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8章

作者:SISIM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宜修在许嘉容面前是不一样的。

    其实在外人面前, 他一直是带着点儿清高优雅的模样,不爱说话, 即便是长得好, 也很难让人有亲近之心,因为实在不是那种有亲和力的性格。

    顾宜修不喜欢搭理人,苏靖临刚回苏家那会儿, 多的是人想和他套近乎。

    毕竟是苏靖临唯一的儿子,大家都知道他是不同的。

    不过, 这么多年来,苏家也有苏柏兰一个,算得上和顾宜修有几分交情。

    他的朋友很少,掰掰手指不超过五个, 长得好看的人在交朋友的时候是占便宜的,就算你不去主动去交朋友, 也有人会主动亲近你。

    像顾宜修长得这么好看的, 站在人群中都是闪闪发光的那一种,偏偏没有几个朋友, 就是因为个性使然了。

    在遇见许嘉容之前,顾宜修整个人都和“温柔”这个词丝毫没有关系。

    这不是说他脾气不好, 只是太冷太闷太静, 碰上不喜欢又没必要来往的人,他甚至连一句话都懒得和人说。这样的性格, 能交上多少朋友才是怪事。

    所以, 难怪苏靖临这样惊异。

    顾宜修在面对许嘉容的时候, 神奇得像是变了一个人,既温柔又带着点儿活泼。

    是的,活泼。

    当这个词出现在苏女士脑海的时候,她自己都被吓到了。

    她家儿子,从小就与这个词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这会儿顾宜修与许嘉容说话的口吻是那样轻快,尾音都恨不得扬上去,眼睛里闪烁的都是明亮的光。

    真的,完全不一样啊。

    于是,苏靖临用审视的目光又观察了一下许嘉容,这个在她看来除了长得不错与厨艺挺好之外,没有什么优点的女孩子,在看着她家儿子的时候,眼睛里仿佛也有光。

    她叹了口气,心一下子就柔软下来。

    不管她这个妈妈有多不称职,却也没有真的全然不在乎这个儿子。

    再加上蒋盛玫和她谈过一次,她也只能放弃了。之前苏靖临存了这个念头,是因为她原本觉得她儿子那个性格,大概是不适合正常结婚生子的,现在看来,却并不是这样。

    耳边顾飒的声音响起,“阿修和嘉容真的是很相配。”

    他带着笑意,口吻也是很柔和的,作为搞艺术的画家,他在情感方面比苏靖临更敏感。

    在许嘉容去顾成家吃饭的那一天,顾飒就发现了顾宜修和许嘉容之间那种真正属于爱情的牵绊。

    在看着爱着的人时,眼神就能说明一切了。

    苏靖临哼了一声没有反驳顾飒,即便是这顿饭刚开始的时候还带着点儿淡淡的尴尬,渐渐就融洽起来,连顾宜修和苏靖临的几句互相讥嘲都有点儿“家”的味道了。

    许嘉容也渐渐放开了,完全轻松下来。

    只是顾宜修很清楚,这种融洽好景不长,是维持不了几个月的。

    顾飒和苏靖临的爱情,是旁人很难理解的那一种。

    他们无疑爱着对方,但是不论是三观习性生活方式都差别太大太大了,为了对方改变磨合的过程太痛苦,即便是多年过去也无法成功。

    而强行互相迁就的结果,或许是永远失去了这份爱情。

    于是,两个绝顶聪明的人果断决定了分开。

    这样即便是久别重逢,还能重温这份感情,不至于在那漫漫时光里因为曾经的放弃而后悔。

    各自的人生各自精彩,你不必为我改变个性,我也不用因你沦为平庸。

    其实顾宜修和顾飒说苏靖临不再相信爱情了,她后悔曾经与顾飒在一起是说谎,也是故意刺激她,当然,这也是踩到顾飒的底线了。

    他们两人,都不会不相信爱情,正因为太相信,才会是现在这种分分合合的模样。

    既然唯一心里有疙瘩的苏靖临都想通了,这顿饭当然就很愉快了。

    吃完之后,四个人一块儿往外走,苏靖临这会儿直截了当地说,“今天就回家住一晚吧。”

    “爸爸也住家里?”顾宜修挑起眉。

    苏靖临非常坦荡,“住在我外面的一套房子里。”

    “所以我才不回家,”顾宜修不喜欢苏家大宅,“我在上海有住处,你别管我了。”

    苏靖临转过头去,“谁要管你!”

    这死小子在老婆面前那么可爱,在她面前就这样招人讨厌,真是叫人生气!

    偏偏就在四人走到门口时,恰好碰上了从隔壁包厢出来的人,一瞧,倒还都是熟人。

    蒋盛玫和苏柏兰。

    蒋盛玫依然是那副妍丽多姿明艳四射的模样,在这冬天里一系大红裙也就只有她这样长相的女人能够撑得起来,还穿得那样漂亮,站出来这大厅里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看到她许嘉容是很惊喜的,“玫玫!”

    顾宜修:“……”

    这他妈认识才几天啊,就“玫玫”都叫上了?

    至于苏柏兰,许嘉容是第一次见。

    她知道整个苏家顾宜修只对苏柏兰还算有点好感,虽然听说这家伙是个纨绔。连许嘉容这样从来不看财经版的都听说过苏柏兰这个名字。

    嗯,因为他上过两三次娱乐版。

    苏家这一代的孩子论长相,确实是比不上顾宜修的,顾宜修这种俊美的级别,是绝对多少人里都挑不出一个的,也难怪潘莹雅会忧心他不够“安分”。

    但如果给老太太见到了苏柏兰,恐怕才会大叫一声“不安分”呢。

    见到这人,就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不安分的长相了。

    他确实不如顾宜修精致俊美,然而苏家的基因还是不错的,不然也不会有苏靖临这样圈子里知名的美人了。所以,苏柏兰论卖相,绝对不算差的,再加上他在苏家三兄弟中,也算是长得最好的。

    清秀白皙、瘦削高挑的外表,气质温文尔雅举止彬彬有礼,戴着一副无框银边眼镜,本就有点儿斯文败类的感觉,偏偏眼镜后有一双看人总带着三分情的桃花眼和不笑都像是带着两分笑的薄情唇,让这人看上去既多情又薄情,是很勾人的那种风流相。

    许嘉容惊了,这是她见过最契合“渣男”长相的男人。

    就是普遍意义上那种一看就觉得这男人百分百会出轨的“渣男”模样。

    这绝不是她以貌取人,而是这人……长得太容易叫人产生那种方面的联想。

    蒋盛玫看到许嘉容也有点儿惊喜,不过,她先客气地和苏靖临顾飒打了招呼,才笑盈盈地在顾宜修冷冰冰的目光中毫不在意地拉住了许嘉容的手,“嘉容,你怎么来上海了呀。”

    “来一起吃饭呢。”许嘉容有些羞涩,不好意思说她是来见家长的。

    蒋盛玫妙目一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既然来了,在这里玩两天啊,我刚好这个礼拜都会住在上海,可以一块儿约出来喝咖啡。”

    许嘉容还没说话呢,旁边的顾宜修就一把将许嘉容的手从她的掌心拉了出来,“嘉容才没时间和你喝咖啡。”

    蒋盛玫似笑非笑,“你这也太霸道了吧?”

    一旁的苏柏兰惊奇,他一看他家姑姑一家,就知道许嘉容的身份了,他也是第一次见她,是比想象中还要漂亮一些,而且想不到顾宜修居然找了个温柔婉约型的女孩子,他本来以为顾宜修这样闷闷的个性,得找个活泼外向的姑娘呢。

    不过,他惊奇的是……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之前姑姑是打算让顾宜修和蒋盛玫联姻的,他当时就在想他家表哥会不会告诉女朋友这件事。

    现在看,这怎么回事啊,蒋盛玫和顾宜修女朋友这熟稔亲密得好似闺蜜的模样谁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就霸道。”顾宜修还凶巴巴的,然后看向许嘉容的表情一瞬间就委屈起来,“不是说了不要和她多往来吗?”

    许嘉容哭笑不得,“闹什么呢,我只是和玫玫挺投缘的而已。”

    她喜欢这样独立又强大的女孩子,人嘛,多少都有点儿慕强心理。

    苏靖临还是很喜欢蒋盛玫的,虽然当不成自家儿媳妇了,在三个姓苏的小子里硬要挑一个的话,老二确实合适一些。老大志大才疏野心不小,老三惯会装样明明是个猪还觉得自己在扮猪吃虎,都很一言难尽。老二其实不蠢,只有一个坏毛病——“懒”,既然可以混吃等死,他就不想操那份心,勉强已经是能看的了。

    “出来约会啊。”她意味深长地说。

    蒋盛玫落落大方,“来谈谈合作的事。”

    这是直言不讳亲自找苏柏兰谈联姻了,苏柏兰满脸都是一言难尽,不想说蒋盛玫给出的条件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个被包养的小白脸。

    既然碰上了,苏靖临提议一起到附近的茶楼喝茶,蒋盛玫他们还没答应下来,就看到门口气势汹汹地走进来一伙人,个个穿得人模狗样光鲜亮丽,许嘉容懵懂看着,觉得那些人的身上有一些……嗯,和她生活中看到的人很不一样的气场。

    蒋盛玫和苏柏兰看过去,呵呵,都是熟人。

    苏家的老三苏柏梓、蒋盛玫的堂妹蒋盛瑶和圈子里几个年轻气盛的小字辈。

    苏柏梓今年才上大三,刚刚二十一岁,瞧着倒是一副文弱秀气的模样,只是论长相别说和顾宜修比,距离苏柏兰都有一段距离,标准的班草有余最多系草级别的帅哥,并不算十分出众。

    蒋盛瑶也很年轻,比苏柏梓还小上一岁,正是双十妙龄,因为和苏柏梓在同一所大学,平时还挺熟的。只是比起蒋盛玫艳光四射的长相,她这全靠妆容堆出来的美女逊色得不是一点半点。

    在苏家,苏柏梓的爸爸在苏家三兄弟中稍稍显得争气一点儿的那个,苏靖临是现在苏家的当家人,素柏兰的爸爸那是烂泥扶不上墙,老大管得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事儿,唯有老三在公司还算说得上话。

    蒋家就更简单了,蒋盛玫的爸爸当家,和他那几个兄弟姐妹的感情都不太好,蒋盛瑶说起来是蒋盛玫的堂妹,然而论家族财势,蒋盛玫是金尊玉贵的公主,蒋盛瑶连个大家闺秀都未必算得上,当年蒋家分家得来的财产,已经被她爸爸败掉了大半。

    就看到这群二代们跑进来,蒋盛瑶几乎是看也不看别人就气势汹汹地冲着蒋盛玫来了。

    “堂姐!”

    蒋盛玫挑起了眉。

    “你都要和苏靖临苏女士的儿子联姻了,干嘛最近老跟柏兰哥约会,是想脚踏两条船吗?”

    许嘉容瞪大眼睛,呃,这算是现实版的豪门撕逼吗?

    苏柏梓进来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的,在蒋盛瑶冲出去之间,他就已经愕然愣在原地。

    很显然,蒋盛瑶这种半个圈外人没见过苏靖临是正常的,哪怕在新闻上见过或者见过照片,现实中碰到不注意去看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但是苏柏梓不可能不认识自己的姑姑,更让他惊异的是,他表哥顾宜修也在。

    单单这么一眼看过去,他的脸色就有点难看,毕竟年纪还轻,城府还浅了一点,脸上就透出点痕迹来了。

    苏柏兰不动声色,目光从堂弟脸上一扫而过。

    蒋盛玫面对堂妹的质问,脸上还是笑盈盈的十分有涵养,她瞥向身旁的苏柏兰,似乎在撒娇一般,“柏兰,你愿意让我脚踏两条船吗?”

    苏柏兰露出一个风流倜傥的笑容,“能和玫玫这样的大美人在一起,两条船算什么,几条船都行啊。”

    蒋盛玫横了他一眼。

    这甜蜜蜜的口吻成功让许嘉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蒋盛瑶瞪着眼睛,显然没想到苏柏兰会这样说,还想再开口,苏柏梓大步走过来急促地说,“好了!”然后转向苏靖临,“姑姑、姑父、表哥,想不到你们也在。”

    蒋盛瑶愕然朝他看了一眼,这才仔细看了一眼旁边几个人。

    刚才她不是没看到蒋盛玫他们旁边还有一家人,但是匆匆扫过没有太在意,只是感慨了一下这一家子惊人的颜值水平而已。

    顾宜修面无表情地开口,“我怎么不知道我要和蒋盛玫联姻?说话要负责的,我都要和我女朋友结婚了。”虽然求婚都要到夏天,四舍五入一下,怎么着距离结婚也不是很遥远了。

    四周众人一听愣住了,哎呀,这位就是苏女士的儿子啊,等一下,他是和苏柏兰蒋盛玫他们一起的吗?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传谣言传到人家当面来了。

    毕竟外面的新闻里,从来没有说过苏家的联姻对象是谁,倒是蒋家只有蒋盛玫一个独生女,像是蒋盛瑶这种,说起来是她堂妹,基本上和蒋家的产业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和蒋盛玫家里来往也不多,大家是不会误解到旁人头上去的。

    所以,只能说一开始传的联姻对象是苏女士的儿子,也只是“传言”而已,从来没有人证实过。

    许嘉容的关注点并不在联姻那句,她瞪圆了眼睛拉了一下顾宜修的手,“喂!”

    谁要和你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

    既然顾宜修开了口,又和站在旁边的许嘉容十指相扣,这许嘉容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看来这位,才是苏女士的儿媳妇呢。瞧着苏靖临一家和苏柏兰、蒋盛玫站在一起,就知道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倒像是亲热得很。

    想到这里,苏柏梓的脸色就有些难看。

    关于联姻人选,其实苏家内部一直是有些微妙的,一开始说是顾宜修,那苏家三兄弟都不敢去争,毕竟苏家现在是苏靖临做主,就是苏柏梓的爸爸,也不敢违逆她的意愿。

    后来又传出顾宜修有女朋友,不愿意去联姻的消息,顿时大家的心思就多了。

    论年纪,老大苏柏青和老二苏柏兰要合适一些,毕竟蒋盛玫今年都二十六岁了,苏柏梓才二十一,年龄差距有点大。可是,苏柏梓的爸爸在公司是实权派,偏偏苏柏兰又稍得苏靖临的欢心一些,老大又占了个排序的便利,老爷子也比较宠爱这个长孙。

    现在看来,苏靖临已经选择了苏柏兰了。

    “盛瑶是不知道哪里听来的谣言,堂哥还有蒋小姐不要放在心上。”苏柏梓彬彬有礼地说,“不好意思打扰到姑姑你们了。”

    然后才拉着众人迅速离开。

    堪称是气势汹汹地来灰溜溜地跑了。

    苏靖临似笑非笑地瞥了苏柏兰一眼,苏柏兰诚心诚意地说,“不好一起,偏巧让姑姑帮了这个忙。”

    他是懒,却也不是不会玩心眼。

    今天这事儿,确实是他事先计划好的“偶遇”。

    蒋盛玫轻笑,“莫名其妙被指着鼻子骂了一句,你要怎么补偿我?”

    “玫玫想要什么补偿?”他调笑说。

    苏柏兰的声音好听,说什么都带着一股子慵懒低沉的性感。

    许嘉容:“……”

    鸡皮疙瘩一块儿起来跳舞了!

    不过这两个人,看似亲密,却连站在一起最近的时候中间都隔着至少两个拳头的距离。

    之前蒋盛玫还拉了许嘉容的手呢,和苏柏兰却丝毫没有肢体接触。

    看似含情脉脉宠溺甜蜜的“情侣”,事实上不论是撒娇的蒋盛玫还是调笑的苏柏兰,眼睛都是一片清冷无波。

    ……高手过招,可怕可怕,刺激刺激……许嘉容想着。

    然后看向身旁的顾宜修,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庆幸他被自己捡了。

    否则他这么幼稚,这种豪门联姻的复杂勾心斗角什么的——简直无法想象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