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七章 矛盾的人(4)

作者:郭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记得三秃子第一个女友的名字纯粹是因为那吹弹可破的小脸蛋,而让三秃子刻骨铭心的这个姑娘,我却死活想不出她的名字,日记也翻了,朋友也问了,却没有一点点痕迹。

    三秃子身边不缺美女,眼花缭乱中大家的记忆力也都涣散了,就连他自己都经常说着小A我爱你去吻小B。越是拥有过多,越不会去珍惜,这就如同,买了两处别墅的款爷不会在乎物业费,开了宝马7系的车主不在乎汽油涨了3毛钱,抽着软中华的哥们不从地上捡烟头一样。

    所以,很少有女生在三秃子心里刻下深深的烙印,而这个女生除外,我暂且称之为小X吧(注:此处的X念做爱克斯,不念插!且不代表其它的含义。)

    三秃子所在的215宿舍闲来无事,搞起了联谊宿舍,这个词不知道在现在的大学是否还继续流行着呢。

    一个人去找小妞,找帅仔可能抹不开面儿,而打着全体成员的名号四外抛橄榄枝则名正言顺,这就是老孟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确切含义,而且很容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个傻孩子恋上了某女,便发动全宿舍的集体冲锋。

    请大家注意,联谊宿舍的谊字,这是问题的关键,一般的幌子都是友谊友情,而最后的发展极可能是联体宿舍。

    三秃子他们宿舍和中警院的某宿舍姑娘们成为了联谊宿舍。大家聚到一起把盏颜欢,酒席宴前,除了三秃子以外,215的哥几个使出浑身伎俩,插科打诨,恨不得把自己幽默细胞榨干掏尽,对方的几个女孩子也是颦笑的扭捏的花枝乱颤的各尽其能,而三秃子的法眼可是很毒滴,他沉默的好像面对线性代数的文科生。

    对方宿舍里也有一个冷面的女子,没错,就是小X,不知此位妹妹是按兵不动,还是淑女风范入骨,总之,她低头捻着茶杯微笑不语。三秃子留意看了一眼:此女五官稍显平淡,但身材凹凸错落,颈白发黑。一袭长裙衬的她气场小宇宙灼灼放光。她的沉默和微笑引起了三秃子极大兴趣。

    老鼠喜欢大米,但科学人员曾经做过实验,把老鼠窝口洒满大米,又在远处撒了一些发霉的大豆和玉米,结果这窝傻耗子对于门口的美食视若无睹,却颠颠儿的跑老远去搬运发霉的豆子玉米,对此,我得出结论,无论是低级动物还是高级动物都有犯贱的本能。

    主动送上门的不去拿正眼看,正所谓上赶着不是买卖,三秃子对于爱答不理的小X饱含热情,两位个性的男女终于擦出了惺惺相惜的火花。

    那段时间,三秃子变得有些像正常人了,正常的让我们都觉得他都有点不正常。

    小X也总是时常给三秃子带来惊喜,比如,第二次俩人见面的时候,小X穿了一身校服,这可把三秃子惊喜坏了。

    中警院的校服我见过,深蓝色军装不过没有军衔章而已,一个个的都被包裹的飒爽英姿,驼背的孩子都能给弄挺拔喽。正所谓是,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三秃子先是见识了白裙飘飘,又经历了这酷酷的军装,即便他阅女无数,但这样的百变造型还是彻底摧毁了他的心理防线。

    小X起初也是觉得三秃子很有生活,说的每句话都似出自诺贝尔文学奖作品一样,唱歌也是从卡萨布兰卡到十八摸都精通,也领路了热闹的马路不长草聪明的脑袋不长毛这句话的真谛。

    可没过多久,小X就洞悉了三秃子好像精神不太正常,且和若干女子还都保持着暧昧的关系,她飘然离去,一句六字真言留给了三秃子:你真他妈有病!

    三秃子竟然失恋了,一直被九大(或八大)行星围绕的太阳竟然开始绕着地球转圈了,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三秃子痛定思痛,开始继续自己的多面风格。唯一不同的是,他开始认真的上自习了。

    H大的自习室平时也很抢手,除了那些孜孜不倦汲取知识营养的童鞋们,就是那些恨不得变成连体人的情侣们。

    三秃子每次都不占座,直接从食堂买回来俩鸡腿,再把一瓶风油精揣进怀里,然后拎着暖壶到我们宿舍门口嚷嚷一句:“有喜欢吃鸡腿的哥们吗?”

    老T听到这话都会喜笑颜开:“三秃子要去自习了,我得陪着学习会儿去!”说罢,顺着鸡腿的香味就跟着三秃子走了。

    随便进入一个自习室,三秃子找一个犄角旮旯,然后吩咐老T:脱鞋吧!老T依言而行,把鞋子脱了,把冒着蒸汽的袜子戳在地上,旁边的情侣一下子被催泪瓦斯熏得掩面而奔逃。

    三秃子把人中的部位图上风油精,开始学习,老T啃着鸡腿回宿舍。

    有时也会遇到那些不知趣的,曾有一次,老T把鞋脱了,一个女的皱着眉头看了看老T,又看了看自己男友。男的荷尔蒙正猛劲分泌呢,看见女友可怜楚楚的模样,他的豪气也冲了霄汉了,只见他义正词严的对老T说了句:“同学,请你注意点!”

    老T刚要吱声,三秃子摆摆手,然后走过去问:“注意点?注意什么?注意你俩无耻龌龊不堪入目不知好歹不要脸的这一幕?你们是来自习的吗?你还好意思让我们注意?”

    这一通连损带挖苦说的那男的火冒三丈,站起来就想动手,这是三秃子就叫过老T:“这才该你了!”

    于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校园里风传:有几个秃子带着一个大个子的保镖四处抢自习座位。

    为什么是几个秃子呢,因为三秃子的造型跟变形金刚似的,不熟悉的人分不清到底是几个人。

    三秃子有一点令我特别佩服,他看书的时候能物我两忘,埋下头就不抬起,有心得时也是低头沉思。

    我和三秃子关系不错。大二下半年,我的一个小师妹辗转找到我,说想要通过我表达她对三秃子的仰慕之情,还告诉我,你说的婉转点。

    我这人啥都会,就不会婉转,我找到他,直接单刀:“有个大一的妹妹想要和你搞对象,成不成给个准话,这是照片!”

    三秃子端详了半天,幽幽的说了句:“嗯,给你个面子!”

    我真想拿起旁边的钢笔戳死这死秃子!

    三秃子和小师妹恋爱了。我感觉这俩人真是无厘头的行为艺术,时间也不会很长久。

    事实证明,我猜错了。

    三秃子性格虽然没有任何改观,但是真的不再拈花惹草,俩人像蜜枣一样甜的发腻,三秃子也忘记了当初自己是怎样在自习室指责别人了,和小师妹跨胳膊去占座,然后不好好看书,对视狞笑,你捏捏我的小脸蛋,我抓抓你的后脑勺,然后……其他的情节我就不方便说了。

    算起来,我这也是俩人的大媒,所以,他俩在百无聊赖的时候以及彗星撞击地球的时候也会想起了。

    三秃子偶尔到我们宿舍,递给我一包烟:“来,抽烟!争取早点死,早死早托生!”

    小师妹碰到我的时候总会拽住我和我倾诉,她的倾诉内容往往让我火冒三丈。

    “师哥,兔兔(这是恋人的肉麻昵称)好让我幸福啊,我感觉在和不同的人谈恋爱,每天他都有崭新的一面展示给我!”

    “师哥,我以前总觉的自己是一个单翼天使,在苦苦的找寻那个他为我插上另一只翅膀,带我们飞过天涯海角,你帮我找到了!”

    我只好勉强面带微笑的答复她:“小师妹,你的他是一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驾着五彩祥云来娶你,紫霞,回去洗洗睡吧!”

    “师兄,我不叫紫霞,他真的会驾着祥云来娶我么?”

    “你问他去!现在天儿不早了,你别拽着我了,撒手,撒手,这成何体统!”

    我落荒而逃,回到宿舍给大家学说。老二搓着手说:“腾云驾雾这从理论上并不是很难实现,哪天道爷我指点他们一下!”

    苏宁也感到很有趣:“还单翼天使,我滴天哪,其实这句话应该这么说:每个人都是一个王八,世间总会有一个绿豆等待着和你对眼呢!”

    三秃子也是一个争强好胜之人,凡事都喜欢让别人觉得他牛逼闪闪放光芒那才开心。

    锤子的拿手赌技是老二传授给他的寒冰掌,手里紧攥冰块儿比谁坚持的时间长,锤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凭此一项就收入不菲!

    我挑战过一次,前一分钟勉强能忍受,逐渐,手心里发疼,钻钻着疼,发麻,发木,麻木中疼痛反而更明显,就跟失恋的心一样。最后,我撒手扔开,然后在锤子的不屑中掏给她十块钱。

    三秃子不信邪,在我们宿舍直接和锤子单挑,每人手里一块直径2厘米左右的冰块,三秃子左手握着,右手和绿帽一起下跳棋,脸上毫无表情,三分钟过去,二人同时换新的冰块,锤子的脸上已经有抽搐的痕迹,而三秃子脸上却喜笑颜开,虽然笑的有些僵硬。最后锤子落败,三秃子左手抽筋了一晚上。

    三秃子看书比我丰富,柴米油盐酱醋茶琴棋书画诗酒花都略有涉及,经常在我面前引经据典,但却时常落败。三秃子高兴的时候会来我们宿舍详尽的描述他和诸多女友的暧昧之事,引得大家血脉喷张。

    一次,他在我们宿舍喝茶水,我问他,你和小师妹进行到那个程度了?详细说说。

    三秃子滋儿喽滋儿喽的喝着水,在众人期盼中开始慢慢的说:“一看到白臂膀,立刻联想到全裸体,立刻联想到性交,立刻联想到乱交,立刻联想到私生子,你们的想象力惟有在这一层面上才能如此跃迁。这是鲁大爷对你们的评价。”

    我突然问了他一句:“三秃子,你爸爸是波塞冬?”

    三秃子一愣,他可能是对这个人物不熟悉,于是他放下茶杯,踱着步子走了。

    大家问:“什么意思?”我笑而不答。

    苏宁说:“三秃子肯定回去查资料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大早,三秃子推门而入:“蝈蝈,我知道你说的是啥意思了,波塞冬有个儿子叫普罗透斯,变化无常,你是这个意思呗?”

    我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嗯哪,我还想说你姐夫是撒真沙!”

    三秃子又踱着步子出去了,苏宁问:“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蒙他的,根本就没这人没这典故,谐音咋这傻的意思!”我蒙上被子继续睡。

    随后几天,三秃子躲着不见我,估计是没有查到,后来有一天,他可能是顿悟了:“蝈蝈,你个王八蛋,真是损透了!”

    大三时,三秃子和小师妹分手,找了校外的一个卖音箱的妹妹做女友。那女孩叫倩倩,冷森森的。

    俩人感情倒是如胶似漆般的牢固,也有一定的共同语言,双方商定了:在天愿做俩天使,在地愿为俩死鬼,比翼齐飞扑楞楞,纵使摔死也不悔。

    但是,有一次三秃子喝多了酒后失言,他扭捏着告诉我,他和倩倩之间有些隔阂:三秃子和倩倩的某方面生活不和谐。

    三秃子是年轻力壮火力猛,属于泼了汽油的干柴,有点星星之火就能燎原,而倩倩是万年寒冰放在了绝对零度的天气里,终年顽固不化,简单来说吧,三秃子性亢奋,倩倩性冷淡,俩人过一次夫妻生活之前得经历类似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矛盾调和。

    某天,三秃子半夜酒醒以后,跑到我床边死乞白赖的要我发誓替他守住这个秘密,我只好拿着自己的八辈五的祖宗来发誓当挡箭牌。

    两个女生分享小秘密以后可以走的更亲密,俩大老爷们有了一个秘密还真的是件完蛋的事儿!三秃子每次喝多了都会让我出谋划策。

    “蝈蝈,拉哥们一把吧,咱都快毕业了,说起来都是奔三的人了,你说倩倩怎么就这么冥顽不化呢,你给我出个主意!你必须给我出主意,哥们我每天都欲火焚身……”

    我已经被这个问题折磨的快疯了,我承认自己是一个操蛋的人,但给人出主意去让一个女孩变得淫荡却超出了我龌龊的极限,我只好笑咪咪的说:“秃子,你去医院买点药,然后……”

    “唉,我早就试过了,正经药和民间偏方我都偷偷的钻研过了,不灵!!倩倩吃完了还那样冷淡,有一次脸上还出了一脸的小红疙瘩,她差点抽死我!你看看,我这脸本来是瘦长的,现在都快变冬瓜了,这就是她抽的!”

    “没看出来啊,倩倩这么一个外表温文尔雅的女孩,骨子里竟然是野蛮女友型的!她是不是有那种虐待的倾向?”我大发感慨。

    “别跑题,你整口酒再发散一下思维!”三秃子颤抖着手给我斟满了一杯啤酒。

    “我还是这个主意,吃药!但是不是倩倩吃,是让你小子吃,你吃点雌激素啥的!”

    “然后呢?”

    “然后你就性无能了,正好搭配她的性冷淡,这不就和谐了么?”

    我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暗自得意,三秃子却差点哭了:“命运啊,这都是他吗的命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