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四章:大结局

作者:一半浮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说出让顾世安有空再过来这话时是非常的平静的,仿佛并不知道自己的时间已十分有限。任何一次的分别,都会成为永别。

    顾世安的眼睛胀涩得厉害,克制着不让自己表现出任何的异样来。挤出了笑容说孩子有奶奶带着的。也用不着她。

    现在的齐诗韵是开明的,陈效大抵是和她说过了的。每次顾世安打电话,她都会让她放心,不用担心小家伙,小家伙有她照顾。

    秦唐这下便不再说话了,沉默了下来。

    他手中的工作早已交了出去,现在闲适的时间多数都是看一些杂书。他的兴趣很广泛,书房里放了许多种类的书。

    他看书时是专注的,时间仿佛隽永的停留在了那一刻。

    顾世安在这边呆的第十天,傍晚出去买东西回来,就见家里的阿姨正在收拾东西。秦唐坐在里头指挥着。

    刚才走时都还是好好的,顾世安一愣,快步的上前,问道:“收拾东西干什么?”

    秦唐连眼皮也未抬一下,轻描淡写的说道:“我打算回临城那边呆一段时间。”

    他现在的身体哪里经得起奔波,顾世安立即便说道:“医生说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秦唐就看向了她,他的眉心里似乎有些疲倦,手撑在了眉头上,说道:“我想回去看看。”

    去那边看什么他却是没说的。但语气里是沉甸甸的。

    顾世安最终还是未再说什么,打了电话给医院里的医生告诉他秦唐要乘坐飞机。并问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秦唐的身体医生是再清楚不过了的,这样反倒是不忍心多说什么,一一的说了该注意的事项。

    这样的事儿同样也是得经过秦家人的同意的,顾世安又给了秦家那边打了电话。并未有人阻止秦唐,并且还安排了转机以及专业的医护人员。

    秦唐自己倒是云淡风轻的,仿佛和以往的数次过去一般。但这次明显是不一样了的,他甚至站不起来,自己上飞机。

    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虽是有医护人员在,但顾世安是提心吊胆的,好在秦唐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回去他仍是住自己的公寓,并不让顾世安在呆着了,赶了她回老宅那边。

    顾世安临走时叮嘱了护工该注意的事项,并让有事立即给她打电话。秦唐是让司机送她回去的,她并没有让,自己离开的。

    离开临城明明才没多久,生活却像是翻天覆地了一般。她抬头看着亮白刺眼的阳光,眼泪忍不住的就滑落了下来。

    她还未自己打车,陈效那边就打来了电话。秦唐要过来的事儿他是知道的。

    他就在附近,让顾世安在原地等着。不到十分钟,边开了车过来。

    顾世安掉过了眼泪,眼眶微微红。陈效伸手一点点的拭去她微湿的眼角,将她搂到了怀里。

    顾世安靠着他,原本是止住了的泪水再次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她压抑得太久,这一哭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陈效轻轻的拍着她,等着她的眼泪止住了,这才开口说道:“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

    是了,秦唐已经被病魔折磨得没了人形。其中的痛苦,恐怕只有他自己能体会到。死亡,对他来说,确实是一种解脱。

    顾世安是清楚的,但仍是希望这一天来得晚些,再晚一些。

    她的眼睛迅速的又红了起来,陈效轻轻的叹了口气,轻轻的拍哄着他。说道:“我最近都有空,你问问他想去些什么地方,我们陪着他去。”

    知道时日无多,这就是顾世安做好心理准备了。

    顾世安的心理压抑得很,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她照顾秦唐的这段时间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是清醒的,哭过之后靠在车上便沉沉的睡了过去。连着车子停下都不知道。

    醒来的时候外边儿已是一片漆黑,她撑着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不用想也知道是陈效抱她上来的。

    顾世安没想到自己会睡得那么沉,下了床穿上鞋子,随便的洗漱了一把就下了楼。

    已经十来天没有见了,小家伙像是认识她是妈妈似的。竟然冲着她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齐诗韵便笑着骂小家伙是小白眼狼。他最近连笑的时候都是少的,见着顾世安才笑得那么开心。

    晚上小家伙是和顾世安陈效一起睡的,他倒是比以前都乖,躺在床上顾世安给他唱了儿歌后便慢慢的睡了过去。

    之前睡得沉了,这会儿是怎么也睡不着的。担心着秦唐那边,怕护工会睡过去。想打电话去问的,又怕吵醒秦唐。

    这一晚上都是煎熬的,陈效是知道她担心着那边的,便安慰她好好睡,护工比她有经验得多,一定会照顾好秦唐的。

    顾世安这才勉强的睡了过去。

    知道顾世安担心,陈效第二天起得很早。将熟睡中的小家伙交给了齐诗韵之后便开车送了顾世安去秦唐的公寓那边。

    两人到时不过才七点,秦唐已经起来了。

    见着陈效跟着过来他也不惊讶,微微的颔首算是打招呼,让陈效坐。

    陈效说是要带他出去的,但却没有。两个男人吃了早餐之后便开始下起了棋来。这一下便是两个小时,顾世安上了几次茶水,陈效才说天气挺好的,出去走走。

    他说完也不等秦唐反对,自己就去拿了轮椅,然后顾世安去给秦唐拿了薄毯过来盖在身上。

    两人坐这一切都是默契的,像是已那么做了许多次一般。不知道为什么,秦唐有那么片刻的恍惚。

    陈效开的车,他知道的临城好玩的地儿很多。便带了秦唐过去。

    秦唐现在的状况是什么都玩不了的,只能是在边儿上看着。但就算是看着也是让他倍感满足的。

    第二站是大学的校园,现在已经开学了。校园里的学生很多,四处都是热热闹闹的。充满了青春活力。

    陈效推着秦唐沿着操场走着,时不时的说说关于校园的历史。偶尔会说上些过去的事儿。

    那些顾世安原本以为只有自己记得的事儿,他竟然都是记得的。并且记得非常的清晰。顾世安不知道自己的心里该是什么滋味。

    在校园里逛了一圈,东西自然也是在校园附近吃的。秦唐吃得清淡,陈效选的地儿是粥店。

    他这人走到哪儿都是吸引人注目的,店里的老板娘竟然还记得他。笑着和他打了招呼之后还赠送了两个小菜。

    出来了秦唐的精神难得的好,待到下午陈效才送了他回了公寓。

    第二天去的是墓地,顾世安父母的墓地。是秦唐提出要去的。他在墓前呆了许久,这才下了山。

    这一晚回去时天色已经黑了,阿姨是早做好了晚餐的。饭后秦唐都是直接休息的,今晚却是又和陈效下起了棋来,并把顾世安支了出去买东西。

    不知道两人都说了些什么,顾世安回去时两人仍是一言不发的坐着下着棋。谁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来。

    秦唐离开的那天早晨下着蒙蒙细雨,他走得很平静,并没有经历痛苦。顾世安在厨房里做着早餐,护工进去准备请他起床,才发现他已经走了。

    听到护工惊慌失措的声音,顾世安的脑子里是一片懵的。手中的碗跌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明明知道这是迟早的问题,她仍是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秦唐的葬礼很简单,他早立了遗嘱的,骨灰就葬在临城。名下在临城的不动产业一半留给了顾世安,剩下的交给公益机构打理,捐助给贫苦被病痛折磨的家庭。

    他的过世对偌大的秦家来说并未有任何的影响,不堪打击的只有秦父秦母。秦父在打击之下心脏病复发进了医院。

    葬礼只有秦母一人,优雅保养得宜的贵妇生出了白发来。葬礼上几次哭得昏厥了过去。

    顾世安在短短的时间内瘦了许多,晚上常常会从梦中惊醒过来,不知不觉中就是泪流满面。因为父母的缘故,她是害怕这样的死别的。几乎是完全沉浸在了秦唐不在的阴影里。只有小家伙能让她开怀。

    秦唐过世后的一个月,陈效带着顾世安去了一趟寺庙。请了高僧为秦唐祈福。祈祷他的来世,不用再受病痛的折磨,能够一帆风顺的白头到老。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一年过去。小家伙开始牙牙学语,已能清晰的叫出爸爸妈妈奶奶。

    店里的生意越做越好,常尛在临城的时间并不多,整个店都交由顾世安打理。店里的琐事多,她有时候甚至比陈效还要忙些。

    小家伙知道父母都忙,每每到妈妈下班便会缠着她。要和妈妈一起睡,要妈妈讲故事。

    只是每每睡到一半都会被陈效扔回他自己的床上,美名曰男孩子就应该多独立。然后心安理得的独自霸占老婆。

    顾世安再见到黎冉是店里小胡的婚礼,她中途去洗手间,碰到她被一个秃头男人搂着。那位并不老实,一路上都在她的身上游走着。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忍下来的,竟然还做出了一副娇羞的样子来。

    她看到了她,但黎冉是并未看见她的。进电梯时还亲昵的附在那男人的耳边说着什么。

    见顾世安盯着两人的背影,一同来参加小胡婚礼的小胡表姐好奇的问道:“你认识那女的?”

    顾世安这下便淡淡的笑笑,说道:“有点儿像一位熟人。”

    “你是看着她脸熟吧?”小胡表姐了一声,接着说道:“这位美人在临城可是大名人,很多小明星甚至不如她那么红。人是小三专业户,还上过好几次报纸呢。勾搭的都是有钱人,就像刚才进去那位秃得没顶的大叔,听说身家不少于这个数。做房产发家的,在临城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了。”

    说起这些八卦来她是信手拈来。顾世安自从怀孕起几乎从未注意过外边儿事。听到这些脑子是转不过来的。

    她怎么也想不到,黎冉竟然已是那么的‘出名’。明明以她的条件,完全不用靠谁吃饭的。

    她回过神来,问道:“她是国外……”

    她的话还没说完,小胡表姐就嗤笑了一声,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说道:“你这就老土了吧?现在脸蛋漂亮还不算什么,学历越是高,卖的价钱就越高。就那位,听说一般的小商人可开不起价码。”

    她津津有味的八卦着。后边儿说了什么顾世安却是再也听不进去。临城只有那么大,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陈效必然是知道的。

    她一路心事重重的,婚宴结束后陈效过来接她,车子停在她的面前,她也未发觉。还是陈效摁了一下喇叭,她才蓦的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打开车门上了车。

    她这样子是有些不对劲的,陈效发动了车子,问道:“刚才在想什么?”

    顾世安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就婚礼上的事儿。我怕我自己忘记什么。”

    陈效倒是没有怀疑,唔了一声。

    顾世安是怕他再问点儿什么的,问起了他今天在公司怎么样。经过这一段时间,陈洵接手的那段时间的风波已被处理好。公司已经步入了正轨。

    陈效懒洋洋的就回答了一句和以前一样。一双狭长的眼眸闪了闪,问道:“很久没有出去吃饭了,出去吃饭好不好?”

    他的车的方向压根就不是往回家的路开的。这是在先斩后奏。

    顾世安想起了眼巴巴的小家伙来,迟疑了一下,说道:“今天说过要早点儿回家的……”

    “吃顿饭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再说明天不是周末吗?”他的声音里带了些诱哄的味儿,“我知道附近新开了一家店,我们先去试试。要是味道不错改天带奶奶和妈他们一起过来吃。”

    他那么说顾世安是松动了些的,看了看时间到底还是点点头应了一句好。

    陈效说的附近,其实是郊区开的一个山庄。老板应该是很会享受生活的人,山庄是开在半山腰的。沿途放了好些古色生香的指示路牌。

    大抵是因为才刚开业的缘故,路上是冷冷清清的,并不见什么车辆。

    山庄的菜色做得别具一格,每天炖什么汤配些什么菜都是有菜单的。每天根据菜来变幻菜单。顾客只能根据送上的菜单点菜。

    包间里环境清幽,适合约会。

    菜色虽是不错,这一顿饭陈效却是吃得漫不经心的。

    原本是说好吃过饭就要回去的,他却说难得上来,带顾世安去山顶看星星。绕过山庄的另一边儿,就是通往山顶的路。

    陈效是早有预谋的,星星没看到,倒是被他诱着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儿。

    山顶这边虽是没有车,但顾世安是怕人过来的。这种地方只要看到车在动,就拇指想也猜得到是在干什么。

    陈效却是哄着她不会有人过来。

    顾世安一向都不是他的对手,迷迷蒙蒙坐到了他的腿上。狭小的空间内有汗珠儿落下,暧昧到了极致。

    因为小家伙的缘故,陈效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吃肉了。这下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哪里还有什么顾忌。顾世安被他折腾得很了,到家时仍是迷迷蒙蒙的,是陈效将她抱上楼的。幸好已经晚了没有人看见。不然她就不用见人了。

    浑身都是汗腻腻的,在浴缸里泡了澡,她倒是没那么困。

    这样的夜晚是不该说大煞风景的事儿的,到了床上,顾世安还是最终还是没能忍住,问道:“我今天在酒店里看到黎冉了……”

    “嗯?”陈效擦着头发,俊美的脸上未有任何的变化。

    顾世安这下只得又补充道:“她和一个……”

    她没有说出来,陈效却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了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头,轻描淡写的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顾世安一时竟然找不到可说的话,闷闷的闭上了嘴。

    陈效很快上了床,在顾世安快要睡着时他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下巴抵在她的头上,说道:“媳妇儿,谢谢你还在。”

    他的气息拂在她的头上,顾世安像是有些不舒服,动了动身体。

    陈效赶紧的将她松开些。待到她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这才重新将她搂到怀里。闭上了眼睛。

    顾世安很快便睡着,他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的,像是怕她消失一般,紧紧的将她搂着。要将她融入到自己的骨血里。

    是的,谢谢她还在。

    也要谢谢秦唐。谢谢他,曾经给过她那么多的帮助。

    陈效紧紧的搂着顾世安,隔了许久,才稍稍的松开了些,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上一吻。

    卧室里安静极了,莫名的,他忽然想起了以前许许多多的事儿来。那些情景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里,心脏的某个地方像是被攫取住一般,他有那么瞬间的无法呼吸。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

    他忽然就想起了,他们结婚的时候来。

    因为父母的关系,他对婚姻一向都是恐惧的。也并没有结婚的打算。

    那时候她要和他结婚,他是烦躁的。提出了婚礼简办的要求来。他知道,每个女孩儿的心里都有一个美美的新娘梦。他以为,她会知难而退的。谁知道,她应了下来。

    结婚之后他更是恶意的报复,以为她会提出离婚。但却没有。虽是有名无实,但她却是像真正的小妻子一般,为他洗衣做饭。为他打理着生活的一切。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离不开她。

    其实,不可否认,潜意识里,他对她是有好感的。婚姻并不是儿戏,老太太就算是再喜欢她,他如果厌恶,也不可能答应结婚。

    只是,那时候他自己也未发觉。

    秦唐出现时,他是慌了的。感情这东西,历来都是脆弱的。何况,她眼中的光芒已越来越暗淡。几乎很少看到她笑。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敌对秦唐。视他为眼中钉。恨不得让他立即消失在这世上。

    当她提出离婚时,他抽了一整晚的烟,并放下了狠话。他已乱了阵脚,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挽回。

    每每想到她以后会和秦唐在一起,他恨不得狠狠的揍上秦唐一顿。

    其实,他何尝不知,秦唐并不是罪魁祸首,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他自己。他找着各个借口的接近。却又费心的遮掩着。

    他以为他可以护她周全的,却没有想到,肖四竟然会绑了她。

    那段时间,是他经历过最难熬的时段。他甚至无法正确的去判断。也就是那时,他知道,自己该远离她。

    他的靠近,只会给她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而她,是毫无还击之力的。

    所以,他才会故意的和黎冉暧昧。而每每看到她的远离,他都会疼得无法呼吸。

    陈洵包藏祸心他是早知道的,但以前,他是从未将他放在眼里的。只是,他没想到他竟然会和肖四勾在一起。

    在得知这消息的时候,他清楚的知道,他必须要远离她。他是自私的,舍不得去离婚,于是找出了借口来小心翼翼的拖着。

    顾家的事儿,他是在无意中得知的。

    他没有想到,她还会有别的威胁。既然已决定要远离,他是打算离得远远的。只打算让身边儿的人悄悄的帮她。

    可他终究还是没能放心下。知道顾承德可能是对她下套之后便丢下手头的事儿赶了过去。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陈氏里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他的掌控。但他并不后悔,他甚至不敢去想象,她出任何的意外。

    后边儿的事情,都是他未想到的。他以为,她早已被他伤透了心的。没想到她会假装怀孕要陪在他的身边。

    他自私,缺的原本就是一个借口。

    在坠崖被人救后,他躺在床上整整一个多月都动不了。那时候救他的老中医曾问过他要不要联系家里人。

    他并不愿意再拖累她,拒绝了。每每到了夜晚,那是他最难熬的时候。伤口疼,可心更疼,只想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再痛的痛他也能熬得过去。

    那段日子是灰色的,自暴自弃。矛盾的只当自己已经死了,却又那般的想念着她。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但他知道,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他才算是活了过来。

    (完)

    番番外一: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她那才搬的新家里。新家并不大,小小的两室一厅,却布置得格外的温馨。

    她的眉眼间那时还带着稚气,不满父亲一直和我说话,故作‘不小心’的在桌子底下踢我的腿。

    大抵只是想警告我,她的力道并不大。

    我假装没感觉到,故意的继续说着话。她有些懊恼,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我忍不住的微微笑笑,竟然有片刻的失神。

    竟然在与别人交谈的时候走了神,这是我那严厉的家教里不允许的。

    我的笑更是让她懊恼,碍于父母在不敢瞪我,闷闷的回了卧室。

    她的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待到晚些时候师母切了水果,她又蹦蹦跳跳的出来,撒着娇缠着师母给她买那时很受欢迎的一套童话书。

    这样和乐融融的气氛在秦家是少见的,我那时候是羡慕的。她那娇憨纯真的笑容甚至很久以后都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一直以为,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她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却未想到,再次见到她,会是在老师的葬礼上。

    她那时候已是亭亭玉立的小姑娘,整个人是单薄而瘦削的。我上前去,她已不记得我,向我鞠着躬。重复着麻木同样的话。

    这样的时刻,任何的安慰显然都是无力的。在身后看了她良久,终究还是没有再上前。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是一帆风顺的。随着年纪的增长,都要学会去承受。何况,我再清楚不过,即便是上前了,我也照顾不了她一辈子。

    在得知老太太会好好的照顾她后,我直接便飞了国外。

    就算是没有父母的照顾,有老太太的照顾,我以为,她会过得不错。

    然而,事实却并不如人所愿。

    无意中得知老师的那场车祸或许是阴谋后,我让人打听了她的消息。才知道,她过得并不如我想象的好。

    甚至是糟糕的。

    我在房间里站了整整一夜,终于决定回去。我甚至不知道,这样的决定,是否是不负责任的。

    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撑到完全的解决好所有的事。

    但无论如何,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水深火热中挣扎。

    决定要回去,我才知道,她这些年过得是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吃人不吐骨头的顾家,以及……一段,只有她独自一人苦苦挣扎的婚姻。

    大抵是不愿意去想,我从未想过她会结婚。更未想过,她会因此过得糟糕。

    再次见到她,是在医院里。她已经完全不认识我了。她和我记忆里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单薄了许多,脸色苍白了许多。

    我克制住了自己,才让自己表现得淡淡的。像只是偶然的相逢一般。

    在见到陈效之前,我原本以为,他是不爱她的。甚至早想过,狠狠的揍这个混蛋一顿。

    后来,我才知道。有些爱的存在,甚至连自己也未意识到。

    有疼痛,也有松了口气。

    陈效无疑是个真格的混蛋。我看着她疼痛看着她失落。有那么一瞬,曾想将她带得远远的。躲离所有的是非与疼痛。

    她并不愿意走,这是意料中的。

    在别人的感情里,局外之人无疑是无力的。我同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人的劣性,在于永远不知道珍惜所拥有的东西。

    我开始关注起她和陈效的感情来。并让我的律师跟进。我在想,如果到了最后,陈效仍是不明白自己的感情,即便是采用强制的手段,我也要将她带得远远的。

    长痛不如短痛。只有离得远远的了,记忆才会在时间里慢慢的淡化掉。

    只是,事情还未处理好,我的身体却渐渐的坚持不住。

    幸好,陈效已站在了她的身边。

    偶尔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我会想。陈效无疑是幸运的,还有后悔的机会。

    想这些也不过是偶尔而已。

    我昏迷的时间开始越来越长。次数也越来越多。问过了几次有关于她的消息后,我什么都不再想,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我从未打算过让她知道我的病情。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让她看到我虚弱的一面。

    在又一次的昏迷醒来看到她时,我以为是我的幻觉,久久的移不开眼。

    我一直认为,上天待我是苛刻的。却没想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段路程,却又厚待起我来。

    早已经历过无数次病痛的痛苦,我早已将生死看得很淡。没想到到了最后,我竟然开始念念不舍起来。

    希望能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将所有美好的永恒永远的留在脑海里。

    可无论再怎么不舍,终有离别的时候。

    她已经经历了几次的死别,终还是要让她再难过了。

    这并不是我所想看到的,却是无力改变的。唯愿,她能尽快的走出来,一世再无忧愁。

    眼前又一次的浮现出第一次见她的场景来,我想抬手去触摸,却怎么也抬不起手来。眼前渐渐的沉了下去。在这一刻,早已麻木的神经里竟然会疼痛的感觉。

    如果,有来生,还有来生。让我守护你,一世长安。

    我亲爱的小姑娘。

    番外二:

    三年后。

    顾世安还未下班,手机就呜呜的震动了起来。今天的事儿多,早早的就遇到一难缠的客户。听到手机在响,她看也未看就接了起来。

    还未说话,电话那端就传来了小家伙委屈极了的呜呜声。

    顾世安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赶紧的问道:“小顾顾怎么哭啦?”

    小家伙由陈效亲自取名为陈顾,小名就叫顾顾。

    小家伙在电话那端眨巴了几下也没挤出一滴眼泪来,看了给他系安全带的陈效一眼,委屈巴巴的说道:“爸爸又要将我送去奶奶家里。”

    两人在小家伙一岁半时就搬了出来,住到了市区这边。小家伙则是两边儿的住。齐诗韵和陈正康对他几乎是百依百顺,他其实是挺喜欢老宅的。

    只是最近发觉爸爸这个阴险的家伙将他送回老宅是想独自霸占妈妈后,他开始不愿意回老宅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