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农民大职场——韦小宝访谈札记

作者:雾满拦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管理就是喊口号。

    如何才能觅得指向理想目标的发展方向?吾将上下东西而求索……同志仍需努力!

    能做就做,不能做就管理

    雾满拦江:韦总,很感谢您能够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让我了解到职场上这么多的有趣东西,现在我们正式开始吧,谈一谈企业管理。嗯,谈一谈你在企业管理上面的成就。

    韦小宝:企业管理?我们一直在说这个问题,一直在说。

    雾满拦江:什么时候说过?

    韦小宝:雾满拦江,你不会是被昨天那个洗脚妹打成脑震荡了吧?从鳌拜、陈近南、太后、神龙岛公司、少女寺,一直到吴三桂的西南子公司,我不是一直在对你说这些吗?

    雾满拦江:可是韦总,你说的这些故事虽然很有趣,可是它跟管理学不搭边啊?

    韦小宝:怎么就不搭边?

    雾满拦江:管理学是做事的学问,韦总的故事……嘿嘿,都是一些职场上的潜规则,一些负面的东西,一些……总之,不搭边。

    韦小宝:谁告诉你管理学是做事的学问?

    雾满拦江: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韦小宝:当然有,做事你就去关起门来做嘛,还要管理学干什么?

    雾满拦江:¥%#¥……%¥—……%—……

    韦小宝:怎么?

    雾满拦江:%¥%……这个这个……这不是有时候我们一个人无法完成工作,必须要与别人合作的嘛。

    韦小宝:说对了,正因为有些事情我们一个人的力量做不了,所以才让别人来做,这就是管理。

    雾满拦江:所以啊,管理学是用来做事的,我说的没有错啊。

    韦小宝:你还是错了,我来问你,管理学的对象是事,还是人?

    雾满拦江:当然是事了。

    韦小宝:雾满拦江,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很猪头耶。

    雾满拦江:哈哈哈,原来韦总你也发现我爱吃猪头肉啊,哈哈哈。

    韦小宝:—……¥%—¥……#

    雾满拦江:韦总,今天晚上的菜,是不是还要再上几碟猪头肉啊?

    韦小宝:雾满拦江,你想吃猪头肉,可以。但你首先告诉我,管理学是用来做什么的?把你的手拿出来,不许偷着翻书。翻你也找不到。

    雾满拦江:管理学是用来做……当然是用来提高生产效率的了。

    韦小宝:如果没有管理学在实践中的应用,那么生产效率会是怎么样一个情形?

    雾满拦江:当然是严重低下的了,这是无庸置疑的。

    韦小宝:为什么?

    雾满拦江:什么为什么?

    韦小宝:我是问你,为什么不应用管理学,生产效率就严重低下?

    雾满拦江:天呐韦总,你竟连这么简单的问题也不知道?

    韦小宝:我当然知道,现在我是在问你!

    雾满拦江:噢,是问我啊,这还用说吗,没有管理,大家就会像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各行其是,社会性大生产的进步性当然体现不出来了。

    韦小宝:那你现在再告诉我,管理学,到底是管人还是做事?

    雾满拦江:……

    韦小宝:你怎么不说话?

    雾满拦江:管理学的对象……这样看起来好像是人……不过……不过……

    韦小宝:不过什么?

    雾满拦江:不过管人的目的,最终还是为了做事啊!

    韦小宝:既然你如此专注于做事,那么就必须由别人来考虑如何让你所做事情与你的合作者默契地配合起来,也就是说,你是一个被管理者。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你明白这二者之间的区别吗?

    雾满拦江:韦总你等等,让我想想再说……韦总的意思是不是……做事的人,是被管理者,管理者是专门研究管人的人?

    韦小宝:你总算明白过来了。

    韦小宝:能做,则做;不能做,就管理。

    管理就是喊口号

    雾满拦江:韦总,我觉得,你对管理学所下的定义,未免有失偏颇。

    韦小宝:那不是我下的定义,那是目前国际上最流行的关于管理学的概念。

    雾满拦江:虽然是这样,我还是接受不了。如果按照这个定义来说,那些最让我们主流社会所厌恶的不考虑做事却只是“琢磨人”的人岂不是成了管理者?这对真正做事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这种观念的突然颠覆,我担心我们大家一时之间很难接受。

    韦小宝:为什么大家会不肯接受呢?

    雾满拦江:还用问为什么吗?韦总啊,琢磨人的人琢磨人,琢磨事的人琢磨事,琢磨人的人把琢磨事的人琢磨了,琢磨事的人被琢磨人的人给琢磨了。这种现象,已经深为我们社会所诟病,正是急于改变的时候。

    韦小宝:应该怎么样改变?

    雾满拦江:当然是要把那些琢磨事的人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了。

    韦小宝:琢磨事的人到了领导岗位上,还是琢磨他自己的事儿,那这个社会化大生产由谁来组织?

    雾满拦江:这个……¥%……%……—……%—¥%……¥……

    韦小宝:你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因为你对管理学缺乏了解所造成的。

    雾满拦江:什么?我,对管理学缺乏了解?哈哈哈,我怎么可能呢?我谁呀我?雾满拦江,公认的管理学大师啊,哈哈哈,居然说我对管理学缺乏了解,真是太搞笑了,哈哈哈。

    韦小宝:怎么,你还不服气?那好,我再问你,管理学的本质是什么?

    雾满拦江:管理学的本质?

    韦小宝:没错。

    雾满拦江:我们不是说了吗,是为了提高社会化大生产的效率。

    韦小宝:那是管理学的作用,我现在问的是本质。

    雾满拦江:是……沟通?

    韦小宝:已经接近了,管理学的本质,是喊口号。

    雾满拦江:什么什么?韦总我没听清楚,请你再重复一遍。

    韦小宝:你听得清清楚楚,管理学的本质,就是喊口号。

    雾满拦江:喊口号?

    韦小宝:喊口号。

    雾满拦江:为什么?

    韦小宝:什么为什么?

    雾满拦江:为什么要喊口号?

    韦小宝:因为要使大家的步调取得一致。

    雾满拦江:这听起来好像是……像是在抬木头。

    韦小宝:一点没错。要研究管理学的本质,就要从最原始的管理谈起。最原始的管理就是两个人一起抬木头,那么这两个人之中就必须要有一个喊口号的人,以便使大家的步调一致,不至于摔个前仰后合被木头压得哭爹喊娘。

    韦小宝:这个喊口号的人,就是管理者,服从并按照口号行动的人,就是被管理者,而这个喊口号的过程,就是管理的过程。

    雾满拦江:哈哈哈,韦总的话真有意思,这也算是一家之言吧,听来获益匪浅。

    韦小宝:浅你个头,你又不肯相信是不是?

    雾满拦江:哈哈哈……

    韦小宝:雾满拦江,你不要阴阳怪气地瞄着小妹,有什么不同的想法就说出来好了。

    雾满拦江: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韦总,你这个解释,很粗浅,很生动,可是太原始了,太老土了,太……那个了。现在社会化大生产,需要考虑各方各面的因素,需要权衡各社会阶层的利益关系,社会生产系统中的各个环节勾连错合千变万化,每个生产作业单元所接获的指令五花八门,用喊口号来形容现代管理科学的本质,这个这个……哈哈哈……

    韦小宝:没错,正是这样,所以一个口号被分解成数不清的形形色色的指令,沿同样数不清的渠道传递下去,最终的结果是社会各生产作业单元协同一致地完成一个目标。

    韦小宝:口号的形式多了,传递的层级多了,但本质始终没有变过,都是为了协调。抬木头的口号是为了协调两个人的行动,而管理的口号,却是为了协调一家企业或一个经济实体的协同运作。

    雾满拦江:……听起来有几分道理,好像……

    韦小宝:雾满拦江,把你的手从小妹那拿开,你这个色狼,贼心不改,忘记了昨天被小妹打破头的事情了吗?

    雾满拦江:韦总,你这句话,就是在喊口号。

    韦小宝:……没错。

    雾满拦江:……韦总,你刚才这句口号,是不是就是管理学在咱们两人之间的应用?

    韦小宝:……这个……应该是,应该是。

    都是管理惹的祸

    雾满拦江:韦总,我反复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你所说的话,把企业管理的本质解释为喊口号也未尝不可,但如果说管理学的对象就是研究人的话,相信这肯定会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的。

    韦小宝:呼噜——呼——呼噜——噜噜噜——

    雾满拦江:事实上,不琢磨事只琢磨人,内斗有术经营无方,这已经成为我们目前企业所面临的最窘迫的现实,所以我们的研究一定要注意到社会效果,不能对这种不正常现象推波助澜了。

    韦小宝:呼——呼噜噜——呼噜——噜噜噜——

    雾满拦江:现在企业之中,有太多的不和谐声音,太多的与我们目标相背离的做法与行为……韦总?

    韦小宝:呼噜——呼——呼噜——噜噜噜——

    雾满拦江:韦总!

    韦小宝:啊?啊啊啊,老婆啊,让我再睡一会……噢,你不是我老婆?

    雾满拦江:当然不是?

    韦小宝:那你是……噢,我想起来了,你刚才说什么?你喜欢阿兰?

    雾满拦江:不是,我是说我们不能再推波助澜了。

    韦小宝:哈——欠。

    雾满拦江:韦总,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解决企业中那些不正常的现象,把企业的效率提高上去的呢?

    韦小宝:很简单,就像刚才那样,呼呼睡上一觉,万事大吉。

    雾满拦江:韦总,你就配合一下吧,我们这次访谈真的很重要,这对于厘清职场上的一些错误认识非常有益的。而且,这次访谈结果一旦披露,对于您的形象修复也会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韦小宝:我怎么没有配合?我不是一直在听你讲吗?

    雾满拦江:你到底是怎么……我看我还是举一个例子吧。如果一个有才能的基层员工,受到了主管的压制与同事们的排斥,遇到这种情况,你作为一个高管是否知道?如果知道你又是怎么解决的呢?

    韦小宝:我不是说过了吗?遇到这情况我就呼呼大睡,假装不知道就是了。

    雾满拦江:怎么会这样?

    韦小宝:为什么不可以这样?高管有高管的工作,像你说的情形自然有主管来处理,我又何必两个槽子里吃草,多伸出一张嘴来呢?

    雾满拦江:可是韦总,这是企业中嫉贤妒能的一种表现啊,它损害了我们团队的战斗力。

    韦小宝:雾满拦江,如果你是在研究企业管理的话,就一定要把目光提高到企业的整体运营上来思考,否则,你就会钻进牛角尖,得出一些与企业目标背道而驰的结论。事实上,你所说的这些情况,正是企业正常运营中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如果你能够明白这一点,就不会再喋喋不休地打扰我睡觉了,有这功夫泡泡妞多好?你说你真是想不开。

    雾满拦江:怎么会这样?请韦总给我解释一下好不好?

    韦小宝:你可真是麻烦,我来问你,为什么两个人抬木头的时候,要喊口号呢?

    雾满拦江:因为人与人差别很大,有的走得快,有的行得慢,所以需要喊口号来协调两个人的步调。

    韦小宝:这个协调的过程,是不是让走得慢的加快速度,让走得快的减慢速度以配合同事呢?

    雾满拦江:没错。

    韦小宝:这就是了。在企业内部也同样。企业所追求的是一个整体性的效果,而非局部上的利益最大化。经常会有这样一些员工,他们的工作效率极高,十天的工作两天就完成了,可是他的同事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在这种情况下,主管就只好对他敲敲打打,挑剔他的过错,指责他的失误,同事们也在一边指指点点。这个过程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妥当,实际上,这正是企业管理在喊口号的过程,喊的就是:喂,你慢一些好不好?后面的人跟不上你。如果这个员工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就会有意地放慢速度,追求团队的绩效而非个人的表现,整体的效率自然也就上来了。反之,如果这个员工听不懂这个口号的含义,他就会产生如你刚才那样的抱怨,认为企业效率低下,人浮于事,嫉贤妒能等等等等。实际上,这种情况并不是不存在,但是更多的情况是被管理者无法理解管理者的口号,因而产生误解。

    雾满拦江:这……这这这韦总你这个解释也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韦小宝:惊世骇俗?一点也不!如果你能认识到管理是对人的管理,你就能明白过来管理实际是对人的利益与欲望的管理,而人与人的利益在本质上是相互冲突的,所以才会导致像你这种听起来头头是道实际上却根本行不通的情形出现。

    雾满拦江:韦总,我注意到你对企业内部的争斗抱有极大的宽容,可是如果我们只是热衷于在企业内部为一点蝇头小利你争我夺,我们的企业何时才能成长起来?如果每个企业内部都是这样,各利益团体相互攻讦,那么像通用、微软、摩托罗拉这些跨国集团又怎么可能建立起来?

    韦小宝:哈哈哈,你这个问题问得好。雾满拦江,你真的以为洋人和我们中国人有什么区别吗?

    洋大人的猫师傅

    雾满拦江:或许洋人本质上和我们中国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有一点却是共识,那就是洋人建立起了良好的文化氛围,拥有着远比我们更为宽容的心态与更为包容的文化。

    韦小宝:那么你认为我们中国人又是什么样的?

    雾满拦江:韦总,毫无疑问你是优秀的,你的成功就证实了这一点。但是你的成功是建立在国人腐朽的内斗文化之上的。不是有一句老话吗?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是一条虫,勇于私斗,怯于公义,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

    韦小宝:哈哈哈,有意思,中国人还有什么缺点?你接着分析。

    雾满拦江:自私与狭隘,已经成了阻碍我们文明进展的最令人头痛的因素,正像你在丽春院所看到的那样,所有的员工都是目光短浅的猫,缺乏最基本的相互之间的信任,她们将自己的私利看得比泰山还重。

    韦小宝:猫?你说员工是目光短浅的猫?

    雾满拦江:没错,是猫。

    很久以前,森林中的动物们都各有所长,惟有老虎的本事最差,而猫则是所有的动物之中最为凶猛的,所以老虎就拜在猫的门下求学。

    三年之后,老虎学会了猫的所有本事,终于出师了。苦学技成的虎学生非常感谢猫老师,他问道:“老师,是不是你所有的本领,我都学到了?”猫回答:“一点不错,你已经将我所有本事学去了,将来在森林里边,你,老虎,就是百兽之王了。”

    老虎听了之后,感激地说道:“老师,真是太谢谢你了,为了回报你授业传艺的恩情,我决定——吃了你!”话未说完,老虎已经凶猛地向猫扑了过去。

    可是,当老虎扑过去的时候,猫却突然一扭身,纵身蹿上了树。老虎惊讶地看着爬到树梢上的猫,说道:“师傅,你骗了我,你说已经把所有的本事都传授给了我,其实却藏了一手。师傅啊,你这样做可不厚道啊。”

    猫回答:“徒弟呀,你也骗了我,你说感激我,却想吃了我,你这样做,难道就厚道了吗?”

    老虎说道:“师傅啊,咱们和好吧。你下来,再把上树的本事教给我吧,这一次我保证不吃你了。”

    猫回答道:“徒弟啊,我们还是各走各的路吧。在这世界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又能够信得过谁呢?”

    韦小宝:哈哈哈,有趣,有趣,这个故事真有趣。

    雾满拦江:韦总,这就是我们在幼年时期接受到的教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也不肯相信谁,各自为战,一盘散沙。而洋人呢?他们则不然。

    韦小宝:哦,洋人怎么则不然了呢?

    雾满拦江:与我们相比,洋人不善于单兵作战,更擅长于合作发展,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像通用、微软这种国际性的大企业怎么没有出现在我们中国呢?

    韦小宝:你认为洋人善于合作,那只是你的想像。事实上,洋人和我们没有任何区别,中国的虎学生学成了本领要吃掉师傅,外国的洋猫在教他们的虎学生的时候也是留一手的。

    雾满拦江:有这种事?

    韦小宝:当然有。

    美国有位管理学专家,去一家企业做课题研究,当他进了车间,从流水线上的一个工人身边走过的时候,突然站住了,满脸惊讶地望着那个工人的操作。

    那个工人的动作极为娴熟,动作飞快地处理着他的流程,效率极高,看得出来他是一名老员工了。这一套动作他已经不知道做了几千几万次了,即使是闭着眼睛操作,也不会发生失误。

    然而,令专家惊讶的是,这个熟练工人的操作,每一个步骤都是错误的。

    无法想像这个工人是如何将这一套错误的、低效率的流程从生疏做到熟练的,在此之前他一定是吃过不知多少苦头,经过多少磨难,才把这一套完全不符合效能的动作操作得极为娴熟。

    按捺不住惊讶的管理专家问这个工人:“这套操作程序,你是怎么练出来的呢?”

    工人回答:“勤奋,刻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没有捷径可走的。”

    管理专家说道:“你这种发奋努力的精神是好的,可是你走的是一条弯路啊。这套动作,究竟你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呢?”

    工人回答:“是我师傅教给我的。”

    管理专家更加吃惊了,莫非,这家企业的工艺操作,从一开始就误入了歧途不成?于是他立即询问工人的师傅在什么地方,得到的回答是工人的师傅已经退休,回家颐养天年去了。

    管理学家要求把工人的师傅请回来,请他当面操作一次,以便证实一下管理专家的结论是否正确。工人的师傅被请到了,他开始操作,令人万难置信的事情发生了,老师傅的操作完全符合工艺标准与要求,一丁点差错也没有。

    事情都清楚了。这个老师傅,他在教导自己的徒弟的时候,有意地误导徒弟,教给了他一套完全错误的操作规程。这件事情强烈地刺激了管理专家,从此他提出了知识管理的概念,意图通过对员工知识共享的管理避免像老员工这种明显有害于企业的行为继续发生。

    韦小宝: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是中国的一句老话。可是雾满拦江啊,请你务必记住,信奉这句话并切身实践的,可不仅仅是中国人。

    雾满拦江:啊——啊啊——啊?

    韦小宝:你啊啊什么?

    雾满拦江:可是……可是可是如果外国人与我们有着同样的狭隘与自私的话,他们又是如何建立起那强大的跨国企业集团的呢?

    隔壁阿二未长大

    韦小宝:雾满拦江,你好像非常急于把企业做大做强,非常急于参加国际竞争,是不是?

    雾满拦江:那当然,我们已经落后发达国家太远了,只有奋起直追,才是中华民族的求存之路。韦总,难道说你就不急吗?

    韦小宝:我身为高管,当然也是急的了,可是隔壁阿二未长大,你急也是没有用处的。急功近利,结果却往往是欲速则不达。

    雾满拦江:隔壁阿二?他是谁?是哪家公司的老总?

    韦小宝:你瞧,我刚刚不是对你说过了吗?阿二还没长大,又如何能够做得老板?

    我家左右两边,各住一户人家。左边的邻居,他家里的孩子叫阿大,已经长大成人了,最近刚刚读了MBA,还戴了个博士帽,很神气的样子。而右边的那户邻居,孩子刚刚出生,小名叫阿二,还在妈妈的怀里吃奶。

    却说阿大戴了博士帽回家,把阿二的爸爸妈妈羡慕得不得了,他们急忙跑来问阿大:“乖,阿大,你是怎么这么有出息的呢?跟我们说一说吧,让我们家阿二也学一学。”

    阿大就说:“我的出息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看我,先是读了小学,读小学的时候什么也不懂得,只知道不读书爸爸妈妈就会打屁股,所以非读不可,这一个阶段,算是我的经济人读书阶段。然后我上了中学,这时候我已经有了荣誉感了,知道一个好成绩是做学生的起码责任,于是我就自觉地认真读书,这个阶段,算是我的社会人阶段吧。再然后我读了大学,这时候我要考虑选择哪一个专业所获得的收益最大,目前企业管理是一个热门话题,所以我选择了MBA,这是一个决策的阶段,算是我踏入了决策人时代吧。而在这个决策时代,我系统地掌握了企业管理知识,提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所以我就拿到了MBA学位。”

    阿二的妈妈听了,就急忙说道:“阿大呀,你看,能不能把你的MBA论文借我们看一看啊。”

    阿大回答道:“当然可以。”

    于是阿二的妈妈捧着阿大的MBA论文一溜小跑回到了家,到了家里抱起阿二来:“乖儿子,快来看,这是最新的管理科学体系,你快快学,学会了你就会赶上,甚至超过阿大了。”

    阿二听了,小腿一蹬,嘴一咧,放声大哭起来。

    韦小宝:现在你明白了吗?西洋人在商业经济的道路上已经走了足足三百个年头了,而我们不过是刚刚起步——不,我们甚至连起步都未曾开始。这就如同左邻阿大已经读完了MBA,右舍的阿二刚刚出生,而企业的发展与人的成长一样,是有其内在规律的,不是你急得来的事情。

    雾满拦江:韦总,我不同意你这个观点。

    韦小宝:哦?

    雾满拦江:韦总,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有荫庇了全世界的儒学文化体系,在西洋人还啃树皮嚼草根的时代,我们的中华文明就已经成为了世界上的骄傲。即使是现在,也有数不清的西洋人为我们卓越的文明成就而倾倒,这是举世公认的,怎么可以说我们的文明刚刚出生呢?要说西洋人的文明是刚刚出生的阿二,这我可能还会相信。

    韦小宝:你说的,是阿二他老爸。

    雾满拦江:什么?

    韦小宝:对了,我补充一句,阿二他老爸,是一个淳朴的农民。

    雾满拦江:韦总,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韦小宝:你听不懂,那是因为故事还没有讲完:

    未满月的阿二见了论文嚎啕大哭,这使得阿二老妈大惑不解,就跑去问阿大:“阿大啊,是不是你的管理学理论有问题呢?怎么我们家阿二学了之后,反倒哭个不停呢?”

    阿大听了哈哈大笑:“管理学理论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只不过你们家阿二还没有长大啊,所以运用起来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

    阿二老妈听了,不忿地说道:“阿大,请你不要自高自大了,你们家不过是一个暴发户而已。想当年你老爸还在啃树皮、嚼草根的时候,我们阿二老爸就已经建立了辉煌的阿二家族文化,当年你老爸对我们家的文化是何等的仰慕啊,还经常来我们家里取经学习,这是大家公认的。而你阿大,竟然敢说我们家阿二刚刚出生,这简直太令人气愤了。”

    阿大:“阿二老妈,阿二老爸确实是建立起了辉煌灿烂的阿二家族文化不假,可这跟阿二没有关系啊!阿二要想成材,要想有出息的话,就必须像我小时候一样,先吃奶,再把尿,一二三四五学数字,阿姨呜爱殴学识字,只有这样,阿二才会成长起来。”

    阿二老妈听了冷笑道:“阿大,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无论你是怎么样的蛊惑,我们家的阿二坚决不实行阿大化。我们要坚持阿二为体,阿大为用,抓住机会,实现超常规发展,让我们家的阿二迅速赶超阿大水平。”

    阿大:晕!……%—#¥%

    韦小宝:雾满拦江,你的嘴巴为什么要张那么大?当心苍蝇飞进去。

    雾满拦江:啊啊——啊,我想我明白了韦总的意思。你是在说,我们五千年的文明是农业文明,而管理学是工业文明与商业文明时代的成果,所以,我们需要从头学起是不是?

    韦小宝:嗯,你很聪明嘛。

    宝石的价值

    雾满拦江:可是韦总,就算你说得有道理,我们五千年的文明不过是过了时的农业文明,现在我们急需要建立全新的工业文明与商业文明。可是,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之中,仍然有着大量的菁华供我们汲取。

    韦小宝:你说的,跟我说的是两回事。

    雾满拦江:怎么就是两回事?

    韦小宝:我在和你谈管理学建立及发展所依托的文明模式,你谈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雾满拦江:可是我们五千年之久的文明文化,的确是有着大量的智慧与思想可供我们吸收学习的啊。

    韦小宝:我不是告诉过你这是两回事的吗?

    雾满拦江:怎么就是两回事呢?

    韦小宝:我在和你谈……我的天,怎么又绕回来了?

    雾满拦江:所以说我们说的是一回事啊。

    韦小宝:雾满拦江,你简直不可理喻!

    雾满拦江:我倒是觉得我没有说错。当然,韦总你也有你的道理,可为什么我们会说到两岔去呢?真是件怪事。

    韦小宝:一点也不怪。雾满拦江,我们不妨打个比方好了,我们把五千年的传统文化用一本《诗经》来比喻,把商业文明用一本管理学教材来形容,无论是你的诗经背颂得多么流利——呱呱啾啾,在喝稀粥,漂亮美女,大家回头……诸如此类,可是不管你《诗经》的成绩有多好,对你的管理学考试来说却是一点用处也没用,不管你用多大的声音告诉管理课老师,说《诗经》有多好多好,老师也绝不会因此而把你的管理课程分数提上来,该补考你就得补考。

    雾满拦江:哦,要是这样说的话……那么韦总,我们的农业文明,与工业时代的商业文明相比,有什么区别呢?

    韦小宝:想了解这个嘛,不妨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有两个地质勘探者,甲和乙,他们在沙漠中偶然发现了一个金刚石矿藏,两个人都很兴奋,立即将自己的背囊腾空,把所有的东西全部倒掉,拼命向里边装捡到的钻石,一直装到他们几乎背不动了,这才心有不甘地停下来,然后背着这些价值无法估量的钻石返回。

    走不多久,他们就累得呼呼直喘,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这时候他们感到了口渴,却发现自己带的饮用水都已经扔掉换成钻石了。

    这时候甲丢下全部的钻石,立即返回到矿藏,把丢掉的矿泉水又全部收集起来,不带一颗钻石,只带着饮用水开始返回。

    而乙却认为,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说不定就会遇到一池泉水,所以他坚决不肯丢下钻石,而且还把甲丢下的钻石也全都背负了起来,继续在沙漠中艰难地向前跋涉。

    没有多久,因为甲的负重较轻,很快就追上了乙,这时候乙已经干渴得几欲发狂,见到甲背负的水立即狂呼起来:“水,水,我要喝水。”

    甲却回答道:“很抱歉,这是我的水,是不会白白送给你的。”

    乙悲愤地指责道:“我都要渴死了,你却见死不救,你还有没有一点做人的良知?”

    甲笑道:“你错了,没有良知的不是我,而是你。”

    乙反问:“为什么?”

    甲回答:“因为,我的这些水,是我丢掉了钻石换回来的,每一口都比钻石更昂贵,所以水就是我的钻石。而你是用水换到的钻石。现在你想白白地拿走我的钻石,那么到底是你没有良知,还是我没有良知?”

    乙愤怒地问道:“那么,你要怎么样才会给我水喝?”

    甲回答:“很简单,用你的钻石,换我的水。”

    乙无比悲愤,控诉道:“你趁人之危,不厚道。”

    甲回答:“我是在做公平的交易,你却想白白占有别人的劳动,所以不厚道的是你。”

    乙没有办法,只好用自己的一部分钻石,换到了甲的几口水。就这样,当他们走出沙漠的时候,乙虽然生存了下来,但是所有的钻石却都落到了甲的手里。

    韦小宝:雾满拦江?

    雾满拦江:嘿嘿……

    韦小宝:雾满拦江!

    雾满拦江:哎哎……什么事,韦总?你踢人不要这么狠嘛……咱们刚才说到什么地方了?

    韦小宝:你再敢跟洗脚妹眉来眼去的,别怪我……你来分析一下甲和乙这两个人的思维。

    雾满拦江:思维?

    韦小宝:没错。

    雾满拦江:……甲的思维更具动态性,而乙的思维却处于静止状态之中……好像正是这个原因,所以乙才落了下风。

    韦小宝:说对了,乙的思维,就是典型的农业文明思维,用一种静态的观点与视角看待事物。而甲的思维模式,则是典型的商业思维,即用一种动态的、变化的视角看待事物。

    农业思维:以静态的观点看待事物,认为事物的价值是不会发生变化的。

    商业思维:以动态的观点看待事物,认为事物的价值是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

    贪官刘大炮

    韦小宝:一袋价值连城的珠宝钻石,可是当它出现在沙漠中的时候,就变得像石头一样一钱不值。

    雾满拦江:没错,甲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乙却没有这方面的意识,所以乙才会落了下风。

    韦小宝:现在你明白了吗?雾满拦江,农业文明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是农业思维,这种思维来源于数千年之久的自给自足生活。一亩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的环境与状态绵延了五千年始终没有发生过变化,所以形成的思维也是一种静态的、不变的。

    雾满拦江:那么商业思维呢?

    韦小宝:商业思维与农业思维不同,商业性思维是开放的,是动态的、变化的。究其本质,是对事物的价值评判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举例来说,同样一瓶矿泉水,在自来水厂的价值与在沙漠里是完全不同的。但是,由于农业时代的生活追求的是静止,邻里之间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而商业时代的生活却是追求流动,所以只有在一个商业社会里,人们才会赋予同样事物不同的价值,而在农业社会,这种情况却是极少发生。

    雾满拦江:没错没错,这种情况极为普遍,比如一把铁锹,值不了几个钱,但在淘金工地上,一把锹的价值甚至超过同样重量的金块,这种情况在农业社会是无法想像的。

    韦小宝:我想我已经说明白了,农业思维与商业思维的差异,就在于对事物的价值评判上。

    雾满拦江:没错,正是这样。

    韦小宝:但是人类对于事物的认识是有局限性的,与传统思维不相符合的做法与观念,从来就是不可理解,所以在农业社会里,商业性思维被称为治国奇术而成为宫中之秘,禁止百姓得闻,惟恐这种变化的思想会败坏了世道人心。所以历行几千年的愚民策术,现在我们与商业思维已经非常的隔膜了。

    雾满拦江:有这种事?

    韦小宝:当然有。

    雾满拦江:韦总,你这个说法有什么证据没有?

    韦小宝:有,你可以看看我们中国现在任何一个地方,几乎所有的官员都是在采用农业思维来管理商业经济。

    雾满拦江:用农业思维管理商业经济?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的领导思维还停留在农业时代吗?

    韦小宝:否则,像“不能换脑筋,就换人”一类的激励口号,又怎么会在一段时间里大为流行呢?

    雾满拦江:这个脑筋是怎么换的呢?韦总能不能举个例子说明一下?

    韦小宝:好的,我就给你讲一个贪官刘大炮的故事好了。

    化肥是农业增产的主要手段之一。有一段时间,由于农业生产加快了进度,市场上的化肥变得供不应求,为此,许多地方纷纷上马建设化肥厂。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新建化肥厂生产出成品还需要一段时间,而目前化肥短缺的问题几乎摆在了每一个农业地区领导的桌面上。

    各地农民反映最为强烈的,就是化肥经销商肆意抬高价格的恶劣行为,这种严重伤害农民利益的做法加重了农民的负担,提高了种植业的成本,令农民不堪其重。为了保护广大农民的利益,各地纷纷颁下红头文件,对化肥经销商进行限价,并制定了详细的惩罚措施,谁敢坑农,就会遭到主管部门的严厉惩处。

    江东一带,有一个叫胜高的小县城,也面临着化肥短缺的问题,胜高县物价部门立即制定了农业保护政策,希望以这种方式保护农民的利益。但是,利之所在,人之所趋,有两家化肥经销商,却对物价部门的政策阳奉阴违,暗地里将化肥价格抬高,狠狠地宰了农民一刀。

    这件事被捅了出来,物价部门立即对这几家经销商进行了查处,准备按政策对其罚款,可是这一做法却遭到了胜高县县长刘大炮的反对。

    刘大炮的性格直爽,想到就说,大嗓门就跟炮筒子一样的响,所以有了这么一个名字。他坚决地反对制裁那几个化肥经销商,还亲自跑去对那几个忐忑不安等待惩罚的化肥经销商说:“你们甭理会那一套,市场经济嘛,随行就市,化肥你们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谁也管不着你们。要是有谁敢对你们指手画脚的话,我跟你们说,那就是违法的,到时候你们打电话告诉我,我替你们做主。”

    刘大炮这一倒行逆施的行为,引起了当地农民及各级领导班子的极大愤怒,一时之间,举报信、投诉电话、上访队伍纷纷出现在地区行署,都在指责刘大炮收取了化肥经销商的回扣,与不法商贩勾结一气,坑农害农。

    上级对此极为重视,立即派了调查组进驻胜高,首先免去刘大炮的县长一职,然后对刘大炮进行了调查,调查的结果,却发现刘大炮与那几个不法化肥经销商没有一点利益关系。

    那么,刘大炮这样做的目的又何在呢?

    正当大家困惑的时候,却有数不清的化肥,络绎不绝地向胜高涌来。原来,由于各地都在限制化肥的价格,使得化肥经销商非常愤懑,就都将化肥囤积起来,消极抵抗,拒绝低价出售。这时候突然听说胜高的化肥市场价格能够获得厚利,经销商们欣喜若狂,立即将自己的化肥全部运往胜高。可等他们把货运到的时候,胜高县的化肥早已是供过于求,任何东西都是物以稀为贵,化肥数量一多,价格就跌落了下来,赔得那些化肥经销商们一个血本无归,叫苦连天,而农民们却饱受其利,用很低的价钱买到了自己所需要的化肥。

    事情虽然搞清楚了,但是,刘大炮却终于未能恢复原职,因为农民的利益虽然受到了保护,但是农民并不领刘大炮的情,反而认为刘大炮没有进监狱是上面有人包庇他的缘故,仍然在继续上访要求严惩贪官刘大炮。在这种民怨之下,刘大炮只好黯然去了当地的林业局,天天赋闲看报。

    到了第二年,当地化肥持续短缺,新县长立即对化肥经销商实行了限价政策,这一政策换来了农民的拍手称快,虽然当年农业收入锐减,但是饿得眼睛发蓝的农民们非常满意,因为他们终于获得了一个符合他们愿望的“清官”。

    雾满拦江:好,这个故事好,韦总你讲的这个故事太好了,它形象地教育了我们各级领导,搞市场经济,就一定要尊重市场规律。

    韦小宝:狗屁市场规律,你们搞理论的,就会不切实际地空喊口号。我来问你,市场规律指的是什么?如果刘大炮尊重了市场规律,为什么当地的农民会对他如此的不满呢?

    雾满拦江:嗯……这个……规律嘛,是指事物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内在联系……这个……物以稀为贵嘛……农民对他不满,是因为……因为什么呢,韦总?我糊涂了。

    韦小宝:你之所以糊涂,是因为你就是一个农民。

    雾满拦江:我?农民?哈哈哈……

    韦小宝:你用不着阴阳怪气的,雾满拦江,我没有说错你。不只是你,即使是在大都市的职场之上,也充满了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满口洋文戴着眼镜的农民。他们虽然经过了最现代化的包装,可是却始终没有改变过他们头脑中的农业思维模式,甚至以这种思维来要求于企业与职场。

    农民大职场

    雾满拦江:我分析了一下韦总的观点,你似乎是在暗示说,在职场的流行观念之中,有许多是农业时代的模式而非商业文化的体现,是不是这样?

    韦小宝:可以这么说。

    雾满拦江:韦总,你这样说,有什么依据呢?

    韦小宝:依据?你在问我吗?那好,请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认为目前职场中所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雾满拦江:最大的问题就是公平的缺失,老板对员工进行盘剥,主管对优秀的人才进行打压,在几乎每一个团队里,都存在着强烈的公平的诉求。

    韦小宝:没错,是公平,可是这个公平,恰恰正是农业思维的追求,而商业时代所追求的目标,与公平根本就搭不上关系。

    雾满拦江:哈哈哈,哈哈哈……

    韦小宝:你感到很可笑是不是?

    雾满拦江:那当然,难道说我们的企业是在刻意寻求不公平吗?要是这样的话,这种企业是绝对无法成长起来的,它将在员工们的唾骂之下被抛弃。

    韦小宝:你有这种想法,正是在用农业思维看待商业文化。

    雾满拦江:真的吗?

    韦小宝:那当然,我来问你,我们企业发展的目标是什么?

    雾满拦江:当然是创造物质和精神财富啦。

    韦小宝:你又在乱喊毫无意义的口号了,我问你,这种所谓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体现是什么?

    雾满拦江:产品和服务。

    韦小宝:我呸!如果你生产的产品卖不掉,只能把你的股东投资拖得血本无归,把你的员工拖得衣食无着,这叫什么物质财富?

    雾满拦江:我有些明白韦总的意思了,你似乎是认为企业应该是追求利润的。

    韦小宝:废话,企业不追求利润,难道还追求亏本不成?

    雾满拦江:就算是企业追求利润,那我也看不出来这跟公平有什么关系。

    韦小宝:太有关系了,企业既然要实现利润最大化,就一定会把公平这个社会目标放在一边,绝不会把从市场上所获得的利润对员工进行平均分配,而是视每个人在企业中的作用来分配。这样就会有的人拿到的多,有的人拿到的少,有的人会一文钱也拿不到,甚至还有的人只是白白做了牺牲。只有这样,企业才会以一种正常的趋利方式而运转,所以公平从来就不是企业所要追求的目标,利润才是。

    雾满拦江:可是韦总,你所说的多劳多得,少劳少提,这恰恰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公平。

    韦小宝:你又在开始抬杠了,你应该记得我对吴三桂所讲的窦娥冤的故事吧?

    雾满拦江:当然记得。

    韦小宝:你记得就好。那我来问你,窦娥作为一个无辜的女员工,饱受高管的陷害和骚扰,愤然投诉的结果,却是被企业一脚踢出门去,仅仅因为高管对于企业的作用比窦娥更大,所以窦娥就只能白白牺牲。你说,这公平吗?

    雾满拦江:可是这种情况……并不普遍吧?并不是每一个老板都像韦总你那样喜欢对女员工进行性骚扰。

    韦小宝:你才喜欢骚扰女员工呢,你们一家都喜欢骚扰女员工。

    雾满拦江:就算韦总你说得对好了,可职场中确实存在着太多太多的不合理之处,譬如说任人唯亲、重用私党……

    韦小宝:搞企业,就是要任人唯亲。

    雾满拦江:什么?

    韦小宝:管理者面临着对整体利益的把握问题,只有在做到对每个工作环节的进度了然于心的情况下,管理者的控制才谈得上可能,对于一个管理者所不了解、不熟悉的人,管理者就无法正确评估其工作的效果,更无法将被管理者的工作与其他人集成对接。管理者使用自己不了解的人选的后果,就是对整个工作失去控制。

    雾满拦江:但是,这种做法无法保证效率,只有高效的企业才有可能在竞争中胜出,这是已经被证明了的真理。

    韦小宝:那是伪真理,真正的真理只有一条,良好的控制能够避免企业的经营风险,而效率与控制从来就是让管理者进退两难的二律背反。比如说,在经营丽春院这个过程之中,慕天颜的能力远强过我的老婆双儿,你知道我为什么却用双儿而不使用慕天颜来管理吗?

    雾满拦江:这还用说吗?如果你用慕天颜,最多不出三个月,丽春院的资产和客户就全都变成慕天颜的了。

    韦小宝:瞧瞧,这你不都很明白吗?要知道,管理者使用一个不熟悉的人就意味着冒险,事实上效率低下的企业始终存在着发展的希望,但冒险的企业,却多半都会折戟沉沙血本无归。所以,管理者用人唯亲,重用私党,是强化对系统控制的不二法门。

    雾满拦江:韦总,你没有发现吗?这个任人唯亲,恰恰不正是农业时代最普遍的现象吗?

    韦小宝:你很敏感,可是你要明白,现象与思维不是一回事。在我任命老婆双儿做丽春院总经理这件事上,你看到的是任人唯亲,我看到的是管理企业所必须的控制过程。这就是你和我的区别。所以你是一个农民,而我则是一个企业界的成功人士。

    雾满拦江: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总算明白了。

    潜规则:认识的误区

    韦小宝:你明白什么?

    雾满拦江:我明白了,韦总。实际上你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有益于企业发展的,符合企业管理规律与原则的。只不过,当人们用农业的思维,用静止的思维,用直线的思维,用孤立的思维来看待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会得出与商业文化格格不入的结论。就拿刘大炮的事例来说,他是完全地顺应市场的规则来做事,不人为地扰乱市场的正常经营。尽管他解决了当地的化肥短缺的问题,但人们只是用农业思维来要求他,这种要求是一种直线式的,他们看不到市场的自由流动会带来一个全新的自由经济,而宁愿选择短期的、更符合他们理念的农业模式来解决问题。

    韦小宝:说得不错,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

    雾满拦江:还有,韦总,我一直把你看做是企业潜规则运作的高手,现在我想我改变对你的看法了。

    韦小宝:你现在怎么看?

    雾满拦江:韦总,实际上你才是熟谙企业发展规律的行家。只不过由于我们都是采用农业思维来评判你的行为,所以把你在企业中所做的贡献曲解成为营私舞弊投机取巧,实际上这种评价是错误的,对您的贡献来说是不公正的。

    韦小宝: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你终于显灵了,我盼星星,盼月亮,今天总算是盼到了一个知音。小妹,快一点过来,替雾先生好好地按摩按摩。雾先生可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管理学专家啊,除了你,这世上还有谁理解我?雾满拦江,请往雅间里来,呜呜呜,我好感动啊,雾满拦江啊,你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吧,我一定不打折扣地满足你。

    雾满拦江:……嘿嘿……韦总,你说话算数?

    韦小宝:当然算数的了。

    雾满拦江:嘿嘿,韦总,如果方便的话,做完了这个访谈之后,我想再采访一下双儿、阿珂、沐剑屏等美女,嘿嘿嘿。

    韦小宝:很抱歉,雾满拦江,不是我不肯答应你,是她们都不愿意见到你,她们说你是个大色狼,所以……我也不好强迫她们,是不是?

    雾满拦江:不会吧,我只是想对她们做一个严肃认真客观的采访而已,她们对我的评价竟然如此主观,真是太伤我的心了。

    韦小宝:说起来这都要怪你。雾满拦江,你老是对洗脚妹动手动脚,她们好几次想中止采访,直接把你扭送到衙门去,还是我顾全大局制止了她们。这样好了,雾满拦江,咱们接着采访,我保证不再追究你在此之前对洗脚妹的骚扰,不把你扭送衙门,你看如何?

    雾满拦江:好……吧,就依韦总。

    韦小宝:这就对了嘛。你接着说,我在哪方面看起来像个最熟谙企业发展规律的管理专家的呢?

    雾满拦江:这个问题,还要从商业文化的特点出发。

    韦小宝:嗯嗯,没错。

    雾满拦江:商业社会与农业社会是有着本质区别的,这个韦总你已经总结过的了。农业社会是一种自给自足的封闭生活,你耕你的田,我种我的地,你喂你的牛,我养我的猪,除了一些必须的日常生活用品的交换之外,从生产到分配,完全可以由一户农家以男耕女织的作业方式自主完成。所以农民相互之间没有任何形式的竞争,所遇到的利益争夺也极为有限,无非是你占我一垄地,我刨了你一棵秧而已。

    韦小宝:没错,嗯嗯。

    雾满拦江:但是在工业化大生产的商业社会里却全然不同,任何一个人也无法完成全部生活资料的自给自足,所有的人都必须把自己的劳动融入到社会化大生产中去,并通过全社会的分配环节获得自己的酬劳。所以买卖与交换,就构成了商业文明的基本特点。

    韦小宝:嗯嗯。

    雾满拦江:所以在商业文明的背景之下,每个人都在力图主张自己的利益,利益博弈就构成了我们日常生活的景致。

    韦小宝:你快一点说我呀,我到底怎么就是管理专家了呢?怎么这么多的废话。

    雾满拦江:这就说,这就说。在商业文明的背景下,人的发展是遵循经济人、社会人与决策人这一模式行进的,当人们解决了衣食温饱的需求之后,就面临着一个主张自我意志的社会人阶段。在这个阶段里,每个人都试图推行自己的理念,所以在企业高层,高管们就会因此而产生强烈的分歧。这一点,可以在康熙与鳌拜、与太后、与陈近南、与顺治、与吴三桂的权力斗争之中得到证明。

    韦小宝:说得有理。

    雾满拦江:也就是说,企业的成长与发展,弘扬的是管理者个人的理念。这一现象是商业社会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农业性思维更多的是将其视为有害于企业发展的权力斗争。而事实上,这些现象只是表象,真正的本质是,商业文明背景下的企业发展是依靠由其成员所组成的各利益团体的博弈而进行的,这一过程下的游戏规则,就成为我们最经常说的潜规则。

    韦小宝:一点没错。事实上潜规则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人们的认识,你认识到了需要尊重别人的利益,你做起事情来就会一帆风顺,反之,你像个农民一样只知道耕种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已经损害到了别人的利益还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你当然会遭遇到利益损害方的还击。

    雾满拦江:正是这样,正像韦总所说过的那样,许多人虽然西装革履,满嘴洋文,可脑子里却仍然是与世无争的农业思维,这些人在与他人合作的时候根本考虑不到别人的利益,缺乏团队意识,所以很难得到团队的认同。即使到了这一步他们仍然缺乏反省,而将自己的遭遇归结为“潜规则”,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最大限度地将自己的失败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韦小宝:嗯,其实这些东西,在正统经典的管理学教材里边都有。

    雾满拦江:是的。就拿泰罗的X理论来说,这一理论构建了现代管理科学的基本纲要,然而在现实之中,许多人高谈阔论管理学,却将管理学的基础视之为潜规则,这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韦小宝:你说的是我管理丽春院的事情吧?

    雾满拦江:是的,韦总。仔细研究一下你在丽春院管理上所应用到的基本管理原则,正是基于泰罗的X理论。如果员工了解到这一点的话,他们就会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通过与老板进行双赢博弈的方式,上升到社会人或决策人的阶段来解决这一问题。但是正是基于对这一点的无知,才使我们的企业博弈演变成了一场游戏规则猜谜大赛。

    总裁韦小宝成功记

    韦小宝:雾满拦江,你说得太对了,当时双儿是如此的信任丽春院的员工们,给她们提供了一个多么好的发展平台啊,如果她们之中有谁认识到这一点的话,丽春院的管理将会是另外一种样子。

    雾满拦江:韦总,你这话……

    韦小宝:怎么了?

    雾满拦江:哈哈哈,韦总啊,你总是说我是个农民,可听听你刚才所说的话,你竟然也有这种农业思维啊,哈哈哈。

    韦小宝:是吗,我怎么没注意?

    雾满拦江:企业是老板与员工共同参与,彼此合作,合作之中又存在着明显的利益博弈的社会性经济实体。双儿的无限度让步,带来的只能是员工的步步紧逼,一直将丽春院逼到亏损的地步,这是人性所决定的,是企业经营中出现的正常现象,你怎么能期望着员工放弃对自我利益的诉求,转而考虑你的利益呢?她们没有任何理由这样做。

    韦小宝:哈哈哈,说得是,我也糊涂了。

    雾满拦江:韦总,谢谢你的热情招待,这次采访真是太愉快了。

    韦小宝:不客气,不客气,以后如果你想洗脚的话,随时都可以来的,我给你打八折。

    雾满拦江:韦总,你真不愧是个精明的生意人。

    韦小宝:哈哈哈。

    雾满拦江:再见韦总。

    韦小宝:再见。

    ……

    雾满拦江:韦总……

    韦小宝:你怎么又回来了?

    雾满拦江:韦总,我忘记了一件事。

    韦小宝:什么事?

    雾满拦江:在对你采访的过程中,因为景仰你的磊落风格和人品,我情不自禁给您写了一首诗。

    韦小宝:诗……不用念了吧?你看这天也不早了,你再耽误下去,我又得搭进一顿饭请你……

    雾满拦江:韦总,这首诗并不长,也许你真的会喜欢的。

    韦小宝:那……你就念念吧。

    雾满拦江:好的韦总。

    职场鹿鼎记,总裁韦小宝。祖籍在扬州,从小会洗脚。

    相遇猫十八,运气真不好。发财去北京,趁夜离家跑。

    传销天地会,投票都用脚。食堂做勤杂,贪黑起得早。

    追随董事长,要把总裁搞。打架又斗殴,鳌拜真烦恼。

    从此做主管,食堂事不少。撰写回忆录,鳌拜把碴找。

    解决大问题,还得靠小宝。一波尚未平,一波又起了。

    太后黄昏恋,有钱就是好。争权监事会,天天看报表。

    息事为宁人,收购神龙岛。企业文化高,管理有技巧。

    洪总蛇吞象,天天卖股票。缺陷搞管理,让你没处跑。

    钟鸣清凉寺,和尚也乱搞。送佛去西天,木鱼梆梆敲。

    经营不景气,还是兼并好。借鸡来下蛋,少霖摘牌了。

    改名少女寺,大家全晕倒。西南吴三桂,审计有绝招。

    大顺李自成,泡妞有一套。苦了陈圆圆,账目被偷跑。

    倒霉吴应熊,遭遇性骚扰。骑鹤下扬州,鸣锣又放炮。

    记者爱闹事,曝光又登报。服务有迷宫,原地转圈跑。

    管理丽春院,大家来洗脚。你亏我也亏,赢利最难保。

    善良老板难,员工过得好。翻书找泰罗,实用就有效。

    ……

    雾满拦江:韦总,韦总,你去哪里了?今天晚上的晚饭怎么办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