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结 局

作者:高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常委会召开一周以后,银州市在市府大礼堂正式开始由全委会票决公安局局长。全体市委委员一个不少地参加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投票。按照吴修治的提议,人大、政协、工会、共青团和市妇联都派了代表到现场充当公证人,监督票选过程的公正性、公平性。银州市的报纸、广播和电视台还有省级、国家级驻银州的新闻媒体也都派记者到现场全程采访。对此常委中有不同意见,担心万一票选过程出现问题,记者们在现场采访,传了出去政治影响不好。吴修治说:“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和三个代表思想绝对不是空洞的口号,它是我们从事各项工作的行动指南,也是需要我们用工作实践加以丰富的纲领。我们党的宗旨不就是五个字‘为人民服务’吗?既然是为人民服务,为什么怕人民监督呢?今后我们银州市,除了涉及国家机密和个人隐私的事情,所有公务活动都应该让人民群众知道。真正落实了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才有坚实的群众基础。我们不可能把银州市所有的老百姓都请到票选现场来,可是通过新闻媒体现场报道让老百姓都知道我们的公安局局长是怎么产生的有什么不可以呢?即便现场出现了一些疏漏甚至问题,也没有什么了不得,只能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有改进的空间,对我们进行的改革正好是一次促进嘛。”

    吴修治力主公开、透明,别的常委也不好意思再想着半透明、半公开,对老百姓半遮半掩。于是这次票选便闹得轰轰烈烈、声势浩大。省委、省政府得知消息,还派来了观摩团,更使得这次票选有了超出任命公安局局长不同寻常的意义。

    蒋卫生、彭远大、姚开放三个人作为经过组织部门资格审查合格的候选人坐在台下备询。三个人心情都非常紧张,各自心里又都有着不同的“活思想”。蒋卫生估计自己希望不大,因为刚才组织部介绍他个人资料的时候,工作成绩实在单薄平庸,很难引起市委委员们的兴趣。而且,他的年龄又是三个人中最大的,这也不符合眼下人们对干部年龄的心理预期,过去一讲就是资格,现在年轻则成了选拔干部的重要标尺。

    彭远大忐忑不安,他当然希望自己能成为公安局局长,尤其是以这种方式成为公安局局长更有意义,这是他的远大理想。可是一想到自己对夏伯虎的承诺,就又惴惴不安,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真的被选上了,怎么给夏市长交代。“万一选上了,夏市长非得骂我是不讲诚信的骗子,今后在夏市长手底下还真的不好混啊。选不上今后就很难再有机会了。干你老,我现在是光屁股骑驴,上也难受,下也难受啊。”彭远大紧张之中,不知不觉用上了闽南口头语在心里表达自己那种患得患失、欲取欲弃的矛盾心情。

    姚开放万万没想到市委市政府采取这种方式决定公安局局长的人选,他觉得自己跟老岳父都被吴修治、夏伯虎愚弄了,他简单对自己面临的局面作了一个评估,论资历他比不过蒋卫生,论业绩他比不过彭远大,他的优势就是有一个能靠得上的老岳父,然而,这种选干方式让他老岳父的能量落空了,他老岳父绝对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让每一个市委委员都听他的,即便他现在还在职,还是省委主管政法的副省长,无记名投票的方式也让他老岳父无法控制人们的选择。

    吴修治虽然是市委书记,在这次干部选拔中也跟别的市委委员一样,只有一张选票。他坐在台上,这是对他这个市委书记的特殊优待,因为这次票选公安局局长的仪式由他亲自主持。他现在的身份与其说是市委书记,还不如说是节目主持人。关原代表组织部向各位委员介绍候选人个人的详细信息,其实彭远大三个人的个人信息都已经书面印发给了每一个委员,但是作为程序,关原还得口头再作一次详细介绍。这时候,吴修治不经意间突然看到窗户外面跟党走探头探脑地朝里面张望,连忙起身出门招呼他:“老领导,您也来了?怎么不进来?”

    跟党走说:“我没有那个牌牌,人家不让进。”

    吴修治说:“您能来就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给您走一次后门,没牌牌您也能进。”

    跟党走跟在吴修治后面进了会堂,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你们还真的干上了,我参加革命这么多年,还头一次见到用这个办法提拔干部呢。”

    吴修治问他:“您觉得这种办法好不好?”

    跟党走说:“好,当然好了,这样公平,像赵老贼那样的就不好走后门了。”

    关原介绍完了候选人的情况,向吴修治请示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吴修治摇头示意:“我没事了,请各位委员说说,还有什么疑问没有?”

    这次票选准备工作做得非常细致,头一次进行这种尝试,从上到下谁也不敢掉以轻心,从选票的印制到会议地点的确定,乃至这几个候选人个人资料的文字稿,吴修治统统把关,一下子变成了事无巨细、事必躬亲的老大妈。选票除了印有蒋卫生等三个人的名字之外,还有一个空格,如果委员对现有的三名候选人均不看好,还可以提出自己中意的人选。每张票的下面都有详细的文字说明,在关原作完候选人个人情况介绍之后,又由组织部干部处王处长向各位委员详细说明了投票的注意事项。

    各位委员这种投票选举的事情已经干得多也见得多了,虽然这一次投票的内容不同、意义不同,形式却没有什么不同,便纷纷表示没有疑问,有一些委员已经跃跃欲试,急于履行自己意外获得的这项新权力,一拿到票就用胳膊遮挡着别人的视线匆匆忙忙打起钩来。接下来就开始选举监票人,监票人从人大、政协、工会、妇联和共青团的代表中产生,然后又选出了唱票人、计票人,接着就开始正式投票。

    吴修治理所当然地带头到票箱跟前投下了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选举下级干部的那一票。其他委员们开始按照党内外级别排名排着队缓缓向投票箱前进,记者们纷纷涌到前面,抢抓镜头,忠实地记录这历史性的进步时刻。照相机的闪光灯和摄像机的照明灯就像雷雨来临之前的闪电,照相机的快门声响成一片,好像正在发生激烈的枪战。

    市长夏伯虎当市长以后向上面的领导学会了遇到记者拍照摄像时稍作停顿摆出一个亮相,在列队走向投票箱的时候,他习惯地停下步子面朝记者又做了一个亮相,后面紧跟着的李玉玲没料到他走得好好地突然停下了步子,高耸的胸脯撞到了他的后背上,羞赧惊慌之下,本能地向后一退,高跟鞋的后跟一下跺到了关原的脚面上。女人的高跟鞋跺到脚面造成的痛苦指数跟遭到驴蹄子践踏的痛苦指数相等,关原惨叫一声,随即又忍住了,他知道电视台正在直播,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既不能叫唤也不能顾脚,只好咬牙切齿一瘸一拐以轻伤不下火线的精神,坚持到票箱跟前投下了他那神圣的一票。这一幕可以算作这次全委票决公安局局长推荐人选唯一不在程序范围之内的意外事件。

    投票结束的时候,夏伯虎看到关原瘸了,关心地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关节炎犯了?”

    关原痛苦地拐着弯骂李玉玲:“让驴蹄子踩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投票秩序,很快投票结束,监票人员开始开箱唱票,一共有三十五个人投票,彭远大得票二十五张,蒋卫生得票五张,姚开放得票三张,还有两张废票。关原当即宣布:彭远大经过市委全委会票选,被推荐为新一任银州市公安局代理局长。按照程序,彭远大还要经过市人大常委会批准才能正式成为局长。人大常委大多数也是市委委员,都参加了这次票选,再考虑这次票选的舆论效果,彭远大通过市人大的批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随着热烈祝贺的掌声,记者们纷纷涌到彭远大跟前请他在获得成功的时候谈谈感想,彭远大脑子晕乎乎地什么也说不出来,一抬眼看到夏伯虎正看着自己眯眯地笑,搞不清楚他这是冷笑、讥笑还是微笑、祝福的笑,心中大急,无可奈何地对夏伯虎喊:“夏市长,这可不怪我啊,我也是没办法。”他这一喊,夏伯虎大窘,在场的人大愣。记者们随即涌向夏伯虎,请他发表改革感言,这对于夏伯虎来说是长项,他便开始夸夸其谈起来,从眼前的票选一直把话题拉到了刚刚返回地球的神舟飞船上。

    跟党走高兴极了,咧着缺牙漏风的老嘴哈哈哈笑个不停,对吴修治说:“好好好,这样好,公平多了,跑官买官的难度大多了,我就不信跑官买官的坏怂投机分子们能把所有的委员都收买了。”

    吴修治说:“老领导,我敢断定这仅仅是个开始,今后我们的胆子会更大一些,步子会更快一些,消除政治道德层次的腐败,清除孳生腐败的土壤,我们需要的仅仅是时间和实践。”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