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章

作者:SISIMO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然, 也不是说顾宜修现在就想要孩子, 毕竟是丈母娘耳提面命的,而且许嘉容还没答应嫁给他呢。就算是求婚成功了, 顾宜修还想过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 再考虑孩子的事。

    如果要生小孩, 就一定要好好养的, 孩子不仅仅是责任, 反正顾宜修绝不会像他的父母那样。

    只管生下了孩子, 保证经济条件就可以了?

    这对于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是他的孩子, 他一定会爱他关心他视他为珍宝,他觉得这是一件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

    顾宜修要决定做一个父亲的时候, 肯定是想要成为最好的爸爸。

    只是现在的妒意, 不过是战衍明显还什么都不知道,既然许嘉言出现在了这里,这个孩子很有可能她是愿意生下来的,凭什么是他这样的傻子先要做父亲。

    比起一头雾水的许嘉行和还没反应过来的战衍, 顾宜修确实是“什么都懂”了,其实他也不是真就那么懂,连孕妇不能吃山楂都知道。只是他了解许嘉容, 在许嘉容和许嘉言这对姐妹中, 一直是许嘉言照顾许嘉容的, 因为许嘉言要“强大”太多。

    而这会儿许嘉容盯着许嘉言点菜, 那种保护和小心的姿态, 让他立刻产生了联想。

    顾宜修靠的, 不过是对许嘉容的了解而已,只是从许嘉容的神态动作话语,猜出许嘉言多半是怀了孕。而许嘉容的开玩笑,更是印证了他的猜想!

    “怎么会?”他忍不住说。

    许嘉容叹气,“就是这么巧。”

    许嘉行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俩打哑谜,还有,这个顾宜修的朋友是怎么回事,看着大姐的眼神也太渗人了吧?

    倒是许嘉言十分自在,她舒舒服服地坐着,平视坐在她对面的战衍,直接开口,“战衍,我怀孕了。”

    战衍:“………………………”

    许嘉行:“……………………”

    不亚于平地一声雷的宣言让许嘉行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什么?!”他妈只让他陪着姐姐来,压根儿什么都没说啊,“孩子谁的!”

    许嘉言的脸上带着微笑,她大学的时候辅修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虽然只上了一两个月的课,但是她还记得那个老师说过,一个人的第一反应往往能够说明他内心深处真正的态度,不管之后表现得再如何,也可能只是伪装,但第一反应是很难骗人的。

    她仔细看着战衍,看他先是震惊,然后眼角眉梢都透出喜意来,甚至没有不知所措和犹豫,只是纯粹的惊喜,顿时松了口气。

    这么看,他对这个孩子应该是不讨厌的,那就可以谈了,她的计划应该可以实现吧?

    因为这个重磅消息,这顿饭吃得十分尴尬。

    许嘉行从头到尾难以下咽,许嘉言不论吃什么,战衍看着都紧张兮兮,只有顾宜修和许嘉容正常地吃完了饭。

    “等会儿你们去约会吧,我自己和战衍谈,”许嘉言对许嘉容说着,然后转向许嘉行,“你也找地方转转去,等晚点儿我打电话让你来接。”

    许嘉容点点头,“我没关系的,可以打车回去。”

    “我会送嘉容到地方的。”顾宜修说着,牵起了许嘉容的手。

    许嘉行欲言又止,可惜现场没有人要听他说话,他又不敢反驳许嘉言的话,只能怏怏地跟在许嘉容和顾宜修的后面离开了餐厅。

    许嘉容没有理他,对顾宜修说,“想去哪儿玩?”

    “都好。”

    往年来南京过年,许嘉容也是会跟着在这座城市转一圈去一些景点的,不过几年过后,大家就对景点失去了兴趣,所以她也有些为难,要去哪儿玩?

    “不如去看电影吧?”

    “好啊。”

    两个小情侣开开心心牵着手去看电影了,明显许嘉言那边也不需要他的参与,许嘉行默默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琢磨了半点,也没打出一个电话来。

    他真正亲近的朋友,其实都不再南京。

    真是惆怅啊……

    这么看来,大姐原来也桃花开了,许嘉容更是和男朋友感情很好的样子,连知道他妈妈的可怕以及联姻那件事都没能让她有丝毫动摇,于是,只剩下他一个单身狗了啊。

    明明在两三个月前,他还觉得自己家里头的三个包括他自己都是单身来着。

    结果,只剩下他一个寂寞如雪。

    许嘉容回南京过年的时候,宁锐自然也回了家,再怎么样,过年这种日子,他是不可能不回家的。不过因为最近心情不好,神色就有些阴郁。

    许嘉行一直不上套,这许家一家子,居然全是滑不丢手的人,半点儿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唯一好欺负的许嘉容,如今看来都并不是真的软弱。

    宁彦也回来了,而且看起来过得不坏,很是光鲜亮丽的模样。他还在追求蒋盛玫,不过听说并没有成功。这人野心太过,蒋盛玫只要不蠢,就不会选择他。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将顾宜修的事告诉了蒋盛玫,她却也毫无反应。

    宁锐觉得,很多事已经彻底脱离了他的控制,再也无法挽回。

    只是他如何都不能甘心。

    “阿锐啊,你今年也二十八了,妈妈认识几个名媛淑女……”

    宁锐的母亲走过来,拉着他的手说。

    宁锐的父母是联姻的,至今夫妻的感情一般,一直是各过各的生活,他的父亲外面养着个小明星,妈妈同样有个年轻很多的健身教练情人。

    因为家世优越,她看着远比实际年龄年轻,但即便如此,也需要靠着精致妆容来遮挡明显的岁月痕迹了。

    他和他的妈妈也不像是寻常的母子关系,因为他是祖父带大的,其实和父母的感情都很淡薄。

    恍惚间想起大学的时候,许嘉容说,她是由外公外婆带大的,因此在家中总是比不上姐姐和弟弟……宁锐和她的情况差不多,却又有差别,他是独生子,虽然和父母实在谈不上有多少亲情,可因为天然的利益一致,而导致父母其实对他还是挺好的。

    只是,不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做不了他的主。

    “不用了,关于这个我心中有数。”他堵住他妈的嘴。

    听到这话,宁母误以为他的婚事宁老爷子已经有了腹稿,果然不再提了。

    她不再提,却因为这话题触及了宁锐的心中隐痛,让他更加不痛快起来。

    这会儿更不痛快的大有人在,赵睿英和家里闹翻之后,过年都没回去,反正他爸和继母也不会在乎他回不回去。大过年的,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自己用积蓄买的一套二室二厅的小房子里泡了一碗面,呼噜噜吃着看了一会儿春节联欢晚会,觉得无聊又上了一会儿网,不到十点就在床上躺下了。

    然而却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迷迷糊糊到十二点听到鞭炮的声音又醒了过来。

    一直到初二,他就一直在家里,靠着泡面过日子。

    看了一眼日历,放假要放到初六,这份无聊真的是已经有点儿难以忍受了。

    他转过头去,拉开了卧室最里侧墙角不起眼的帘子,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贴着几张照片。

    正中央的照片上的女孩儿看着还有些稚嫩,最多也就十四五岁,脸上带着柔和清纯的笑容,那双眼睛在阳光下仿佛在闪闪发光。

    这张照片是从一张合照上单独被找出来放大的,所以其实清晰度不高,但并不妨碍这张照片尽情展露着她的美丽。

    赵睿英最早拿到这张照片是用来射飞镖的,所以边角有几个破坏的孔洞,不过之后就被收藏得很好了,尽管照片已经发黄陈旧,却再没有损坏的地方。

    而其余几张照片,都是新洗出来的,如果许嘉容在这里,会一下子认出来那些都是社区放到社区网站上的照片,多多少少有她入镜,有两张甚至只是她在边角的一个侧面而已。

    看了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拉上帘子,将自己扔到了铺设简单的木板床上。

    在认识到自己的内心之后,赵睿英是惶恐过的,他很清楚,大概这世上许嘉容最不可能接受的人就是他。可他仍然无法抵御这种渴望,如果不最后拼搏一把,大概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十几岁时,明明是他最先对她生出朦胧的好感的。青春期的男孩儿,他也不懂那是什么,他只是想得到她的关注,所以她的“你是谁”才会一瞬间激怒他,才会令他想要狠狠欺负她,让她记住他。

    如今住着简陋的房子,自虐一样毫无希望地守在她的身边,仿佛沉浸在这种痛苦中,才会令他稍稍好过一点。

    许嘉容半点也不关心宁锐和赵睿英现在在想什么做什么,她和顾宜修正十指交握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春节时的合家欢喜剧片,其实放的是什么她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身边的人,是顾宜修。

    等到电影完了,许嘉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水果糖来,剥了糖纸塞进顾宜修的口中,她知道他喜欢吃甜的。

    中午要出门的时候她看到桌上放着糖果,春节时,家里人总是习惯买点儿坚果和糖,放在桌上如果有小孩子来了,就抓一把给孩子。

    家属院里的孩子不少,但却几乎没有敢到这二层小楼这里来的,只是柏明瑜仍然会习惯性地准备一些。

    因为许嘉容想起了顾宜修,索性抓了几颗塞在了口袋里。

    顾宜修吃着许嘉容剥给他的糖,觉得从口中一直甜到心尖。

    “你和你妈妈到底怎么样了?”总不会真为了点甜点闹翻了吧。

    顾宜修哼了一声,“我告诉了我爸。”

    许嘉容:“……”这么幼稚的吗?妈妈偷你吃的你去找爸爸告状?

    “我爸让我妈给我道歉。”顾宜修继续说。

    许嘉容忍不住问,“然后呢,她道歉了吗?”苏女士可不像是会给儿子道歉的人。

    “当然没有!”顾宜修咬牙切齿,“她估计还觉得拿我的东西天经地义,谁让我是她儿子!”

    呃,这话其实也没有大错啊……许嘉容心虚的想着,做妈妈的拿儿子一点吃的,有多大错?

    “然后我爸和她又大吵了一架。”

    许嘉容:“……”

    算了算了,反正他们家的亲子关系她不懂,真不能用常理来论断。

    她看看时间,“快四点了,估计我一会儿就要回去了。”

    “这么早啊。”顾宜修不情不愿地说,“不能同家里说和朋友在外面多玩一会儿吗?”他想想觉得很有道理,“反正过年呢,你又是成年人了,说在外面玩个通宵怎么样?”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许嘉容一本正经,“我爷爷知道我在南京没有朋友。”

    顾宜修:“……”

    到底还是磨蹭了一会儿,顾宜修才打了车,先送许嘉容回去,心中还很不高兴。

    许嘉容拉过他的手,展开他白皙的手掌,将口袋里的糖都放上去,哄他说,“反正初四就回去啦。”

    “嗯。”他又剥开一颗糖,发现连糖都无法拯救这会儿低落的心情了。

    明明才分开那么短的时间,他就这么想和她在一起吗,居然连片刻都不想分开。

    这边送了许嘉容进门,他让司机师傅往他住得酒店开,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看到是个陌生号码,就不想接。

    忽然看到这号码是南京的,想着刚刚走进去的嘉容,呃,这儿不就是南京吗?总不会是她打的吧。

    于是,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接了起来。

    “您好,我是蒋盛玫。”

    对面传来第一句话,顾宜修面无表情,直接挂断了电话。

    哦对了,蒋家也是南京的。

    这时候“叮”地一声一条短信过来了。

    “我知道你在南京,我要和你谈谈。放心,在知道你有女朋友之后我已经彻底放弃你了,对别人的男人我是丝毫没有兴趣的。明天上午十点,我在国立美术馆旧址那里的鱼缸咖啡等你,你可以带你的女朋友一起来,我不介意。”

    信息有点长,不过他一眼扫过看到内容,才有点儿兴趣。

    谈谈?他和她有什么好谈的,之前根本就是陌生人好吧。

    顾宜修想了想,直接拨了电话过去,那边一接起来他就说,“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他的口吻颇有些不客气。

    蒋盛玫的声音也很冷淡,“哪怕今天是大年初二,我也还有工作要处理,没有那么都时间和你具体说,明天我特地空出了一个小时,还请劳驾亲自和我见一面。”

    顾宜修嗤笑一声,“你这口吻和忙碌的生活,真的和我母亲一般无二啊,我觉得你们才像是亲母女。”

    那边沉默了一下,“我暂且将你这话听成是夸奖,能有苏女士这样的能耐和成就是我的目标。”

    顾宜修恨不得翻个白眼了。

    他早就知道,他如此讨厌蒋盛玫的理由也在于此,虽然和她素未蒙面,但是单凭着和苏靖临相似这个原因,就足以让他对她没有丝毫好感。

    “为什么你想和我谈谈我就必须要去?我又没什么要和你谈的。”

    “要想让你的母亲彻底放弃让你成为联姻的人选,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和我见一面。”蒋盛玫匆匆说,“抱歉,我还有点事要处理,还请明天准时。”

    她挂断了电话。

    顾宜修瞪着电话,很不高兴要有人占用他和嘉容宝贵的约会时间。

    打开微信,带着委屈将这件事告诉了许嘉容。

    “真麻烦,明明是我妈招惹下的麻烦,本就该她来解决的。”

    许嘉容却似乎有些兴趣,“她说可以带我去吗?”

    顾宜修:“是啊,她说是这么说的。”

    许嘉容:“去去去,带我去吧。”

    顾宜修:“你这么高兴干什么?”

    许嘉容:“我去网上搜过这个蒋盛玫啊,据说超级漂亮呢!但是网上的照片都不清晰!!!”

    顾宜修:“……”

    看着那三个感叹号,他丝毫不怀疑许嘉容这会儿的情绪是有点儿小兴奋的。

    然后一瞬间他就郁闷了。

    喂喂喂,那个蒋盛玫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是传闻中要和你男朋友联姻的女人啊,为什么你听到她是这种反应啊,这不太对劲吧!

    而且去搜她也就算了,居然还因为她网上的照片不清晰,要在现实中见到她了而兴奋?

    正常女孩子不是应该会生气,会嫉妒,会产生不安吗?

    为什么他的嘉容,是兴奋啊……

    “我不想去了。”他闹脾气。

    许嘉容:“???为什么啊……”

    顾宜修:“反正不想去了。”

    许嘉容:“不行,要去啊。”

    顾宜修:“给我一个理由。”

    许嘉容:“网上的照片不清晰,听说超级漂亮啊。”不亲眼看一次多遗憾。

    顾宜修:“……”

    他真的不想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