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5章

作者:SISIM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晚上迅速赶来的,并不是宁锐的父母, 而是宁锐留在公司的心腹秦喻, 和家庭管家穆山。

    在听完高秘书说的话之后, 两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

    这个躺在ICU里的宁锐, 和他们了解的,实在是差别大到像是两个人。

    “他到底是……以此胁迫那个叫许嘉容的女孩子, 还是真的自杀?”秦喻艰难地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高秘书苦笑,低下头说, “虽然我知道你们觉得他大概是以此胁迫她,但我觉得,他应该是真的想自杀。”

    现场的两个人, 都无法相信。

    而事实上这些年一直跟在宁锐身边的是高秘书, 她能够稳稳坐在这个位置,可不仅仅是因为能力出众。高秘书心思敏锐为人圆滑,每次宁锐要做什么, 她都能够做得十分妥帖。

    要做到这一点,自然要了解自己的老板。

    宁锐从小到大,本来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挫折的。

    父母联姻,家世富贵。

    宁老爷子亲自教养长大, 明摆着预示他将来是什么地位。

    众星捧月一样长大,所有人都告诉他, 你会坐在那里。

    既是奉承, 也是沉甸甸的责任压在他的背上。

    所以, 他必须什么事都做到最好, 成绩要好、做事要完美,不能像普通小孩子一样任性发脾气,更不能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做什么。

    他和父母完全不亲,客客气气地叫一声“爸妈”,他们大多时候神色匆匆,只是敷衍地给个微笑。

    老爷子说是带他,但是根本是靠家里的阿姨和家庭管家穆山带大。

    别的小孩在享受童年时,他要学的是枯燥的数字和外语,精英教育的繁重令他喘不过气来。

    他的一切,早已安排妥当。

    而且,是只需成功不许失败的,一旦失败,他的人生整个都会崩塌。

    毕竟从小就有人告诉他,你必须要这样。

    即便是偶尔碰到格外想要的,也要先考虑适不适合。

    明明对建筑很有兴趣,如果遵循他自己的梦想,大概只是想做个普通的建筑设计师吧。

    可是不行,即便是念了这个专业,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他还是只能花更多的时间和功夫去念MBA。

    他骄傲自负,内心却一直干枯静寂到好似一潭死水。

    这样过了二十八年,人生根本没有什么乐趣可言。

    背负的压力却一直很沉很沉。

    高秘书既佩服他能力强手段厉害,又可怜他的人生如此无趣贫乏。

    可即便是这样的宁锐,也会喜欢上一个女孩子,一个他藏在心底很久的柔软。

    只是从小他受到的教育,他养成的习惯,让他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克制。他需要克制自己的情感,理性地考虑能不能和她在一起,以后该怎么办。

    等他想明白了,拼命去争取了。

    他的偏执,不过是因为放弃不起。

    然而,却失败了。

    秦喻和穆山很难相信他会为了一个女人自杀,高秘书却觉得,不仅仅是因为许嘉容。

    他只是……活得很没有意思。

    连最后一个他自己想要的,都没能得到。

    世人看来他拥有很多,他年轻俊美、家世不凡,如今更是大权在握多少人见他都要恭恭敬敬叫一声宁总。

    这样令人艳羡的成功人生,再说有什么不满,都像是矫情了。

    事实上,他拥有的,那么少。

    许嘉容和顾宜修回了家,其实她的心里并不像表面那样平静,她也是很想不通的。

    宁锐这个人会自杀?开玩笑的吧!

    然而躺在ICU里,医生说的情况,他应该不是假装自杀来博取她的同情。这样孤注一掷,基本上可以说活下来的可能性比死去要小多了。

    真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是绝对做不到这个地步的。

    哪怕再狠,也不是真的想死。

    宁锐现在的情况,应该是真的想死了。

    顾宜修抱着她,“不要想他。”

    许嘉容叹气。

    “我不管,不要想他。”他的心情也是很复杂,女朋友有这样疯子一样的追求者,很烦的好不好!

    许嘉容将脸埋在他的胸口,“我只是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

    “不管为什么,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顾宜修认真地告诉她。

    抑郁症很多时候是和自杀关联在一块儿的,比如战衍的妹妹,就是因为重度抑郁自杀离开了人世。顾宜修在治病的时候,碰到过她,她其实,并不想死的,甚至也像他一样,想要努力活着。

    可是抑郁症者,很多时候并不能控制自己,他们并不是因为想要自杀而自杀,只是因为病而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顾宜修一直很小心,很努力,很认真地活着。

    不论是生病时还是现在,哪怕在最灰暗的时候,他也努力要寻找一些快乐,找回生存的意义。

    如果不是他积极的态度,即便是有医生有药物,也很难像他这样恢复得那么快甚至完全摆脱了病症。

    他创业,却终究还是选择在家,将公司交给战衍打理,就是因为迅速理清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免得再因为心理上的压力而产生什么问题。

    顾宜修现在,对生活的每一天,态度都是很认真的。

    而宁锐,他明明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却这样轻而易举地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并不像战薇那样,无法控制自己而自杀。

    所以顾宜修并不同情他。

    许嘉容点点头,搂着他的腰,“生活那么好。”

    “是呢,生活那么好。”顾宜修温柔地说。

    第二天,许嘉容问过张涛,张涛说宁锐已经转到国外的医院去了,不过是秘密去的,连宁家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只是情况依旧不好。

    高秘书的手段很不错,雷厉风行地替他转了院,同时完全封锁了消息,正好最近宁锐在放自己的假,许多人只以为他去国外度假了,倒也不会太多想什么。

    许嘉容叹了口气,没有再问。

    因为她的心情到底受了些影响,顾宜修没有再追着她问求婚的事儿,到了周末,叫上战衍一块儿去了许嘉容家吃饭。

    “你觉得我这样穿合适吗?”战衍紧张地站在顾宜修家的镜子前,左右看着问他。

    顾宜修最近心情也不好,他嗤笑一声,“怎么,难道你还要再去定做一身造型不成?战大总裁,你当走红毯呢。”

    战衍确实穿得太隆重了一些,衬衫领带黑色西装,贴身的西装剪裁很流畅,十分适合他的身材,将他的宽肩窄腰长腿的线条完全凸显了出来,一米八八的大高个儿配上这样的正装,再加上一件半长的毛呢风衣外套,真是可以去走红毯了。

    “第一次去,总要注意一些的。”战衍才不理他。

    顾宜修眼角瞥向放在门口那里的大包小包,“你这买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点。”

    即便是第一次上门,人家准备个四样八样的礼物也很正常,战衍带的这些,一个人根本没法拎得下啊,刚才还是顾宜修和魏立夏帮着他拎上来的。

    战衍哼了一声,“你买的那些准备了多久了?”有几样明显是国外买的,不说价格了,要买到都不太容易。

    顾宜修得意洋洋,“不久不久,也就一两个月吧。”

    瘫在沙发上的魏立夏一点都不想理他们。

    最近的魏立夏真是惨到满脸辛酸泪,因为新企划开始了,公司正是超级忙的时候,本来三家公司规模也不大,员工加起来包括临时工都不过百的,所以真要忙起来,他也是一个人被当成好几个人在用。

    然后,大boss战衍最近心里头老婆孩子变成了第一位,以往一直认真尽责加班时间超过所有员工的CEO,坚持要准时上下班了,于是,魏立夏只能被拉来加班帮忙。

    魏立夏几乎要哭了,不行不能这样,这已经不是单身狗不单身狗的问题了,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累到英年早逝的。

    在打听到今晚的家庭聚餐之后,许嘉言会在家里住几天,魏立夏立刻心中警铃大作,担心他家CEO也跟着想要请假,这是绝对不行的,所以今晚死活跟着来了,决定吃完饭战衍回来就赶紧拖着他回上海。

    如果他真要跟着许嘉言留下,他就死给他看哦!

    许嘉言这会儿正在许嘉容家里,两人也正准备回家,这会儿坐在沙发上说了会儿话。

    知道了宁锐的事,许嘉言只是皱皱眉,“也不用太放在心上,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由自己负责。这话听着像鸡汤,但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嘉容,这种事还是要你自己想通,不然的话,不仅你自己,还会影响顾宜修的生活。”

    “我知道的,姐,”许嘉容微微一笑,“我也没那么脆弱。”

    再加上,宁锐转去了国外最好的医院,说不定情况就好起来了呢。

    她乐观地想着。

    “嘉行的事……反正今晚要见到他,我会和他谈谈。”许嘉言和这个弟弟的感情,是比许嘉容要好的。

    许嘉容点点头,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地在许嘉言面前告了密。

    至于许嘉言会不会教训许嘉行嘛,呵呵。

    喜闻乐见咯。

    稍许休息了一下,就开车准备去家里了,直接坐战衍的车就是了,四个人一块儿去倒是很方便。

    一路上战衍显然很紧张,顾宜修倒是力图镇定,但紧紧抓着许嘉容的手还是泄露了一些不安。

    战衍好歹和许嘉言有了孩子,许嘉言又想生下来,基本上只需要过关就能板上钉钉将老婆带回家,他可不一样。

    顾宜修还是记得的,沈梅对他的印象,可是不太好。

    准确地说,是对他家庭的印象。

    幸好现在联姻的事算是彻底解决了。

    到了地方,果然战衍的东西太多,不好拎,许嘉言毫不客气,打了个电话给许嘉行,许嘉行只能跑到楼下来当苦力。

    这是那个电话之后许嘉容和许嘉行第一次见面,姐弟俩交换了一个眼神,又各自转开,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因为许嘉容家里住的是市政府的规划房,四周住着的很多都是许泽安的同事,因为之前许嘉言和许嘉容有对象的事已经传开,这在楼下,就有好几个邻居偷眼朝着顾宜修和战衍看去。

    许嘉容和许嘉言这对姐妹很多邻居都是认识的,毕竟一个是整个小区里长得最漂亮的,一个是最优秀的,都很“有名”,于是,站在她们身边的两个男人,肯定就是许家夫妻说的准女婿了。

    论卖相,其实是顾宜修好一些,毕竟长成他这种俊美精致程度的可不多见,比电视上的明星更招人眼球。不过年龄稍大一些的老一辈人,看战衍这样高大英朗面容冷峻的反而会很顺眼,一看就很有男人的阳刚气,顾宜修到底还是太“小白脸”了一点。

    当然,这小白脸和许嘉容站在一块儿,好看程度更要乘个二,标准俊男美女,自有一种相得益彰的光彩,显得格外耀眼。

    “这俩人看长相可是够可以的了。”一个阿姨悄悄说。

    她身旁恰好是张成庆的妻子,她是知道原本丈夫打什么主意的,就有点儿酸溜溜的,“长得也太好了些,不知道是不是贪许市长家的什么呢。”

    “我听沈梅说啊,这俩家里条件都不错,大女婿现在是啥CEO,我女儿说啊,就是那些小说里的什么总裁。小女儿家那位也是,论财啊,可是足够了。”

    “就是不比我们这种家庭门当户对的多好。”张太太哼了一声说。

    “现在的孩子个个都要自由恋爱呢,哪像我们那时候,”

    “说的也是……”

    这边儿说话的时间,战衍和顾宜修已经跟着许嘉行上了楼。

    既然说好了要来吃饭的,沈梅早早请了半天假,中午就开始在厨房折腾,潘莹淑也来帮忙,旁边还有个手脚利落的老太太,正是潘莹淑的妹妹潘莹雅,也是沈梅的亲小姨。

    比起不擅长下厨的潘莹淑,潘莹雅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许嘉容的外公沈志玄对潘莹淑不错,她不会下厨,那就他来。潘莹雅却没有这样的运气,早年她们家“成分”不好,潘莹淑嫁给了当时是农民身份的沈志玄,潘莹雅也一样,她嫁给了一个普通工人,只是沈志玄能够自己创业经商成了江浙一带知名的“书商”,潘莹雅的老公,却一直到死都只是工人,只是幸运的没有在下岗潮中遭遇下岗而已。

    家庭普通,潘莹雅从早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成了个干活儿利落手脚勤快的老太太。

    不过潘莹雅的子女运还不错,几个孩子都算出息,然而出息的结果就是大多飞了出去,只有一个女儿和她在同一座城市。

    “要我说啊,以后阿梅也是享福的,现在大家都多为这些孩子操心啊,一个个连相亲都要三催四请才愿意。想不到嘉言和嘉容倒都自个儿找了,还找得不赖。”潘莹雅说。

    她几个孙子孙女都大了,到现在还一个结婚的都没有呢!

    潘莹淑微笑着,“是啊,我见过我们家嘉容的那个,真是个好孩子。”

    沈梅叹气,她妈向来是看谁都好的。

    其实她今天也是有点紧张的,现在许嘉言这个情况,如果男方拿乔,她就算生气都没办法。而且,毕竟是第一次见,哪怕对自家女儿有信心,作为母亲,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到现在为止她连这位女婿是圆是扁都不知道呢!

    所以那边门口传来声音,她立刻手上锅铲一扔走了出去。

    率先走进来的确实是战衍,他手上的东西多,顾宜修只能让着他。

    只凭第一印象,沈梅是满意的,战衍这长相不够柔和,但在沈梅这年纪的人看来,却是充满阳刚气的英俊。

    虽然瞧着稍稍有点冷,还有点儿凶……

    他将手上的东西匆匆放下,露出点儿笑叫了一声“阿姨”,沈梅就满意了。

    这小心翼翼中带着点儿不好意思的模样,和转头就护着许嘉言的习惯性姿势,让她觉得妥帖得很。

    “快进来吧。”简直是十二分的和颜悦色。

    这还真有点儿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样子了。

    至于跟在后面进来的顾宜修,只得了一个敷衍的招手。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没什么新鲜感。

    顾宜修:……

    QAQ

    俩老太太里,潘莹淑是看谁都满意,潘莹雅理智多了,战衍这模样,正讨了中老年妇女的欢心,他如果板着脸,确实是够“霸道总裁”的,然而现在努力带着笑,在顾宜修看来简直是崩坏版的战衍,模样有点儿“触目惊心”,可沈梅和潘莹雅却觉得这高大汉子怎么看怎么顺眼。

    男人嘛,就该是这模样。

    不仅高大健壮而且长得俊,最主要的是,对嘉言也很体贴很好。

    顾宜修很委屈……

    他也对嘉容很好啊,比战衍还好呢。

    长得这么小白脸又不是他的错啊。

    甚至潘莹雅悄悄拉着许嘉容说,“你这对象长得太好了啊,看着容易招惹桃花呢,可得小心些。”担忧地看着脾气温柔的许嘉容,就怕她降不住这样的男人。

    “这人——看着不大安分。”潘莹雅的原话。

    顾宜修在不远处一直竖着耳朵注意这边儿的谈话呢,听清了半句话头。

    委屈得简直要哭了。

    就不该和战衍一起来,太讨厌了。

    他哪里不安分了,安分得不行好吗?看战衍,即便不苟言笑冷峻严肃,公司里头暗恋战衍的小姑娘还好几个呢,哪像他,整天不出门只看着他家嘉容。

    只属于她一个人。

    这世上还有比他更委屈的人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