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69 部分

作者:漾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郑朗宴沿着沙滩奔跑了好久,衣服都打打湿了也也不在意。

    现在有些累了,发泄过后,好久没有经历过远离尘嚣的静谧,就静静地看着海浪和仿佛没有尽头的海面,竟然觉得时间无比绵长和幸福。

    郑朗宴看林俏站着不动,把自己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自己走到林子里不知道摆弄什么。

    林俏还是感受到身后隐隐亮起的光和哔哔啵啵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她有些诧异地回头,就看到郑朗宴半蹲着,面前是一个刚刚燃起来的火堆,上面居然还架了两条烤鱼。

    郑朗宴的脸庞被火光照亮,带着暖黄柔和的光,显得他的五官更加深邃立体。英俊得好像油画中的骑士。

    他毫不在意地卷着袖管,看到林俏转过身来,抬手招呼她:“俏俏,来这边,海边冷。”

    林俏抱着手臂走过去,顺从地坐在他身边,很快被郑朗宴包进怀里。

    海天相接,幽深得好像看得到宇宙的尽头。

    天幕显得也近,星星仿佛就在伸手可以触及的距离,笼罩下来。

    林俏躺在郑朗宴怀里,伸着手,看着星星从自己这个指缝跳到另一个指缝,听海浪声,忽然觉得好像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那边郑朗宴一边熟练地转动着烤鱼,一边看着她颊边的笑:“在想什么?”

    “在想……”林俏的语调也拉得轻而缓,收回目光看他,“这里真的只有我们两个人。”

    郑朗宴跟着她笑:“只有我们。老婆,你想做什么坏事都可以。”

    幼稚。

    林俏无语地瞪他,很快被他熟练的动作吸引过去。

    “你好像生火烤鱼很熟练啊。”

    “像是贝爷的野外生存节目那样。”

    郑朗宴捡起树枝挑了挑火堆,火星顺着飘散了一些,他抬手帮她挡。

    “在国外读大学的时候,为了躲避集体活动,或者女孩子的围攻,就只能包揽这种人少并且不出彩的工作,做完就去爬山或者窝进自己的帐篷。”郑朗宴难得给她讲那段时间的事,平静无比。

    可那个时候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懂。

    不管人在哪里,看着星空会想她,看着往来的消息会想她,看不到她的每一刻……都拼了命的想她。

    提起往事,林俏也只剩释怀的平静。

    “我那时候觉得自己好像一无所有了。”

    男人唇角轻扬了扬,“恰恰相反。那时候,我觉得我拥有了自己的全世界。”

    林俏有些不解,目光落在他的眼底。

    郑朗宴抬手帮她把被海风吹乱的碎发拂了拂。

    “我们没有分手。只要我还有你,失去别的什么,我都可以不在意。”

    这样深这样沉的感情。

    林俏忽然抬手抓着他将要离去的手。

    相顾无言,郑朗宴任她抓着,空出另一只手去转动着烤鱼。

    “郑朗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

    偶尔,她也会像其他女生一样,反复问这样单纯又直白的问题。

    郑朗宴每次都回答的坦诚:“第一眼见的时候。”

    那时不过惊鸿一瞥,后来想起来,之后的每一刻,都是自那时起,自动镀色珍藏的回忆。

    那边林俏就抿着唇捂住脸笑着,不再说话。

    郑朗宴不满她这偷偷躲起来不给他看到的笑,垂眸试探着问:“俏俏,那你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我的呢?”

    以前这种话,他只敢在心里想想,都忐忑不安。到如今,也可以带着几分玩笑意味认真问出口了。

    林俏松了手。露出脸看他一眼,脸颊红了红,依旧抿着唇笑着不说话。

    郑朗宴盯了两秒,自己先自动心虚地躲开了。

    他也偏过头去假装专注地看着火堆,不敢也不想再看着,感觉她这样像是默认从前从没喜欢过他一样。

    海浪推涌着冲上沙滩,带着催人入睡的声音。

    人烟稀少的海岛太过宁静,但好在回归自然,偶尔会有一两声鸟叫。

    身边的躺椅发出轻轻地响动,郑朗宴依旧手里转着烤鱼,忽然听到身后浅浅传来林俏的声音。

    “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天见面,我对你说的话?”

    郑朗宴浑身僵直了一下,愣住了。

    林俏虽然安静,但架不住郑朗宴第一天就缠着她,所以说的话虽然不多,但也有几句的。

    没打算拿这件事拷问他,林俏自己浅笑了下,接着说道:“不要讲脏话。”

    郑朗宴终于熬不住只能听她软软的声音却看不到的感觉,窸窸窣窣转过身来。看着林俏眼里的柔情。

    郑朗宴,不要讲脏话。

    因为这句毫无威慑的告诫,他后来慢慢忍住了,虽然不至于戒除,但是不会无缘无故挂在嘴边口头禅式的骂人了。

    林俏看着他,脸上笑笑的,软着声音同他说话:“我小时候一直觉得自己生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里。爸爸还有妈妈,都十分爱我。”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爸爸就总是出差,要么就是应酬不在家。每次回来都喝的烂醉,开始无尽的指责和谩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爸爸变得不再像爸爸,家……也不再像个家。”

    “我记得我妈妈以前和爸爸还很好,听他抱怨工作的时候,总是会温柔地劝他‘不要讲脏话’,再后来,妈妈就像彻底心死了一样,他说什么骂什么都不会听不会管一样。或许从前是真的是爱着的,像家人一样关心着,才会温柔地说出这句话。”

    “现在想起来,也许我早就把它加入参考条件之中。如果我生命中的那个人出现了,我或许也会对他说这样的话。”

    “如果他为我做到了,我应该也会很爱他。”

    很早的时候,当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就模模糊糊有一种,这个人是像家人一样可以信任的感觉。

    林俏自己无数次的回想起,都觉得不可思议。

    明明那时的孔祁才是她名义和实质上的家人,她却相敬如宾,觉得隔阂。

    而明明那时是初见郑朗宴,只因他的幼稚不客气,自大又狂妄保护她的模样,忽然找回了丢失许久的自信和安全感。

    是那时候的吧。

    如果是那时,那么谁又不是呢,第一眼的遇见,第一眼的倾心喜欢。

    而他委屈得像是个护住却被误会的大狗,委委屈屈,但只有他做到了。

    所以才会有了后面的故事,那之后的许多年。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