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1章71

作者:珊珊嫣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吕倩把刚刚在里头听到的事情, 和夏枝沈越说了一遍。

    夏枝也没有想到自己家人原来早就知道真相了, 不过是为了成全沈吕两家, 才选择继续隐姓埋名下去。

    这么说来,当初她年幼的时候想要学画画,奶奶说愿意去城里求一位故人, 那位故人,想必就是沈爷爷了吧。

    难怪奶奶要她慎重考虑,因为一旦奶奶出面, 当年的真相被挖掘出来, 沈吕夏三家大动荡,还在世的卢小丫怕也是无颜面见人了。

    本不愿意揭露真相的奶奶, 也是曾经为了她打算过,时隔这么久, 夏枝感受到了奶奶对自己的疼爱之心,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在那个时候选择进城。

    当初揭露真相,也许一切都会大变样, 但那不是奶奶愿意看到的, 夏枝与沈越之间,也许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甜蜜的在一起了。

    如今长辈们纷纷过世,真相揭露,虽然夏枝心中依旧对占了奶奶名头的卢小丫不太痛快,但既然奶奶都已经选择了原谅, 她又有什么理由生气呢。

    看着低着头羞愧的吕倩,夏枝缓缓道:“奶奶都选择了成全你们, 我们这些后辈,当然是尊重她的意愿,现在卢奶奶也过世了,我们都失去了至亲……就这样吧。”

    吕倩没有想到夏枝会这么快原谅她,有些震惊地看着夏枝:“夏枝……”

    “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虽然在农村长大,没有过上你这样的生活,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一切的阴错阳差,机缘巧合,这个世界才有我的诞生,我很喜欢现在的我,也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夏枝说着,转头偷偷看了沈越一眼。

    沈越也正在看她,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一起,夏枝用棉花糖挡住半张脸,有些不敢看沈越。

    毕竟昨天哭着说绝不原谅他们的人是她,今天这么快就选择释然,感觉自己好怂好没用啊。

    沈越当然看出了夏枝在想什么,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她的额头。

    吕倩看着他们两的互动,心中那最后一丝的不甘也放下了,在大错已经铸成的情况下,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好呢,就像屋子里几位长辈们说的那样,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吕倩道:“谢谢你夏枝,还有你的爸爸妈妈,还有你的奶奶……你们都是非常善良的好人。

    “我外婆做了错事,一直到临走前,她都没有安心地走,这是她应该承受的痛苦,而我们作为她的后代,享受了她从你们家偷来的一切荣誉,以前不知情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了,我们就不能这样心安理得地享受下去。”

    夏枝没想到吕倩会说这样的话,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吕倩对夏枝笑道:“昨天晚上,我们一家已经商量好了,会想办法把卢家的荣誉,全部都归还给你们。

    “当年外婆顶替你奶奶的名字上学留洋,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没有办法再追回弥补,但是……博物馆里,卢家捐赠的宝物名单上,虽然写着卢明惠的名字,但照片我们会向上头申请,说明真相,把照片换成你奶奶的,卢家市中心的那套房子,我们会办理过户归还,还有很多……只要我们能还给你们的,我们会尽快办理,让它们物归原主的。”

    夏枝道:“这……很麻烦吧……”

    卢小丫冒用了卢明惠这个名字大半个世纪,这么多年,她见证了一个国家从重新开始,到逐渐变得完善,那些相关的手续,在早期比较好办理,到了现在,早已经层层叠叠,错综复杂,想要全部归还,无疑是个非常可怕的大工程。

    不仅如此,一旦归还,卢小丫冒名顶替这件事,也相当于半公开化,整个吕家所要承受的,不仅仅是物归原主那么简单,还有各种外界的揣测与质疑,这对吕家而言,很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

    吕倩对夏枝笑了笑,低下头苦笑道:“所以……外婆才在临走前,抓着我的手,要我赶紧离开,出了国永远不要再回来嘛……我们都明白她的意思,但是夏枝,我和我的爸爸妈妈,都不是外婆。

    “外婆已经走了,我们身为她的后辈,不好指责她什么,毕竟这么多年,她全心全意为我们付出,她所偷来的一切,我们也都沾光享用了。

    “但是,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明白知错就改的道理,不是我们的东西,永远不属于我们,将那些归还后,我相信不论是爸爸妈妈,还是我,我们都有能力从头开始,也希望你们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开始的机会。”

    夏枝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吕倩的话,让她对吕家迅速改观。

    卢小丫也许曾经做过亏心事,但她的后代不是她,既然他们愿意承担长辈犯错的后果,就值得夏枝对他们刮目相看。

    吕倩说完这番话,内心也顿时轻松了不少,抬起头见夏枝和沈越都在看着她,吕倩对他们两笑道:“如果你们愿意接受我们的认错,我希望……我们还能当朋友……爸爸妈妈他们正在商量你们两的婚期,到时候结婚,记得要邀请我啊。”

    说到结婚,夏枝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当初沈越老师给他们算黄道吉日的时候,夏枝还觉得结婚距离自己非常遥远,然而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和沈越阴错阳差之下,居然已经互相见了父母……

    夏枝想起她放假前,和妈妈打电话,说要住进沈越家,那会儿还担心自己和沈越之间进展太快,会引起家中长辈的不适。

    哪里想到,现在双方的家长,明显比他们两还要着急的节奏,看这架势,指不定明年还真有可能要订婚了!

    “好啦,那我们回去吧,棉花糖都快化了。”吕倩看着夏枝害羞的模样,对夏枝笑道。

    夏枝和沈越对视一眼,有些无奈地跟着吕倩走进屋。

    夏枝爸爸:“那到时候结婚,我们乡下办一桌中式的婚礼,然后在A市这边办一场西式的婚礼?”

    沈叔叔有些为难:“可是我们也喜欢中式的婚礼啊。”

    夏枝妈妈:“那我们两家就合起来,都办中式的婚礼,西式留着出国再办,然后留他们小两口在那边,度蜜月,怎么样?”

    吕倩妈妈提议:“强烈推荐城堡婚礼,有气氛又浪漫,夏枝穿婚纱走在里面,一定可爱的像个小公主~”

    沈阿姨笑道:“这个不错!王子和公主,一定很适合沈越夏枝,亲家母,你觉得怎么样?”

    夏枝妈妈:“好啊好啊,再请两个小花童来,哎呀,如果花童是枝枝的宝宝就更好了。”

    吕部长跟着提议:“等他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再去一次,宝宝就能当花童了。”

    沈叔叔:“那就先这么决定了,等夏枝和沈越回来,我们把刚刚列出的这些方案都给他们看看,毕竟是小两口结婚,我们也得尊重他们的意见。”

    夏枝爸爸:“哎,这不回来了?傻站着干嘛呢,赶紧过来看看,我们几个为你们想的这些……”

    夏枝:……爸,您还记得您老要我买的棉花糖吗= =

    为什么就这么会儿工夫,连结婚十周年都计划好了!

    这么迅速真的没问题吗!

    六位长辈正兴致勃勃地对着平板上的图片讨论着,气氛前所未有的热烈,夏枝和沈越哪里敢在这种时候忤逆六位家长,两人无奈地对视一眼,只好走上前。

    当看到平板里的各种城堡和婚纱后,夏枝一惊,忍不住赞叹道:“好漂亮啊。”

    沈阿姨高兴地道:“夏枝喜欢!真是太好了!”

    吕倩妈妈:“夏枝,往后翻,还有中式的,也特别好看呢,我们刚联络了一下博物馆的馆长,对方已经答应了,将来你们两结婚的时候,我们可以挑选几样卢家寄存在博物馆展示宝物,拿出来给你们两新婚的时候佩戴用。”

    夏枝:“啊……这样可以吗……已经放在博物馆的东西,拿出来会不会……”

    吕部长道:“没事的,卢家藏宝图里挖掘出来的东西是古董,价值连城,已经以卢家的名义捐赠给国家,但当初卢家本身所使用的东西,只能算是近代珍品,是你们卢家人名下的财产。我们答应寄存在博物馆供展览,但有需要的时候,是随时可以拿回来使用的,大不了你们结婚后,我们再放回博物馆就是了。”

    沈阿姨已经将页面翻到了中式礼服上:“夏枝,这几个喜欢吗?”

    夏枝毕竟是女生,最喜欢美的事物,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过去了:“好精致啊,真漂亮。”

    “这个也好看,你看看这个。”

    “还有那个,枝枝多看看,还有半年的时间,慢慢挑选,来得及。”

    已经完全沉浸其中的夏枝:“好好好~~~”

    “沈越哥哥。”夏枝身后,吕倩站在沈越身边,对沈越低声道:“祝你和夏枝幸福。”

    “谢谢。”沈越看向她,“倩倩,等这件事情过去后,我希望你也能放下心里的负担,好好面对未来。”

    “我会的。”吕倩说着,见沈越正温柔地看着前方。

    她沿着沈越的目光望过去,看着已经淹没在新娘礼服中,完美融入六位家长讨论话题的夏枝,许久之后,吕倩的嘴角也轻轻勾了起来。

    接下来整个暑假,所有人都在异常的忙碌之中度过。

    沈越要回校修复古画,夏枝全身心投入了意行的实习工作之中。

    吕家办理完后事,立刻进行了财产过户,时隔半个多世纪,吕家与卢家关系错综复杂,其中还掺杂了个沈家,十分繁琐,为此沈越的父母也不断来回奔走,只为了将当初的错误拨乱反正。

    而作为被过户的夏家,自然也没的清闲,三家的家长整个暑假都一同忙碌着,居然莫名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吕家愧对夏家,但却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这一点让夏枝的父母极为赞赏佩服;而夏家不计前嫌,坦坦荡荡的行事作风,也让吕家的人极为敬重。

    夹在两家之间的沈家更不用说,与吕家是世交,与夏家是亲家,三家和睦相处,为了弥补过去而共同努力,实在是最好不过了。

    转眼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夏枝也终于要从城南沈越的家中搬出来,回归校园。

    婉拒了沈越父母说要把她送到学校的提议,夏枝赶紧拎着行李箱开溜。

    开玩笑,学校里认识沈越的,基本也都认得沈越父母,要让他们看到沈越父母送她来上学,那她和沈越结婚的事情,岂不是变相向全校公布了?

    不过……订婚的时间定在半年后,好像夏枝就算现在不公布,将来也总是会被人知道的……

    提着行李箱回到久违的女生宿舍,刚打开门,就看到了韩蓉和周丽熟悉的脸。

    “哇!夏枝!!”

    “暑假两个月过的爽不爽!”

    “意行的工作怎样。”

    “大神哩,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夏枝一进门,就遭到了两个室友的轰炸,她把行李箱放好,道:“这里是女生宿舍,沈越进不来啦,而且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新生报道,沈越被派去给新生进行演讲了。”

    “呜……现在的新生好幸福,当初我们入学的时候,大神都没给我们进行演讲啊!”韩蓉哭诉道。

    “本来不是沈越去的,但是准备演讲的那个人临时身体不舒服,沈越被钟教授抓过去当壮丁了。”夏枝道。

    周丽道:“难怪你一个人过来,那夏枝,这两个月过的怎么样?”

    夏枝看着两个室友邪恶的小眼神,脸一下子红了:“没、没怎么样啦。”

    “两个月的时间,孤男寡女,你们居然什么也没发生?!”韩蓉震惊道。

    “我和沈越没有住在一起啦,他在学校,我在家里。”

    倒是……夏枝和爸爸妈妈、沈叔叔沈阿姨一起住了两个月,四个长辈一起宠着她一个,搞得夏枝明明每天早出晚归辛辛苦苦上班,最后居然还能胖了两斤!

    韩蓉顿时扼腕:“我的礼物居然没派上用场!”

    说到礼物夏枝就来气,一想到那天在宿舍窘迫的模样,夏枝立刻毫不客气地上手就打算掐韩蓉:“你还好意思说,你居然把那个东西,放在我的书底下,你知道当时是谁找到它的吗!”

    韩蓉立刻躲开了:“是大神吗哈哈哈哈哈哈,天了噜哈哈哈哈哈!”

    “你还笑!”夏枝看她那得瑟的模样,简直想要打死她!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外头下雨了,下雨收衣服啦,小的给女侠收衣服,赔赔赔罪!”韩蓉赶紧告饶。

    夏枝抬头一看,果然见刚刚还晴朗的天空,一下子阴沉下来,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沈越好像没带伞吧。

    要不要去给他送伞呢。

    说起来,上次分开到现在已经快一周时间了……虽然每天都有电话和微信联系,但没见到真人,还是怪想念的。

    “要去给大神送伞啊?”被夏枝按在地上摩擦的韩蓉问道。

    “你怎么知道?”

    “啧,就你那小表情。”韩蓉说着,狗腿地帮夏枝把伞递过来,“女侠,饶了小的吧。”

    夏枝被她的模样逗笑:“原谅你啦!”

    趁着雨还不大,夏枝拿着伞快速下楼,找到沈越演讲的地方,在教学楼外找了个角落等着。

    她过来的时间正好,不一会儿,新生们纷纷从里面走出来,夏枝听到不少人都在兴奋地讨论沈越有关的事情。

    根据夏枝对沈越的了解,这种时候他肯定不会出现在人群中的,应该要再等二十分钟左右,人都走光了他才会出现。

    果然,随着四周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基本都空了,熟悉的身影逐渐从教学楼内走出来。

    夏枝看着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赶紧用伞挡住自己的脸,打算给沈越一个惊喜。

    然而等了半天,都没有见沈越从自己面前走过。

    夏枝偷偷把伞拿高一些,往前一看,却发现沈越不见了!

    刚刚不还在前面吗,怎么会突然没影了?

    夏枝一愣,也顾不得隐藏了,把伞往后一放,四处寻找沈越的身影。

    “你在等我吗?”沈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夏枝回身一看,这才发现沈越不知不觉,早已经站到了她的身后,估计刚才自己找他的傻样都被沈越看到了。

    惊喜没给成,反而还被沈越捉弄了,夏枝握着伞,将视线移开不肯看他,傲娇地道:“不是。”

    沈越看着夏枝发小脾气的样子,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夏枝奇怪地看他。

    “风水轮流转。”沈越道。

    “嗯?”夏枝更不明白了。

    沈越走到夏枝身边,将夏枝的伞接过来,和夏枝一起撑伞。

    两人一起走在雨中伞下,夏枝走着走着,才逐渐明白沈越的意思。

    同样的台词,同样的对话,同样的下雨天撑着伞,这不和当初在公园里两人相遇时一模一样么?

    只不过那时回答“不是”的人,是沈越,如今换成夏枝了。

    想到这,夏枝也忍不住笑了,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沈越,夏枝伸出两只手,挽住沈越的胳膊:“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沈越低头看她。

    夏枝比划了一下他们两的肩高:“完美身高差,从背后抱住你,可以把脸贴在你的后背上;从正面抱住你,手搂着你的腰,你的下巴正好可以搁在我的头上;然后左边……还有右边……”

    “原来夏枝同学那么早,就开始觊觎我的肉体了。”沈越煞有介事地道。

    “对,就是这样。”谈恋爱这么久,夏枝慢慢地也皮糙肉厚了,被沈越调侃也不在意,笑嘻嘻地道。

    “不过,我有别的想法。”沈越道。

    “嗯?”夏枝疑惑地看着他。

    沈越停下脚步,转过身,一手撑着伞,一手将夏枝揽到面前。

    见夏枝抬起头看着自己,沈越低下头,在她耳边低声道:“完美接吻角度。”

    饶是夏枝再皮糙肉厚,也禁不起大神这样撩拨,那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炸开,苏苏麻麻的,夏枝脸一红,学着沈越道:“原来沈越同学这么早,就开始觊觎我的肉体了!”

    沈越学着夏枝的表情:“对,就是这样。”

    见夏枝看着他不说话,沈越又道:“所以夏枝同学,还有别的想法吗?”

    “当然有。”

    夏枝哼哼道,然后双手勾住沈越的肩膀,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实践达成,沈越同学的想法非常具有可行性。”

    雨滴淅淅沥沥地打在伞面上,因为下雨的缘故,附近基本没有行人。

    氤氲的雨雾将附近的教学楼笼罩,被雨打湿的操场,沾着水滴的绿叶,还有……伞下的夏枝与沈越。

    沈越看着夏枝脸上的笑容,也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那就再来一次。”

    他低下头,像很久以前想的那样,在雨雾朦胧中,轻轻吻上她的唇。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