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4章 地头蛇

作者:魔女小妖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个小女孩儿,长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灵动有神,刚刚这会儿不知道小女儿的妈妈跟她说了什么,她甜甜的笑了起来,这样天真甜美的笑容,只看一眼便能让人将什么烦恼都给抛在脑后。

    车开的非常平稳,一路上都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只是在快要到站的时候,小女孩儿忽然对着坐在她对面的一个老爷爷说道:“爷爷,你的包破了,有小偷在偷你的钱。”

    老人一惊,面色顿时一变,而低头就看到自己的布包上果然被刀片划破了一个口子。大概是小女孩儿提醒的比较及时,小偷还来不及作案,钱还在包包里。老爷爷见钱还在,顿时松了一口气。

    偷钱的贼叫灰鼠,他们也是一个专门的偷盗组织,流窜作案,当地的公安民警拿他们根本毫无办法。他们的作案场地已经很成熟,经常就待在公交车上,朝着不警惕的乘客下手。当地人也都知道谁是小偷,但是他们可没有胆子去提醒别人,毕竟谁都不想被报复。

    近两年手机转账支付发展的越来越成熟,年轻人出门很少有带现金的,便专门挑那种脸色看起来着急的老年人下手,年轻人只偷手机。后来,手机上的定位功能也渐渐成熟,而且手机更新换代快,满大街都是卖手机的,还相互憋着劲儿的搞活动打折,他们偷来的二手手机也不大能卖的出去了。

    在他们看来,这些脸色着急将手里的布包捂得紧紧的老大爷老太太们就成了最大的肥羊。灰鼠今天很兴奋,满以为今儿个会大赚一笔呢,谁知道就被个没有颜色多管闲事的臭丫头给破坏了。

    他心里恨得要死,目光凶狠的盯着那小丫头。

    眼看着快要到站,他笑眯眯的走到那小丫头面前,正准备抬手用刀片在小女孩儿脸上划下,就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人紧紧地握住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

    君不归说道:“我刚刚已经报警了,刚好到站,我抓你一起下车,等警察过来。”

    “你凭什么抓着我?”

    “凭你是小偷,还想伤人!”

    灰鼠简直要气疯了,他是今儿个出门没看黄历吧?怎么尽遇到这些多管闲事的傻。逼?搞得就像他们眼神多好,多么富有正义感似的,别人难道全是睁眼瞎不成?

    君不归手上微微用力,灰鼠手里的刀片就落了下来。小女孩儿的妈妈紧紧地搂着小女孩儿,她这会儿心里都要急死了,恨自己刚刚手慢,没有捂住自己女儿的嘴,得罪了这些人,往后他们还能不能安安稳稳的坐公交逛街都是个问题。

    前些年也有富有正义感的人揭发他们,那人带了个工程队搞工程的,就因为那一次揭发,这帮小偷没事儿就去他的工地闹事。墙砌了一半,晚上这帮人就带人给推到了;还假装是工程队的人,到处宣扬那人赖账欠账的事情,弄的那人灰溜溜的离开了本地,据说后来去了南方,这才慢慢地将事业又做了起来。

    也有人好心提醒外地人,结果当天就被打了。

    这些人流窜在街头,有他们的消息来源,腿脚比谁都快,而且偷盗罪即便是抓起来也判不了几年,还有一些情节不严重年纪又小的,就更加没办法。他们当地人如何不知道城市里有这样一群毒瘤,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小女孩儿的妈妈在看到那泛着寒光的刀片的时候,吓得脸都白了。她刚刚看的分明,那个小偷拿着刀片的那只手,本是冲着女儿的脸去的。

    她吓得都没敢对恩人道谢,只能搂着女儿,一副怕极了的样子。

    车停稳,那差点丢钱的老大爷到底还是不忍心,提醒道:“等下了车你就跑吧,他们人多。”

    也怪自己,明明知道这儿乱的很,也告诉自己坐车的时候要小心谨慎,可还是差点儿就着了道。若不是有这个内心还纯真并不会衡量利弊眼中非黑即白的小女孩儿出声提醒,他布包里的这些救命钱,只怕是一分都不剩下了。

    从前老大爷觉得,这些人也偷就偷,他老头子平日里身上带的钱都不超过二十,反正也偷不到他身上,他是真的没有将这些人当成一回事儿。

    可现在轮到他自己糟了难,这钱还是给老伴儿的救命钱,他都不敢想若是这些钱没了,他该怎么办。他想到这个车上很多人,心里大概也跟着他之前的那些想法一样,偷不到自己身上,那就跟他们没关系。

    想到自己这儿,老大爷心里觉得难受的同时也很是羞愧。

    他也终于想明白了可,这些人都是社会的毒瘤,他们祸害别人,那么终有一日也会祸害到你的头上,冷眼旁观终有受害的一日。

    君不归对老大爷说道:“我有分寸。”

    说完,就拉着灰鼠一块儿下了车,他在车上的时候就给老二发了信息。

    下了车灰鼠态度立刻嚣张起来,冲着君不归冷笑道:“你胆子挺大啊,还敢管我们的闲事!”

    “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的事吧,叫了你的兄弟们来了?那刚好我也报警了,等会儿正好可以让警察将你们一网打尽。”

    灰鼠这个人,君不归只想让他尝遍他自己酿的所有苦果。

    这两年灰鼠偷到了不少钱,大部分都是别人的救命钱,而等着钱救命的人没了这些钱别说手术,就连药都买不起了。也有新入伙的良心未泯,问过灰鼠:“咱们这么干合适吗?没了钱,就是要人家的命啊。我入伙只想当个小偷,可没想害人性命的。”

    灰鼠听得很不以为然,“那些卖药的那么有钱,怎么没有免费送他们药?医院也不是没钱,怎么不免费给人治?还有外面那些有钱的大老板,成天喊着做慈善,怎么没给那些人再捐点?人要是真因为这点钱死了,你可别胡乱将这个算到自己头上,记住了,跟我们没关系。是那些老板为富不仁。”

    新人念过书,虽然没考上高中,但是好歹念了初中的。他知道偷东西不对,本就是走投无路入伙的,刚刚入伙就被灰鼠这理论给吓到了,当天收拾包袱就逃了。

    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度的必要。

    警察很快赶来,而在等警察的途中,灰鼠的同伙一个也没来,君不归冲着灰鼠冷冷的笑了一声。

    在警察将人带走之后,老二也跟着赶来了,君不归对老二问道:“你跟灰鼠熟吗?”

    “我跟他那个丧良心的怎么可能熟?”

    事实上,他们两个组织可是互相看不顺眼很久了。老二他们觉得那些人有手有脚的,干点什么不好偏偏要当小偷。而且,近两年更是过分,专门挑那些看起来就困难的老头老太太或者是看起来没有什么文化脸上又紧张又露怯的乡下人下手,做的孽一桩桩一件件的,根本数都数不清。

    灰鼠他们那伙人就觉得老二他们没有志向,乞讨、搬砖!竟然还想要去学校念书,过的跟良民似的,疯了吗?

    灰鼠还多次对他们老大进言过,提议可以将老二手底下那些人收编,壮大自己的队伍。不过老二有本事,没让他们得逞。

    但是也是一直都互相看不顺眼的。

    以前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也没有人捞过界。不过说起来,老二和灰鼠都算得上是这边的地头蛇。君不归叫老二过来,就是想要让老二稍微配合一下警察的行动,将这边的风气肃清一下。

    君不归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老二沉吟了一会儿,最终才咬咬牙说道:“行,我干了。正好这些年我看他们也是越来越不顺眼了。这帮人做坏事还没底线,是该好好收拾收拾了。”

    小偷自古以来就不好抓,但是如果有当地的地头蛇帮忙,那就容易多了。

    这事儿完了,君不归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老二没有急着走,而是问道:“我看你今天也没什么事,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他平常也舍不得喝酒,但是他觉得自己跟君不归还是挺投缘的,破费一点请他喝顿酒也没什么。君不归略想了想,就点头应下。

    到了大排档摊子上,这会儿还没到大排档开业的时候,不过老二跟这边的老板显然已经很熟了,听到老二点菜要酒的声音,立刻应了一声“好嘞”。

    两人找个位置坐下,老二惊奇的说道:“我看你这人长得好还贼有那种有钱人的气质,原本还以为你会不习惯在这种地方吃饭呢,没想到你倒是一点儿不顾忌。”

    “这里挺好的。”

    这个世界的高档的酒店饭店他见过,也就那样,确实收拾的干净布置的要么奢华要么文雅,却独独少了一点烟火气。

    君不归确实觉得这儿挺不错的,人间烟火,让人眷念。

    老二赞同的点点头,“我也觉得这里很不错,大口吃菜大口喝酒,没有那么多规矩。当然,你们有钱人管那叫礼仪。”

    “我不是有钱人。”

    他就连出来这一趟,身上的盘缠还是楚音给的。这么一想,他觉得自己有点像是被包养的小……老白脸?

    君不归忽然有些后悔拒绝了之前那个导演提议他去当演员的事情,听说当演员来钱贼快。想到这个,君不归就很是心痛,他发现自己拒绝了一个可以包养楚音的机会。

    老二喝了一杯扎啤,很是过瘾,“我真是搞不懂你,还是你的日子太闲了?不是找小乞丐聊天,就是跟小偷过不去。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便衣警察,专门深入群众内部,打击犯罪的。”

    君不归有些无语的看着他,半晌才挤出来一句:“你想多了。”

    “是吗?那我这顿亏了,本来还想着跟你打好关系,让你跟城管系统的兄弟们也好好说话,市容市貌我们也是放在心上的,这不每次出来乞讨都注意收拾一下了吗?让他们不要总是揪着我们不放,偶尔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

    君不归:……这话他真的没法儿回答。

    “那真是抱歉了,我帮不了你。”

    “那你到底是干啥的?”

    君不归想了想,倒也没有说假话,“我是为了扬善。为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事,也不是某个群体的事,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够做到人心向善,知善恶,明是非,这是为人的根本。”

    老二:……这行为,这理想,这志向,让他想到了传教士……

    他盯着君不归看了好一会儿,看出来他是认真的,起身拍了拍君不归的肩膀,“我是不可能有你这样的觉悟了,你好好努力。”

    接着,大概是觉得自己这两句话说的太过敷衍,又补充了一句:“加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