任何打扰呗。魏立夏想着。

    “我不知道他上海的房子在哪儿,你赶紧去找他,就说他外公快不行了,让他迅速赶到医院来。”

    作为一个母亲,连儿子住处都不知道,苏靖临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声音有些艰涩。

    她不笨,只是不到那一刻,很多事情根本很难意识到。

    魏立夏愣了一下,然后才马上跳了起来。

    幸好顾宜修的住处距离公司很近,他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不管会不会打扰到他家老大了,拼命敲门将顾宜修给叫出来了。

    “快快快,苏老爷子快不行了!”

    顾宜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就好比苏靖临和他不够亲近一样,苏老爷子和苏靖临的父女关系也是十分复杂的。早年苏靖临一样是被保姆管家养大,从小锦衣玉食是没错,但要说关心,是根本没有的。

    比起顾宜修,苏靖临要更惨一些,因为她还有三个兄弟。

    哪怕是唯一的女儿,却也未必能受到多少重视。

    更别说她为了与顾飒在一起,曾与家族决裂。

    苏老爷子是一个……非常理性而且现实的人。

    所以他当年会毫不犹豫地与苏靖临断绝关系,在发现她的才能之后,又会迅速将她拉回苏家并将苏家交到她的手中。

    在这个永远精明冷静的老人心中,衡量一切的标准只有利益。

    所以,在顾宜修回到苏家的时候,面对的也是老爷子审视的目光,他不爱说话又像顾飒一样喜欢写写画画,很快就令老爷子对他失去了兴趣。可当顾宜修创业成功自己有了一份产业之后,苏老爷子的目光又变得慈祥和善起来。

    他对所有的孩子,都没有什么亲情可言。

    可是,他也从不亏待他们。

    即便是对顾宜修,苏老爷子也是称得上宽容大方的。

    碰上这样的事,顾宜修和许嘉容换了衣服,往医院赶去。

    不管怎样,那也是他的外公。

    两人到了医院,才发现气氛有点不对,而且是十分不对。

    苏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联姻的,不过妻子早早就去世了,后来续娶了一位,就不是门当户对的人家了,而是一位大学教授,温柔知性,不过娶她的时候,她就不是很年轻了,当时也有很多人惊讶,以苏老爷子当时的身份财势,就算是要娶个年轻漂亮的如花少女,也不是娶不到啊。

    可他娶了个只比他小一岁的半老徐娘。

    外人惊讶,苏家人可不惊讶。苏家四个孩子,和这位继母的关系都很差,就是因为他们知道。

    这位,才是苏老爷子自己想娶的。只是这人利益至上,为了家族考量,他娶了当时的苏老太太。

    因为这种心结,这位继母能讨得继子继女的欢心才叫怪事。

    许嘉容到的时候,苏家三兄弟已经在了,苏柏青、苏柏兰、苏柏梓一个不缺。

    然后,她看到了一个十分意想不到的人,不禁惊讶地停在原地。

    顾宜修牵着她的手,“怎么了?”

    许嘉容要摇摇头。

    她看到了,对方自然也看到了她。

    不远处赵睿英身体挺得笔直,正面无表情地站在走廊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转过头,他看到了许嘉容,神色竟一瞬间柔和下来。

    顾宜修眯起眼睛,声音冷下来,他问身边的苏柏兰,“那是谁?”

    苏柏兰瞥了一眼,“那位的外孙,”然后冷笑一声,“一听到爷爷死,那位就巴巴地把他叫了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原来是那位继母姜秀玉的外孙啊。

    在嫁给苏老爷子之前,姜秀玉已经年纪不小了,也是嫁过人的,嫁的人家还不错,听说是个当官的,可惜也命短,比苏老太太死的还早。她只生过一个女儿,原先她带着,后来她要嫁人,孩子也挺大了,就没带到苏家来,留在了那户人家,这个女儿嫁的也是门当户对的人家,正是当时也从政的赵家。

    姜秀玉唯一的女儿,是赵睿英的母亲。

    不过,她也已经去世了,在赵家,她过得不好。

    那之后,姜秀玉就一直想要关照自家外孙,只是继子继女都有儿子,她不好做得太过。

    顾宜修和苏家的来往很少,连苏柏青都没说过几句话,更别说那位在家里几乎是隐形人的姜秀玉了,所以他不认识赵睿英。

    许嘉容皱着眉,本来心情就不大好,看到赵睿英也在这里,心情就更糟了。

    她和顾宜修站在一起,身旁是始终精致优雅的苏靖临,哪怕在抢救室里的是她的亲生父亲,她的眉眼依旧平静从容,不见丝毫慌乱。

    事实上苏家人都是这样,尽管都守在抢救室外,却不见什么人悲伤,个个衣冠楚楚姿态平和,唯有姜秀玉坐在椅子上,脸上茫然而悲伤。

    赵睿英站在她身旁,她紧紧抓着他的手,像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

    苏柏梓站在不远处,瞥见她的手,露出一丝讽刺的笑。

    许嘉容很想叹气,她和父母的关系也不是很亲,和弟弟还素来不和,祖父母更别说了,对她不好。可是,如果是她的家里人出了事,她绝对不会是这副模样的。

    肯定还是会伤心的吧?她想着。

    可是这种人家,却不是这样。

    苏柏青的父亲站在走廊那边打电话,不知道说起了什么,嘴角甚至带着一丝笑。

    苏家老二好一些,坐在不远处,但也只是坐着,可半点瞧不见应有的担忧,甚至无聊得拨了拨手腕上那束昂贵的手串。

    苏家老三更过分了,拿着笔记本仍在工作,似乎父亲要死了,也不能耽搁他手头上的事。

    相比较起来,苏家现在的当家人苏靖临已经很好了,尽管她盯着抢救室的门,更像是在发呆。

    这种家庭关系啊……

    许嘉容抬起头来,看向顾宜修,顾宜修摸摸她的脑袋,轻轻说,“累吗?”

    她摇摇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在这一刻,她忽然很可怜顾宜修。

    也难怪,苏靖临不懂该怎样做一个母亲,因为她自己本来就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这要让她怎么懂?

    看看在场的苏家人就知道了,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冷漠、理性、利益至上。

    所有的孩子,都能保证锦衣玉食的生活,其余……就不要奢望了。

    她就是这样长大的,要怎么指望她能够像一个正常的母亲那样对待顾宜修?

    相比较而言,她已经是很努力对顾宜修好了。

    至少,不会像现在苏家人这样不在乎,她还是在乎顾宜修的。

    因为她爱顾飒,顾宜修是她和爱人生下的孩子,并不是冷冰冰的利益结合的产物。

    如果不爱,情况会比现在更糟。

    许嘉容柔声说,“你可以在我的肩膀上靠一靠。”

    顾宜修握着她的手,“没关系的。”

    本来他对苏老爷子,也没有多少感情。

    许嘉容叹气。

    她知道他不是那么伤心,只是她也明白,顾宜修是一个多敏感的人,他可不像苏家人那样冷漠和无情。

    她的阿修,不管外表怎样,内心是个很温柔软和的人呢,别人对他只要有丁点儿好,他都会记着的。

    她只是怜惜他。

    这个世界,本该对他更好一些。

    再更好一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