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2章

作者:SISIM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宜修的心中有点儿酸酸的, 正常的女朋友都不会是这种反应吧?

    他赌气说不去, 许嘉言义正言辞,“这种事不是早解决早好吗?难道你不想解决。”

    又轮到顾宜修噎住了。

    他只能怏怏地表示明天上午带许嘉容一起去,许嘉容喜滋滋地答应了下来。

    等回到酒店,战衍还没有回来, 不过估计也快了, 许嘉言这个情况肯定不会回去太晚的。

    果然,还不到半个小时, 战衍就回来了。

    本来顾宜修想着,战衍一心喜欢许嘉言那么多年, 碰上这种事,许嘉言既然见了他, 大约是想把孩子生下来的,他肯定是高兴坏了。

    毕竟是盼了那么多年的机会,竟然和天上掉馅儿饼一样落到了他的头上。

    可看战衍的面色,似乎并不是那么欢喜。

    “一块儿到楼下吃个晚饭?”顾宜修挑起眉来说。

    战衍可有可无地点点头,不是很有精神的模样。

    顾宜修不解,“怎么了, 一股丧气样。”

    “我以为,她至少是有点喜欢我的。”他苦涩地说。

    结果, 看来是他想多了。

    顾宜修皱眉, “什么意思?”

    “她想和我结成国外那种开放式的夫妻关系。”战衍平静地说。

    顾宜修轻笑,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你要想想两个月之前, 你别说是和她结婚了,连成为她男朋友都毫无希望来着,现在跨了这么大一步,居然还不高兴?”

    战衍愣住了。

    “你是不是傻啊!都领了结婚证了,你个傻子不是可以光明正大追求你的妻子,还能杜绝其他人觊觎她,这世上还有比夫妻更亲密的关系吗?”顾宜修恨不得要翻个白眼了。

    这个蠢货!

    战衍毕竟不是真的智商低下,眼神一闪立刻想通了,然后露出一抹笑来,“你说得对。”

    先婚后爱,也是可以的嘛。

    于是,他心情迅速由阴转晴,两人到下边儿的一家小火锅店吃饭。

    在冬天火锅热腾腾地翻滚着,驱走寒意的熨帖吃起来很舒服。

    “你明天要去见蒋盛玫?”战衍惊讶地说。

    顾宜修懒洋洋的,“是啊,她今天打电话给我了,估计是我妈给她的电话,甚至我就在南京这件事,多半也是她告诉的蒋盛玫。”

    战衍皱了皱眉,“你告诉许嘉容了吗?”

    顾宜修瞥了他一眼,“怎么,还没结婚就知道护小姨子了。”

    “那当然。”战衍直接说。

    顾宜修没好气,“当然,她高兴得很,要去见蒋盛玫这个大美人了。”

    战衍:“……”

    既然许嘉容都知道了,战衍当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战衍。”

    “嗯?”顾宜修叹气,“你说嘉容为什么都不嫉妒呢?”

    战衍沉默了一会儿,“你是因为这个所以不痛快?”

    “是啊。”顾宜修有点儿患得患失,“你说她是不是没那么喜欢我。”明知道所谓的联姻对象那么出色,却没有半点担心,反而很高兴。

    战衍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不嫉妒,是因为你给她的信心啊。”

    她大概是真的全身心在信任着面前这个人吧,所以才会没有半点不安。

    真是叫人嫉妒的信赖程度啊。

    顾宜修怔住了,然后渐渐露出一丝笑。

    是啊,嘉容一点都不担心的。

    因为她是那样相信他啊!

    顾宜修又变得高兴起来,感觉迅速被安慰到了,连小火锅都格外美味起来。

    战衍哼了一声,又想起还有八个月多点,自家孩子就要出生了,顿时有些忧虑,“这孕妇应该吃点什么注意点什么啊,我是不是应该去买点书什么的看看,还有,小孩子的东西是不是可以买起来了……”

    顾宜修:“……”

    刚刚还在伤心许嘉言喜不喜欢他这种问题呢。

    这会儿又切换到了絮絮叨叨的奶爸模式,顾宜修表示这转换有点儿快啊。

    “急什么,还有八个多月呢。”还早呢好不好,现在小孩子是什么模样还不知道。

    “八个多月很快的!”战衍强调,“不行,我回头得到网上查查。啊,对了,还不知道是男是女,是不是穿的用的都应该买两套?万一准备了男宝宝的东西生下来是个女宝宝,她应该会很难过吧……”

    说着说着战衍的表情都温柔起来。

    顾宜修:“……”

    刚生下来的小孩子知道个屁的难过啊!

    他简直无力吐槽,不想和面前这个人说话了。

    因为实在太蠢。

    第二天,许嘉容果然如约而至,甚至没让顾宜修去接她,直接坐同样要出来玩的许嘉行的顺风车到了顾宜修住处附近,看着她身上那件深蓝色的羽绒服,不是昨天那件崭新又鲜嫩的淡青色了,今天这件是旧的,虽然她穿着一样好看,但论款式和颜色,显然要比昨天的沉闷一些。

    “换了件羽绒服?”顾宜修随口问。

    “对啊,新衣服哪能天天穿呀,今天都初三了。”许嘉容根本没在意。

    顾宜修知道战衍说得对,她是因为太信赖自己所以才不嫉妒的。可今天要去见他的联姻对象,她穿得这样随随便便素面朝天丝毫不介意的模样,仍然让他有些气闷。

    这是真的半点儿都不吃醋啊。

    一路上,许嘉容发现顾宜修又有点在闹别扭,心中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仍然笑盈盈地拉过他的手哄他说,“还要吃糖吗?”

    又是一把糖放在他的掌心。

    可是今天连糖都哄不好了。

    她只能耐心地剥了糖纸,亲自塞进他的口中,哪知道他身体往前一探,轻轻咬住了她的手指。

    “呀!”许嘉容涨红了脸,瞟了一眼专心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师傅,“快放。”她压低了声音说。

    顾宜修吮吸了一下她的手指,让许嘉容整个身体都一颤,“喂,顾宜修!”

    他这才不甘不愿地放开了她。

    不过这样咬了一口,他的气出了就不闹脾气了,又抓住许嘉容的手和她十指交握。

    许嘉容抬起两人的手,给他看她的指尖,“看看,都咬红了,你是小狗啊这样咬人。”

    “是啊,专咬你!”他作出很凶的样子。

    许嘉容一下子又乐了。

    司机师傅善意地看了一眼后视镜,这俩小情侣感情很不错啊,颜值也很配呢。

    似乎是发现他在看他们,女孩子有点儿不好意思,她的男朋友倒是抓着她的手就是不肯放。

    看得他都忍不住笑起来。

    到了地方,许嘉容的脸还有点儿红红的,瞪了顾宜修一眼,率先往里走。

    这家咖啡店的装修简单干净,灰蓝色的背景墙有点儿工业时代的味道,因为是大年初三的上午,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人,显得有些空旷。

    许嘉容有些惊讶,蒋盛玫居然约在了这个地方。

    照理这种大小姐,不应该约在那种贵的要死装修精致典雅的店里吗?

    这家店虽然也很好看,但可一点都不贵气。

    顾宜修和许嘉容到的时候挺准时,距离十点还有差不多五分钟,许嘉容一进门就眼睛一亮,那边儿的座位上,正坐着一个只要进门来谁都无法忽视的女人。

    她正喝着咖啡,面前放着笔记本,不时在浏览着什么。

    那种漫不经心的姿态都带着独特的魅力,阳光倾泻在她的身上,像是在她的身上又披了一件浅金色的外衣。她是这样美丽,美到一切想要去称赞的话到了她面前都显得很苍白。

    蒋盛玫本就是浓丽鲜妍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慵懒迷人。许嘉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活色生香的美人,比起电视上那些明星,眼前的蒋盛玫无疑更加漂亮,她不仅容貌娇艳如盛放玫瑰,气质更是出众,出身豪富的女孩子,从小都是精细娇养出来的,自然有种娱乐圈那些美人没有的清高。

    许嘉容已经走了过去,她带上了笑,“你好。”然后推了顾宜修一把,示意他和人家打招呼。

    顾宜修的神情有些怨念,自家女朋友眼睛里的惊艳未免太明显了点吧。

    “你好,我是顾宜修,这是我的女朋友许嘉容。”他说。

    蒋盛玫抬起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两人,她啼笑皆非地发现顾宜修看向她的眼神不太友善,反倒是他的那位女朋友她一看过去就露出了笑,似乎对她很有好感的样子。

    她是第一次见到宁锐口中顾宜修宁愿放弃联姻也执意要在一起的女孩子,这一见之下倒也有点欣赏。

    这个女孩子的眼神很清正。

    到了他们这个层级,容貌虽然不能说不重要,到底也要次一等了。他们什么样好看的男孩儿女孩儿没见过啊,就是蒋盛玫自己,看镜子里自己的脸都看到麻木了,她家里头那几个表哥表弟,拉出去也个个是拿得出手的帅哥。

    这个许嘉容甚至没有化妆,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清澈明媚,让人一见就能心生好感。

    很难得,似乎是个里外都很美的女孩儿。

    蒋盛玫自问还是很会看人的,这个女孩儿一看就能探到底,顾宜修却又全然不一样了。她其实只匆匆见过他一面,当时他还是被苏靖临骗来的。

    除了脸之外,她还没能看出任何东西。

    只是照她自己打听到的消息,这个人不爱与人交际,一向有些“宅”,这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简直太凤毛麟角了!

    然而一见之下,就知道他根本不是那么简单。

    简单的话,能让苏靖临苏女士都束手无策吗?

    “你们好。”她合上了笔记本,“你们喝什么?”

    点好咖啡之后,许嘉容还特地给顾宜修又点了一份甜点。

    蒋盛玫拿着勺子搅了搅杯子里的咖啡,“我今天的时间不多,不如我们就长话短说?”

    “嗯。”顾宜修有些冷淡,他本来就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既然双方已经达成一致,我是必须要和苏家联姻的。”蒋盛玫冷静地说,“原本你是最好的人选,但是我现在已经将你排除,有两个原因,第一,当初我不知道苏女士有意让你继承苏家;第二,你已经有了女朋友,我不会动别的女人的男人。”

    “虽然我不会继承苏家,但是很高兴关于排除我这一点我们可以顺利达成共识。”

    许嘉容看看顾宜修和蒋盛玫,觉得他们这针锋相对的模样……呃,既然达成了共识,大家能不能友好一点?

    “那么,我有一个问题,既然你不行,能不能告诉我苏家哪一个人合适。”从头到尾,她的声音都很冷静,仿佛在讨论的并不是她的婚姻,“你的那三个表兄弟,嗯,在外的风评都很一般。”

    苏柏青刚愎自用心胸狭窄,苏柏兰风流成性能力平平,苏柏梓勉强好一些,却听说太过文弱。

    “如果硬是要选的话,苏柏兰吧。”顾宜修说。

    蒋盛玫有些惊讶,“为什么是他?”

    虽然苏柏青是第一个被排除的,但在苏柏兰和苏柏梓之间选择前者,她很想听听理由。

    顾宜修笑起来,只说了一句,“唯有苏柏兰,是真的对苏家毫无兴趣。”

    他只想做个纨绔。

    蒋盛玫秒懂。

    聪明人之间不需要太多话就能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她立刻就明白了顾宜修指的是什么,看来他也是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目的。

    蒋盛玫是独女,蒋家却也不见得安分,在这个圈子里她能够选择的联姻对象虽然不少,但是苏家是最合适的,不论是产业方面的匹配度还是两家之间的合作度,都是其他家不能比的。譬如宁家,虽然和蒋家一样都是豪富之家,可完全是两个全然不同的生意范畴,这对于蒋盛玫来说助力就很有限了。

    她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支持她不给她扯后腿但同时又能互惠互利的丈夫,而不是和她联姻梦想着靠着她拿下苏家再吃下蒋家的野心家。

    顾宜修的话是告诉她,苏家三兄弟不管能力如何,真正没有野心的,只有苏柏兰。

    “我知道了,你的话我会考虑的。”蒋盛玫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淡淡点了点头,“这顿我请。”

    顾宜修挑起眉,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许嘉容有些惊讶,这才几句话呀,就解决了说完了?也太快了吧!

    两人一副达成协定的模样,真让她有点儿看不懂。

    不过,许嘉容到底不笨,她甚至敏感地察觉到,两人那种针锋相对的气场并没有消失,使得坐在一旁的她都有点儿不协调感。

    在面对蒋盛玫的时候,顾宜修似乎完全没法放松下来,他的姿态神色无一不在说明他正处于“紧张”状态。

    这种“紧张”并不是说他见到蒋盛玫真有多紧张,而是了解他的许嘉容知道,他这种并不是放松的自然模样,而是像套着一件外衣,才能在蒋盛玫的气势下不落于下风。

    咖啡没有喝几口,顾宜修倒是将甜点吃掉了。

    两人跟蒋盛玫告辞离开,蒋盛玫看着对她带着真诚善意的许嘉容,勾起红唇说,“许嘉容,不如留个联系方式吧。”

    许嘉容惊喜,“好呀好呀。”

    这么有气势又有能力的美人,和许嘉言是全然不同的那种强大,正是许嘉容羡慕向往的那种人。

    顾宜修在一旁瞪圆了眼睛。

    蒋盛玫不理会他,忍住笑扫了许嘉容的微信二维码,“以后有事儿的话,可以找你吗?”

    “可以啊。”许嘉容轻快地说,但是很快又不好意思,“我估计没什么事能够帮到你。”

    蒋盛玫失笑,摇摇头,“不会的,总有事儿能帮到我的,比如我有时候找不到人一起喝咖啡。”

    许嘉容真情实感地遗憾,“可惜啊,我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来南京呢。”

    顾宜修忍不住了,“你不是很忙吗?哪有那个闲情逸致找人喝咖啡!”

    蒋盛玫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忙里偷闲知道吗?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就有了。”

    顾宜修:“……”

    他觉得,这个女人特别坏,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比较好。

    许嘉容却喜滋滋的捧着手机,还去看了蒋盛玫的朋友圈。

    作为蒋家的独生女,她的朋友圈既没有炫富也没有自拍,更没有小清新风格的人生鸡汤,只有几条堪称犀利的尖锐吐槽,看得许嘉容忍不住笑起来。

    顾宜修不高兴,“加她微信做什么,删了删了!”他作势要来抢她手机。

    许嘉容笑嘻嘻的,“不删不删。”

    她本来朋友就不多,像蒋盛玫这样的大美人,又难得对她挺好的,干嘛要删。

    顾宜修表示心里苦,总觉得这不对劲啊,明明是他的联姻对象,怎么到头来吃醋的也是他?!

    看完蒋盛玫的朋友圈,许嘉容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机,“去哪里吃午饭呀?”她问顾宜修。

    顾宜修满脸怨念,“我只想吃你做的饭。”

    “哎呀明天就回去了。”许嘉容说,“不如去吃自助餐吧,我知道有一家叫玫阶餐厅的很不错的!”

    又是玫玫玫,真是太招人讨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