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0章

作者:姀锡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看到这情景, 石兮瞬间秒懂了,这怕是陆灏特意给她安排的, 相亲吧。

    一看对方就是陆灏的战友, 犹豫了许久,出于最基本的礼貌, 石兮终究还是缓缓走了过去,对方立马绅士有礼的走过来替石兮拉座椅。

    两人面对面坐着, 对方一直笑眯眯的看着她, 过了很久, 见石兮有些拘谨,只龇牙笑着冲她道:“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石兮闻言,只缓缓地蹙了蹙眉, 只觉得对方依稀有那么些许眼熟。

    对方一把将鼻梁上的黑色墨镜给摘了,露出一双细长的丹凤眼。

    瞧着年纪不大, 比石兮大个一两岁, 就是脸上皮肤有些黑,晒成了古铜色的那种。

    见石兮盯着他, 对方只有些不大好意的说着:“那什么, 七年前,在星城x医院,你跑去给老大献血,老大那次就是因为我受的伤——”

    石兮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立马有些印象了。

    那个时候, 除了凌家, 她的生命中几乎一无所有,但当年跑到医院给陆灏献完血后,石兮第一次隐隐的预感到了,或许,除了凌骁,她还有别的亲人。

    彼时迷迷糊糊醒来时,有个高个腼腆的小士兵就坐在她的床边,噼里啪啦的跟她说了好些感谢的话,只差没激动的跪在她跟前致谢了。

    那是石兮第一次见到陆灏部队里的战友,她依稀有些印象。

    ***

    大概是算是有些认识罢,倒一下子冲刷了些许陌生及距离感。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对方依然是个话唠,年轻英俊,阳光帅气,又十分健谈,最美好的年纪,最美好的少年,关键对方还是一名军人。

    因为陆灏及···某人的关系,石兮骨子里对军人有着天然的好感,记得在高三报自愿的时候,石兮这才知道,原来凌骁其实是准备去当兵的,可能家里只有她一个,有些放心不下,为了 她生生将梦想舍弃了,转而求其次的报了公安学院。

    当年刚子上火车的那一幕,石兮无比记忆深刻,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爱人或者朋友,仿佛都与这身军绿色的制服有着不解之缘。

    眼下,只觉得对方像是一颗□□笔直的松柏,由衷的给人强烈的好感。

    陆灏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石兮的,知道投其所好,想当初,趁着陆灏歪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石兮有一回还曾忍不住偷偷拿着他的军帽往自己头上戴了戴呢,她喜欢军人。

    陆灏在家的时候,偶尔会提及到他们部队里头那帮惹是生非的兔崽子们,不知为何,看着眼前这个阳光帅气的大小伙子,石兮百分百确认,那几个调皮捣蛋的兔子们中,准有他一个。

    这人叫肖朗,见她对部队生活有些好奇,跟石兮喋喋不休的说了一个多小时的部队趣事。

    因为对方性格使然,这天,石兮跟他吃了一顿还算愉快地饭,恰好又赶上今天某部军事题材的电影上映,两人一同去看了一场画面感朝燃、超级震撼人心的的军事电影。

    ***

    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对方直接开车送她到小区门口,大概是电影里面的画面有些深刻,回来的时候肖朗回忆起了自己队友们关于当年出任务或者救灾时九死一生的画面,其中便有那一次陆灏因公受伤的情景。

    两人坐在车子里又聊了二十几分钟,对方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下车替她拉车门。

    然而他才下车,副驾驶座这边的车门就已经被人打开了,石兮下意识的抬眼,就看到车外不知何时多了个人,此刻那人正替石兮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一脸懒洋洋的倚靠在车身上,只笑模笑样的瞅着她道:“请,陆老师。”

    她们刚才在聊天,一时没有注意到外边,不知对方已经杵这多久了。

    石兮见到凌骁,只微微咬牙。

    凌骁说罢,眼皮子略微一抬,又瞅了眼从驾驶座位正下来的肖朗,一脸笑眯眯道:“多谢这位士兵叔叔,送我女朋友回来。”

    肖朗闻言,脸上愣了愣,不过到底是军人出身,纵使心里头排山倒海,面上也很快便恢复过来了,只见他先是朝车子里的石兮瞧了一眼,随后后知后觉的冲凌骁淡淡的点了点头。

    石兮从车里出来后,凌骁忽然上前,随手一把自然的将长臂搭在了她的肩上,将人轻轻地往自己怀里揽着。

    石兮用力的去甩他的胳膊,凌骁却忽而紧紧握住了她的肩头,石兮肩上一阵吃痛,见肖朗一直看着他俩,石兮只有些尴尬,过了好一阵,只颇有些不大自在的冲他笑了笑道:“今天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送我回来。”

    肩头又是一疼。

    肖朗的目光在她的肩头略停了停,过了片刻,只依然扯着他那标致性的笑容道:“嗯,我也是,今天非常开心,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见面,那我···先走了。”

    顿了顿,拉开车门前,犹豫了片刻,又冲石兮说着:“若是有什么麻烦,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说完,目光微微瞥了瞥一旁的凌骁,这才重返车上,缓缓启动车子,离开了,只是车子开得老远了,还一直在留意着后视镜。

    ***

    肖朗离开后,凌骁脸上的笑只瞬间收了起来,只微微眯着眼,一动不动的盯着石兮看着,眼神中带着危险的气息。

    见她这天打扮得如此漂亮,化了妆不说,还穿了小短裙子,头发披着,发尾还微微卷了起来,浑身散发着优雅淑女的气质,凌骁越看越恼火,只一言不发的拽着她的胳膊往小区里走。

    他步子大,走得飞快,石兮几乎是被他拖着走,石兮一个劲儿的挣扎,一边大喊道:“你···你放开我——”

    凌骁只微微绷着脸,充耳不闻,一路将她拖上了楼,随手将门打开,直接将她拖了进去,然后一把将人抵在了门背上,只一脸阴晴不定的盯着他。

    石兮登时被他这阵仗给吓了一大跳,只怒气冲冲道:“你···你发什么疯。”

    凌骁听了,只气乐了,咬牙笑道:“我发疯?你他妈穿的这么花枝招展的偷偷摸摸去跟别的男的约会,咱俩谁发疯,你他娘的真当老子是个死的么?”

    花枝招展?

    偷偷摸摸?

    石兮听到这样几个贬义词,亦是瞬间炸了,只梗着脖子出言反驳道:“我偷偷摸摸?你几只眼睛看到我偷偷摸摸?我为什么要偷偷摸摸,我跟你说,我···我就是要跟别的男人出去约会,光明正大的去约会,你管得着吗?”

    石兮亦是紧咬着牙关,毫不退让,两人头一回剑拔弩张的对峙着,谁也不曾示弱。

    凌骁闻言,双眼都红了,两颊只绷得紧紧的,只忽而伸手一把用力的掐着石兮的腮帮子,气得咬牙切齿道:“嘿,你竟然敢找别的男人,你他娘的是不是胆子肥了,长本事了是罢,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腿!”

    这句话一出来,两人俱是一愣。

    好熟悉的话,好久违的话。

    石兮只觉得鼻子没由来的泛过一阵酸楚感,过了好半晌,只忽然间就失控发作了,随后将包包往他身上砸,边砸边吼道:“你打啊,有本事你打,现在就打断我的腿,你不打断我的腿,你信不信我以后天天都要跑出去找别的男人,你凭什么管着我?你是谁啊你?你不过就是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而已,你干嘛要管着我,你管得着吗,我不但要跟别的男的约会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谈人生谈理想,我还要答应做他的女朋友,跟他亲嘴接吻,我还要跟别的男的···订婚甚至结婚——唔,唔,你···你放开···放开我!呜呜···”

    喊到最后,石兮眼睛都红了,喉咙都哑了。

    凌骁闻言只赤红了双眼,张嘴便朝着石兮那张口不择言的小嘴咬了上去,石兮吃痛得直呜咽,凌骁心下一窒,然后强势而霸道的含住了她整张小嘴,吞下了她所有令人崩溃、发疯的话语。

    先是情绪失控的发泄,紧接着便是情绪意动的索取。

    凌骁只用力的掐着石兮的脸,他的吻疯狂而激烈,仿佛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他气愤得快要窒息了,只能拼命的吸允,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啜吸着她身体里的空气和养分。

    先是愤怒、失控,不多时,心脏一下一下的紧缩着、痉挛着,只觉得疼痛得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似的,跨别了整整三年的时光,它终于找到了令它为之激动、为之跳跃,为之痛苦及快乐的开启方式。

    十几种复杂的情绪一瞬间席卷着凌骁,他的心又疼又舒服。

    石兮的唇、舌被他咬破了,流出的鲜血又被他舔舐干了,喉咙的空气都被他吸干了,她又疼又气又委屈,整个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就在将要窒息的,整个身子软得将要往下打滑的时候,只觉得忽然间整个世界在摇晃,凌骁忽而一把将她整个人给扛到了肩上。

    等到石兮呼吸渐渐恢复顺畅、视线渐渐恢复清明时,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凌骁抱着摔到了她卧室的大床上。

    ***

    凌骁双臂撑在石兮的身体上方,只低着头,微微眯着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眼神微微赤红,危险而炙热,双眼凶悍,微微喘息,像是盯着某种猎物似的。

    石兮反应过来对方想要做什么,内心陡然升起一丝愤怒跟紧张,只微微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你···你你要干嘛?你···你敢。”

    凌骁闻言,只忽而危险的笑了,眯着眼道:“除了干你,还能干嘛?哼,你男人就在你跟前,你竟然还想要去找别的男人,我能够想得出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

    凌骁微微凑近她,往她脸上吹了一口气,只不紧不慢道:“你男人肯定没有满足你。”

    说罢,只忽而抬手往石兮脸上轻轻抚摸了一下,笑眯眯道:“你说,你男人能怎么办?除了拼了命的满足你,让你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勾搭别的男人,还能怎么着?”

    说罢,又忽而轻笑了一声,这笑声令石兮心里发毛,浑身鸡皮疙瘩都开始冒了起来了。

    凌骁从怒火滔天到风和日丽的转变,有时仅仅只需要一秒。

    从小到大,石兮最怕的不是凌骁的怒气冲冲,不是他的大声咆哮,亦不是他气得扭曲发黑的脸,而是,就像此刻这样,他脸上露出这种阴测测的笑,简直比他的怒火滔天还要恐怖一百倍。

    “你说?是让你今晚下不了床?一个星期下不了床?还是···永远都下不来床?哪个更好呢?”

    凌骁阴测测的吓唬着她。

    石兮只底气不足的反抗道:“你···你这是···这是强,奸,你要真敢动我一下,我···我就去告你!”

    “强,奸?”凌骁暮地又笑了,只伸着手指往石兮脸上轻轻地刮了一下,道:“等下你都主动求我了,这该怎么算?”

    说罢,便不再理会石兮了,只眯着双眼伸手去解石兮的衣裳。

    ***

    这天石兮穿了一身卡其色的风衣,因为两人之前在门口的纠缠,衣服早已经凌乱不堪了,凌骁只伸手轻轻一勾,就解开了她系在腰间的腰带,用食指轻轻将风衣挑开,里面穿着白色丝质的衬衣,因为此刻石兮躺在床上,两只手腕被凌骁钳制着置于头顶,胸部微微起伏,透过衬衣扣子与扣子间的缝隙,可以若隐若现的瞧见到里面的黑色胸罩,带着一点点蕾丝边,性感又诱人。

    凌骁喉咙发干,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了一下,几乎是颤着指尖缓缓地探了上去,隔着薄薄的丝质布料,缓缓地握住。

    石兮气得羞得脸都红了,她咬牙切齿的挣扎着,威胁着,咒骂着。

    唔,凌骁已经彻底进去了真空状态,他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感觉不到,满心满眼,只有眼前的美景,面色呆滞、眼透痴迷,表情···色,情又猥琐。

    石兮整个绝望了。

    只觉得仿佛过了一整个世纪。

    无论自己怎么骗自己,骗对方,却如何都骗不了自己的身体,身体是最诚实的。

    身体分明是渴望着对方的。

    两人的身心分明都有些意动了,都在叫嚣渴望着对方,或者心里其实也早已经原谅了,释怀了吧,可是,不知为何,内心深处仍然有那么一处失落的地方,为什么会觉得失落,石兮也不知道。

    就在两人身体轻轻颤动,他进入她身体里的那一瞬间,石兮只闭着双眼缓缓将脸撇到了一侧,两行清泪瞬间倾泻了出来。

    为这种久违的相连,为这种直击对方身体、心灵最深处的存在,也为这几年受过的委屈。

    忽而,两片炙热的唇贴了上来,贴到了她的眼角,一下一下轻啜着,舔舐着她的眼泪,动作温柔细腻,是最单纯的亲吻,没有夹杂着一丝欲望的。

    眼泪却忍不住越流越多。

    那两片唇周而复始,仿佛永远不知疲倦,仿佛要舐进她一生的眼泪。

    忽而——

    “对不起。”

    “唔——”

    石兮闷声喊了一声。

    他用力的顶了她一下。

    “对不起。”

    “呜呜···”

    “对不起。”

    “不···不要了,呜呜···”

    石兮泣不成声。

    他每动一下,说一句对不起。

    石兮的眼泪流干了,嗓子哭哑了,这一晚,一整晚,她听了成千上万句对不起,他那么高傲,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的这三个字,她一天扎扎实实的听了一整晚。

    边说着,一只大掌缓缓的摸到了石兮的左腿膝盖上,一下一下轻轻的抚摸着,那里面打了三根钢钉,一辈子跟她的身体融合在了一起。

    这一刻,石兮泪如决堤。

    这一刻,石兮忽然惊觉,原来他之所以迟来了三年,并不是源于三年前那场订婚,对于这件事,他似乎内心坦荡,他真正内疚的、不能原谅自己的原来竟然是三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他差点以为他将要失去了她。

    石兮心里忽而一颤,难怪,她每次从噩梦中惊醒,都看到了那样一双绝望又痛楚的眼神。

    原来,这才是他胆怯的理由。

    原来,他们两个都一直执拗错了反向。

    她对于三年前他的抛弃耿耿于怀,而他,如何都走不出当年她被车子撞飞在地的痛楚阴影。

    傻瓜。

    “不疼了···”石兮只强自忍着心里的心疼及酸楚,在他轻轻抚上她膝盖处的那一刻,只喃喃的说着。

    凌骁闻言,大掌忽而轻轻一颤,过了良久良久,只缓缓闭上了眼,在她耳边低低说着:“对···不起。”

    石兮终于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凌骁。

    两颗暌别三年之久的心,终于慢慢靠近、融合在了一起。

    终

    姀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